>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十六章 皖东滁州新王家

第三十六章 皖东滁州新王家

 热门推荐:
    王佳已然是王家的新家主,王佳会将皖东滁州王家领导到那个高度呢会不会超越慕容世家这让其他人都很期待,王氏子弟更是对新家主充满了希冀和信心,王家已经中庸很久了,正是需要人来大力振兴的时候。

    王佳和众世家的人马正向王府走去,走了没多远,王佳突然问王琛道:“雷家的人呢怎么不见雷堡主”这时人群中有一个普通的王氏弟子跑了出来,双手呈上一封信恭敬道:“回报家主,雷堡主在您之前和动爷,不,叛徒王云动打斗的时候将此信函交给小的,让小的交给您,说霹雳堂有事情需要他回去处理,他先走一步,无礼之处还请您多包涵。”

    唐惊风听到这样的话,哈哈一笑,眼中无不是调笑的笑意:“雷逝这么老狐狸,跑得还真快,生怕王家的人会因为王老家主的事情而将雷门的人扣住,提前溜了,哈哈,想想就好笑。”这时慕容海棠不冷不热地说了句话:“要是慕容世家和王家合作,想要将雷逝的人留在这里呢”唐惊风为之一顿,唐玉缺已经接过去了:“雷逝这一招走为上真是高明。要是雷逝走得晚,能不能活着回到霹雳堂都是未知之数。”

    慕容余恨听了这番对话,终于懂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让他来这次吊唁,为什么还让他向慕容海棠好好学习,长长见识。这一次他学到了很多,比如一个人的眼光决不能停留在现在,一定要有先见之明,还要预知将要来临的危险,不然江湖险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很庆幸自己能够来这次吊唁。

    王佳接过信函,拆开来看,一眼便看完了,信函的内容很短,比那名王氏弟子说的话还短。“堡中有事需处理,先走一步,未能通报,请原谅,来日再见雷逝字。”王佳看完信便将信收入怀中,面无表情,领着众人继续向王府走去。谁都感觉不到王佳的眼神沉了一沉,这眼神一沉,里面有着微不可查杀气。王佳看完信既不生气,也不说话,也许王氏弟子会认为这很平常,但是在其他人眼中就不一样了。

    唐惊风则认为,雷逝不告而溜,王佳竟然无动于衷,既不生气也说话,还是当没有发生一样,此子不不躁,是能做大事的人。慕容海棠只觉得头疼,慕容世家又有了一个大敌,慕容余恨则觉得自己要向王佳学习,学习王佳的镇定自若,悲喜不形于色。江满愁在想王家这下子要崛起了,我们江家怎么就没有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呢也不知道子越大哥在晴空剑客那里学武学得怎样了。温怀感感慨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很快自己这些老头都要退休了。温琴对王佳的白玉扇的兴趣多余王佳这个人,至于唐玉缺则又是另一种感受,他感觉王佳的心机城府之深,深不可测,是个很可怕的人,他可不愿意和这样的一个人为敌,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佳和世家一行人回到王府,王俊已经给众人安排好了住处,留各位在赏脸在王府留宿一夜。滁州城客栈多得是,为什么要住王府呢因为在王府有事谈,要是没有事情要谈,肯定还是在客栈要方便得多,一来地形便于打斗和逃跑,二来客栈方便打探消息,一有异动便可以马上知道了,三来住进王府,要是王家的人真的要对自己不利,王家的人人多势众,自己很难活命。

    虽然客栈有百般好,但是他们还是很乐意住进王府的,因为他们在王府还有事情要干,王佳也不至于去得罪这么多世家。

    晚上,王家客厅,王家的一些重要的人,陪着其他四个世家的九个人一起吃饭,总共有十五个人一起吃饭。分别是王家的王佳、王谢、王琛、王俊、王辉、王云灭、慕容世家的慕容海棠、慕容余恨、温家的温怀感、温琴、江家的江子云、江满愁、唐门的唐惊风、唐玉缺、唐友。

    有事要吃饭,没事也要吃饭,许多事情总是在饭桌上谈成的,比如生意,合作,饭桌上可以谈的东西多了去了,谈成的事情也很多,王家这次要和其他世家谈的事情也是在饭桌上谈的。 :\\

    饭至一半,酒兴正酣,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慕容海棠,他是这次慕容世家的负责人,慕容海棠对王佳道:“慕容世家希望和王家合作,慕容世家不欲和王家结仇,两家之间本来也没有仇,慕容世家还希望和王家合作水运的事宜,不知王家主意下如何”王佳想了想回到:“王家这次新换血,当然愿意和各世家交好,当然愿意和慕容世家交好,至于合作水运,这个是两利的事情,王家当然乐意,至于合作的详细事宜,你们找王俊就好,他负责王家所有的财务往来。”

    江子云也开口表示和慕容世家一样,希望和王家和平相处,不愿与王家树敌。唐门的人则没有说什么,因为唐门离皖东王家毕竟还是远了点,王家的势力远远威胁不到唐门,唐门只是表示愿意和王家友好相处。温家势力抽调了一部分远赴洛阳压场,不欲在江南得罪其他世家,一样表示愿意有好相处。

    但是他们真的能够有好相处么在离开王府之后,温琴曾问过温怀感这样的问题:“感八伯,为什么你要示好王家,其实以我们温家的实力和势力完全没有必要低下气去和唐家示好。”温怀感笑了,谆谆诱导道:“琴儿,所谓的盟友有时候是最靠不住的,只不过大家暂时有着共同的利益,各取所需罢了,等到了彼此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所谓的盟友兄弟便成了背后捅你刀子的人。盟友只是个好听的说词而已,谁相信谁死,这里毕竟是王家的地方,说几句客套话还是有必要的,这也是给王家的人面子”温琴若有所悟。

    这一顿饭吃得好极了,结果皆大欢喜,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于是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吃完走了。其他世家的人虽然走了,但是王佳的人还盟友走,他反而召集了所有元老一起见面,因为他有事要宣布,而不是征求大家的意见,事情他已经一个人决定了。

    王佳所做的决定如下;王俊掌管一切财物白玉堂,王谢负责情报收集的白鸽堂,王云灭负责王氏弟子的武功训练的白骨堂、王辉负责和其他世家的事物往来的白礼堂,王琛则负责秘密训练一批少年高手,直接归王佳调动,这是王家的经营力量,也是王家崛起的资本。

    经过这样一分配,王家的经脉放佛被打得疏通了,气血得以畅通,如同久咳的病人突然间不咳了,好了,这样的一个王家必定能够兴盛,王云灭也开始对王佳充满了信心,他相信这个新家主能够带领王家走向更高的地方。

    四大世家的人都已经走光了,王家这个新巨人正在缓缓站起来,王家众人都在期待石巨人站起来的那一副美好的画面,那是王家美好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