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十七章 巾帼英雄不须眉

第三十七章 巾帼英雄不须眉

 热门推荐:
    洛阳牡丹楼,百花阁牡丹堂堂主,江湖人称孤魂无情袖的娆娆,美艳洛阳闻,身为洛阳第一名妓的她,虽然她只卖艺不卖身,但是每天还是都有许多富家子弟来捧娆娆的场,千金只为美人**一笑。

    娆娆有三绝,色绝、声绝、艺绝。娆娆不止是外貌长得倾国倾城,更吸引人的是其他而二绝,娆娆有着一副好歌喉,唱的歌悦耳动听,仿佛天籁之音,令那些花花公子如痴如醉,还有一绝是娆娆的琴,娆娆有一把百花琴,如果说娆娆的歌是天籁之音,那么娆娆的琴绝对能绕梁三日,娆娆凭借自己的三绝为牡丹楼吸引来了大量的顾客,这使得百花阁的资金来源充足,百花阁能够救助的贫困女子更多了,这也吸引了许多名妓加入牡丹楼,一时间牡丹楼的名声超过了洛阳三强。

    娆娆每天不定时的会坐在牡丹楼二楼高台上谈琴,每次娆娆弹琴,都会吸引许多行人驻足聆听,那场面让人叹为观止,甚至于有人每天都守在牡丹堂外面,就为了听娆娆弹琴一曲,听完才肯心满意足地离去。娆娆的琴虽然每天都会谈,但是他很少唱歌,基本上不唱,从牡丹堂建成到如今,娆娆只在百花阁众姐妹齐聚的时候唱过一次,此后至今再也没有人看见她唱歌。

    洛阳城门口,一个手摇玉扇贵公子,面庞俊秀,一头飘逸黑发更加承托出他的俊美,他是满楼莺歌皇甫琛,满楼莺歌是他自称的外号,江湖的人一般都叫他人渣琛,因为他的的确确是个人渣。按皇甫琛的说法,那些人是嫉妒他能够左拥右抱所以才这样叫他,皇甫琛的所做所为到底能不能被称为人渣呢

    唐门对满楼莺歌有这样的记录,复姓皇甫单名一个琛,是江南富家皇甫世家的二少爷,因为外表风流倜傥,加之花言巧语非常受女子的喜爱,但是皇甫琛见一个爱一个,然后抛弃一个,具体皇甫琛辜负了多少女子并不可考,但是唐门有记载的就有九位,其中还有两个是江湖女子,分别是蔷薇女侠铭萱和南宫世家的南宫小蝶。由此看来皇甫琛名不虚传,果然是满楼莺歌,也是真的人渣一个。

    皇甫琛站在洛阳桥头,看着城门上两个硕大的洛阳古字,皇甫琛笑了,笑得春风满面,如同科举高中一般,他笑得甚是开心,他对着洛阳城门道:“洛阳花牡丹,我皇甫琛来了。”

    皇甫琛大步迈向洛阳,这一次洛阳又会是哪个女子陷入人渣琛的怀中呢王琛进了洛阳城,但是他不知道牡丹楼在哪,于是他问人,自认为风流倜傥,于是他问了个年轻女子,他一开口问牡丹楼在哪,没想到却是招来那女子骂他流氓,并没有告诉他。皇甫琛摸了摸鼻子,他一向很少吃瘪,更何况吃女人的瘪,他心情略微有点失落,但是他还是要问牡丹楼在哪。他来到路边,给了乞丐十分钱,让乞丐告诉他牡丹楼在哪,那乞丐自告奋勇道:“爷,我带您去,省得你走弯路。”

    乞丐带着皇甫琛七拐八拐很快就走到了,此时娆娆正在谈情,皇甫琛听着琴声便不动了,呆立在那了。娆娆一曲完后,转身便进楼里去了,皇甫琛突然看见美人要走了,跳起来还想多看一眼,皇甫琛问在旁边还没有走的乞丐道:“这位就是艳绝洛阳的花牡丹娆娆”乞丐仿佛就等着皇甫琛问这一句话,逢迎道:“爷,您真是聪明,弹琴的这位就是洛阳花牡丹,您可以去楼里面坐,可以点名让您亲自见见娆娆美女。”皇甫琛很大方地给了乞丐一两银子,乞丐欢天喜地地走了。

    皇甫琛仿佛还在回味之前的一幕,看样子就差点没有流口水了。他喃喃道:“果然是美人,不愧是洛阳花牡丹,让人无比心动。”于是他向牡丹楼走去,但是没想到的是,娆娆姑娘今天已经不接客了,只能明天再来,饶是今天不能一睹美人面容,但是皇甫琛已经是很有兴致了。

    皇甫琛在牡丹楼附近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晚上皇甫琛又来到了牡丹阁,虽然娆娆姑娘不接客,但是还有别的姑娘接客的,所以皇甫琛也乐在其中,顺便他还可以打听一下娆娆姑娘的消息,何乐而不为,那姑娘见有这么俊秀的公子哥,也心生好感,愿意告诉皇甫琛关于娆娆姑娘的事情。

    最后皇甫琛得到这样的资料,娆娆姑娘不仅仅外号花牡丹,江湖上也有外号叫孤魂无情袖,年龄二十,有色声艺三绝,是牡丹楼的花魁,任何客人都不能对她有过分的要求,关于接客,只有牡丹姑娘愿意才接,不愿意不管多少钱都不接,娆娆姑娘接客的价格最低是五百两起步,娆娆姑娘只卖艺不卖身,别人最多能够听到娆娆姑娘的琴声,曾经有一个富豪出五万两银子希望听娆娆姑娘的歌声,娆娆姑娘都不愿意献唱,这让那个富豪脸面尽失。

    第二天,皇甫琛兴致勃勃地来到了牡丹楼对面的茶楼,这个地方刚好对着娆娆姑娘每天谈琴的地方,皇甫琛一早就来将最佳位置给占据了。等了一个时辰,娆娆姑娘出来了,娆娆这一出来,皇甫琛看得痴了,世上竟然还有此等绝色美女,皇甫琛虽然阅女无数,但是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像娆娆姑娘这样美丽的女子,娆娆姑娘当真是倾国倾城,名不虚传。

    皇甫琛看得大为心动,于是他忍不住了,他就从茶楼的外廊直接跃上了娆娆谈琴的高台,这引来了人群的骚动,娆娆姑娘本来在弹琴,并未觉察,因为从来没有人在没有经过她允许的情况下上得了高台,如今皇甫琛竟然直接从对面茶楼跃了过来。

    娆娆还在弹琴,突然人群的骚动,她觉察到了什么,他抬头,发现皇甫琛一脸好色地站在旁边。皇甫琛见娆娆抬头,这一次看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娆娆眉头微微一蹙,皇甫琛看在眼中,只觉得美极了,心都醉了。娆娆蹙眉问道:“你是何人,怎么未经允许就来此高台”皇甫琛笑道:“在下皇甫琛,久仰姑娘芳名,今日一见,相见恨晚,姑娘本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姑娘的琴声如同仙境之音,人间哪得几回闻。娆娆姑娘琴声美,人更美,教在下心动不已。” 嫂索十三少剑

    娆娆对皇甫琛这一番讨好的马屁话实在是厌烦得狠,于是她开口道:“公子请自重,请离开高台,以免打扰本姑娘弹琴。”皇甫琛听了娆娆这话,不怒反笑道:“我一向都很自重的,在下也略懂琴道,为何不能喝娆娆姑娘一起讨教一番呢我们还可以合奏一曲呢”说着便向娆娆走近了,本以为皇甫琛的手是要去拨琴弦,但是没想到皇甫琛竟然色胆包天,大手已经附上了娆娆的纤纤玉手。

    这还得了,娆娆的表情已经满脸寒意,仿佛可以吞噬人一般,娆娆既然外号孤魂无情袖,那么自然袖子的功夫非同一般,于是她右手一扬,宽广的水云广袖已经卷住了皇甫琛的脖子,只要一拉袖子,皇甫琛便会身首异处,但是皇甫琛不单没有身首异处,反而娆娆姑娘差点被擒住了。皇甫琛已经知道娆娆的外号是孤魂无情袖,早已有备无患,他左手一把抓住袖子,低头深深闻了一下,一脸的**道:“好香,不愧是花牡丹,不仅仅人是香的,连衣服都是香的。”

    娆娆听了这话,粉面微寒,一脸怒容,左手袖子刚准备施展,但是皇甫琛已先一步拉动卷子脖子的袖子,想将娆娆拉到自己的怀中,怀抱美人。娆娆见势不妙,身体后仰,左手切断琴弦,琴弦弹起,割裂云袖,皇甫琛一拉落空,倒退了两步。娆娆趁机一把抓起琴,将琴头对向皇甫琛,很明显琴头有暗器,娆娆对着皇甫琛怒道:“快滚,不然我杀了你。”

    皇甫琛听到这话,笑了,笑得很无邪,笑得如沐春风,仿佛他听见娆娆姑娘不是要杀他,而是要亲他一样,很是享受的样子,皇甫琛从袖子中拿出一把扇子,打开扇子,扇面上龙飞凤舞写着“满楼莺歌”四个大字,皇甫琛轻轻地给自己扇了几下,然后一脸享受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死在娆娆姑娘手上,何其幸运,何等幸福。请娆娆姑娘赐在下一死,让我风流死,死在温柔乡里。”

    皇甫琛就差没有呻吟出来了,娆娆听着皇甫琛这浪言浪语,脸色更加冷了,她按下了琴声的机关,琴头的暗器突突地射向皇甫琛,皇甫琛依靠步法闪避和扇子的挡击灵巧地躲过了这些暗器的攻击,不仅如此,皇甫琛还欺近了娆娆的身旁,离娆娆只有一尺之遥了,娆娆慌了,对方实力在己之上,自己的袖子又被割断,琴头的暗器已经没有了作用,自己怎么办是好

    皇甫琛一靠近娆娆就知道自己已经得手了,只要制住她,那么她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于是皇甫琛出手便点住了娆娆的穴道,娆娆全身不能动弹,被皇甫琛制服了。

    牡丹楼早已经有人去找百花阁的人来帮忙了,但是娆娆被擒的时间太快了,就在牡丹楼后面的百花阁花阁的人还没有赶过来。所以娆娆一时间陷入人渣琛手中,可谓是十分危险,谁都不能保证人渣琛会做出怎样的禽兽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