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十八章 百花阁主墨烟岚

第三十八章 百花阁主墨烟岚

 热门推荐:
    娆娆被人渣琛擒住,眼看洛阳第一名妓落在这个禽兽手中,下面的公子哥一个个都急了,有人大骂禽兽,放开娆娆姑娘,但也有人看热闹叫好一时间人声鼎沸,皇甫琛俯身到娆娆耳边,轻轻地吐气道:“娆娆姑娘真香,教在下色与魂具授,若能一亲芳泽,死都情愿。”

    皇甫琛这一番话说得娆娆羞愤不已,但是却被擒住,恨不得立刻死掉。她怒道:“我宁愿一死,也不愿意被你这种禽兽玷污。”皇甫琛大笑道:“娆娆姑娘怎么知道我就是禽兽,莫非对我已知之甚深,难道娆娆姑娘仰慕在下已久我怎么舍得让娆娆姑娘死,我心疼都来不及,这样的美人要是死了,那可真是要了我的命。”

    皇甫琛还待要继续说下去,但是眼前突然飞来一个拳头,把皇甫琛吓了一跳,他及时一闪,避开了那拳头。原来是神无心,神无心恰好路过此地,便看见皇甫琛在非礼良家少女,一个“龙腾虎跃”跃上高台,出手就是一拳,但是由于脚下未立定,人在空中,旧力将尽,新力未生,第二拳未能及时挥出,皇甫琛已经回过神来。

    皇甫琛看见上来一个大汉,想要英雄救美,啐骂道:“老不死的也敢来英雄救美,活腻味了”神无心哈哈一笑道:“你爷爷我打遍江湖无敌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皇甫琛听见神无心这样一说,半信半疑,将娆娆扣得更紧了,万一打不赢这个老不死的,还可以用娆娆做挡箭牌。

    皇甫琛未等神无心说完,三颗寒星、五枚无影针打出,扇子随后而至,没想到神无心不闪不避,一拳头挥出,将寒星和无影针全部打飞,拳头上连红点都没有一个,神无心的拳头竟然比铁石还硬,这令皇甫琛骇然。这一分神,神无心的拳头已然又来到了皇甫琛眼前,皇甫琛情急之下,拉过娆娆一挡,神无心看见皇甫琛竟然拉一个姑娘抵挡,及时拳头一弯,停住了拳头,大骂:“卑鄙无耻之徒,竟然以女人为挟,算什么英雄好汉”

    皇甫琛见这一招非常有用,于是心中大喜,时不时拿娆娆挡神无心的拳掌,弄得神无心束手束脚,一时间竟然和皇甫琛打个平手,这让神无心很是郁闷,神无心怒极了,但是皇甫琛奸似鬼,完全不让神无心抓住机会,这在下面众人看来神无心竟然不能奈皇甫琛如何,于是纷纷鄙夷神无心,没有能力还要冒充好汉,嘘声一片,这让神无心肺都快气炸了。

    神无心的拳脚在娆娆这个人肉盾牌下面完全不能随心所欲地施展,神无心本来是怒气冲天的,但是突然间他平静下来了,不发怒了,脸色很平和,暴怒的神无心不可怕,可怕的是平静的神无心。

    神无心的脑子在高速旋转着,突然两眼精光大盛,一拳就向皇甫琛攻去,这一拳刚出手时软弱无力,好像风都能吹飞,但是越到后面却越有力,仿佛金石为之碎,皇甫琛看到这一招,照旧用娆娆来挡,但是这一次神无心没有停止,一拳就击中了娆娆的小腹,这样凶悍的一拳打在娆娆的身上,娆娆不死也重伤,但是奇迹的事发生了,娆娆一点事都没有,反而躲在娆娆后面的皇甫琛倒飞出去了。皇甫琛直接飞进了房内,撞在柱子上,吐了一大口血,整个肺都快炸了一样,差点没死。

    神无心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走进房间,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将躺在地上的皇甫琛提了起来,恨恨道:“小崽子,让你知道你爷爷我的厉害,我一招“隔山打牛”就把你收拾了,现在蹦不起来了吧”皇甫琛伤得很重,还在不停地咳血,但是皇甫琛脸上还是挂着一脸的邪笑,仿佛刚才那一拳根本没什么而已,笑道:“这些算什么,小爷才不怕,不就是一招得逞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神无心看着皇甫琛一脸挑衅的表情,大为光火,既然这小子不怕死,那么自己就送他一程,接着又是一拳,但是这一拳打得角度可不够好。

    神无心这一拳打去,将皇甫琛打出了房间,皇甫琛倒在了高台上,但是皇甫琛却马上跳了起来,一把挟持住了娆娆姑娘,皇甫琛的表情甚是骇人,披头散发,口中还流着血,五指一把扣住不能动弹的娆娆姑娘的脖子,只要神无心一动恐怕娆娆姑娘就要惨死在魔爪之下,这下子神无心呆住了,原来之前只顾得上教训这小子,粗心大意,忘记将这姑娘的穴道解开了,这下子又让这姑娘陷入这王八蛋的手中了。

    这下子难办了,神无心的冷汗都出来了,这小子经过自己的两拳,一定会报复,神无心倒是不怕报复,只怕眼前这个人渣报复在娆娆姑娘身上,这样才不好办,神无心立马口气软了下来:“你别乱动,你要报复,朝我来,别伤害无辜的人。”

    皇甫琛笑了,笑得如魅如狂,笑得惨烈无比,刺耳的声音在娆娆耳边回荡着:“我偏要报复她你又能奈我何”这时突然间有一个清冷的声音道:“你要是敢伤害她,我就杀了你。”皇甫琛偏头,看见一个黑色衣衫的女子,墨色如黛,眼神清冷,不染凡尘,相比起娆娆姑娘豪不狲色,甚至在气质上尤胜,那样的风华绝代的容颜世间少见,两行淡淡的眉像两座远山,眸子似水,脸庞多一分太胖,少一分太瘦,你只能感概造物主的神奇,墨烟岚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皇甫琛看见墨烟岚笑得更欢了,也更邪魅了,邪笑道:“又来了个大美女,看来今天我艳福不浅啊,呵呵”,突然皇甫琛解开了娆娆的哑穴,娆娆开口第一句便是:“阁主,莫管我,杀了这个登徒子。”皇甫琛眼中放光,笑得更加盛了,更加浓烈了:“原来竟然是百花阁阁主来了,小生有失远迎,还请姑娘宽恕则个。”墨烟岚并没有搭理皇甫琛,只是冷冷道:“你把娆娆放了,也许我会给你一个全尸。”

    皇甫琛听到这句话,笑得肆无忌惮,简直是笑得分外灿烂,脸几乎都贴到娆娆脸上了,对着娆娆道:“你说我会怕么”娆娆别过脸去,一脸的厌恶,这下子倒更加激起皇甫琛的兽性了,只见皇甫琛手覆上娆娆的衣襟,神无心和墨烟岚都吸了一口气,娆娆更是死的心都有了,墨烟岚粉面更加寒了,都快结冰了,愤声道:“你敢”

    皇甫琛目眦尽裂道:“我怎么不敢”皇甫琛话还没有说完,便一把将娆娆的衣服撕下来了,娆娆胸前的亵衣露了出来,神无心骂道:“畜生,禽兽不如,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墨烟岚脸色难看得很,牙齿都快咬出血了,但是她却不能出手,一出手娆娆就完了。她要等,等皇甫琛有破绽那一刻,就是出手杀掉皇甫琛的时刻。 :\\

    皇甫琛听着神无心的话,好像在听笑话一般,无比嗤笑道:“我是人渣我怕谁有本事来咬我啊”笑得无比狂放,正在对面茶楼观看这一幕的李傲放仿佛很欣赏皇甫琛似的,充满深意地点头。

    皇甫琛伸手就要去扯娆娆的亵衣,神无心怒吼一声,一拳向皇甫琛砸来,以雷霆万钧之势,皇甫琛玉扇一展,扇骨中的十八根尖刺吐出来,根根有剧毒,沾上必死,不到必要时候皇甫琛绝不示人,皇甫琛以扇尖对准神无心,神无心拳头中路换成掌,一把抓住了玉扇,皇甫琛想将扇子上的暗器发出去,但是他永远地失去了这个机会,就在皇甫琛的精力被神无心吸引过去后,墨烟岚就动了,虽然他是后动,但是攻势毫不落后,五罗轻烟掌就在神无心抓住扇子的那一刻贴上了皇甫琛的肚子,皇甫琛立刻被这软绵绵的一掌击飞。

    皇甫琛的身子飞出去了,像断了弦的风筝,还有血线在连着,但是皇甫琛却没有掉在地上,皇甫琛在半空的时候被一个蒙面人接住了。蒙面人抓着皇甫琛几个闪落便消失在路口转弯处。墨烟岚望着那蒙面的身影,眼神复杂。

    墨烟岚将身上的黑披风结下了来覆盖在娆娆身上,将娆娆带进了房间,神无心一时间便无所适从,见娆娆姑娘已经没有危险了,便朗声道:“在下告辞,后会有期。”但是,屋内却传来墨烟岚的声音:“神前辈请留步,奴家有话要说。”神无心听见这样一句话便没有走了,突然间想起了樱爱,不知道樱爱那丫头在风雪谷怎样了,没有她的日子还真的是蛮想她的。

    神无心等了一会,墨烟岚便款款地走了出来,神无心看得差点心动了,但是神无心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神无心好奇道:“不知姑娘还有什么事”墨烟岚道:“没什么事,小女子只是来代娆娆给前辈道个谢,多谢前辈拔刀相助,不然娆娆恐已造毒手。”神无心哈哈一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本来就是武林中人的应该做的,小事一桩,何须称谢,老夫还有事,就不在此逗留了,后会有期。”墨烟岚淡淡一笑:“前辈,后会有期。”墨烟岚这一笑足以令花开花谢,但是在神无心心里,始终觉得这一笑虽好看,但还是不若烂漫樱爱的笑那样令神无心神往。

    神无心潇洒地走了,大步迈得豪迈激扬,墨烟岚看着神无心阔步昂扬的背影,眼神黯然,曾经也有一个男子迈着这样的步调,阔步昂扬地离开了她,那个带走了她生命的色彩的男子,那个她少年时的恋人,纳兰划落。

    墨烟岚的心突然就惆怅了起来,空空的满是失落,想起一首词“夜夜思君梦见君,却是伤心梦一场。不知君心,可曾似我心空山秋雨几度闻,古道残阳伴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