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十九章 纳兰划落纳兰指

第三十九章 纳兰划落纳兰指

 热门推荐:
    皇甫琛醒了,全身还是酸痛着,仿佛全身都要散掉似的,他捂着胸口观察自己所处的位置,墨烟岚那一掌本应该要了自己的命,可是自己竟然还没有死,是谁救了自己

    皇甫琛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窗户旁边站着一个人,只看得见白色衣衫背影,皇甫琛捂着胸口警惕地试探道:“是你救了我你是何人”白衣人道:“我是李傲放,你现在在君傲堂内。”皇甫琛狐疑道:“我和你们君傲堂并没有交情,你为什么救我”李傲放淡淡道:“救你当然是想让你甚至为君傲堂所用。”

    皇甫琛冷笑道:“要是小爷我不答应呢”李傲放头偏了过来,皇甫琛看着那样深沉而又凌厉的眼神,如同万仞深渊,能教人粉身碎骨,看得皇甫琛不寒而栗,他不敢看下去,再看下去自己就要忍不住匍匐在地上。那样的目光,是天生的皇者的目光,是皇甫琛不敢企及的目光,那样的目光能杀人。李傲放就这样看着皇甫琛,语气淡淡地:“我能救你,也能杀你”,这样淡淡的语气虽然不凶狠凌厉,但是却比任何凶狠凌厉的目光还要凶狠一些,看不见的杀气在空气中蔓延,听语气李傲放杀死皇甫琛比捏死一直蚂蚁还要简单。这样一句话,皇甫琛开始害怕起来,冷汗都出来了,就差衣衫尽湿了,不由自主地臣服说出我愿意报效君傲堂的话。

    李傲放离开了房间,留下皇甫琛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皇甫琛坐在床上呆呆地想着,想着他来洛阳的这些事情,从他意气风发想采遍洛阳花到调戏洛阳第一名妓娆娆,再到被百花阁阁主墨烟岚一掌打中,差点连命都丢了,这短短的两天时间,他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从地府走了一遭。整个人仿佛都变了一种气质,眸子如水,深情而忧伤,突然皇甫琛将头埋在手中,低泣了起来,依稀听见皇甫琛喃喃地哭喊着“薇薇、薇薇、薇薇、、、”声音悲切,很难让人想象像皇甫琛这样的公子哥竟然也会哭的如此伤心,真是应了那一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百花阁内,娆娆的心情已经平复,墨烟岚寒着脸,四个分堂的堂主都到齐了。墨烟岚静静地说着:“娆娆妹妹这件事,是我的失职,我没有保护好娆娆妹妹,让娆娆妹妹几乎辱于贼人之手,蔷薇堂是四堂武力最高的分堂,我决定将蔷薇堂迁至四堂中间,守卫四堂,另外告诉各姐妹,勤加习武,以自保,这件事就交给影瞳妹妹和魅月妹妹负责。掩容妹妹你亲自去查清楚那天出手救下皇甫琛的人是谁,一有消息就向我汇报。”

    墨烟岚很自责道:“娆娆,经过这次事情,我会安排阁中姐妹在暗中保护你。”娆娆静静回道:“岚姐姐,我知道了。”事情商议完,众人都走了,唯独墨烟岚还坐在那里,墨烟岚双手抱臂,觉得有抵不住的寒意侵袭,双手抱得愈发紧了,慢慢地连双脚都收起来了,墨烟岚整个人就蜷缩在椅子上,像刺猬又像怕冷的小白兔。

    墨烟岚将脸埋在双臂间,蓦然间有温热的液体滴落,传说中的花阁阁主竟然一个人在哭泣,这要是传出去,江湖上的人是不信的,百花阁的人也不相信,她们的大姐头一向最为坚强,她们可从来没有看见大姐头哭过。整个房间静极了,甚至连眼泪滴落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听着这样的声音都恨不得去将里面的女子抱在怀里安慰,这样的美人怎么舍得让她伤心难过

    墨烟岚在低泣,仿佛受伤的小兽,低声呜咽,这样的声音教人听了,百炼钢也能化为绕指柔。过了一会,墨烟岚不再低泣,而是无声呼喊着某个人的名字:“划落,你在哪划落,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划落,没有你的怀抱好冷...”。

    娆娆还是每天待在牡丹阁,只是出来弹琴的时间少了,有时候几天都不出来谈一曲,到后来,竟不出来弹琴了。这样每天想听娆娆弹琴的人大为不满,纷纷指责皇甫琛,要是不他,娆娆姑娘肯定还会每天出来弹琴,现在倒好,想听都难了,只能花重金进牡丹楼去听。虽然如此,但是每天还是有许多人在牡丹楼对面的茶楼上枯坐着,就盼望着每天能从窗户上看见娆娆姑娘。

    君傲堂,皇甫琛的伤已经好了,他找到李傲放,李傲放正在喝茶,皇甫琛口气坚硬道:“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虽然臣服于君傲堂,但是皇甫琛毕竟不习惯,也不喜欢这样卑躬屈膝。李傲放放下杯子,悠然道:“我救了你一命,自然你要为我们卖命。有事情需要你做会有人去通知你的,你只要好好呆在君傲堂内就好,不要出去惹是生非就好。”

    皇甫琛瞳孔紧缩,右手五指握紧玉扇,冷冷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傲放慢慢抬头,以更加冷的眼神看着皇甫琛,然后以更冷的声音道:“在洛阳不是什么人你都惹得起的,一不小心你的小命就丢在这里了,但是你还没有为君傲堂卖命,你的命不属于你自己的,是属于君傲堂的,你没有资格随便死。你在外面行事,君傲堂是不承认你的,所以你好自为之,如果你对君傲堂不利,我会亲自出手清除你。”皇甫琛听了李傲放这一番话,正待冷笑,突然一股冰冷的杀气自李傲放身上发出,向皇甫琛袭来,皇甫琛直觉得骨头都要炸开一般,头皮一直在发麻,一时间差点跪倒在地,如果不是李傲放将杀气收起来,皇甫琛这下子彻彻底底领略到了什么是强者,什么是差距,他只能安份地待在君傲堂,为君傲堂卖命。

    东北三万大山,纳兰划落就在这里,他在追捕一伙大盗,已经追捕了三个月,从江南的三千大山追至东北的三万大山,这一路上可谓是费尽心机,也让纳兰划落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纳兰划落仍然没有放弃,自从纳兰划落在江南的三千大山看见黑道上的九匹狼将一农家女子至死,还杀了她全家,这让纳兰划落大为气愤,矢志要杀了他们这一伙禽兽,因此一直从江南追到东北。

    纳兰划落江湖人称游侠纳兰,因唐歌爱穿红衣,划落爱穿白衣,划落与唐歌并称红白二侠。江湖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唐歌出手,还有命活,划落出手,绝无活命。江湖上唐歌的剑,划落的指都是万万不能惹的。”两人同时成名,同样年少轻狂,嫉恶如仇,因此相交莫逆,唐歌曾极力游说纳兰划落加入唐门,划落笑笑说:“我还是喜欢青山绿水的自由来得畅快。”唐歌了解划落的性子倒也没有再加以劝说,只是后来唐歌和划落提起百花阁的时候,划落一听百花阁阁主是墨烟岚,划落当场就跑去了百花阁找墨烟岚,这让唐歌一时间完全不能接受,他印象中沉熟稳重,处变不惊的纳兰怎么只是听见一个墨烟岚的名字就失了魂

    九匹狼一路上被纳兰划落追赶,从江南到东北已经死了六匹狼,如今只剩三匹狼了,分别是武力最厉害的独眼狼、白眼狼、中山狼。如今这三匹狼亡命地逃到了东北,结果纳兰还是不放过他们,这让他们很气愤,他们已经没路可走,他们也不想继续逃,他们决定破釜沉舟,背山一战。他们在三万大山中设置了重重陷阱,然后便养精蓄锐,等待纳兰的到来,然后杀掉纳兰。

    纳兰划落追这群狼,追了三个月,如今早已经疲惫不堪,巴不得早一日杀掉他们,没想到这三匹狼竟然不分开逃跑,竟然集结在一起,等着纳兰划落,这让划落非常高兴,省了自己不少麻烦。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白眼狼狠狠道:“纳兰狗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们一定要杀了你。”纳兰轻笑起来:“肯定是你死我活。”纳兰这一笑,仿佛洗去了全身的疲惫,一笑颜开。三匹狼中中山狼的智谋最高,独眼狼的武功最高,白眼狼最狠,听不进父母的劝告将自己的父母都杀了,名副其实的白眼狼。

    白眼狼拔刀就向纳兰划落砍来,纳兰微微侧身这一刀就劈空了,九匹狼一向配合默契,独眼狼也在纳兰侧身这一刻攻击了,独眼狼的刀薄而长,足足有五尺长,虽然独眼狼是后发的,但是他的刀却比白眼狼更快,纳兰本来不危险,这一侧身便非常危险,相当于自己将身体送去砍,纳兰也没想到,独眼狼的刀法竟然如此之快,双脚快速点地,身形向后倒飞,堪堪避过这要命的一刀,但是身后一阵凉意传来,中山狼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纳兰的身后,一对峨眉分水刺就等着纳兰,峨眉刺上有剧毒,只要一击便足以要了纳兰的命。但是纳兰毕竟是游侠划落,只见划落的身体在空中顿了那么一下,自然峨眉刺也就差了那么一分,划落在半空及时顿住身子,然后侧飞出去了,纳兰划落竟然能在空中变换方向飞出,这让中山狼微微吃惊,结果峨眉刺从纳兰的衣摆划过,纳兰心中暗惊,好险,差一点就被这峨眉刺刺中了,一旦刺中后果不堪设想。

    中山狼一击不得手,马上便离纳兰远远地,在远处伺机而动。这让纳兰犹如芒刺在背,几次差点可以一举可以杀掉白眼狼,但是因为中山狼在自己的背后伺机而动,而不得不放弃对白眼狼的杀手,这芒刺在背的感觉让纳兰很是不爽,于是纳兰决定先杀中山狼,但是中山狼却不是那么好杀,中山狼绝对不靠近纳兰,一直都离纳兰远远的,这让纳兰很是头疼,面对着狡猾奸诈的中山狼还真的不好对付。

    四人打了半个多时辰,纳兰都未能杀掉其中任何一个,每次都是因为中山狼,使得纳兰的攻击毫无作用。打到最后,纳兰都不理会白眼狼的刀了,他一心二用,一心对付中山狼的偷袭暗算,另一心则应付独眼狼凌厉而快的刀。独眼狼一刀比一刀快,根本不给纳兰喘气的机会,很快纳兰的身形缓了那么一缓,独眼狼抓住这个时机,一刀便刺中了纳兰的小腹,但是他发现这是个陷阱,自己的刀根本拔不动,独眼狼的眼神尽是错愕,对方竟然用自己的身体做陷阱。

    中山狼见老大刺中了纳兰,狂喜,堂堂游侠纳兰划落竟然也栽在他们的手中了,他手中的峨眉刺就朝纳兰的后背刺去,但是当他靠近看见老大错愕的眼神后,便知道不好,止住身体,速退,但是为时已晚,划落的指头更快,划落的“纳兰指”已经点在了中山狼的眉心,中山狼便倒飞出去了,成为了一匹死狼,纳兰指下,绝无活命。中山狼一死,剩下两匹狼便完全不是纳兰划落的对手了,独眼狼见中山狼飞了出去,害怕了,中山狼一向是自己的智囊,中山狼一死,方寸大乱,弃刀准备逃,但是“纳兰指”已经停在了独眼狼的喉头,独眼狼只有后悔的份了,独眼狼软软地倒下了。

    三匹狼只剩白眼狼了,老大和老二都死了,白眼狼的意志已经崩溃了,他害怕了,甚至裤子都已经湿了,双脚抖个不停,纳兰看了一眼白眼狼,然后慢慢转身,走了,但是白眼狼却抓住了这个时机,纵身一刀就向纳兰的脑袋砍去,但是他忘了“划落出手,绝无活命”,于是白眼狼死了。划落走过中山狼身旁的时候,一脚将中山狼手中的峨眉刺向后踢飞而去,这峨眉刺刚好撞上了飞身而起的白眼狼,刺进了白眼狼的肚子,白眼狼从来没有想到死原来这么痛,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这一刻他后悔了,他倒下去了,眼中有泪水,但是不知道是后悔的泪还是疼得出泪。

    此战之后,江湖上纳兰划落的传说又多了一个,是这样说的:“纳兰划落绝对是一个能让你后悔碰上的对手”,黑道上对纳兰划落人头的悬赏又提高了,已经超过了蜀中唐歌的十万两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