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十一章 两心相许愁离别

第四十一章 两心相许愁离别

 热门推荐:
    一转眼樱爱在风雪谷待了已经半年有余,神无心也再次来风雪谷,准备接樱爱出谷,但是没想到,杨樱爱竟然不想出谷了,她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了,舍不得离开了,并不是因为风雪谷的风景好,而是因为风雪谷有她喜欢的人。

    神无心来到风雪谷,首先找到风雪老人,两人叙了一番旧后,神无心说明了来意,然后询问了一些关于樱爱的事情,便在风雪老人的带领下去找樱爱。

    杨樱爱自从神无心走后,便一直是玉楼在照顾他,两个人相见倾心,俨然一对小爱侣,杨樱爱和玉楼两个人每天都在一起,一天之中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黏在一起的,五少萧逸调笑道:“四哥,你干脆把樱爱姑娘给娶了呗,这样我们也能喝一喝你们的喜酒。”玉楼对萧逸的话一笑而过,但是樱爱却听得满脸通红。

    杨樱爱和玉楼宛若一对小情侣,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破,但是心下明了,不言而喻。樱爱在玉楼的指导下剑法进步很快,比起神无心教的,樱爱更愿意学,因为是玉楼教的。两人每天一起练剑,偶尔玉楼吹笛给樱爱听,樱爱就躺在玉楼旁边听着玉楼吹笛,甚至还要求玉楼教自己,虽然自己没有什么音乐天赋,但是还是会缠着玉楼教自己吹笛。

    玉楼教了樱爱好久,但是樱爱就只学会了一首曲子“湖畔”,甚至还经常不知道怎么吹,这让玉楼甚为头疼,只好耐心地教了一遍又一遍。

    樱爱对玉楼的一切事物都感到充满兴趣,经常缠着玉楼让玉楼给她将玉楼的事情,但是自从听玉楼说自己全家死光了后,就再也不问玉楼家里的事情了,但还是会拉着玉楼让玉楼给他讲武林上有趣的事情。

    樱爱经常喜欢把玩玉楼的笛剑,这让玉楼无可奈何,只能任樱爱的性子,玉楼对樱爱极尽宠爱,什么都依着樱爱,但是时间久了,没有了新鲜感,偶尔樱爱还是会感到无聊,风雪谷的生活太单调了,没有外面花花世界精彩。相比之下樱爱还是喜欢大千世界的缤纷多彩,但是因为玉楼,樱爱还是愿意留在风雪谷内,陪在玉楼旁边。

    樱爱和玉楼正在翠薇湖边情意绵绵地练着剑,突然神无心和风雪老人就这样谈笑风生地走了过来,将这大好画面给打破了,甚是煞风景。一时间,樱爱和玉楼都不自然起来,神无心爽朗道:“樱爱,我来接你了,大半年没有见到为师,有没有想我”樱爱嘟着嘴,一脸的不愉快,不乐意道:“你有什么好想的,糟老头一个,我在风雪谷待得可好了。”

    神无心没有想到他的宝贝徒弟会这么说,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转而大叹:“女大不中留,这还没有嫁,心就向着外人了,可怜我这没有人要的糟老头子啊。”风雪老人在一旁听得受不了了,忙阻止神无心继续说下去,抢道:“喜老头,你就别和你贤侄女一唱一和的了,我老家伙可吃不消你们这个样子。”

    樱爱面色一赧,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肯定是在咒骂着神无心不得好死,头发掉光什么的,因为她在跺着脚,草地都快被她踢平了,仿佛神无心就是草地一般,恨不得狠狠地踩上两脚。神无心对杨樱爱的动作不以为然,他见多了,以前樱爱欺负人的时候,神无心带樱爱去道歉,樱爱就是这样的动作,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反倒是玉楼越看越是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整个心花都在怒放,恨不得将可爱的樱爱拥在怀里。

    风雪老人在一旁开口了:“贤侄女,你师父来接你出谷了,让玉楼帮你收拾一下,你和你师父一起出谷吧。”神无心也跟着道:“对啊,樱爱,你已经在这里打扰了半年了,外面你的那件事我已经处理好了,你是该出谷了,你也该去见见你的未婚夫了。”

    神无心此话一出,樱爱和玉楼都吃了一惊,玉楼的表情更是宛若晴天霹雳一样,整颗心都悬起来了,“她竟然有婚约在身,她竟然有未婚夫。”樱爱一脸不信道:“师父,你说什么我有未婚夫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神无心一脸正色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为师虽然玩世不恭,但是还不至于将你的婚姻大事拿来开玩笑。”神无心顿了一顿继续道:“你还记得王家的大公子王佳么”樱爱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一脸肯定地道:“王佳是谁,男的女的”

    神无心眼角一阵抽搐,叹了口气道:“还记得你十岁那年,我带你经过皖东滁州王家么我带你去参加王老爷子的寿辰,当时王老爷子对你甚是喜欢,于是当场和我定下了婚约,我和王老爷子当时约好了把你许配给了他的大儿子王佳,我们在王府还住了一段日子,你还整天跟在王佳那小子的屁股后面跑,一口一个佳哥哥,你忘了”樱爱完全惊呆了,一脸的震惊,一脸的不相信,但是神无心这么一说,她还真的记起来了,当年她确实有叫过一个小男孩叫佳哥哥,可是小时候的事情怎么能算数她现在根本就不记得王佳的样子了。

    樱爱一脸不高兴道:“这婚约是你订的,要嫁你嫁,我才不嫁呢,哼。”神无心一脸无奈道:“我的大小姐,当初王老爷子还问你要不要嫁给王佳,你当时一口就回答,樱爱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佳哥哥,说得那叫一个甜,把王老爷子高兴得不得了,你现在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来。”樱爱这下子真的汗颜了,她还真的说过这些话,但毕竟是年幼无知的时候说得话,又怎么能算数。

    神无心看着樱爱一脸的苦闷,玉楼看着更是心疼,但是一想到樱爱竟然和王佳有婚约,一颗心就忍不住下沉。神无心叹了一口气道:“不管怎样,当初我是答应了这婚约,至于能不能撤销婚约,这个还要去王家看看,王老爷子死了,怎么说你也得去拜祭一下,至于你婚约的时候到了王家再和王佳商量一下,要是他同意撤销就好,不同意你就只好嫁给他了。”樱爱嚷嚷起来了:“不管用什么方式也要让他撤销婚约,不然本姑娘打得他满地找牙。”神无心双眉紧锁,一脸忧愁道:“你这样子,王佳现在是家主,他还不一定会要你,你就先打肿脸充胖子不要他了。”

    樱爱嘴一撇,竖着眉毛道:“要你管,本姑娘的事,谁也管不着,我说撤销婚约就撤销婚约,反正要嫁的人又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神无心没办法,这个姑奶奶被他宠坏了,神无心手一摆,讨好道:“好好好,你说了算,不管怎样我们也应该先去皖东王家一趟,把事情和王佳说清楚,这样才是江湖儿女应该有的风范。”

    樱爱听神无心这样一说,心情明显好转不少,转而对玉楼道:“那我先出谷一趟,你在这里等我。”神无心听到樱爱小女人的心态,哈哈大笑:“我们又不是今天走,你这么快就依依不舍道别了,还是你想早点见王佳”神无心这么一说么,把樱爱弄了个满脸通红,樱爱整就一个杀死人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神无心,神无心立马不说话了,再说下去可真的要将小姑奶奶给说发脾气了。

    一知道自己即将离开玉楼一段时间,樱爱就更加珍惜和玉楼在一起的时间了,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一块,仿佛这一别就不能再见似的。玉楼也很想和樱爱在一起,但是没办法,自己现在还不能出谷,樱爱要出谷办事,自己只能在谷内等待樱爱的归来,这样也好,这样可以好好练一下剑法,不然可真的要被其他兄弟赶超了。

    樱爱在谷内的最后一天晚上,两人在翠薇湖边,月色弥漫,两人静默无语,玉楼先开口了:“你安心去吧,我在谷内等你。”樱爱听了这样一句话,就忍不住将头轻轻地靠在玉楼的肩膀上,玉楼也情不自禁地拥着樱爱,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面对即将来临的分别,两人如此的亲密,已经不需要言语便已知君心似我心,两人在湖边拥抱良久,直到月色都没有了才离开。

    第二天早上,风雪谷口,风雪老人和玉楼送神无心和杨樱爱两人出谷,神无心拍了拍风雪老人的肩膀道:“谷老头,我改天再来看你,和你一起喝酒,这就先走了。”风雪老人笑道:“好,我一定备好酒等你。”杨樱爱看着玉楼心中恰似有千言万语,但是却一句都说不出口,紧闭着唇,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反倒是玉楼先开口了:“没关系,我知道的,我等你。”

    神无心看到两人扭扭捏捏的样子,头大,直言不讳道:“小别胜新婚,你们又不是不会见面了,这弄得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樱爱听了神无心的话,立马下定决心走了,跟在神无心的后面,但是樱爱走了几丈远,便停住没有走了,转头看见玉楼含情脉脉的眼神,心中不舍,转身向玉楼飞奔而来,一把便抱住了玉楼,眼泪都出来了,玉楼也紧紧地抱着樱爱,樱爱哭着道:“我不想离开你。”玉楼安慰道:“别担心,你还会回来的,我也可以去找你的。”樱爱听了玉楼的安慰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玉楼,一步三回头地走了,眼中满是不舍的泪水,玉楼痴痴地望着樱爱出谷的地方,满是失落的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