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十二章 巧舌如簧萧逸论

第四十二章 巧舌如簧萧逸论

 热门推荐:
    樱爱走后,玉楼一个人的身影略显孤单,没有樱爱的日子,玉楼形单影只,这让萧逸很是高兴,调笑道:“四哥也开始成孤家寡人了,和我们一样了,好高兴啊”玉楼对此一笑而过,并没有说什么。

    樱爱走后,玉楼时常一个人寂寞吹笛,吹着不知名的曲子,满是思念,听得萧逸满是感慨,这么好的曲子樱爱竟然不能听见,太可惜了。樱爱走了十天了,玉楼越来越思念樱爱,但是却又相思相亲不想见,玉楼转而将这些思念倾注到笛声中,将思念倾注到剑法中。

    玉楼每天一早起来练剑,进步神速,看得萧逸直嫉妒,大叹不公平。但是萧逸还是每天和玉楼一起练剑,看着玉楼练剑的专注,自己就是做不到,萧逸只能唏嘘,谁让自己静不下心来,四哥心中满满是全身杨颖爱的身影,但是还能静下心来练剑,这让萧逸很是钦佩,也很嫉妒。

    一转眼,樱爱已经出谷两个月了,玉楼在这两个月内进步神速,用萧逸的话说这是化悲愤为力量的结果,子越笑骂道:“这明明是化思念为力量的结果。”萧逸不一以为然,嗤之以鼻,故作深沉道:“四哥的寂寞,你们不懂。”

    萧逸这么一说,子越反倒来了兴趣,问道:“我们不懂,那你懂”萧逸一拍胸脯,振振有词道:“我是谁,我是宇内第一风流无敌潇洒玉树临风翩翩浊世佳公子苏萧逸是也,怎么会不懂这些儿女情长的小事情,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四哥和杨姑娘在锦官城一见倾心,风雪谷再见死心。”在一旁的顾倾城打断道:“怎么一见倾心,再见就死心了”

    萧逸撇撇嘴,一脸坏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我可是参与了四哥和杨姑娘爱情故事的始末的人,杨姑娘在锦官城因为四哥为她解围,因此对四哥一见倾心,但是缘分这东西,不可谓不妙,四哥竟然能在风雪谷内可以看见杨姑娘,这是四哥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因此四哥肯定是开心的心花都怒放了。谷内两人再次相见,这下子可出了大事,如同雷公勾动电母,干柴遇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萧逸说得绘声绘色的,手舞足蹈,就像说书人一样,说得一干师兄弟都精精有味的听着,突然萧逸停下了,众人正听得兴起,赶紧让萧逸继续说,萧逸抿了抿嘴,擦了擦口水,继续高谈道:“话说两人如同**,一发不可收拾,四哥拜倒在杨姑娘的石榴裙下,杨姑娘被四哥的温情打动,两人因此死心踏地,这就是再见死心了。”

    素欢被萧逸说得差点笑趴在地,这是神一样的逻辑,素欢是对这个五哥的口才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当场赞扬萧逸道:“五哥,你的口才太好了。”萧逸手一扬,像是教导小孩一样道:“这有什么,能把黑说成白,是说成黑,那才是口才,这些巧舌如簧都算不上什么,想当年诸葛孔明舌战群儒,将黑说成白,没有的说成有,这才是真的口才,我就想做一个像诸葛孔明那样有口才的人,有一朝舌战天下,无人能辩笑江湖。我自狂歌我自傲,天下美人尽怀抱。”

    萧逸一番铿锵激昂的话,说得众人既是佩服又不敢苟同,特别是最后的那句“天下美人尽怀抱”令其他人更是汗颜,谁都没有想到萧逸的志向竟然是“天下美人尽怀抱”,这是戚无开口了:“我说老五啊,你的志向未免太不男儿了吧”萧逸听见竟然有人反驳他,他很高兴,马上又是一番高谈阔论:“我爱美人是天生的,你们敢说你们不爱美人么不敢吧,我敢证明我坦率,你们那是什么我就不说了。老子也说过食色性也,这是男人本性,有什么还说的,现在的男人稍微有点能力的那个不是三妻四妾,皇帝更是红宫三千,佳丽无数,我只不过是想天下美人尽怀抱,这有什么,这比什么想当天下第一的人现实多了,也好多了。”

    子越突然打断道:“食色性也是孔夫子说的,你继续。”萧逸继续高谈阔论道:“我不虚妄,我很现实,人声苦短,要及时行乐,滚滚红尘就这几年,还不抓紧,争取有美几人,常伴身旁,这样就够了,要知道人生苦短啊,埋首浩瀚诗经,茫茫武库,沉醉于江湖的打打杀杀,那些都是微不足道的。”

    羽霄不同意这说法,反驳道:“我不同意,谁说埋骨江湖不是江湖人的幸福难道非得及时行乐才是能够让人满足的读书人一辈子穷经皓首有什么不好的,练武的人一辈子沉迷于武库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在我看来,反倒是人生一大乐事。”萧逸不以为然,撇撇道:“好,我问你,你学武就是为了埋骨江湖,这就是你的幸福就算你武艺高强,埋骨的人不是你,那埋骨别人就是你的幸福假若你寂寞高手,天下无敌,那又怎样,高处不胜寒,何似在红尘,当你天下第一,再无敌手的时候,你会寂寞,非常非常寂寞,没有朋友。你看当年的剑神西门吹雪,天下第一,弃妻抛子只是为了保住天下第一,这是他的幸福么这就是你想要的幸福”

    萧逸的这番话说得羽霄哑口无言,他不同意萧逸的说法,但是他又找不到别的来辨别萧逸的话,这让他很是郁闷,一脸无奈地看着萧逸。倾城开口问萧逸:“五哥,那你说说什么是你的幸福。”萧逸见终于有人请教自己的问题了,很是高兴,目光深远,仿佛可以看见他的幸福一样,双眼放光道:“我的幸福就是有美几人,常伴身旁。和几个红颜知己,游玩于山水之言,不问江湖,只羡鸳鸯不羡仙,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安安逸逸地过完一生,这样就够了。”

    羽霄有话说了,他对着萧逸道:“五哥,你这也未免太胸无大志了吧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大丈夫就应该纵横江湖,行侠仗义,扬善除恶,这方为男儿本色。”这一番话说得中气十足,慷慨激扬,龙健很同意羽霄的说法,点头称道。

    萧逸笑了,指着羽霄笑道:“你自己都说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都已经气短了,要死了还谈什么,我还是想儿女情长,活久一点还,万一做英雄就气短扑街了。你还说男儿本色,男人本色嘛,就是男人本来都是好色的,喜欢美人有什么不对,美女在怀,哪还有什么心思去顾及江湖上的恩怨是非,还是女儿情长活得长来得好。”子越笑了,笑问:“五哥,你这是哪里来的理论”萧逸一排拍胸脯道:“这是我苏萧逸说的,自然是萧逸论。”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萧逸的话说得自信满满,甚是得意,羽霄对这个满是歪理的萧逸论无可奈何,虽不同意,但是又找不出来什么话来反驳,只能哑口无言。

    萧逸见再也没有人反驳自己了,很是高兴,问道:“我之前说到哪里了”子越道:“再见死心说完了。”萧逸接着道:“死心说完了,接下来便是哥情妹意了,话说神无心前辈带杨姑娘来风雪谷,让他们两个相见死心,但是神前辈走了,杨姑娘却留了下来,这无疑是给两人创造了大好机会,于是**燃烧了,这下可真一发不可收拾了。”

    众人等着萧逸继续他的歪理,萧逸见众人还是很有兴致的,于是接着道:“杨姑娘留在谷内,可是我们谷内全部是男人,谁来照顾她呢,四哥自然而然就成了唯一照顾杨姑娘的人选了,两个人相处时间一长,两人都看透了对方的心思,于是便花前月下,含情脉脉,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两情正是长久时,就在朝朝与暮暮。你们看,杨姑娘在谷内的大半年的时间,四哥剑练得少了,也不和我们一起了,整天和杨姑娘在一起,我们都很难看见四哥的影子,俗话说得好,有杨姑娘的地方,必有四哥,这叫妇唱夫随。四哥和杨姑娘两人甜蜜的样子,看得我好生嫉妒,怎么我苏萧逸长得如此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就没有一个美人看上我呢四哥还真的是让人羡慕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杨姑娘这次离谷,两人依依不舍的场景就象是生离死别一般,那场面催人泪下,不忍卒睹,世间自有痴儿女,欢乐趣,离别苦,两人含情脉脉地告别。两人分别后,四哥茶饭不思,睹物思人,一开始四哥也无心练剑,整天在那吹着笛,笛声婉转好听,但是满是思念,整个曲子哀怨无比,听听都心碎,想必杨姑娘的情形也和四哥一样的,这个就是哥情妹意。杨姑娘出谷已经两个月了,时间一长,四哥的思念也慢慢淡了一些,同时也感觉自己的剑法落下了许多,于是便化悲愤为力量,勤加练剑,因此进步神速,一瞬间便超过了我。”

    子越轻笑道:“你到是说说看,怎么就悲愤化为力量了呢”

    萧逸见又有人请教,非常高兴,简直高兴极了,扬眉道:“悲是悲伤,愤乃发愤,四哥思念杨姑娘过于悲伤,于是将悲伤倾注到剑法中,发愤练剑,这便是化悲愤为力量。但是越发愤,四哥越是思念杨姑娘,越悲越愤,越是发愤就越寂寞,只能寂寞地发愤练剑,所以说四哥的寂寞,你们不懂,只有我苏萧逸懂。”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悲愤竟然是悲伤和发愤,一个个一幅原来如此的模样。子越笑道:“悲愤原来是这样的意思,我这下子懂了,五哥的口才恐怕那诸葛孔明也比不上,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众人纷纷附和,这可把萧逸给乐坏了,高兴得都合不拢嘴了。

    萧逸兴致上来了,准备拉着众人继续展示他的口才,但是众人刚刚都领教过了,不想再领教了,于是纷纷趁机借口开溜,反倒是龙健不耻下问,请教萧逸一些问题,于是萧逸的才能便有了用武之地,一个劲和龙健高谈阔论着,唾沫星子乱飞,龙健问什么,萧逸答什么,没有问的萧逸也回答,萧逸恨不得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给龙健听,龙健耐心听,萧逸用心说,两个人一时间反而其乐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