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十五章 及时行乐采花盗

第四十五章 及时行乐采花盗

 热门推荐:
    中秋之夜,王府夜宴,宴上杨樱爱提出明天要走,王佳也没有多做挽留,因为杨樱爱已经是恨不得早一天回风雪谷了,简直是归心似箭,王卿晨和樱爱每天在一起,对樱爱的心思可是了如指掌,王卿晨所知道的王琛也会知道。

    晚宴过后,王卿晨陪着樱爱在后花园闲逛,两个人聊起心事来。杨樱爱望着池子的水,禁不住就哀愁起来,王卿晨则笑道:“姐姐又在想那个玉楼了吧”杨樱爱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自顾自道:“我出来已经一个半月了,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了。”王卿晨看着杨樱爱的表情,心下了然。

    王卿晨忽然就吃吃地笑了起来,杨樱爱很是奇怪,便问:“妹妹,笑什么”王卿晨笑着答道:“我笑姐姐中毒太深,男人你越是想他,他就越不想你,你若是不想他,他就会想你了。”杨樱爱听了这一番令她匪夷所思的话,一脸不信道:“怎么会”王卿晨笑道:“我的琛哥就是这样的,我一直不找他,他就会来找我,我要是缠着他,他反而不来找我,要是我每天缠着他,他反而会觉得腻烦,俗话说得好,距离产生美,相敬如宾才能长久。”

    杨樱爱迷茫了:“真的是相敬如宾才能长久”王卿晨重重地点头道:“嗯,就是这样才能长久,不然有一天两个人在一起呆腻了怎么办”杨樱爱听了王卿晨的话若有所思。王卿晨拉着杨樱爱的手道:“姐姐,不早了,天凉了,我们回去休息吧,你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两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了花园,黑夜中一双眼睛注视着两人的背影,嘴角上扬。

    第二天王佳和王琛的送别了神无心和杨樱爱,神无心和杨樱爱两人走远后,王佳挂在脸上的笑便不见了,王佳对身旁的王琛道:“人手都安排好了么”王琛邪笑道:“都已经安排好了,保证他们出不了滁州城。”王佳重重地点头,心情大好。

    过了中午,突然王谢带着人垂头丧气回来了,王佳看着王谢,皱眉道:“人呢”王谢哭丧着脸道:“大哥,对不起,我们按计划,制造混乱,趁机劫走杨姑娘,但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我们的人,但是后来道约定的地点集合,发现劫走杨姑娘的根本不是我们的人。”王佳的脸都黑了,原本打算将杨姑娘劫走的,然后让自己去英雄救美,这样来争取获得神无心和杨樱爱的感激,这样以后王家有需要帮助的时候,神无心肯定不会推辞,甚至杨樱爱的心上人狄玉楼因此也会感激王家,现在倒好,制造混乱结果人没了。

    王谢道:“大哥,我派人出去找,一定将王姑娘找到。”王佳就差没给王谢一脚了,王佳很铁不成钢道:“你平时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关键时刻就犯糊涂,这要是带人去找,要是神前辈问起来我们怎么知道的,你是说这件事就是我们干的,还是说我们派人跟踪神前辈发现杨姑娘被劫了”王谢双眼发直,没话可说了。忙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王佳沉吟一会道:“你马上备齐人手,神前辈一个人力量有限,如果没有线索必定会来找我们求助,帮忙一起找杨姑娘,那时候才名正言顺,你先下去吧。”

    王琛这是开口道:“只要杨姑娘找到了,我们的目的还是会达到,如今只要找到王姑娘就好,我去问问王谢当时的详细情况,大哥你就在这里等神前辈来。”王佳一摆手,王琛和王谢下去了。

    王琛询问了王谢当时的具体情况,原来事情是这样的,王谢按照计划,带人在神无心和杨樱爱出滁州城的必经之路上制造混乱,将神无心和杨樱爱隔开,然后将杨樱爱迷倒劫走,然后在城外集合,将杨樱爱困在城外的关帝庙,神无心找不到人必定向王家求助。王佳便顺理成章地救出杨樱爱,但是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就在王谢要劫持杨樱爱的时候,突然就冒出一个蓝衣男子将杨樱爱劫走了,当时太过混乱,王谢一时不察,以为是自己人劫的,但是后来集合才发现劫走杨樱爱的竟然另有其人。

    此刻杨樱爱正在昏迷中,劫走他的蓝衣人不是王家的人,是江湖人,是江湖上有名的采花大盗及时行乐西门吟杏。杨樱爱落入西门吟杏手中,这下子可真的不堪设想了。

    王谢回来一个时辰后,神无心便像一阵风似的,赶回了王家,王佳故作诧异问道:“神前辈和杨妹妹不是走了么怎么去而复返,杨妹妹人呢,看前辈一脸着急的样子,莫非杨姑娘出事了”神无心一把抓住王佳道:“贤侄,真被你猜中了,一路上我和樱爱刚准备出城,突然间有一群混混欺负人,我看不过便出手教训了一番,但是等我教训完,发现樱爱不见了,我问路人,路人说看见樱爱被一个蓝衣男子劫走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所以我们来找你帮忙,想借王家的力量帮我找到樱爱,只要找到樱爱,你们想我做什么都行。”

    神无心这么一说,正中王佳的下怀,神无心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王佳安慰道:“前辈,杨妹妹一定会吉人天相的,我这就派人出去找,你别着急,我和你一起出去找。”

    王佳带人找了一天一夜,整个滁州城都翻遍了,但是还是看不见杨樱爱的踪影,这下子不光是神无心着急了,连王佳也着急了。整个滁州城都找了一遍,就差没有掘地三尺了,难道杨樱爱已经被劫出城了

    王佳一想到杨樱爱已经被劫出城,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这下子他比神无心更加着急了,命令所有王谢带人在整个皖东地界和皖西找,但是整个皖东都被找遍了,找了十多天始终找不到杨樱爱的人,神无心整天都茶饭不思,整个人都忧郁起来,这樱爱要是出了什么事,叫他下半生怎么活。

    王佳还是派人在找樱爱,同时在江湖上也广贴告示,如有人找到杨樱爱,王家必有重谢,但是依旧没有消息,神无心本来一头黑发,如今倒长出了几根白发。

    杨樱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穴道被制住了,浑身无力,师父不在自己的身边,这时一个蓝衣男子走进,问道:“你醒了”杨樱爱警惕道:“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蓝衣男子笑道:“我叫西门吟杏,你现在在我的庄园,你是被我劫来的。” :\\

    杨樱爱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劫持我”杨樱爱这么一问西门吟杏笑了,他一拨扇子,扇了几下,然后才充满调笑意味道:“我外号及时行乐,江湖人都叫我采花大盗,你说我为什么要劫持你”杨樱爱一听对方是采花大盗,脸都绿了,自己竟然落在了采花大盗手中,这下子可怎么办

    杨樱爱脑袋瓜子在使劲在想怎么逃走,努力冲破身上的穴道,努力了半天但是却是毫无半点作用,西门吟杏仿佛看穿了杨樱爱的心思似的,把玩起扇子道:“我的杏花指法可不是谁都能自行冲破穴道的,你还是死心吧。”

    杨樱爱一听西门吟杏这么说,横着脖子道:“你有本事就杀了姑奶奶我,士可杀不可辱,姑奶奶宁可死也不愿意被你这种禽兽玷污了。”西门吟杏一听这话就乐了,笑道:“呦呦哟,性格还挺辣的嘛,正和我口味,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杀呢,我可是最会怜香惜玉的了。”说着手便向杨樱爱的脸上摸去,但是没想到杨樱爱却是一口向西门吟杏的手咬去,西门吟杏没想到杨樱爱竟然会来这么一招,被咬个正着,痛得西门吟杏当场发狂。西门吟杏另一手捏住杨樱爱的下颚,终于将手从杨樱爱的口中抽出来了,但是手掌心赫然四个血印。

    西门吟杏看着手上的血印勃然大怒,一掌就要向杨樱爱劈去,但是手劈至一半,杨樱爱抬着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西门吟杏的手就没有劈下去了。西门吟杏恶狠狠道:“我才不会让你死得这么容易,我要好好惩罚你一番,才能消我心头之气,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杨樱爱口中吐出两个字:“卑鄙。”西门吟杏大笑道:“我就是卑鄙无耻怎么了,只要能消得美人恩,卑鄙点又有什么关系。”杨樱爱听了这一句话,真的害怕了,万一这个禽兽真的把自己怎么了,自己还怎么去见玉楼

    西门吟杏心情大好地走了,留下杨樱爱一个人在房间内,杨樱爱突然双眼放光,这个禽兽竟然走了,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那么自己可以走了,但是还没有高兴完,杨樱爱就哭出来了,这个混蛋竟然把自己的穴道制住了,自己根本动不了,连哑穴都点了。

    杨樱爱只能在心中咒骂西门吟杏,死混蛋、王八蛋、乌龟蛋竟然将本姑娘困在这里动不了,要是我能出去,本姑娘一定将你大卸八块,你个不得好死的家伙......杨樱爱一直在骂着西门吟杏,虽然谁也听不见,但是能够畅快淋漓地骂人,杨樱爱很是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