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十六章 西门吹雪乌鞘剑

第四十六章 西门吹雪乌鞘剑

 热门推荐:
    西门吟杏将杨樱爱一关就是十几天,也没有对杨樱爱做什么,就是将杨樱爱关起来,让杨樱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一开始杨樱爱还有力气骂西门吟杏,但是后来杨樱爱已经没有力气骂了,骂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

    一开始两天杨樱爱还习惯,但是后来杨樱爱都快疯了,整天没有一个人,她又不能动,只能吃饭的时候,穴道才会被解开,这样的日子真的比任何折磨都管用,杨樱爱渐渐地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快要崩溃的状态,精神上的崩溃。

    杨樱爱只希望师父能够早一天来救自己,她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这种状态比死还要痛苦。杨樱爱也想过一死了之,但是想到玉楼,她还是忍了,她还是想找机会逃出去,虽然机会渺茫,但她还抱着幻想,她每天都祈祷会有人来救自己。

    也许是她的真诚感动了上天,真的有人来救她。这一天不知道为什么西门吟杏的兴致特别好,他竟然主动来找杨樱爱说话,他开口就问:“你和王家有什么关系神无心是你什么人”杨樱爱突然见西门吟杏这么一问,就乐了,得意洋洋道:“你终于知道怕了吧,我师父是大名鼎鼎的神无心,我和王家的家主王佳是结拜兄妹,你赶快放了我,不然我师父和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

    西门吟杏听到杨樱爱这么说便笑了,西门吟杏摇了摇扇道:“知道了又怎样我会怕他们么更何况他们也找不到这里来,还有当时是我人群之中救了你。”杨樱爱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救了我你会将我一个人关在这房间内十几天”西门吟杏摸摸鼻子道:“这个嘛,我当然也不全是为了救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当然也想一亲芳泽,不过我亲的芳泽都是心甘情愿的,这样才有意思。”

    杨樱爱还没有说话,西门吟杏的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道:“这样真的很有意思。”杨樱爱看到西门吟杏身后的人,眼睛里突然就有了光芒,整个人都笑了起来,这一笑,笑得西门吟杏开始有点心动了,但是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心动了,因为身后有人。

    在武林中将后背卖给别人是大忌,武林中恐怕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做,但是绝对有人敢,张翊君算一个,南宫逆天算一个,和南宫逆天一起的睡神水沛也算一个,其他的人显然还有。但是西门吟杏是不敢的,因为来的人是王佳,更何况西门吟杏远未到祖辈西门吹雪的境界。

    西门吟杏转过身,看见了脸色如霜的王佳,处变不惊道:“王大家主怎么有空光临小圆,是怎么找到这的”王佳指着西门吟杏身上的衣服道:“凭你身上这件蓝衣,我找到这里。”西门吟杏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就凭这一点王佳竟然能够找到这里来。

    西门吟杏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王佳显然不愿意和西门吟杏废话,直接就攻过来了,白玉扇像剑一样快,直点西门吟杏身上五大要穴,西门吟杏不愿意硬碰硬,身形急闪了五次,王佳已经借机来到了杨樱爱身边,解开了杨樱爱身上的穴道。

    王佳对杨樱爱道:“你小心,我对付他。”杨樱爱点头,终于有人来救他了。

    王佳正对西门吟杏,两人都是用扇子,谁会更胜一筹两人同时近身闪电般交了十八招,然后迅速分开,看得杨樱爱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两个人的动作,只看见影子。

    两人分开后,西门吟杏笑道:“滁州王家白玉扇果然名不虚传,在下见识了。”说完西门吟杏手中的檀香扇应声而断,杨樱爱很是高兴,看来王哥哥要赢。

    西门吟杏看着手中的断扇,所有所思,从腰带中抽出一柄软剑,虽然是一柄软剑,但是王佳却是神情庄重,不出王佳所料,接下来王佳处处受制,西门吟杏的软剑就像是毒蛇一样缠着王佳,王佳的白玉扇被克制得死死的,根本不能还击,但是王佳还是很沉稳,面不改色。但是杨樱爱却不同了,她很是担心,要是王哥哥打不过这个坏蛋,那自己还要呆在这个破地方,想想就害怕。

    王佳和西门吟杏缠斗了一炷香的时间,西门吟杏的软剑虽然像毒蛇一样缠着王佳,但是却伤不了王佳,王佳处于被压制的地步,一时间无还手之力,西门吟杏深知这样持久打下去,对自己深为不利,于是他强攻,一强攻攻势便有了破绽,王佳抓住这个破绽,三颗白骨钉自白玉扇内飞向西门吟杏,西门吟杏手腕一抖,软剑卷住了白骨钉,但是他的软剑也被王佳的擒拿手擒住了。

    西门吟杏一见王家擒拿手,马上便弃剑,王家的擒拿手可是不能小觑的,一旦被王家的擒拿手给擒住了,那就等于输了。所以西门吟杏立刻弃剑,弃剑之后,西门银杏又自墙上取下了一柄乌鞘剑,西门吟杏取下这柄剑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自信起来,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西门吟杏对着王佳道:“房间内太过狭小,我们去院子打。”王佳盯着西门吟杏手中的剑道:“好。”三人来到院中,西门吟杏看着手中的剑,仿佛眼中只有这柄剑,王佳已经不在他的眼中,西门吟杏缓缓道:“这柄剑是先祖所用之物,我一般不用来与人对敌。”

    王佳神情更加肃然了,王佳死死地盯着那柄乌鞘剑,仿佛要将剑看穿,虽然西门吟杏还未拔剑,然却比拔了剑还令人害怕。王佳突然就问了这样一句话,有些话是必须要问的,问的好可以决定你的成败,但是有些话是不能问的,问了可是有大麻烦,比如你问皇帝一句,你妈好吗你肯定会被抄家灭族。

    王佳此时问了西门吟杏这样一句话:“你姓什么”西门吟杏也回答了:“我姓西门名吟杏。”王佳心中一凛,语气中掩饰不了的震惊:“你是剑神西门吹雪之后”西门吟杏赞赏道:“有眼光,你竟然还能认出先祖这柄剑。”

    王佳此刻已经平静,冷冷道:“剑神的佩剑,有幸得见,生平足慰,不知道你配不配握这样一柄剑。”王佳此话一出,西门吟杏哈哈一笑:“我不配,难道你配么”西门吟杏拔剑,剑出鞘,剑气冲霄,光华耀眼,一声龙吟。王佳心神激荡,忍不住赞扬道:“好剑。能够有幸一睹神剑风采,死而无憾,只可惜不能一睹当年剑神英姿。”

    西门吟杏重重地冷哼一声,这话明显是说自己不配用此剑,说自己不行,于是西门吟杏横剑直指王佳道:“亮出你的剑,我不杀手中无兵器之人。”

    王佳眼中多了一抹神色,手向旁一伸,站在一旁的王谢立刻将佩剑递至王佳手中。两人同时动了,心有灵犀一般,但是剑势却很慢,一点都不快,但是剑动得却非常快,但是两个人只是在原地动着,没有近身,这让在旁边观看的王谢和杨樱爱看得莫名其妙。

    王佳和西门吟杏两个人在原地来回走动着,一刻都没有停,两个人的剑也在动,龙吟声一直在院落内回荡着,虽然两个人的剑没有交锋,但是却仿佛已经交锋多次一般,突然西门吟杏手中的乌鞘剑光华大盛,遮盖了一切,目为之炫。

    耀眼过后,西门吟杏已经收剑归鞘,王佳垂剑,淡淡道:“我败了。”西门吟杏没有半点喜悦,生硬道:“我没有胜,你败给的是这柄剑,并不是我。”王佳道:“但是剑是你的。”西门吟杏有点失落道:“这柄剑是先祖的,并非是我的剑,之前和你打的,并不是我,是这柄剑的剑魂,我是被动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剑动。”

    西门吟杏这么一说,王佳整个人都变了,眼中有着狂热的光,崇拜的光,炙热的目光盯着西门吟杏手中的剑道:“这是一柄令人尊敬的剑。”西门吟杏笑道:“这个自然。”

    王佳稽首道:“西门兄,在下先告辞,我要将杨小姐带回王府,神前辈还在担忧之中,改天必定登门拜访,找西门兄好好切磋一番,请。”西门吟杏回礼道:“好,我就在此等候王兄的到来,后会有期,请。”  .{.

    王佳带着人走了,西门吟杏看着王佳的背影笑得很开心,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心情甚是畅快。

    杨樱爱跟着王佳回到了王家,神无心看见杨樱爱高兴得不得了,就差没有蹦起来了,神无心关切地问道:“樱爱,你被人劫走了十几天,别人有没有欺负你,有没有对你怎样”杨樱爱想了想,那个西门吟杏也只是把自己关了十几天,其他的倒是没有干,答道:“没有,这十几天,我好好的,就是被人关起来了而已。”

    神无心一脸疑惑道:“我听回来报讯的人说,对方是个有名的采花大盗,没有把你怎样”杨樱爱不乐意了,嘟着嘴道:“难道非得我要被怎么样,你才高兴啊”神无心马上笑呵呵道:“你没事就好,我这是关心你。”在一旁的王佳也发话了:“能够用那样一柄剑的人必定是个光明磊落之人,杨妹妹肯定没有事。”

    神无心听得莫名奇妙,杨樱爱便将她所看见的远远本本和神无心说了一遍,神无心听了后只有一句感慨:“竟然是西门剑神的后人。”王佳回道:“我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西门剑神之后。”

    神无心对杨樱爱道:“樱爱,你可要好好谢谢王佳,这次你被劫,他出动王家的人找了你十多天,连他自己也出去找了,今天你还是他救回来的。”杨樱爱没有说什么,王佳先开口了:“小事一桩,何足挂齿,更何况樱爱是我义妹,救她也是分内之事。”杨樱爱一听这话就乐了,对神无心道:“听到没有,别人都已经说了不用谢了,谢谢这种没用的东西,说着也没有用。”

    神无心惭愧道:“不好意思,都是我把她惯坏了,一点礼貌也不懂,我兑现之前说的话,救回了樱爱,我做王家的长老。”杨樱爱对神无心的话大为抗议,但是没有用。

    这下子王琛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杨樱爱平安归来,神无心也答应了做王家的长老,王家的目的达成了,可谓是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