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十七章 天衣无缝凤尾琴

第四十七章 天衣无缝凤尾琴

 热门推荐:
    立冬、江南下了第一场雪、温夕寒正在岭南老字号温家内看雪。雪下得不大也不小,一个时辰后大地已经茫茫一片白,江南在雪的衬托下越发地美了。

    温夕寒站在寒江亭中看着纷纷扬扬的雪就微微地开始叹气,温飘雪就在这时出现在了温夕寒身后,温飘雪一身华贵锦裘,越发衬托出温飘雪的高贵,让人只敢远看而不敢亵玩焉。

    温飘雪温婉道:“夕寒哥哥为什么叹气”温夕寒转身便看见温飘雪亭亭地站在那里,安静而美好,那一瞬间,温夕寒觉得这样美丽的女子能够拥在怀中,那是多么幸福的事。但是转瞬想到自己父仇未报,竟然想儿女私情,愧意充满了胸膛,转身看雪,不去看温飘雪。

    温习寒道:“雪真好看。”温飘雪却问道:“雪好看,那我呢”温夕寒温润地笑道:“雪好看,飘雪自然比雪还好看。”温飘雪道:“既然我更好看,为什么你只看雪而不看我”温夕寒一时哑口,转而道:“我想起了我爹和随风的仇还未报,故而叹气。”

    温夕寒这么一说,温飘雪眼中就有了雾气,她想起温随风,那个像风一样温柔的男子,令她倾慕的天才少年,每想到温随风,温飘雪都会心痛,像温随风那样的人怎么就这么早死了,这让温飘雪很是介怀。但是温夕寒回到老字号温家后,温飘雪发现温夕寒比温随风更加优秀,更加温柔。温飘雪注视着温夕寒俊逸的脸庞,突然间仿佛看见了温随风的影子,但是她清楚地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她的随风哥哥,她的随风哥哥已经随风远逝了。

    此时,温暖雨带着温琴走了过来,看见温夕寒和温飘雪在一起交谈,温暖雨笑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看雪呢。”温夕寒和温飘雪见温暖雨来了,都对温暖雨行礼道:“夕寒见过伯父,飘雪见过爹爹。”温暖雨笑道:“免礼,我是来找夕寒的,我想让夕寒和温琴比试一番,试试夕寒回温家这半年学习的成果。”温琴眼中有着深深的妒意,他爱慕温飘雪已久,原本温随风在的时候,他根本争不过,因为他比不上温随风,更何况温随风和温飘雪两情相悦,自己半点机会都没有。但是如今温随风死了,而温夕寒才回温家不久,温夕寒的父亲温世情也死了,温琴觉得自己突然间又有了希望。

    温夕寒回老字号温家的半年时间一直是温四温怀感和温九温云舒在调教温夕寒,温暖雨虽然也偶尔指点一下,但是却是很少,温暖雨亲自调教的只有温随风一人,但是温随风已经死了在了神狂绝手中。温夕寒回到温家,温暖雨便很看好温夕寒,温夕寒是年轻一辈中年龄最大的,最优秀的,也是最成熟沉稳的一个,当年温家找到风雪谷后之所以让温夕寒进风雪谷拜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温夕寒早已经不学毒用毒了,温夕寒十二岁练剑,练了十二年,如今却突然换成了用刀,但是这把刀竟然是当年名震江湖的夕影刀,既然温夕寒能用夕影刀,那么温习寒一定有所成就。

    温夕寒回温家的半年一直在学毒,温家毕竟是以毒起家的,就算温夕寒不用毒,但也要学毒,学毒不一定非要用,也可以用来防身,因为江湖上用毒的人可不止老字号温家一家而已,唐门也是用毒的好手。

    温家最大的温园内,温夕寒和温琴就在此比武,天空还下着雪,本来地点是选在炼毒堂内,但是温琴提议在雪中比试更能看出高低,于是比试地点便换做了最大的温园。温夕寒和温琴一战,吸引了无数温家人观看,温夕寒和温琴代表了温家年轻的一代的最高水平,这一站甚至关系着将来温家家主的直接人选,也关系这温家今后的发展。

    这一战吸引的不仅仅是温家中年一辈的人观看,更多的是年轻一辈,连老一辈的温家的人都有一些出来观看两个人的比试。主管刑罚的温冷夜站出来宣布规则,温冷夜冷冷道:“两人比试只是切磋,因此不得伤及性命,所用之毒必须为可救之毒,也必须提前准备好解药,出了用毒之外,用其他一切武器均可,只是皆不能伤及性命,如果有人故意伤及性命,别怪我无情。”

    温冷夜说完这话,便退至温暖雨旁边,温暖雨伸手示意两人可以开始比试。温习寒和温琴互相行了一礼,然后两人便开始了比试。温夕寒的夕影刀在袖中,温琴带了一口琴。所有人都不作声,都静静地观看着两人的比试,一开始两人都没有动,仿佛在酝酿情绪,正如情侣温存之前总要一番似的,才能进入状态,一时间整个园子只剩下雪花纷纷落地的声音。

    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人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人群小有骚动,温暖雨咳了一下,然后人群又恢复了安静,就在温暖雨咳的那一声,温琴动手了,温琴开始谈情,琴声激扬,铿锵有杀伐之气,赫然是十大名曲之中最为激昂的十面埋伏,一瞬间众人仿佛置身战场一般,热血沸腾,琴声之激昂,雪花竟然还未靠近温琴便融化了,十面埋伏谈至处,琴声中杀气凛冽,温琴黑发飘扬,双瞳如墨。

    琴声杀气越来越胜,让人心神为之激荡,定力差的人心神早已经涣散,被琴声吸引,心神皆在琴声之中,但是温夕寒的目光还是那般温润,丝毫不受影响。温夕寒在笑,温夕寒竟然还能笑出来,温夕寒仿佛在欣赏一首绝妙的曲子一样,脸上是愉悦的表情。

    温夕寒的笑在温琴眼中看来仿佛是一种讽刺,于是温琴心中大为不忿,琴声开始乱,温琴的手指谈得越来越快,手指如飞,琴声杂乱,但是却是杀气腾腾,杂乱的琴声但却仍然是十面埋伏,突然琴声金戈铁马之声振聋发聩,杀气凛冽也达到了最浓的时候,突然琴声陡然停了,像悬崖勒马一样停住了,因为琴弦断了。

    琴弦断了,场中的比试却正式开始了,断掉的琴弦弹向温夕寒,本来只有两尺长的短弦,如今却足足有两丈,琴弦激荡着直袭温夕寒,温琴这一招令观看的人群中少数人眼神一亮,很多人还在琴声中没有回味归来,对猝然发生的袭击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能不能反应过来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温夕寒能不能反应过来,要是反应不够及时,那么温夕寒就败了。 :\\

    温琴第一招发动了,但是他紧接着又出了第二招,因为温琴是个谨慎的人,他杀死的人他都会补上一刀,以策万全。这次对手是温夕寒,温琴知道自己第一招肯定奈何不了温夕寒,所以他将希望寄托在第二招、第三招乃至后面的招数上。

    果然不出温琴所料,温夕寒袖中的夕影刀抽出,刀锋就点在那一根断弦上,笔直的断弦就像失去生命的芦苇,瞬间就软下去了,但是温琴的杀招却刚刚才至,一蓬毒砂竟然藏在这根断弦之下,毒砂细且多,肉眼远看根本看不出来竟然会是令人变色的温家毒砂,看起来就像是细沙一般,这些毒砂虽小,但是却非常致命,一颗毒砂足以要命,如果你没有温家的独门解药。

    温习寒轻松挡下了断弦一击,但是能不能接下隐藏在断弦下的毒砂呢众人都很期待,但是温琴却没有时间,因为他已经发出了第三招攻势,他将檀香木琴一转,琴尾对准天情,机括一按,一蓬牛毛细针便打出去了,至少有上百根,每根上都淬了毒,温夕寒只要被一根针打在身上,温习寒就败了,但是温琴的攻势并不是仅仅只有这么一点,他一拍琴身,琴头和琴尾对调,琴头打出五色丸子,这些丸子飞至温夕寒面前突然间爆开,然后便是一股股花花绿绿的烟,很明显烟中有剧毒,沾上便会中毒。

    如果你认为温琴的攻招到此就完了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只见温琴一拍桌子,桌子上的凤尾琴便腾空翻转起来,温琴空中手一拨,将竖对着自己的琴摆正,但是此时却是琴底朝上,琴底有两个圆轮,轮锋锋利无比,也全部是有剧毒的,温琴一手一个轮,双臂交叉用力一甩,双轮旋转着成一个包围圈向温夕寒呼啸而去,仿佛要将温夕寒拦腰切断一般,如今温夕寒身前,身左身右乃至身后都有温琴的武器所在,温夕寒可谓是险象环生,如今只有空中没有温琴的武器了。

    温琴的攻击一招比一招毒辣,一招比一招狠,所有招式连在一起,江湖上能从容避开这些招式而不被伤的人恐怕少之有少,温夕寒能不能躲过这些攻击,谁也不知道,温暖雨和温冷夜都已经准备出手救温夕寒了,但是他们还在观看,如果温夕寒一旦避不过,他们将马上出手,但是温夕寒能不能避过呢

    温夕寒只剩下空中一路可走,但是温琴会放过这最后一个漏洞么答案明显是不会,像温琴这样杀人都要补一刀以策万全的人,肯定算无遗漏,空中最后的出路温琴又怎么会漏掉温琴打开琴底暗格,一群蜜蜂飞了出来,温琴内力一推,蜜蜂顺着之前空中残留香味向温夕寒飞去,这下子,温夕寒就算飞到空中恐怕都跑不了了,温暖雨眼中对温琴露出了赞赏之色,不仅是温暖雨,很多温家人都对温琴大为赞赏,连一些老人都对温琴赞扬起来,这样高明的杀招不是每个人都会用的,但是温琴会用,无疑温琴很了不起。

    温琴的攻势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毒砂、牛毛细针、丸子毒烟、旋转圆轮、蜜蜂、这些都是温琴的武器,无一例外都有毒,温夕寒又该怎么一一接下这些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