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十九章 略胜一筹却平手

第四十九章 略胜一筹却平手

 热门推荐:
    温琴一心三用,眼睛盯着假山,耳朵听着假山方向的每一丝声响,琴声也没有停下,温琴努力地控着蜂群,只见蜂群竟然分成了两拨,这下子温暖雨对温琴也大为赞赏,这种技巧可是非常高明的,将一伙蜂群控制分成两拨,这样可对人的要求很高,极耗精神力。

    两拨蜂群一左一右向假山飞去,呈包围的态势围住了温夕寒所处的位置,突然温琴听见一声脚步踏出的声响,心中大喜,两拨蜂群向发出声响的声位疾飞而去,每一只都视死如归,这下子绝对不会让温夕寒逃脱了,但是突然间温琴的心凉了一半,因为他看见了刀光,然后他就没有听见蜂群的声音了,一只蜜蜂的声音都没有了。

    原来,温夕寒本来踏出了很大一步,准备跃出假山,但是突然看见了两侧的出现蜂群,温夕寒这一步便踏不出去了,于是温夕寒又将步子收回了,后背紧贴假山,正是温夕寒这收回的一步救了他,若是他没有收回这一步,温夕寒肯定躲不过两拨蜂群视死如归的攻击。

    温夕寒看见两拨蜂群撞上了,心中惊出了一身冷汗,还好自己撤得快,不然自己任自己刀法根本躲不过这样的攻击。温夕寒出冷汗的同时,也没有放弃时机,就在蜂群撞上的一瞬,温夕寒袖中的夕影刀出手了,刀光艳艳,刀光暴涨,密集的刀光笼罩住了两拨蜂群,五一遗漏,刀光过后,地上只剩一地的蜂群尸体,在雪白的雪地上甚是刺眼。

    到此为止,温琴所有的攻击都落空了,所有人关注的是接下来温琴还有没有攻招,温夕寒会不会成功反攻答案是,温琴肯定还有攻招,像温琴这样的人只要活着攻招就不会完,这样的人是不会向命运屈服的,只要活着便会向命运挑战,这样的人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极受人喜爱的,所以温暖雨非常看好温琴,这样的一个充满侵略性的年轻人好好培养一番,将来肯定能够独撑一面。

    温琴站着,脸色很不好,手握得紧紧地,指骨尽白,因为自己一下子太过于急功近利,中了温夕寒的招,导致全盘皆输,但是温琴的头脑还是非常冷静,因为他知道头脑发热,冲动只会埋葬自己,这是江湖人的大忌。温琴继续坐下去了,手又弹起了琴,这次弹的却是阳春白雪,节奏徐缓,充满诗意,和这雪景刚好相衬得彰。

    阳春白雪一开始弹奏,温夕寒便走出了假山,温琴对温夕寒视而不见,专心致至地弹着琴,虽然断了一根弦,但是却丝毫不影响温琴所奏曲子的悦耳动听,这样的场面非常怪异,明明是两个人的比试,如今却是温琴在弹琴,温夕寒在听琴,难道两个人已经比试完了

    阳春白雪谈至时,空中突然出现了几只蝴蝶,没错,是蝴蝶,这一瞬间,温飘雪的眼睛也亮了,冬天竟然有蝴蝶,所有人都感到惊奇。但是的的确确有蝴蝶,白色的蝴蝶,若是不认真看还真的以为是雪花,白蝴蝶出现后,温琴听止了弹奏,自琴底抽出一柄细剑,剑宽八分,细而长。

    温琴站起身来,对着温夕寒道:“这是我研究了三年才研究出来的琴蝶,你是第一个我用琴蝶对付的人。”温夕寒笑笑说:“荣幸之至,竟然能成为琴蝶第一个对手。”温琴横眉冷对温夕寒,温夕寒脸上的笑早已经不见了,换作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很明显这琴蝶肯定比之前的任何招式更难对付。

    这么诡异的蝴蝶,让人心中不禁疑惑,这样的白蝶,会不会有毒,用蜜蜂伤人还是很容易的,蜜蜂本来就会伤人,但是蝴蝶却不伤人,蝴蝶又怎么伤人呢这一战越发地精彩了,观看的人群又兴奋起来了,这样一场比试真的太具有观赏性了。但是看得最认真的还是年轻一辈的人,温琴和温夕寒代表了年轻一代的最高峰,观看这样的一场比试,可以学到许多对自身有用的东西,这样可以迅速提升自己。

    白蝶围绕着温琴上下飞动着,始终不离开温琴身边三尺的范围。温琴剑上三尺七寸,比夕影刀长,一寸长一寸强,温琴在兵器上有着距离优势,同时温琴还有他的琴蝶,而温夕寒只有一把夕影刀而已,但是一把夕影刀已经够了。

    温琴率先动了,温琴一步一步地向温夕寒走进,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丈之遥的时候,温琴便不走了,右手握剑把,左手搭在右手上,剑尖朝下,朝温夕寒行了一个标准的剑礼,温夕寒也回了一个标准的刀礼,尊敬对手,同时也是尊敬自己。两个人的举动引来老一辈人的赞赏,无论是哪个输了,这个人也绝对会受到温家管事人的重视,他们甚至还会亲自出手调教一番。

    温琴行完礼,身形伏低,后足发力,像冲锋的豹子一样冲向了温夕寒,温琴的八分剑闪着寒光刺向温夕寒,攻势太快,温夕寒已然来不及攻,只能继续防守,被那样窄的剑刺中不管怎样都不好受,温夕寒断然不能让剑刺中。明显只能守的招式,但是温夕寒却没有防守,逆着剑锋而上,夕影刀碧光闪动,刀剑交锋,兵器相撞的金鸣声络绎不绝,眨眼间,刀剑已经交锋三十二招,两人擦身而过,但是刀剑却一直没有停下来即使是两个人错身的时候,刀剑还在交锋着。

    两人错位之后,立刻反身,但是温夕寒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琴蝶,他竟然忘记了琴蝶,这是致命的失误,所以差点也要了温夕寒的命。但是温夕寒发现得还算及时,所以温夕寒还没有败,温夕寒发现夕影刀刀身上附着一只琴蝶,而自己的前襟上竟然也有一只,前襟这只琴蝶竟然在向温夕寒的身上爬去,竟然是爬去,温夕寒大骇,这要是被琴蝶爬进了衣服内,自己可救玩完了。

    温夕寒迅速用夕影刀刀尖挑琴蝶,但是同时温琴的剑已经攻至,温夕寒速退,但是温夕寒几次都没有挑下来,温夕寒急了,将整个前襟都给割下来,这样一来,温夕寒终于可以缓一口气,温夕寒终于可专心对付温琴的八分剑。两人再次交锋,这一次,温琴的攻击更加凌厉,角度更加刁钻毒辣,招招致命,温夕寒却毫不害怕,因为温夕寒浸在剑道中一连就是十二年,对剑法什么都已经烂熟于心。

    楚天情的剑法温夕寒都领教过,对温琴的剑法应付起来更加是得心应手,尽管温琴的剑法刁钻毒辣,但是温夕寒还是有把握应付得过来,温夕寒唯一畏惧的便是琴蝶,因为琴蝶才是温琴的杀招。温夕寒准备化被动为主动,主动掠招,但是他无意间瞥见之前附在刀身上的琴蝶竟然多了一只,不但没有在激烈的打斗中辈甩走,反而多了一只,这下子温夕寒终于理解了这琴蝶为什么是温琴的杀招了,因为只要被琴蝶附上兵器,发现不及时便会丧命在这琴蝶之下,又有多少人能意识到小小蝴蝶竟然能够夺人性命

    就算意识到了琴蝶的致命,又该如何将琴蝶解决掉,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锲而不舍的温琴在时刻攻击着。温夕寒用内力震,用力甩,都没有办法将琴蝶弄下来,但是他又不能用手,因为琴蝶必然有毒。温琴的攻势急,根本没空让温夕寒慢慢解决麻烦,温夕寒眼看两只琴蝶离自己的手越来越近,汗珠都掉下来了。

    温夕寒一路急退,闪、避、腾、挪等招式用尽了都在躲避温琴的如附骨之蛆一样的剑,但是首要的还是要将琴蝶给弄走,但是温夕寒又不能弃刀,一弃刀温夕寒便输了,温夕寒死也不能弃刀,因为他握的是夕影刀,不是普通的刀。温夕寒突然间脑中似有惊鸿飞过,温夕寒左臂一伸,将刀鞘拿了出来,夕影刀归鞘,这下子危机解除了,琴蝶也被关在了刀鞘内。  .{.

    温琴没料到温夕寒竟然有这一招,先是一愣,然后便笑了,刀归鞘,温夕寒还能有多大能耐温琴错了,温夕寒夕影刀虽然归鞘了,但毕竟还是夕影刀,并非只有刀才能杀人,刀鞘有时候也能杀人。

    温琴见温夕寒刀归鞘,一瞬间紧绷的神经便放松了,失去牙齿的狮子还能有多厉害,于是就这样慢了一下,温夕寒的刀鞘已经看出,温夕寒已经占据了主动,这一下子令温琴措不及防,迅速提剑格挡,但是温夕寒一旦占据了主动,接下来的招式便是连绵不绝的功招,温琴只能一味地防守,根本来不及反攻一招,但是温琴还有琴蝶,但是这次,可没有像之前那样走运了,温夕寒精巧地闪避挪腾,丝毫不给琴蝶近身的机会。

    这样一来温琴就一瞬间由上风转为下风,场上局势突变,众人看得更加入神。温夕寒的功招简直是滴水不漏,丝毫不给温琴喘息的机会,更遑论反攻,虽然这样的刀法没有什么缺点,但是这样的刀法却只能算是高明的刀法,比起听雪楼主萧忆情的刀法还是差远了。但是温琴毕竟不弱,竟然撑过了四十多招,最后温琴一招抬手慢了那么一下下,于是温夕寒的刀鞘便停在温琴的喉结处。

    这一战温琴败了,温琴黯然道:“我败了。”温夕寒刚想说写什么,但是温冷夜已经走上前道:“我宣布,温夕寒和温琴两人的比试结果为平手。”温冷夜这样一说,人群中一片哗然,明明是温琴输了,温琴也想说些什么,但是温冷夜却指着温夕寒的鞋子,所有人看着温夕寒的鞋子,赫然有一只琴蝶在温夕寒的鞋子上面。那一瞬间温琴的眼睛亮了,原来自己的琴蝶并没有败。

    温夕寒苦笑道:“还真的是平手,温琴,你这琴蝶是什么名堂,我怎么甩都甩不掉。”温琴骄傲道:“这琴蝶是我钻研三年才研究出来的,这种琴蝶碰不得,一碰除了我给解药,必死无疑。这种蝶身体非常柔滑,比丝绸还滑,琴蝶依附力又极强,想用兵器什么的挑开,无异于痴人说梦,一般人不注意就会死在琴蝶之手。”

    温琴这一番话出口,众皆悚然,小小白蝶竟然如此厉害,真的若非极为谨慎之人,必定早已经死在了琴蝶之手,温夕寒非常侥幸也只是和温琴打了个平手。

    这一战之后,温夕寒和温琴都受到大字号高层的重视,温琴更是受到温冷夜的亲自调教,温琴后来在江湖人称“凤尾绝情手温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