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五十一章 我是青城萧别离

第五十一章 我是青城萧别离

 热门推荐:
    慕容海棠已经动身前往武夷南宫世家,慕容孤星也带着慕容世家的子弟去了洛阳。慕容秋水还未动身,慕容余恨已经过来问了三次慕容秋水怎么还不动身,慕容秋水只是淡淡道:“再等两天。”慕容余恨虽然很不满意,但是毕竟现在慕容世家做主的是慕容秋水,他所有的不满还是只能放在心中,整夜借酒浇愁。

    两天后,慕容余恨终于收到慕容秋水的安排,慕容余恨很高兴,他兴冲冲地跑到议事厅,慕容秋水正在和管家慕容武商量些什么,见慕容余恨来了,慕容秋水对慕容余恨道:“余恨,你和管家一起先去唐门江南总舵,一路上谨慎,切忌别找唐门麻烦,不然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一切该小心的我都和管家说了。我走另一条路去,我们分开走,在唐门江南总舵所在的青城江湖客栈会合,你们到了青城,别轻举妄动,暗中打探,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慕容余恨突然就有了疑问:“为什么你不和我们一起走为什么要晚走”慕容秋水眼神深远道:“你以为慕容家真的安全么万一我们走了有人趁伯父病重夺权怎么办”慕容余恨被慕容秋水这么一问给问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这下子他没有话说了,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和慕容秋水比起来,自己完全就是个小孩子而已,慕容余恨深深地惭愧,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病重时将慕容家交给慕容秋水掌权。

    慕容余恨对慕容秋水郑重地行了一礼道:“我爹就交给你了,我和管家先去青城了,拜托了。”慕容秋水淡淡道:“我在慕容家,没人能伤害伯父。”慕容余恨带着管家去了青城,慕容秋水还在慕容家内,本来慕容家内蠢蠢欲动的人听见去青城的人竟然只有慕容余恨和慕容武两个人,一下子马上便不敢妄动了,慕容秋水就像是慕容世家的守护神一样,慕容秋水在,没人能对慕容秋水怎样。

    在良大夫和慕容雪痕的精心照料下,五天后,慕容龙城的病情明显好转,人已经安然醒了,毒素大部分已经祛除了,虽然不能下地,但是人已经好多了,精神也在一天天地回复,第十天慕容龙城已然能够下地,慕容秋水便放心地走了,前去青城唐门江南总舵会合慕容余恨。

    慕容秋水达到了青城,首先便去了江湖客栈,慕容余恨和慕容武已经在江湖客栈等了五天了,慕容余恨都快等不及了,整天盼着慕容秋水能够早日来江湖客栈,好去找唐门问个清楚,质问唐门的人到底是不是凶手。

    慕容一进客栈便看见了慕容余恨坐在那里喝酒,慕容秋水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即使慕容秋水脸色很不好看,但是还是引来了许多人观看,特别是客栈老板娘看慕容秋水的眼神,根本就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长大的嘴巴,都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慕容余恨一见慕容秋水来,便站起身,凑上去道:“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天字二号房,我带你上去。”慕容秋水跟着慕容余恨上了楼,这是老板娘才回过神来,吃吃地笑了,看得食客一阵心惊胆颤,不知道这老板娘又在想些什么事情,这时店小二凑上来道:“老板娘,你又看上哪个公子哥了”老板娘笑骂道:“去去去,这里没你的事,赶快去招呼客人,老娘的事情还需要你管。”

    慕容秋水一进房间就开始训斥慕容余恨:“我让你查探消息,你怎么大白天带着客栈内喝酒你不知道这里是青城,喝酒多误事你不知道”慕容余恨低头,被训得没话说,自己待在客栈是在闷得慌,管家慕容武一早便去打听消息去了,而自己实在不知道怎么去打听,打听了几天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

    慕容余恨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慕容秋水制止了,慕容秋水警惕地听着楼道的脚步道:“别出声,有人来了。”慕容余恨根本没有察觉,这一下慕容秋水又将慕容余恨的自尊心狠狠打击了一番。

    马上便听见老板娘的声音,老板娘在外面敲门道:“客倌,我可以进来么”慕容秋水便将门打开了,老板娘先声夺人道:“公子,我看你新进客栈还没有订房,要不要多开一间房隔壁的天字三号房就是空的。”慕容秋水笑道:“既然老板娘要我多开一间房,那么我就多开一间房好了,就天字三号房。”老板娘笑道:“不知道公子大名,能否告诉奴家”慕容秋水道:“我叫木秋”老板娘掩嘴笑道:“想公子这么俊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能够在小店住下,真是妾身的福气。”慕容秋水赞美道:“能够住在有一个这么美的老板娘的客栈才是我的福气。”老板娘对慕容秋水的赞扬很满意,笑得很开心地走了。

    等老板娘走远后,慕容秋水才低声道:“这里是江湖客栈,龙蛇混杂,一切都要小心。刚才的那个老板娘就很不简单,客栈里住的人都是江湖上的人。”慕容余恨不明白道:“刚才的那个老板娘也没有什么不简单的”慕容秋水有点气愤的样子,这个公子哥还是在江湖上走少了,慕容秋水耐心道:“一个女人能够成为江湖客栈的老板娘肯定不简单,你别忘了这客栈的名字是江湖客栈,她的背后肯定是有着某些势力的。”

    慕容秋水转而问慕容余恨:“你这几天在青城都查到了哪些消息”慕容余恨道:“据我查探,唐门江南总舵的人在冬至那天几个重要的人物都没有离开青城。”慕容秋水继续问道:“管家呢管家查的结果怎样”慕容余恨道:“管家和我查探的情况差不多,有时候我们分开,有时候一起查,管家今天继续出去查探了。”

    慕容秋水有所了解后,点了点头,慕容余恨道:“你看,唐门会不会是暗杀我父亲的凶手”慕容秋水沉吟道:“这个现在还不能下定论,等管家回来再说。你和我先出去转转,打听一下,留信给管家,若他回来让他在客栈等我们。”

    慕容秋水和慕容余恨出了客栈,慕容秋水问道:“你的消息都是在哪打探的”慕容余恨道:“客栈、酒楼和茶楼。”慕容秋水皱眉道:“你们就在这些地方查探”慕容余恨得意道:“我还夜探了唐门的江南总舵。”慕容余恨这一句话让慕容秋水当场立在那里了,慕容余恨竟然夜探了唐门江南总舵,这下子自己的行踪必定已经暴露,慕容秋水都已经不知道该说慕容余恨什么好。

    慕容秋水走在大街上,找到一个乞丐,给了乞丐半两银子问道:“你们青城谁知道的事情最多”乞丐看见银子一下子就答了:“我们青城知道的事情最多的肯定是青城萧别离。”慕容秋水又掏出半两银子道:“哪里可以找到萧别离”乞丐非常乐意回答:“”你去青城的富贵酒家、吉祥赌坊、福升客栈、鸳鸯楼这四个地方去找他,肯定找得到。

    乞丐接过银子千恩万谢地走了,慕容余恨不解地问道:“你干嘛要问一个乞丐找知道事情最多的人”慕容秋水道:“乞丐不会说谎,你给他们一点好处,他们会把知道的全部告诉你。找知道事情最多的人,这一类人,往往这个城里出的事情他都知道,如果唐门的管事人离开过青城,那么这个人一定知道。”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慕容秋水和慕容余恨第一个地方选的便是富贵酒家,在这里他们果然找到了青城萧别离。慕容秋水带着慕容余恨走到萧别离面前,慕容秋水还未开口,萧别离便已经开口了:“我是青城萧别离,请坐,两位慕容公子。”

    慕容秋水坦然地坐下了,只是慕容余恨很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二人姓慕容”萧别离挑了一块鱼,很美味地吃了起来,笑道:“我非但知道你们姓慕容,我还知道你叫慕容余恨,来青城六天了,他叫慕容秋水,今天刚来青城。”慕容余恨一脸的震惊,不可置信道:“这不可能,我们的行动都是绝密的,我连住店都用的是假名,你怎么可能知道”萧别离笑问:“我为什么不知道,我还知道你夜探唐门江南总舵呢。”这下子慕容余恨的脸色完全变了,变得苍白,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反倒是慕容秋水的脸色很平静,脸上还挂着和煦的笑。  . 首发

    慕容秋水淡淡地笑道:“果然不愧是青城萧别离,什么事情都知道,在下佩服。”萧别离向慕容秋水一拱手笑道:“慕容公子过谦了,受之不起,打听消息算什么本事,竟然能让鼎鼎大名的慕容秋水公子佩服,真是三生有幸。”慕容秋水还礼道:“萧兄谬赞了,萧兄的本事的确是真真实实的本事,整个青城的事情你都知道,换做我,我就不知道。”

    萧别离呵呵一笑道:“我是青城萧别离,也只能做做这些打探消息的小事情,而秋水公子就不同了,秋水公子是做大事的,怎么能和我比。不知秋水公子找在下,想问些什么”慕容秋水笑道:“我这次找萧兄主要是想问问最近唐门总舵主事人的一些行踪,不知道是否放方便告知”

    萧别离笑道:“如果是别人问,我还真的不会说,但是既然是秋水公子问的,那么我就非说不可了。江南总舵的管事人,最近一直没有出过青城。”慕容余恨不相信地问道:“真的,那唐门的弟子呢”萧别离笑道,但是这次的笑有锐芒:“你不相信我的话”慕容秋水道:“萧别离的话自然是真的,说一不二,绝对不会有假的消息,是余恨失礼了,莫见怪。”

    萧别离笑道:“连秋水公子都这么说了,也就见怪不怪了,难得秋水公子来一趟青城,一定要尝尝青城有名的青鱼。”三人一起开心地喝着酒,吃着菜,吃到一般的时候,上来一个年轻的男子,附在萧别离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便下去了。

    萧别离对慕容秋水和慕容余恨两人道:“二位,恐怕我们今天这顿饭只能改天再吃了。”慕容秋水笑道:“萧兄何处此言”萧别离道:“慕容秋水公子一到江湖客栈,唐门的人便通知了江南总舵,唐友和唐水带人去客栈接二位,结果二位却已经离开了江湖客栈,唐友和唐水正带人向富贵酒楼走来,估计一会就能到了。”

    慕容秋水仿佛早已经料到似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反而慕容余恨一脸吃惊的表情。慕容秋水道:“唐家的人来之前,我们至少还可以将这壶酒喝完,将这条青鱼吃完。”慕容秋水这么一说,萧别离大叫一声:“好,不愧是慕容秋水,公子神韵,叫别离好生羡慕,来,我们喝完这壶酒,吃完这条青鱼。”

    酒楼内一时间热闹非凡,充满了萧别离豪气千丈的嗓音和笑声,夹杂着慕容秋水淡淡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