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五十三章 匪夷所思夜探访

第五十三章 匪夷所思夜探访

 热门推荐:
    慕容秋水带着慕容余恨离开江南总舵并没有回江湖客栈,而是去了富贵酒楼。慕容秋水和慕容余恨再次来到富贵酒楼的时候,萧别离正在喝茶。

    萧别离看见了慕容秋水便高兴道:“慕容公子刚喝完酒,来一起喝杯碧螺春,醒醒酒,冲冲胃如何。”慕容秋水非常乐意,走过去坐下然后道:“萧兄真懂得享受生活,一切都事情都了如指掌。”萧别离呵呵一笑道:“慕容公子谬赞了,这哪是我萧别离的本事,我的本事是坐吃山空,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的产业,我不过是个败家子而已。”慕容秋水笑道:“能把一座山吃光也是种本事,不是么。”

    萧别离没想到慕容秋水竟然会这样说,先是一愣,然后便哈哈一笑:“慕容公子所说的确有理,能把一座山都吃空也应该是个人才。”转而萧别离问道:“公子想必在唐府内和唐玉缺较量过了吧,不知道慕容公子对唐玉缺的评价如何”

    慕容秋水啜了一口茶道:“唐玉缺其人是个人才,能够独挡一面,年纪轻轻显然已经接手了江南总舵,明面上唐门江南总舵总舵主还是唐惊风,但是实际上已经是唐玉缺了。相必唐门东北总舵的总舵主也已经换做唐七公子了。”萧别离问道:“那么唐门三少中的唐家栋呢”慕容秋水笑笑道:“唐玉缺说唐家栋是三少之中最强,但是在我看来,却是最弱的,如果唐家栋能够独挡一面,那么唐歌也不需要待在洛阳了。”

    萧别离喝了一口茶道:“看样子慕容公子对唐门的了解很深啊,想必整个天下的形势已经尽在慕容公子胸中。”慕容秋水笑道:“论起天下形势,秋水又怎么敢和青城萧别离比呢。”萧别离没想到慕容秋水会这么说,吃了一惊,他看向慕容秋水,慕容秋水也刚好看着萧别离,两人相视都哈哈大笑起来。萧别离的笑有着江湖人的豪爽,笑得很真诚,而慕容秋水的笑却很有风情,笑得很好看,很是令人着迷。

    萧别离看着慕容秋水道:“可惜慕容公子不是女儿身,不然在下奋不顾身也要娶回家,可惜了啊”,语气之中无不有着遗憾的意味,慕容秋水听了后,微微一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萧兄眼光如此与众不同,不愧能做这青城之主。”

    萧别离摇头,有点伤感道:“慕容公子错了,青城之主那是家父,青城到了我这一代也只能打探一下情报而已,根本没有能力和唐门的江南总舵对抗,青城的基业在我手中如今已经一寸寸地丢失了,百年后我根本没有脸面去见老父。”

    慕容秋水道:“萧兄言重了,想振兴青城并不是一件易事,如今唐门在唐宋绝和唐歌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不管是谁做青城之主,恐怕都逃不过这命运,只是萧兄刚好撞上了而已。就在下看来,如果萧兄不是青城之主,萧兄在江湖上必有一番大作为,萧兄何不舍弃这青城之主,在江湖上大展一番拳脚”

    慕容秋水这一番言语说得萧别离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自己从来都不敢将祖业胡乱挥霍,而如今慕容秋水竟然让自己将青城抛弃,去江湖上大展一番拳脚,萧别离心中满是震惊,自己的想法大胆,岂料慕容秋水的想法更大胆。这一刻,萧别离心中确实对慕容秋水的话开始动心,但是仔细想了一番后,萧别离苦笑摇头道:“不行,我办不到,我无法抛弃祖业,我父亲死前千万叮嘱我一定要保护好青城,我不能丢下青城而独自闯荡江湖。”

    慕容秋水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再说什么,不过你真的不属于青城,你属于江湖,仗剑江湖,笑傲人生,那样才是你的生活。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会后悔一生的。”慕容秋水的一番话说得萧别离心中纠结不已,心乱不已,徘徊而不得抉择,萧别离苦笑道:“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说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青城”

    慕容秋水道:“我们打算明天就回去。”萧别离诧异道:“慕容兄才在青城待一天而已,这么快就要走”慕容秋水点头道:“家族中事物繁多,还等着我回去,不能在此多待,有空萧兄一定要去慕容家,慕容家的大门一直为萧兄敞开着,随时等待着萧兄的到来,好让我能够略尽地主之谊。”

    萧别离笑道:“在下要是去姑苏一定去慕容家找慕容兄喝酒,今晚就让我略备薄酒在此为三位践行。”慕容秋水笑道:“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慕容秋水接着道:“那我们先回客栈,等管家回了,我们再一起过来。”萧别离笑道:“好,我吩咐人好好准备一番,到时候派人去江湖客栈请三位过来。”

    慕容秋水带着慕容余恨离开了富贵酒楼,管家慕容武早已经在房内等候,慕容一进房间便问:“秋水,我们真的明天就走”慕容秋水郑重道:“对,你和管家现在就收拾好东西,晚上过后,等跟踪我们的人回去了,你们就趁着夜色就出城,一刻也别多待,直接返回姑苏。”

    慕容余恨吃了一惊,问道:“有人跟踪我们”慕容秋水淡淡道:“跟踪我们的人应该是唐门的人,至于是谁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唐玉缺,你们就按我说的去做就好。”

    慕容武道:“公子,要不要我将查探的消息告诉你”慕容秋水摆手道:“不用了,这些事情回姑苏再说。”

    晚上萧别离在富贵酒楼款待慕容秋水三人,慕容秋水三人在楼上美酒佳肴,可怜唐水一个人在楼下喝着西北风,好不凄惨。

    萧别离盛情款待慕容秋水三人,四人吃饱喝足,萧别离一直送慕容秋水三人回到江湖客栈,才依依不舍告别,而唐水则远远地观望着。

    慕容秋水三人回客栈一个时辰后,唐水这才离开,返回唐门江南总舵。唐水刚走不多久,慕容秋水便让慕容余恨和慕容武从窗户静悄悄地走了,趁着月色,无人知晓,连狗都不曾惊动。

    第二天早上,唐玉缺听见慕容余恨已经离开青城的消息的时候,慕容余恨已经离开青城三百里了。唐水愧疚地低着头,打算接受唐玉缺的训话,但是唐玉只是轻描淡写,并没有为难唐水。唐水很疑惑地问道:“十四哥,你怎么不处罚我”唐玉缺道:“慕容余恨已经走了,处罚你也没有什么用,我安排你去跟踪慕容秋水,主要是为了探一探慕容秋水的实力,你被发现我早已经料到有这样的可能性了。如今从结果看来,慕容秋水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厉害,如果二哥决定夺取江南,那么慕容秋水一定是我们唐门的大敌。”  .{.

    萧别离没有料到慕容秋水会让慕容余恨连夜走了,这一点很让萧别离意外。青城城墙上,萧别离道:“慕容兄今天何时走”慕容秋水道:“日落的时候便走。”萧别离道:“为什么是日落的时候”慕容秋水眼睛望着朝阳道:“夕阳美景,不看可惜,所以黄昏走。”

    唐玉缺也来到了青城城墙上,唐玉缺笑道:“慕容公子怎么还未走”慕容秋水道:“快了,黄昏就走。”三人一阵寒暄,然后各自散去。

    黄昏的时候,慕容秋水果然走了,萧别离和唐玉缺亲自送慕容秋水出城,夕阳西下的时候,慕容秋水的身影在青城已经看不见。

    半夜三更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轻松越过青城城墙,向唐门江南总舵疾奔而去。黑衣人在屋顶上飞纵,却没有踩碎一片瓦,发出一点声响,只听得见衣服掠过的微微声响,这轻功赫然是踏雪无痕,踏雪无痕虽然有许多人练,但是能够真正做到踏雪无痕的人却不多。

    黑衣人轻巧地来到唐门江南总舵,没有惊动任何夜哨和暗哨,黑衣人在整个江南总舵逛了一圈,但是却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连经过唐玉缺的房间时也没有惊动唐玉缺,黑衣人也不像是要探访些什么,只是纯粹地走完了整个总舵,这样就很是令人费解,他如果是为了夜访唐门江南总舵,但是却不进任何一个房间,但却跑遍了整个总舵的所有的地方。

    五更的时候,黑衣人又悄无声息地走了,趁着薄雾,黑衣人出了城,脱下夜行衣,赫然是慕容秋水,但是慕容秋水为什么要在晚上去一趟唐门江南总舵逛一圈呢却又什么都不做,这很是令人匪夷所思。

    第二天唐玉缺接到下属的报告,发现府内有不明的脚印,唐玉缺带人去现场看了看,竟然有人夜访,而自己却豪无察觉,唐玉缺马上下令,将整个府内,每一个角落全部搜索一遍,看有没有什么东西丢失活有什么地方被人进入了。这一查之下,还真的查出了问题,整个府内,竟然在许多地方发现了淡淡的脚印,连唐玉缺的房间附近都有,但是却什么东西都没有丢,也没有任何地方有被撬开的痕迹。唐玉缺得到这个消息后,惊出了一声冷汗,夜贼经过自己的房间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但是从脚印上来看,夜贼几乎走遍了整个府内,但是却没有进入任何房间,也没有偷任何东西,这根本让人捉摸不透,唐玉缺一时间陷入了苦苦思索中,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