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五十四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五十四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热门推荐:
    第二天,慕容秋水便早已经离开了青城,黄昏的时候,慕容秋水来到了宛城,天空昏暗,慕容秋水便没有继续赶路,在宛城找了间客栈住下了。

    半夜的时候,下起了小雪,雪微微的声响,惊醒了慕容秋水,慕容秋水推开窗,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雪,雪零零落落地下着,纷纷扬扬地飘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睡着了,仿佛雪中有着美丽的素颜。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雪还在下着,这一下雪慕容秋水就舍不得走了,慕容秋水就待在房间里烫一壶酒,赏雪。中午过后,雪停了,慕容秋水这才继续赶回姑苏,出了宛城,慕容秋水踩在无人走过的雪地上,满心的欢愉,脸上一直挂着如风般温柔的笑。

    慕容秋水出宛城不久,经过一个村庄,有一群妙龄少女正在打着雪仗,银铃般的笑声将慕容秋水给吸引过来,慕容秋水忍不住停下来驻足观看。慕容秋水看得入神,一个鸡蛋般大小的雪球刚好向慕容秋水砸来,但是慕容秋水看得入神,根本没有想起来要躲开,于是雪球就直生生地砸在了慕容秋水白皙的脸颊上。这一下子将那个抛雪球的白衣少女给吓了一大跳,少女赶紧小跑过来,手足无措低声道:“对不起,有没有砸伤你”

    少女看见慕容秋水脸上还有残雪,便拿出女孩子用的手帕想为慕容秋水擦掉脸上的残雪,但是少女的手帕刚触及慕容秋水的脸,少女的手便被慕容秋水的大手温暖而又有力地抓住了,少女惊慌起来,吓得连眼睛都闭上了,叫了起来:“公子,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打我。”

    慕容秋水听了少女的叫喊,反而笑了起来,少女听见笑声,才敢睁开眼睛。少女睁开眼,看见慕容秋水如同白玉般的脸容,一脸和煦的笑,像暖日又像春风,那一瞬间,少女的脸红了,心动了,情窦初开了,少女低下头去,又偷偷地抬头看着慕容秋水,少女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烫,脸红得不得了,一颗心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但又觉得自己手足冰冷,像是要死掉一般。慕容秋水喊了三声才将正在独自遐想的少女唤过神来,慕容秋水温和地笑道:“我自己来”,少女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抓着手帕,而慕容秋水则手拿着手帕的一角,少女脸上红霞乱飞,迅速将手缩回来了,但是又不知道一双手该放哪里,于是不自然地低头玩弄起发梢来,时不时悄悄抬头看看慕容秋水,然后赶紧将目光移走。

    慕容秋水用手帕细细地擦了起来,虽然脸上没有什么,但是慕容秋水的心思却不在身上,慕容秋水的眼睛一直看着少女,擦拭了好久才擦好,但是却没有将手帕还给少女,反而放进了自己的怀中。少女看见慕容秋水将手帕放进自己的怀中,喊了出来:“公子,手帕”慕容秋水笑道:“姑娘手帕留给我做纪念可好”少女没想到慕容秋水竟然这么要求,心中高兴极了,点头道:“公子要是喜欢,就送给公子好了。”

    慕容秋水有着淡淡的喜悦,对少女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少女羞涩道:“我姓卢,叫梦瑶,公子叫我梦瑶就好。”慕容秋水微笑道:“梦瑶,梦瑶,梦中瑶池来相会,好名字,我叫慕容秋水,你可以叫我秋水。”卢梦瑶低着头道:“秋水公子。”卢梦瑶身后的那群少女看着卢梦瑶的样子吃吃地笑了起来,喊道:“瑶瑶,我们先回去了。”卢梦瑶面色一烫,低声道:“我先走了”,然后转身喊道:“等等我。”卢梦瑶提着裙摆一路小跑跟了上去,末了回头看了一眼秋水,刚好发现秋水正在看她,于是赶紧转头,很快便消失在慕容秋水的视线中,但是慕容秋水却一直盯着卢梦瑶消失的路口,看了好久。

    自从见了卢梦瑶之后,慕容秋水的心神便不在如同平静的湖面波澜不惊。卢梦瑶如同一颗石子掉入慕容秋水的心湖,惊起阵阵涟漪,一直回荡着。晚上,慕容秋水投宿在一个小客栈,慕容秋水脑海中回荡的满是卢梦瑶的容颜,虽然卢梦瑶的姿色算不上绝色,但是慕容秋水就觉得心中想的念的都是这个女孩。

    慕容秋水想起卢梦瑶怯生生的表情、害羞的表情、就忍不住嘴角上扬。一群少女中,慕容秋水唯独看见了卢梦瑶,卢梦瑶给慕容秋水的感觉就像是雪一样的纯净,像雪一样美,安静美好,惹人喜爱。卢梦瑶如同温柔的箭一样一下子射进了慕容秋水的眼眸,慕容秋水的心就醉在这温柔里。

    这一夜,慕容秋水失眠了,一向不做梦的慕容秋水做了个梦,他梦见,他回去找到卢梦瑶,两个人手拉着手在雪地上奔跑,自己笑得很开心,那是一种从来有没有过的喜悦,两人在雪地里胡闹,像熟悉多年的恋人,组后卢梦瑶躺在他怀里忘情地笑。慕容秋水醒来的时候,脸上有着幸福的笑,这一点令慕容秋水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卢梦瑶这一夜也失眠了,她回去之后眼前全部是慕容秋水的影子,慕容秋水的笑,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慕容秋水白玉般的脸庞、和煦的笑、充满磁性的声音、似雪的白衣。这一夜卢梦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整夜呢喃“秋水”的名字。

    慕容秋水一路上心神不再平静,两天后慕容秋水回到了姑苏,慕容雨痕一听见慕容秋水回来便跑去见慕容秋水,但是这次慕容雨痕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她感觉慕容秋水变了,她从慕容秋水的眼睛里看得出来,慕容秋水不再是以前的慕容秋水了,慕容秋水的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样风轻云淡了,慕容秋水的笑也不一样了,以前的慕容秋水的笑让人感觉是对每一个人笑,但是现在慕容雨痕感觉慕容秋水的笑不再对每一个人笑了,连对着自己慕容秋水的笑也不是给她的。

    但是慕容雨痕又说不出来具体哪里变了,总之她就是感觉慕容秋水变了,变得不一样了,慕容秋水的眼睛和笑都变了。于是她跑去问慕容余恨在青城发生了些什么,但是慕容余恨的答案却更是让慕容雨痕失望,什么都没有。慕容雨痕去找比她大半岁的慕容诗恋求助,慕容诗恋比慕容雪痕成熟稳重多了,懂得也比慕容雨痕多。

    慕容雨痕将自己的苦恼和慕容诗恋诉说,如果说慕容雨痕是刚刚成熟的水蜜桃,还带有微微的涩苦,那么慕容诗恋就是完全成熟的水蜜桃,一口咬下去只有满嘴的甜和芬芳,慕容诗恋比起慕容雨痕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从气质还是容貌等方面都要胜慕容雨痕一筹。

    慕容诗恋静静听完后,仔细想了想,然后对慕容雨痕道:“秋水哥哥他应该是碰见了喜欢的女子,像秋水哥哥那样的男子,除了这个我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让秋水哥哥整个人都变了。”慕容雨痕不死心道:“我哥说秋水哥哥在青城没有遇见女孩子。”慕容诗恋道:“有可能不是在青城遇见的,在其他地方也可以遇见。”

    慕容雨痕的两道秀眉都要皱到一起了,她哭丧着脸摇着慕容诗恋的藕臂道:“姐姐,我该怎么办”慕容诗恋平静道:“雨痕,死心吧,慕容秋水这样优秀的男子,不是你我能够拥有的。”慕容雨痕一脸的不服道:“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难道我们不好么”慕容诗恋苦笑摇头道:“不是我们好不好的问题,而是秋水哥哥他只是把我们当做妹妹看而已,当初我也深爱着秋水,比你还爱,但是秋水亲口对我说他只是把我当做妹妹而已,当初我爱秋水比你还深,结果换来的只是独自垂泪到天明。”

    慕容雨痕一脸的震惊,原来诗恋姐姐竟然爱秋水哥哥那样深,如果秋水只当自己是妹妹,那自己又该怎么办慕容诗恋继续道:“能够做慕容秋水的妹妹,我已经心满意足,不再奢求什么了,毕竟像慕容秋水那样优秀的男人,不是我们所能够奢求的,除非你能得到慕容秋水的心,不然只有遗恨。”慕容雨痕看着慕容诗恋一脸的痛苦,本来就难过的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慕容诗恋看见慕容雨痕竟然哭了起来,心中不忍,替慕容雨痕拭泪道:“雨痕,别哭了,哭干了又能怎样,秋水哥哥还是照样不会爱上你,怪只怪上天太残忍,让我们遇见了秋水这样的男人,但是偏偏秋水又只把我们当妹妹看。有时候我真的希望我不是生长在慕容家,如果我们不是生在慕容家,那么我们遇上了秋水,秋水会不会爱上我们”

    慕容雨痕停止了哭泣,倔强的语气道:“我一定要秋水哥哥喜欢上我,不管用什么方法。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慕容诗恋看着慕容雨痕恶狠狠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

    过了十多天,慕容海棠从武夷回来了,慕容孤星也返回了姑苏。此时慕容城已然安好,慕容秋水又不管事了、一切的权力又回到了慕容龙城手中。慕容海棠带回来的消息是,南宫世家的人除了上次在千岛湖富贵酒楼伏杀了王家家主王宗道兄弟外并没有什么行动。而慕容余恨带来的消息差不多,君傲堂一直忙于在洛阳和其他三大势力争夺,根本无暇顾及江南。

    慕容龙城静静听完两个人的汇报,然后问慕容秋水道:“秋水,这件事你怎么看”慕容秋水淡淡道:“从表面看来,三家都不是凶手。但是其中必有一家是凶手,首先排除唐门,如果唐门真的要对慕容世家动手,那么代表唐门要对江南武林下手了,那样唐歌绝对不会在洛阳,那么这次下手绝对不会失手,他们不击则已,一击必中。其次,南宫世家也排除掉,一来慕容世家离南宫世家太远,就算他们打击了慕容家的实力,但是对他们的好处并不多,也不能接管慕容家的势力,中间隔着雷家。”

    慕容海棠道:“那么只有君傲堂有嫌疑了,但是君傲堂限于洛阳的困局中,根本无法自拔,难道还有精力才觊觎江南武林”慕容秋水淡淡道:“你错了,君傲堂的目标并不仅仅是个小小的洛阳,他们的目光也不只是一个小小的江南而已,他们的目标是整个江湖武林。”慕容海棠震惊了,不相信道:“就凭君傲堂有这个实力么”

    慕容秋水道:“不要低估了君傲堂,他们的势力远远不止名面上的这么简单,他们现在还在养精蓄锐之中。虽然这次的伏杀差一点,但是可以看出君傲堂隐藏的实力,虽然没有成功,但是这一次我们可以从中窥视出君傲堂暗中的实力。”

    慕容余恨不解道:“为什么你就认定是君傲堂做的又没有什么证据。”慕容秋水淡淡道:“君傲堂能够千里奔袭天剑山庄,自然也能够来暗杀慕容家的家主。君傲堂只要搅乱江南武林,便可以一举拿下整个江南。君傲堂暗中的实力是不随便动的,一动整个江湖都会发生巨变。”

    慕容余恨还是很有疑惑道:“那么洛阳怎么办如果君傲堂一旦夺取江南武林,那么洛阳其他势力就会趁机吞并君傲堂。”慕容秋水看了一眼慕容余恨道:“要是夺得了整个江南,还要小小一个洛阳干嘛大丈夫壮士断腕的决心都没有,还谈什么君临天下”

    慕容余恨这下彻底没有话说了,慕容龙城道:“如今凶手查出来了,这件事就这么搁下了。”慕容余恨反对道:“怎么能够就这样搁下有仇不报,这不是说我们慕容家没有人么”慕容龙城道:“你能拿出什么证据证明是君傲堂干的就算是又怎样慕容家能够和君傲堂抗衡么”慕容余恨道:“不能。”慕容龙城长叹道:“不能,那就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