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五十九章 能伸能屈大丈夫

第五十九章 能伸能屈大丈夫

 热门推荐:
    南宫逆天带着水沛带来君傲堂,君傲二人突然听说南宫逆天来访,很是诧异,但是还是一起会见了两人。

    君傲堂议事厅内,李傲放冷静地观察着,君傲堂和南宫世家向来没有什么联系,这一次南宫逆天登门拜访,不知道想干什么。张翊君笑道:“什么风将武夷南宫少侠吹来了”南宫逆天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水沛冷冷说:“南宫世家的家主是少侠,莫非君傲堂的堂主就成了大侠”

    水沛这一番咄咄逼人的话说得张翊君哑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李傲放见势不秒,忙笑道:“我们君傲堂怎么会是这个意思,刚才是口误,应该是南宫家主才对,很抱歉。”南宫逆天也出来唱红脸道:“两位堂主,很抱歉,我这兄弟就是这个性子,别见怪。”张翊君爽朗笑道:“怎么会,我人君怎么会把此等小事放在心上,哈哈”,虽然人君表面上没有什么不愉快,但是心中还是略有不满,这时,水沛很不协调地“哼”了一声,场上气氛有点凝重。

    南宫逆天拍了拍水沛的肩膀道:“够了”,水沛这才极不愿意地转过头去,伏在一旁的桌子上睡觉。看着水沛去睡觉了,南宫逆天放心了。南宫逆天对君傲两人抱歉道:“不好意思,我们说正事。”

    李傲放笑道:“没事,不知道南宫家主这次找我们所谓何事”南宫逆天豪气天纵地笑道:“南宫世家想和君傲堂联盟,一起夺了这武林江山,不知两位家主以为然否”张翊君没有想到一个南宫世家也如此雄心勃勃,反问道:“夺了这武林江山,好高的雄心壮志,不知道南宫世家的实力又如何”南宫逆天自信道:“若是一家,断然不能成事,南宫世界若和君傲堂联手,武林江山必定不在话下。”

    李傲放问道:“若夺了这武林江山,谁又是为大”南宫逆天笑道:“成王败寇,夺了这江山后,要么隔江而治,要么再战一场,只要将其他敌手消灭了这个自然好说。”李傲放笑道:“南宫家主豪气是在让人钦佩,在下心服。”张翊君道:“此时,事关重大,我们还要仔细商议,不知道南宫家主在洛阳盘桓多久”南宫逆天道:“婚礼过后,逗留两天便走。”

    李傲放道:“那容我俩人思考一番,然后给南宫家主一个满意的答复。”南宫逆天笑道:“好,那在下先告辞了。”君傲两人笑道:“好,我们送南宫家主”。这时,在睡觉的水沛也站起来了,这让君傲两人刮目相看,如此一个人,恐怕能力不在南宫逆天之下。

    送走了南宫逆天和水沛,李傲放问张翊君:“你对那个水沛怎么看”张翊君一脸肃然道:“敢公然了。水沛笑骂道:“你要是看他不顺眼,把他揍一顿或杀了就好,”水沛的话声音并不小,因此夏氏兄弟听得一清二楚,夏氏兄弟的脸色很是难看。

    于是夏语雪先开口了:“那位兄台的话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天下之人岂是不喜欢便能够随便杀的”话音刚落,夏语雪白皙的脸庞上便挨了水沛一巴掌,嘴角都流血了,可见水沛这一巴掌下手之重。

    夏沐文和夏语雪很愤怒,夏沐文拔剑遥指南宫逆天,引来无数江湖人物的围观。夏语雪阻止了夏沐文的行为,这引来一阵江湖人的骂声,窝囊废,胆小鬼,还闯什么江湖滚回家吧...一系列难听的话,但是夏语雪还是忍住了,夏沐文却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夏沐文动手了,所以夏沐文倒在地上了。

    仅凭夏沐文的实力又怎么会是水沛的对手,夏沐文只攻了一招便没有机会攻第二招了,水沛修长的手掌直接抓住夏沐文的剑,手腕转了几个圈,夏沐文的剑便像绳索一样缠在水沛的手上。夏沐文完全没有想到两人的实力差距是如此之大,还没有来得及退后脖子便已经被水沛扣住了,夏沐文脸色通红,马上就要喘不过气。夏语雪见状,只好拔剑相助,但是南宫逆天却挡在夏语雪的面前道:“他不知死活便让他去死好了,你又何必插手” 十三少剑:

    夏语雪嘴角的血渍未干,但还是坚持道:“毕竟他是我弟,我怎么能看着他死”说完怒吼着向南宫逆天发出了十二剑,但是这十二剑在南宫逆天眼里只是如同儿戏一般,南宫逆天摇了摇头,嘲讽的语气道:“夏家真的没落了,剑法被你用成这样,真对得起祖宗。”

    夏语雪听了后,很是气愤,但是南宫逆天说的的确是事实,自己无从辩解,唯一的解释是自己没有用而已。但是显然夏语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没有用的。夏家新一代的年轻人中,就数自己的天赋最高,但是自己的能力还是不行,在江湖上只不过是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相比起南宫逆天这样耀眼杰出的人物,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算。

    虽然自己不如别人,但是士可杀不可辱,夏语雪并不屈服,于是夏语雪继续强攻,但是南宫逆天全身没有一个破绽,夏语雪的攻势对南宫逆天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夏语雪的冷汗都急出来了,再拖延下去,沐文可救真的没救了,突然间,几声尖锐的破空声向南宫逆天和水沛打来,唐门铁蒺藜。只见唐家栋几个起落便来到了打斗场地,唐家栋先是对南宫逆天和水沛行礼道:“南宫家主不知可否卖在下一个面子,放了这位小哥一马”

    南宫逆天觉得有点好笑道:“你是唐门何人”唐家栋坦然道:“唐家栋。”南宫逆天眯起眼睛道:“唐门三少中的唐家栋”唐家栋点点头,不卑不亢道:“正是在下,我负责维护婚礼这几天洛阳的秩序和安慰,不希望看到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滋生事端。”南宫逆天笑着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在暗中可以做是吧”说完并不等唐家栋回答,便带着水沛扬长而去。

    唐家栋看着南宫逆天和水沛的身影有点担心,眼神有着激动的光,好久没有碰到这样的高手了,要是能和南宫逆天打一场,那该有多快意唐家栋关切地问夏氏兄弟:“两位没有事吧”夏氏兄弟摇头道:“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多谢唐兄的援手。”唐家栋好不居功道:“这几天洛阳的秩序平安都是我来负责,这是我份内之事,两位不必客气,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后会有期。”夏氏兄弟抱拳道:“后会有期。”

    夏沐文眼中满是羡慕,只可惜自己的功夫不到家,不仅仅自己一败涂地,反而差点连累了哥哥,夏沐文心中很是愧疚,于是向夏语雪认错道:“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冲动的,差点连累了你。”

    夏语雪拍了拍夏沐文的肩膀,语重深长道:“啊文,在江湖上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一不小心丢的不仅仅是脑袋,有时候整个家族都会被连累,在江湖上谁的拳头硬,谁的剑快,谁的刀狠,谁就是老大。如果对一个人不知道底细最好别惹,不然谁也帮不了你,像南宫逆天这样的人至少我们是惹不起的,大丈夫能屈能伸,该忍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夏沐文一脸的醒悟道:“哥,我知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夏语雪有点满意地点点头道:“我们回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