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六十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六十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热门推荐:
    十二月初九终于到了,许多人都已经迫不急待地等着这一天到来了,洛阳这一天热闹非凡,就算许多没有收到邀请的普通人也想来看看新郎和新娘,这无疑给婚礼的秩序安全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幸亏唐门和百花阁人多,只是有一少部分人闹事,大事没有,婚礼总算是如期成功进行。

    各大酒楼的宾客云满,但是看情形他们并不是来参加婚礼的,反倒是来喝酒的,比如癫圣腹肌饼和疯侠解军早早就来了洛阳酒楼,一来洛阳酒楼就拉帮结伙吆喝着拼酒,洛阳酒楼老板为难道:“大侠,这酒席还没有开始呢。”解军不耐烦了,声如惊雷嚷嚷道:“让你去拿酒你就拿酒,又没有让你上菜,你急什么,去把酒拿来就行了,有多少来多少。”

    老板这样一听,放心了,于是去拿酒,坐镇洛阳酒楼的是唐家栋,唐家栋看见其他座位的宾客还没有来,而这一桌已经开始喝酒了,地上放了几个大酒坛,唐家栋有点佩服这几个人的酒量。但是等会唐家栋便不佩服他们了,因为老板告诉他,这半个时辰,他们这一群人喝了二十大坛酒,但是照这样子喝下去,洛阳酒楼窖藏的酒只怕在其他宾客来的时候不够喝。于是唐家栋便走过去了,先是赞叹道:“各位好酒量,但是这婚礼还未开始,各位如此豪饮,不知道婚礼开始了还能不能喝下去。”

    腹肌饼一拍肚皮道:“我是万杯不倒,他是百坛不够,这点酒小意思,我们曾经将一座酒窖喝空过。等会划落来了,我们要和他喝个够。”唐家栋听了这番话,当场无语,旁边的人都拍手称好,不愧是江湖豪侠,于是又喝了起来,完全不理会唐家栋,但是这两人明显和新郎很熟,唐家栋也没有办法了。唐家栋只能对老板道:“你去别的地方买酒吧,有的酒楼有存酒的,你去买。”老板哭丧着脸道:“也只能这样了。”

    唐家栋看着腹肌饼和解军两人,非常羡慕,自己虽然不善饮酒,但是还是很向往那种江湖豪侠,快意恩仇,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生活。但是自己由于身处唐门,这种生活也只能想想而已,唐家栋叹了口气便离开了洛阳酒楼,到附近巡视去了。

    三十六路水道天王董旭带着重礼来向纳兰划落和墨烟岚贺喜,董旭一拍划落肩膀道:“你小子桃花运不错啊,这么快就找到新娘子了,老哥我专门从鄱阳湖赶来给你贺喜。”划落道:“有劳老哥了,今天一定要喝个尽兴。”两人哈哈大笑唐歌看着众多来贺喜的宾客,深感纳兰划落这两年认识的人物可真不少,连绯色日照董旭、癫圣疯侠这种人物都请来了。

    不多时婚礼终于开始了,唐歌也是第一次做司仪,天下人有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唐门唐歌做主婚人,这绝对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由于纳兰划落是个孤儿,师父也死了,所以这次的主婚人是墨烟岚的哥哥墨琊。墨琊为人低调在江湖上名声并不响亮,但是他腰中的鼎剑阁镇阁之剑“墨魂”却很有分量,因此江湖人称墨魂剑主墨琊。

    婚礼终于开始了,在千呼万唤之中,新娘被请了出来,新娘盖着盖头,但是董旭和一群江湖人士强烈要求拜完天地就掀盖头。对于这个要求,墨烟岚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他还要和纳兰划落一起去别的酒楼敬酒。在唐歌说完夫妻交拜之后,两人交拜之后,纳兰划落心情激动,手微微颤抖着掀开红盖头,当看见面颊红润,娇艳欲滴,美丽如同仙子的墨烟岚后,纳兰划落觉得这一刻要是让他去死,他也心甘情愿。

    众人看见新娘子的美貌后,有惊呼、有羡慕、有赞叹、有祝福的、不一而同。王卿晨看着墨烟岚和纳兰划落,拉着王琛的手道:“我们以后也会他们一样。”王琛笑道:“我的晨晨一定是最美的,”王琛的话说得王卿晨娇羞不已。

    花弑无看到新娘,心中羡慕不已,转眼看向慕容言,发现慕容言也在痴痴地看着自己,蓦然脸就红了,红透了,心中想他在看我,他是不是也喜欢我少女心事几人知,花弑无双手在用力地绞着,看得旁边的人都离得远远的,不知道这位美人和谁有仇。

    陆铭萱看着这样的场面,就忍不住想哭,如果皇甫还在自己的身边,恐怕自己也是新娘了,但是皇甫如今却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这让她伤心不已,旁边的冯小乐看着陆铭萱的样子,忍不住就皱起眉头,他最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于是顺手给了一条手帕,陆铭萱低声道:“谢谢。”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冯小乐才仔细看起陆铭萱,发现陆铭萱也是一个美女,像一朵雏菊,虽然没有墨烟岚那样娇艳欲滴,但是却也十分耐看。

    娆娆看着美丽的大姐,满脸幸福,心中微苦,转身便进去了,而此时腹肌饼和解军两人喝得七荤八素,东倒西歪地来了。要是娆娆晚走一会,她也就不用再等两年和腹肌饼相见了。腹肌饼和解军满身酒气,虽然走路都走不稳了,但是却还是神智十分清醒,对纳兰划落和墨烟岚祝福。腹肌饼道:“纳兰,祝你和新娘子生个大胖小子,我教他喝酒。”解军一拍腹肌饼的脑袋笑道:“说你喝多了你还不信,还教坏小孩子喝酒,纳兰啊,祝你和新娘子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就在这时,有人通报君傲堂堂主到,这下子婚礼气氛变得有点怪,君傲堂不请自来,难不成是来捣乱的但是如今婚礼上这么多人,君傲堂的人敢捣乱么,除非是君傲两人疯了。

    董旭语气不善先说话了:“不知道人君人皇不在君傲堂待着,跑来百花阁来干什么”张翊君道:“三十六路水道天王不在鄱阳湖待着,跑来百花阁不知所谓何事”董旭语气森然道:“我来百花阁是庆祝纳兰成亲。”张翊君笑道:“我来自然是为了祝福两位新人永结同心,白头到老,成为一段武林佳话。”董旭还待说些什么,但是纳兰划落却抢先一步笑道:“两位既然是来祝贺的,在下自然欢迎,几杯水酒在下还是有的。今天这么多英豪在此,我想不管是谁都没有这个胆子来捣乱。”

    李傲放笑道:“白侠所言极是,我们二人来只是为了祝贺而已,大家同在洛阳,低头不见抬头见,多个朋友总比多个仇家好。”纳兰划落笑道:“那纳兰就先谢过二位了。”张翊君笑道:“君傲堂不仅仅希望和百花阁做朋友,还想和天下英雄做朋友。”

    就在这时人群中发出一个极为不友善的声音冷冷道:“恐怕是天下英雄尽为臣吧”张翊君喝问道:“谁在那说话”温习寒走了出来,语气冰冷道:“这话是我说的。”于此同时,温落花、温抱月、温飘雪也站了出来。张翊君笑了,讥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温家四秀风花雪月。不过好像最强的温随风已经被一拳头打死了,你是最近填上来的么。”

    众人都抱着一副看戏的心态,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温抱月听了忿忿不平,当场就要冲出去找张翊君拼命,但是温夕寒抬手阻止了,温抱月见大哥温夕寒发话了,自己也就安静下来了,但是还是狠狠地盯着张翊君。温夕寒声音清冷道:“你记好了,我是温家老大温夕寒,家父温二温世情。”张翊君听后笑了,笑得无比开心,反问道:“温家那个温随风还不是四秀之首,不过一拳头就死了而已,温家的人除了用毒厉害还有什么用” :\\

    温抱月听了很是愤怒,狠狠道:“我能毒死你就是我的厉害。”张翊君笑道:“那当日温世情为何没有毒死我”温抱月还要说些什么,温夕寒重重道:“抱月,”温抱月也就不说话了。温夕寒突然就笑道:“温家的人是没有什么厉害的,我们只会用毒而已,不过要是我有这个呢”温夕寒从袖子中拿出夕影刀,淡淡道:“要是我手上有这把刀恐怕就不一样了吧”

    温夕寒手中的夕影刀有着淡淡的清辉,张翊君和李傲放的瞳孔都是急剧收缩,许多英雄都睁大了眼睛,很多人都很是惊叹竟然见到了“夕影刀”。张翊君一字一顿道:“夕影刀”,语气之森然恨不得将温夕寒咬碎一样。“夕影刀”一出,整个大堂都开始人声鼎沸,各种关于夕影刀的谈论。这把刀不是已经在江湖上绝迹了么这把刀不是已经成为了废铁么各种关于夕影刀的谈论在传开...唐歌开始认真看着温夕寒,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竟然连夕影刀都在手中,而且夕影刀重新开锋了,温家还真是人才济济,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温家竟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张翊君为了掩饰心中的震惊,神色不变笑道:“就算你有夕影刀又怎样听雪楼主萧忆情早已经死了,你就算有夕影刀又能奈我何”

    温夕寒道:“那就试试看我能奈君傲堂何,今天是白侠和百花阁阁主的大喜之日,我不愿破坏这样的美景,杀父之仇,日后我自然会找君傲堂。”张翊君笑道:“好,我就在君傲堂内,等你们温家的人来送死。”

    君傲二人走了,虽然婚礼发生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但是还是没有影响到婚礼的继续进行。纳兰划落和墨烟岚挨桌敬过酒后,已经是黄昏了,人已经散去大半,还好纳兰划落内力深厚,将酒给逼出来了,不然纳兰划落还真的要躺上三天三夜。

    在新房内,两人喝完合卺酒,纳兰划落拉着墨烟岚的手,轻轻地在自己的脸上摩擦着,柔情道:“岚岚,今天你真美,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有你真好。”墨烟岚听到这样的话,娇羞地低下了头,说不尽的娇羞,纳兰划落情不自禁,头就这样凑了过去,但是突然间纳兰划落和墨烟岚都听到了一声轻响。

    这还了得,纳兰划落一个头两个大,这群狐朋狗友,在酒桌上闹腾还不够,连洞房也来掺上一脚。于是纳兰划落对外怒吼道:“有本事你们就在那别动,我一定让你们尝尝纳兰指的厉害。”房间外传来腹肌饼、解军、董旭等一众人的笑声,窗外传来一声悠长的喊声:“纳兰,**一刻值千金,莫负光阴,加油,兄弟支持你。”声音越来越远,然后隐去了。

    纳兰划落哭笑不得道:“他们这群人不来捣乱我就谢天谢地了。”纳兰划落拉着墨烟岚的手,轻轻地吻了起来,笑道:“岚岚,我划落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德,才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娘子。”墨烟岚娇嗔了一声,更加显得娇媚无比,脸上尽是幸福的笑。纳兰划落的整个人都醉了,醉在这样的美景中,醉在这样的温柔中,两人的唇慢慢靠近,心也在慢慢靠近,帘幕放下,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