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六十一章 当局者迷旁观清

第六十一章 当局者迷旁观清

 热门推荐:
    杨樱爱已经离开了风雪谷长达四个月之久,狄玉楼已经习惯了没有樱爱的日子。每天和兄弟们一起晨起练剑,日落而息,这样的生活狄玉楼过得也很惬意。每天坐在榕树下吹着笛淡淡地想着樱爱,狄玉楼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因为看楚天情悲伤的剑法看多了,狄玉楼开始觉得樱爱若是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自己也能习惯。

    狄玉楼将这样的想法和楚天情说了,狄玉楼道:“十少,你说一个人如果离开另一个人的生命太久,另一个人会不会习惯”楚天情盯着狄玉楼道:“你想说什么”狄玉楼淡然道:“樱爱已经离开四个月了,一开始我每天都在谷口等着,盼着樱爱徒然出现在我面前,但是时间久了,后来我就不再期待了,甚至我觉得如果樱爱就算不回来了,我也不会觉得有多么舍不得。”

    楚天情静静地看着狄玉楼道:“你的意思是分开久了,就习惯生命中没有她”狄玉楼迟疑地点点头道:“嗯,是这样的。”楚天情道:“我吹首天下有雪你听。”楚天情拿过狄玉楼的玉笛吹了起来,狄玉楼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忧伤的曲调,令人心伤,狄玉楼整个人仿佛都置身在冰雪中,只觉得好冷,说不出的孤寂和痛苦。一曲终仿佛天下皆雪,整个心脏都在下雪,狄玉楼不解,为什么十少会有这样的刻骨铭心的感觉

    楚天情表情木然道:“等你有一天真的失去她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你今天的话是多么的愚蠢。”狄玉楼不可思议地看着楚天情,这个十少经历了怎样的悲伤的过往,才能有如此伤心的曲调。楚天情寂寂然地走了,留下狄玉楼一个人静静地冥想着。

    苏萧逸满脸欢喜地跑来告诉狄玉楼:“四哥,杨姑娘回谷了。”狄玉楼并没有苏萧逸想象中那么高兴和激动,狄狄玉楼一脸平静地问道:“樱爱她现在在哪”,苏萧逸道:“在翠薇湖边等你。”狄狄玉楼去了,带着疑惑去了。

    杨樱爱像个淑女一样静静在翠薇湖边站着,面向湖面,静若处子。狄玉楼静静地走过去,轻轻唤道:“樱爱,”好像怕惊动了这场面。杨樱爱听见狄玉楼的声音,惊喜地转身,莞尔笑了起来,这一刻狄玉楼才觉得,若是生命中失去了这样的笑容,那样才真的生不如死,生无可恋。狄玉楼一下子将杨樱爱抱住了,抱得紧紧的,樱爱很惊讶于狄玉楼的突然,脸一下子红透了,只听见狄玉楼低沉温柔的声音道:“樱爱,我好像你,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樱爱听了狄玉楼这样的话很是感动,鼻子突然有点酸酸的,自己四个月没有见到狄玉楼,如今自己就在狄玉楼的怀里,高兴得想哭,两个人静静地拥立在湖边,良久良久才分开。

    杨樱爱终于回谷了,风雪谷又多了一份热闹,用苏萧逸的话说就是杨姑娘一回谷,四哥就活了,两人整天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教人好生羡慕。

    狄玉楼对樱爱道:“樱爱,我为你作了首曲子。”

    樱爱道:“什么曲子。”

    狄玉楼道:“取名叫思念纷飞。”

    狄玉楼静静地吹了了起来,曲子曲调缓和,如同一弯清澈的溪水,静静地流淌着,流水静静地诉说着狄玉楼对樱爱的思念,杨樱爱听得入神,一曲终,樱爱脸上满是幸福,没想到狄玉楼对自己的思念如此之深,深情几许。两人还是一如从前,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唯一改变的只是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戚无和剑天闲谈,戚无问道:“二哥,你出谷后要做什么”剑天踌躇满志道:“我出谷后要建一个山庄,我原本是轩辕氏的遗孤,当年轩辕山庄灭了后,便只剩下我这一脉单传,轩辕一族的人丁本来就不旺,我想恢复当年轩辕山庄的胜况。”戚无道:“可是如今江湖上,势力众多,要在江湖上立足并不容易,要具备充足的财力和人力。”剑天道:“财力我有,虽然轩辕山庄灭了上百年,但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图强和隐忍,积累了大量财富,就等有朝一日,我重建山庄,我们这些年来一直缺少人手,江湖多被大家族的势力掌控着,例如江南就被六大世家掌控,蜀中有唐门,关东关西东北都有豪门割据,洛阳的争夺更是激烈,因此我们轩辕山庄迟迟未能重建,不过我出谷后必定能够重建轩辕山庄,到时候还要大力借助三弟的力量。”

    方戚无笑道:“要是能帮二哥重建山庄,也算平生一大快事,和乐而不为。”轩辕剑天畅快地笑起来:“要是我们十三兄弟联手,在江湖上必定能够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戚无自信地笑道:“那是当然,只要能将所有人的力量全部集中起来,何愁大事不成”但是轩辕剑天转而又忧愁道:“十三个人的出身各不同,有的是世家,出谷后还是要回到世家中去的,只怕很难将十三个人集合在一起。”

    戚无沉思道:“要是重建轩辕山庄的话,还真的不好说,因为毕竟这只是个人的私事,大家虽然是结拜兄弟,但是能够响应二哥你的人并不多。大哥是温家的人,老六是江家的人,老七雷家的人、如果二哥真的要建立起一个势力,借助他们三个家族的势力,这样就会非常容易。”剑天听了戚无这么一说,顿时脑海中思绪清明,仿佛看见了重建的轩辕山庄,眼眸是那样充满希冀。

    剑天苦笑道:“借助三大世家的力量谈何容易,就算他们有心,他们家族的人也会阻止,毕竟这样的事情牵涉到家族利益,家族中反对的声音肯定很多。”戚无道:“为何不以十三人的名字建立一个山庄这样山庄每个人都有份,这样十三人便会齐心协力了。”剑天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是我太自私了,光顾着想着我的轩辕山庄而忽略了大家。”戚无笑道:“这怪不得你,如果是我,背负了家族上百年的使命,我也会有和你一样的想法的,人之常情。当初侍良建议大家以少相称,你说将山庄命名为少剑山庄可好”

    轩辕剑天笑道:“三弟好提议,以后我们就一起建一个山庄叫少剑山庄。”

    方戚无淡然道:“不是我好提议,只是二哥入局太深,所以不能发现而已。世事就如同剑法一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你剑法在一个瓶颈无法突破的时候,旁人反而更能看出你的剑法的问题。”戚无的一番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点醒了轩辕剑天,轩辕剑天高兴道:“三弟,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点醒了我,我想我的剑法很快便会突飞猛进的。”

    轩辕剑天兴高彩烈地走了,方戚无看着轩辕剑天的背影苦笑道:“我点醒了你,那么谁来点醒我呢我的剑法中的不足又有谁来点破。”

    方戚无决定去找师父风雪老人,让他老人家给自己指点一下迷津。方戚无来到风雪阁,将自己的困惑说给风雪老人听,风雪老人道:“你将你的剑法演练一遍给我看看。”

    方戚无将自己的剑法舞了一遍,霸道凌厉的剑招,横扫千军,雄霸天下的气势,只有攻招没有守招,这样的剑法是用来屠戮天下的,是用来征战天下的。风雪老人道:“这样的剑法我看不出来有什么缺点,这样的剑法已臻完美。”方戚无道:“我还是感觉这样的剑法还是有不足在其中,但是我始终找不出来问题所在。”

    方戚无这样一说,风雪老人反倒愣住了,这样刚猛凌厉的剑法还有缺点么,自己竟然看不出来,难道自己已经退步如此厉害了风雪老人叹气道:“我还是老了,不如以前了,你去找天情,让他给你看看,也许他能指点你一二。” :\\

    方戚无对于风雪老人这样的说话很是让戚无吃惊,自己的师父,二十年前鼎鼎大名的晴空剑客竟然看不出自己的剑法的问题,反而让自己去找天情。即使这样,戚无还是去找了楚天情,方戚无道:“十少,我的剑法你帮我看看有哪些不足之处。”方戚无将自己的剑法气势如虹地舞了一遍,霸道而凌厉的剑招,横扫千军的气势,方戚无淋漓尽致地将剑法舞完后,问楚天情道:“十少可有什么提议”

    楚天情淡淡问道:“你的剑法可有名字”方戚无道:“现在还没有。”楚天情淡淡道:“这剑法有多少是你自己的剑法”方戚无不解地问道:“这剑法都多少是我的剑法这剑法全部是我的。”

    楚天情不再说话,楚天情拿过方戚无手中的剑,独自舞了起来.方戚无静静地看着,用心地看着,他发现楚天情所舞的剑法就是自己的剑法,但是自己的剑法在楚天情手中就变得不一样了,同样的剑法,在楚天情手中就有了天下莫敌的气势,剑招之凌厉让人不敢撄其锋芒,比自己的剑法更加夺人心魄,让人震撼不已。方戚无完全是呆立当场,根本不敢相信,同样的剑法天情只是看了一遍却舞得如此之好,在天情手中的剑法才真正叫完美。

    方戚无问道:“十少,我的剑法的问题在哪为什么我苦心孤诣反而不如你看一遍舞得好”楚天情道:“你的剑法没有一招一式是你自己的剑法,你的剑法都是他人的剑法。”方戚无不满地反驳道:“我的剑法自然是我的剑法,怎么会全部是别人的剑法”

    楚天情深深地看了一眼方戚无道:“你再将剑法舞一遍。”方戚无听从楚天情的说法,将剑法再舞了一遍,不过这下子情况可大不相同了。方戚无第一招从天而将,楚天情便道力劈华山,方戚无第二招一出手,楚天情便道霸王枪中的横扫千军,然后楚天情依次说了下去,霸王枪中的霸王悲歌.雪山派大雪满山,晴空剑法中的晴空万里。

    方戚无舞的每一招,楚天情都说出来的剑招的名称,甚至是哪一家哪一派的都说出来了,到最后方戚无已经舞不下去了,他已经满头大汗,他所有的剑招天情竟然都能叫出来历。楚天情道:“一个剑法再厉害如果不是你的剑法,那么这个剑法对你来说就等于费招,看剑如看人,从你的剑法中只能看见别人的身影,看不到你自己。一个练剑的人要以人驭剑,而不是让剑驭人,一个人的剑法是能看出来一个人的性情,如果你将你的性情融入剑中,那么你的剑法才能说是你自己的剑法,不然永远是别人的剑法。当初师父的剑法为什么如此厉害,是因为他将自己融于剑中,人剑合一,同样的晴空剑法,其他人和师父对打,其他人永远都胜不了。”

    楚天情说完这番话便走了,留下方戚无一个人静静地回悟着,思索着,反省着,却任然走不出那个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