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六十五章 情窦初开正当时

第六十五章 情窦初开正当时

 热门推荐:
    天情陪着莫北上山,由于之前上山的时候强忍着,等到上山的时候,天情的脚已经是完全肿了。

    山起药草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说似的,天情就这样微笑地看着莫北说着。

    说来也是很奇怪,莫北在紫陌阁一向很少有话说,只和家中的几个人说话,和陌生人几乎不说话,但是今天却莫名其妙地和天情说了许多话。莫北突然发现这个情况,自己也怀疑了,为什么今天自己竟然和这个天情说了这么多话,按道理,自己和天情并不熟,只见过两次面而已。也许是因为天情救了自己,并且还弄崴了脚,看上去这个天情是个好人,所以自己才和他说了这么多话。

    突然间莫北不说话了,她静静地看着天情,她想看看天情是个怎样的人。天情面容清秀,脸上的稚气未脱,不算太过俊朗,但是一对剑眉却非常有神,不大的眼睛,但是这眼睛却有着令人不得不注目的光。

    天情看见莫北盯着他看,于是天情便笑了,天情这一笑,原本清秀的面庞变得好看了起来,这一笑如同冬日的骄阳一样,非常温暖,一直暖到人的心里头。这一笑仿佛黑暗中突然就有了光,令人瞩目的光。天情的笑像是春风吹破冰一样,吹绿世间万物一样,又像是早晨的太阳,照亮你的心房,一直照到心房深处。

    莫北被天情明媚的笑吸引,自己也情不自禁地轻轻掩嘴笑了起来。如果说天情的笑是旭日初升,那么莫北的笑便是一笑花开,像是柔柔的风吹开了花朵,美极,极美、美得让天情差点窒息。天情这一刻失魂了,整个灵魂都在莫北身上了,完完全全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天情整个人都痴在那里了,眼睛虽然看着莫北,但是却好像看着遥远的远方,莫北看见天情痴呆的模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摇了摇天情,天情才回过神来。

    天情回过神来,整个脸上都挂着兴高采烈的笑,这次笑和之前都不一样,这次的笑是惊喜的,是幸福的,是狂喜不已的,不仅仅是人在笑、眼睛、鼻子、整个身体都在笑。天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笑的,因为他太过高兴,到底什么事情让天情这么高兴。很简单,是莫北的笑,不知道为什么,莫北那一笑竟然会让天情这么高兴。

    莫北疑惑地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天情刚开口想要回答,但是转而又陷入了矛盾中,我要是和他说我是因为她的笑而高兴,还是我喜欢她的笑呢这样说她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轻浪子于是天情迟疑了,这一迟疑便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因为莫北的哥哥莫凡和姐姐莫黛来了,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女。

    莫北突然看见哥哥姐姐来了,很高兴地和两人打招呼。莫凡看见坐在地上的天情问道:“妹妹,这位是”莫北忙介绍道:“这位是天情公子,我在峭壁上采药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是这位天公子救了我,但是他在落地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于是我陪他在这里等你们来,好让哥哥帮忙扶他下山。”

    莫凡看了下天情的脚,然后捏了捏,对莫北道:“没有伤及筋骨,只是伤到了肌肉组织,肌肉组织肿,没什么大碍。”接着对天情道:“谢谢你救了小妹,我们带你去紫陌阁,大概休息两天就能好了。我给你弄个拐杖你应该还能走吧”天情笑道:“练武之人这点小事不碍事,不用拐杖我也能走下山去。”

    莫凡赞赏道:“能忍常人不能忍,不愧为练武之人。”莫北还是不相信地问道:“崴了脚还能走下黄泉岭”天情笑笑道:“上黄泉岭有点难,但是下黄泉岭就一点都不难了。”莫北问道:“那你怎么个简单法”天情捡起一片叶子,然后随手一扬道:“就这样飞下去。”莫北吃惊道:“飞下去你又不是鸟。”天情道:“我会轻功,所以下山不成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莫北听了后并没有喜悦的表情,反而隐藏这一丝丝淡淡的失落,轻轻地噢了一声。四个人结伴下山,一路上说说笑笑地,虽然莫北三兄妹谈论的家事和药草比较多,但是天情却是津津有味地听着,虽然天情不一定记得莫凡和莫黛的话,但是他一定记得莫北说的话,因为那是莫北的话。

    一路上天情光顾着听莫北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去了,反而莫凡和莫黛的话没有听进去多少。莫凡问了天情几下,天情都没有听见,直到莫北喊了一下:“喂,我哥问你家住哪里呢。”天情这时才如梦初醒一般,抱歉道:“不好意思,刚才一不小心走神了,在下家住凤凰城”

    莫凡笑道:“没事的,我不介意,小弟你家住凤凰城,又姓天,不知道和君子剑天爱是什么关系”天情笑道:“他是我大哥。”莫凡振眉道:“原来小兄弟是天击山庄的少爷。”天情摆手道:“什么少爷不少爷的,我从来不在乎那些东西,我只是叫天情而已。”莫凡竖起大拇指道:“小兄弟的想法,在下佩服,果然不愧是英雄出少年。” ~ .. 更新快

    天情这么一说,莫北对天情的好感多了一点点,莫黛对天情也有了一分好的印象。三人带着天情回了紫陌阁。紫陌阁阁主是莫言,听说天情是天剑山庄的人,于是便亲自来接待,这让天情很是受宠若惊。

    莫言向天情道谢,谢谢天情救了莫北,这让天情很不自然,非常不自在。忙道:“能够救莫北是我的幸运,伯父不必如此客气。”莫言呵呵一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反倒是莫北觉得天情的回答乖乖的,什么叫能救自己是他的幸运这让莫北很是奇怪,但是因为父亲在场也没有问。

    莫言转而问:“天剑山庄两位家主还好么”天情道:“家父和伯父身体安健,多谢莫伯父。”莫言道:“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小北你带天情公子去客房休息,我会让人及时送药来。”天情道谢道:“谢谢莫阁主。”

    莫北带着天情来到一间客房,客房很干净,还能闻到淡淡的药香,有些清幽,还夹杂着淡淡的薄荷味,闻着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莫北对天情道:“你就住这间客房吧,”天情笑道:“好,就听你的安排。”莫北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什么叫能救我是你的幸运”莫北这一问反倒将天情给问住了,天情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个劲地挠着头,傻笑着道:“这个,这个,这个,”但是还是没有这出个所以然出来。

    莫北看着天情的样子,便觉得天情答不出来了,于是道:“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先走了,我会让人将吃的送进来的。”天情忙道:“等等,那个你住在哪里”莫北也没有发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便道:“我住在青藤阁,布满青藤的阁子。”天情又继续道:“那青藤阁在哪里”莫北望了一眼,狐疑道:“青藤阁在北边,你问这么多想干嘛”天情生怕莫北误会,忙道:“我主要是想问清楚你在哪里,我要是想找你的时候便可以去你。”

    莫北不解地问道:“你找我干嘛”天情道:“找你聊天啊,一个人又不能随意走动,会很无聊的,闷死人的。”莫北淡淡道:“随你吧,我先走了。”

    天情看着莫北的背影,独自在笑着,等莫北完全走出自己的视线后,天情这时候高兴得蹦了起来,自己知道她住的地方了,哈哈。但是一时间高兴的过了头,忘记了崴了的左脚,于是抱着左脚痛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