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六十七章 少年心事几人知

第六十七章 少年心事几人知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莫凡便找到了莫言,将自己的想法和担忧和莫言说了,莫言低头沉思片刻道:“如果小北不愿意的话,就不这么做。我们先探探天情的口风,确定他的想法再做打算。”

    中午莫言请天情吃饭,以很高的规格接待天情,这一下子让天情不知所措,天情出谷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江湖上走动,少有人这样接待他,更何况莫言是莫北的父亲,这让天情更加无所适从,整个饭桌上心情就没有平复过。

    天情坐在莫言的左边,莫凡则正对着天情,天情左边是莫北,但是还有个空位,这个空位是留给莫奕风的。

    莫奕风在紫陌阁中是除了莫凡之外最优秀的人,剑法出众,喜欢在江湖中闯荡,对江湖的熟悉比莫凡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奕风来迟了,莫言很不高兴,莫奕风连说三声不好意思,莫言也没有多说什么。莫奕风刚入坐,便发现了一个陌生人,看起来还是个小少年的模样,稚嫩的面容,便疑惑道:“这位是”

    莫凡道:“我来替你们介绍。”

    莫凡指着莫奕风道:“这位是紫陌阁优秀的人才莫奕风,将来会是紫陌阁的支柱人物之一。”

    天情对莫奕风拱手笑道:“幸会幸会。”

    莫凡然后才介绍天情道:“这位是天剑山庄三公子,天情。”

    莫奕风一听莫凡的介绍吃了一惊,不相信道:“你就是天情你就是那个刀帅天情”莫言和莫凡都不理解了,什么叫刀帅天情莫奕风解释道:“前不久,江湖新起一个人物,叫刀帅,也就是刀帅天情。江湖上突然就有了这么一号人物,但是所有人只听见这个名号,但是没有人见过刀帅的真人,只知道刀帅叫做天情。”

    这一下子,莫凡和莫言都动容了,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天情竟然会是江湖上新起的刀帅。虽然其他人都动容了,但是莫北根本却豪无反应,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她并不喜欢这样应酬的场合。但是哥哥一再要求自己来坐坐,自己才来的,在心中巴不得赶紧吃完,然后回到自己的青藤阁去。

    莫奕风对天情拱手道:“在下莫奕风,能够有幸结识刀帅,真是在下的福气。”

    天情有点不好意思,带点腼腆道:“刀帅这个名号是江湖上的人乱按上去的,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和你们是一样的,没有多大区别。”天情这一番话,让莫凡和莫言对天情有了深一步的了解,这个天情果然是涉世未深,根本就是个新手,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江湖场面。

    莫凡看了一眼莫北,发现小北的心思根本不在饭桌上,也没有看天情,这下子莫凡觉得有点棘手了。天情现在估计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主要问题在小北身上,要是小北对天情有好感的话,那么莫天两家联姻便可以成功,紫陌阁的势力因此也会抬高不少。

    这一顿漫长的午饭终于吃完了,莫北终于可以离开饭桌了,一离开饭桌,便感觉呼吸畅快了不少,有种说不出的舒服的感觉。没有饭桌上压抑的气氛,莫北感到很是轻松畅快,在草地上轻轻地奔跑着、旋转着、像只欢快的小鸟。莫凡走在莫北的背后,看着欢快的莫北,觉得若是天情不能让小北一辈子都像只快活的小鸟,那么他不愿意让小北一生都不快乐,哪怕紫陌阁要一直受制于馆,他都不愿意用小北的幸福来交换,因为他舍不得让这么快乐的脸上有着痛苦的表情。

    宴会上,天情基本上都是在笑着,可是一离开宴会,脸上的笑就不见了。一个人恍惚地走着,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脸上很静,很冷,没有欢乐悲喜,根本想不到之前这张脸是笑着的。不笑的脸上看起来有点难过,目光沉寂,很是失落,心中满怀心事。

    天情突然就觉得很累,很是疲倦,然后就倒在草地上,像是睡着了一般,但是天情知道自己的心在静静地流淌着,细不可闻的哭泣声。

    过了很久很久,天情才睁开眼,然后缓缓起身,然后思考着自己和莫北的关系。自己喜欢莫北,但是莫北却是对自己一点感觉和兴趣都没有。原来在宴会上,莫北的一举一动,莫北的表情一一都在天情的眼中,天情看得心里失落落的,但是还是强笑着,装作豪不知情的样子,只是为了一面让自己在众人面前狼狈不堪而已。

    天情自小腿边抽出一把一尺长青丽弯刀,独自挥舞起来,刀光艳艳,招式很乱,跟本无法成为招式,轻易就能够将这紊乱如麻刀法打败。这样的刀法看起来更像是在宣泄某中悲伤情绪,宣泄胸臆中的压抑。

    这絮乱的刀法舞完,天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心境平复了。天情收刀,然后回到紫陌阁中,找到莫言.天情道:“谢谢莫家主的款待和照顾,我的脚也好得差不多了,明天打算离开,不作叨扰了。”莫言很惊异于天情要走,他没想到这么快天情就要离开,于是挽留道:“贤侄,为何不多待一阵子,等脚好完全了再走也不迟。”

    天情谢道:“多谢莫阁主的盛情,我的脚已经完全好了,也是时候该走了。”天情这么一说,莫言一时间也找不到理由来挽留天情,莫言只好点头同意。莫言感觉这时候的天情给他的感觉和中午的感觉很是不同,中午的天情像是一个快乐的小孩子一样,而下午的天情则让他感觉像是个忧郁的年轻人,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

    莫言叫来莫凡,将天情明天要走的消息告诉了莫凡,莫凡很是诧异,这个天情按他推算应该不会走得这么快,至少还会再住几天才对,现在竟然这么快就要走。莫凡眼中有种复杂的神情,他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天情的心思,想不通天情这么做的原因。

    莫凡只感觉到可怕,天情好可怕,这么小的年龄自己竟然看不透他,要是让天情再经历一些事,在武林上恐怕将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莫凡找到莫奕风问道:“奕风,你对那个天情了解多少”

    莫奕风莫名其妙地道:“我只知道这个刀帅天情的名声是突然间冒出来的,他的江湖事迹根本没有,最早是在蜀中那边传过来的。你怎么突然间问这个”

    莫凡道:“我想,若是能够让天情留在紫陌阁就好了,但是天情明天要走.”

    莫奕风吃惊道:“刀帅要走这怎么行,我还想找他比一下武呢。”

    莫凡想了想道:“也好,你明天趁他要走,然后提出和他比试一下,试探一下他的功夫。”

    莫奕风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试探刀帅的功夫”

    莫凡道:“这个你别管,你听完说的去做就行了。”

    莫凡这么一说,莫奕风也没有深究,有时候不该你知道你就不应该知道,知道的事情多了反而不好。特别是在家族中,不该知道的知道的越少,自己就越安全。

    晚上,莫凡来到青藤阁,告诉莫北天情明天要走,莫北听了后,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再无其他。莫凡对莫北最为熟悉,这一下子就知道了莫北的想法,但是还是忍不住想把话挑明了说。

    莫凡道:“小北,你也不小了,你大姐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婆家,你也十六岁了,有没有钟意的人”

    莫北听哥哥这么一说,顿时脸红反驳道:“小北才不嫁,我一辈子待在紫陌阁就好,我才不要离开你们,再说了二姐不也没有婆家么。”

    莫凡道:“莫黛已经有了钟意的人,明年就要成亲了,倒是你,整天和医书打交道,根本不出紫陌阁,这样又怎么能够接触外面的那些世家公子” ~:

    莫北不满道:“外面的那些世家公子不是胸无点墨就是胸无大志,完完全全的都是骄奢逸的家伙,有什么好的,他们哪能和哥哥比。”

    莫凡叹了口气道:“小北,你这就错了,当今世家武林的公子,个个都是不凡的人物,每个家族都用尽心血培养新一代,不可能让他们变成骄奢逸的公子哥。大有作为的世家公子多的是,比如唐门唐宋绝十三岁就成名了,江湖上无人不惧,唐歌十八岁便有游侠之名,江湖人物是不能小看的。”

    莫北还是不服气道:“这些唐门的人是特例而已,那么多公子哥,也没有见到几个很有名的。”

    莫凡摇了摇头叹息道:“和你说不清楚,你也该考虑一下你的终身大事了,你也不小了。”

    莫北嘟囔这嘴道:“这个才不用你心,我自己知道的,倒是你,都二十了还没有成亲,还好意思来说我。”

    莫凡这一下子被莫北说笑了,笑道:“好好好,我不说了,说不过你,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莫凡笑着走了,但是他没有发现在黑暗中的天情,天情在黑暗中望着青藤阁中的那个身影,黑色的瞳仁在黑暗中有着光。天情静静地待在黑暗中,仿佛已经和黑暗融为一体,直到青藤阁的灯灭,天情才离开,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