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六十八章 一笑断肠青城刀

第六十八章 一笑断肠青城刀

 热门推荐:
    第二天,莫北才知道天情今天要走,虽然她对天情没有感觉,但是天情毕竟救过她,她还是挺感谢天情的,于是在莫凡的劝说下莫北也出来送了送天情。

    天情正要离开,莫奕风突然出来道:“刀帅,我想和你比试一下,求你千万不要推辞。”天情笑道:“千万别刀帅刀帅的叫我,浑身不自在,叫我天情就好,想要和我切磋一下,当然好。”

    莫言和莫凡都很是期待这一场比试,真功夫手下见真章,一比就大概能知道天情的功夫了。

    两人摆开阵势,莫奕风拿的是长剑,天情手中空空。

    莫奕风道:“刀帅,亮出你的刀吧。”

    天情笑了笑:“我的刀就在身上,你动手吧。”

    莫奕风定睛看了看天情,一脸的凝重,退后了几步,拔出长剑,横剑,姿势很是潇洒,看起来风度翩然。天情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把飞刀,这一下子,所有人都惊讶了,刀帅用的竟然是飞刀

    特别是莫奕风的表情,张开的嘴足以装下一个鸡蛋,莫言和莫凡特别不解,天剑山庄以天击剑法名动江湖,刀剑本相通,天情就算不用剑法,也应该用刀,而不是暗器飞刀。

    莫奕风不解地问道:“天情公子,你用飞刀”天情点点头道:“嗯。”莫奕风神情凝重,如果刀帅用飞刀,那么自己要拉近距离才能有机会与之一战。只要近身了飞刀便失去了作用,那样自己才有机会战胜刀帅天情。

    莫奕风揉身欺近,剑光霍霍,仿佛吐信的毒蛇一般,要将天情吞噬。众人都以为天情会身体后退,发出飞刀,但是没想到天情不退反进,整个人像飞刀一般射向莫奕风,莫奕风吃了一惊,赶紧回剑,但是天情已经到了莫奕风的攻击圈内,莫奕风的剑反而在天情的身后,莫奕风的冷汗都吓出来了。

    莫奕风冷汗还没有流下来,天情的飞刀已经贴在了莫奕风的脖子上。莫奕风的剑垂下了,一招自己就落败了,虽然自己败了,莫奕风还是不甘心,谁能想到天情的飞刀竟然是这样用的,这一下子大意失荆州,莫奕风很是不服。

    莫凡在旁边看得尽是震撼,原来飞刀也是可以不发出去的,飞刀也可以做为短距离的攻击武器,就凭这一点天情已经算是个人物。

    莫奕风道:“天情公子,这样败了,我不服,谁能想到你的飞刀竟然不发出来,我想和你再比一场。”天情笑道:“好,那我就不用飞刀,我用短刀。”

    天情从小腿外侧抽出青色弯刀的时候,莫奕风的眼神发出狂热的光芒,这样的打斗才是他想要的。莫奕风表情激动,握着剑的手臂都兴奋得颤抖起来,怒吼一声,长剑向天情掠去,这一次,不再那么大意,绝对不让天情能够这么容易就突破自己的防线,一旦近身,自己便只有输了。

    天情扬刀向天,整个人都动了起来,刀在动,人也在动,天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动的,但是天情也不是随意乱动,天情的每一个动作都和刀配合得完美,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刀法招式而动。

    莫凡看到这里就觉得莫奕风已经败了,天情已经无懈可击,甚至和刀融为一体,反观莫奕风,剑招虽快,但是却是呆滞死板,完全按照剑招来,变化不够灵活,和天情那样灵巧的刀法比起来,根本差之千里。

    莫奕风的长剑已经刺到天情腹前,天情刀锋一刀劈在剑身上,整个人就顺势而起,腾空翻了几圈,然后一刀带着旭日的光芒砍下,莫奕风及时抬剑一格,身子急退,堪堪避过这惊险的一刀。

    莫奕风惊魂未定,天情已然一副不打算进攻了的样子,斜刀站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莫奕风感到被轻视的愤怒,于是愤然出剑,越是愤怒,莫奕风的剑法越能发挥出威力。

    莫奕风愤然出剑,剑如猛虎下山,如毒蛇吐信,非要将天情吞噬不可。这样凌厉的攻势,这样毒辣的剑法有个名堂叫吞噬天下。但是天情眼中好似全无惧意,剑还是斜握着,但是目光却没有看莫奕风。

    天情神情温柔地看着莫北,然后轻轻地笑了笑,这一笑,天情整个人便变得有了光彩,变得好看起来,那一笑煞是好看,煞是迷人。天情根本没有把自己和自己的剑放在眼中,莫奕风更加愤怒了,剑法也更加凌厉而毒辣。突然惊现的刀光将莫奕风的剑给接住了,这一刀就砍在毒蛇七寸的地方,莫奕风这一剑顿时化为乌有。

    莫奕风暴跳如雷,苦心孤诣的一剑这样劳而无功,而且还是那样清风云淡地被化解,莫奕风眼红了,像一头嗜血的狼,发出低低的吼叫。

    天情眼神清明,看着怒吼的莫奕风,拔身而起,一飞冲天,莫奕风一下子失去了攻击目标,在原地彷徨,举棋不定,到底要不要逆风而上,但是这样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于是莫奕风退出天情的攻击范围,这样就能够谋定而后动,莫奕风在心中这么计划着。

    天情人在半空,完全没有要攻击的意思,独自挥舞着青丽弯刀,独揽风月。然后天情凌虚御风,缓缓下落,就在这一刻,莫奕风抓住了这个进攻时机,长剑呼啸向天情袭来,试图在天情落地未稳的时候攻天情一个措手不及,天情落地,同时莫奕风的长剑也来到了天情眼前。

    莫凡看着莫奕风的剑到了天情眼前,天情还是没有动作,仿佛就在等着这一剑刺过来。莫凡为天情捏了一把汗,莫奕风肯定控制不住剑势,要是失手,这肯定是要出人命的。莫言和莫凡的看法差不多,但是莫言看着天情,直觉觉得天情不可能被这一剑刺中,这一剑虽然难躲,但是看天情波澜不惊的样子,天情肯定能够躲过这一剑。

    莫北看着剑,然后看向天情,没有表情,发现天情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看,于是便垂下了眉头。莫北这一低眉,天情的瞳孔仿佛被刺了一剑,眼神有点刺痛,心中失落难过,惨笑了一下。

    天情一刀挥起,惊起一片凄艳绝绝的光,刀光迷人眼,莫奕风心中一阵绝望。因为长剑已经脱手而飞,然后静静地插在自己的旁边。莫奕风心中很是遗憾,如果自己的剑能够再快一分,自己便能够击败天情,只需要一分便能刺中天情,但还是功亏一篑。

    莫奕风正想说些什么,但是莫凡抢先一步拍起手来,赞赏道:“好精彩的比试,让人叹为观止,有幸一睹刀帅风采,引为平生快事。”

    天情笑道:“哪里,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

    莫奕风听了这话,仿佛被狠狠羞辱了一番,不甘道:“要是我快一分,我便刺中你了,我才不会败。”

    莫凡打断道:“奕风,不管你快多少分,你都不是天情的对手,他最后一招就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的,你一出手便已经处于被动了,如何能赢”转而问天情道:“不知天情公子最后一招叫什么”

    天情淡淡道:“一笑断肠。” :\\

    天情这一出口,场面一阵静默,那样的一刀竟然叫做“一笑断肠”,很是让人费解,莫北不解地问:“为什么那一刀叫一笑断肠”莫北这一问还真的把天情问住了,天情挠着头,不好意思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莫北继续问道:“这把刀叫什么”天情微笑道:“这把刀叫青城。”

    莫北仿佛很喜欢这把刀,喃喃道:“好好听的名字。”天情见状,笑道:“既然你喜欢,那我就把这把刀送你。”莫北刚想说不用,天情已经将刀连同刀鞘一起交给了莫北。白玉般的刀鞘配合青璃般的刀身,一瞬间莫北便喜欢上了这把刀。

    莫北将刀在手上轻轻挥了一下,一尺长,很方便携带,要是拿来割草药什么的,再好用不过了。莫北轻轻道:“谢谢你的刀。”天情很是高兴,笑道:“这有什么,一把刀而已。”

    天情淡淡地笑,然后转身,准备走,但是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对莫奕风道:“你不适合学怒剑,一怒拔剑,你远没到那个境界。”莫奕风听见天情这么一说,呆住了,问道:“那我应该学什么剑”天情沉思了一下道:“你应该学像风一样的剑法。”正是因为天情这样一句话,才会有以后的佛说剑莫奕风,后来的莫奕风庆幸自己败在了天情的手上,更庆幸当年天情那一句“你应该学风一样的剑法”。

    天情说完,望了一眼莫北,笑道:“莫北,再见。”然后缓缓转身,但是却是很希望留下来,却是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莫北不明就理道:“再见。”但是脑中满是疑问,他为什么要和我说再见

    莫凡看着天情的背影感慨,刀帅天情在江湖上一定会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前途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