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七十二章 女子亦有侠义心

第七十二章 女子亦有侠义心

 热门推荐:
    一转眼便是是初秋,天情已经在碧落镇待了三个月了,每天晚上还是照常去看莫北,然后三更半夜回客栈,没钱了就去赌场赌两把。

    碧落镇来了一群悍匪,人称七大寇,烧杀抢掠无所不为,由于这群响马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对一些大富之家和小村庄动手。根本不易抓捕,碧落镇的一些势力单个根本无法击溃这群流匪,于是由夏家组织,联合所有碧落镇的势力,建立一个联盟,叫碧落盟。

    黑虎山上,七大寇寇首尚飞坐在虎皮椅上,一身铁甲,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二寇首智囊蒋千报告说:“大哥,碧落镇的那些势力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碧落盟,专门对付我们七个人,发出口号说要剿灭我们。”

    众人都笑了,七寇丁伟大笑道:“开玩笑,就凭这些人也是我们七大寇的对手还大言不惭地说要剿灭我们,哪天我带几个弟兄去端了他们,看他们还怎么嚣张。”

    三寇薛其道忧心忡忡道:“要是碧落镇单个势力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是如果碧落镇的所有势力联合起来还真的有点麻烦,你们可别小看碧落镇,我就是从碧落镇出身的。虽然碧落镇只有夏莫两家的势力,但是碧落镇大富人家多,各家都有一定的人手,要是联合起来,人数还真的不少。”

    七寇丁伟笑道:“三哥,你也看到了,我们抢了三个财主家,他们的那些武师,家丁都是些饭桶,加起来还不够我砍的。”

    薛其道道:“七弟,你可别小看了夏家,馆的势力可不是那么弱的,毕竟当年剑侠夏晨风创建馆可是一时无两的,剑法可不容小觑。”

    丁伟道:“三哥,你就别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你想我们七大寇从山东一路到江南,除了吃过张翊君和李傲放的亏,还有谁让我们七大寇吃过鳖”

    尚飞听见张翊君和李傲放的名字就很不舒服,当年自己几个人在洛阳的地界抢劫的时候,碰上了张翊君和李傲放,结果七大寇带着几十喽啰都没能打赢对方两个,要不是当时的老五老六拼死相保,自己恐怕早已经死了,而不是只中了两刀一剑那么简单。想到这里,尚飞小腹的伤口就隐隐作痛。

    尚飞咳嗽了一声,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都看着这位大哥。尚飞开口道:“老二老三你们去碧落镇内探探风声,要是风紧,我们就撤。”尚飞都开口了,其他人也就没有什么异议了,都听从大哥的话。

    馆内,夏宜渡、夏宜人两兄弟是这次碧落盟的正副负责人,同时这两人也是馆的主事人。碧落镇的群豪可谓是全部听从两人的调遣,这无疑说明了夏家在碧落镇的低位。

    夏宜渡清了清口道:“承蒙各路朋友看得起,让老夫担任碧落盟盟主,我一定倾尽全力,将七大寇赶出碧落镇,不让这些流寇祸害碧落镇。”夏宜渡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引来群豪的纷纷叫好,纷纷表示支持馆,支持夏家主,一时间夏宜渡脸上尽是得意的笑,笑道:“只要我们众志成城,一定不怕七大寇,一定能够将七大寇剿灭”。

    人群中,莫凡作为莫家的代表,看着夏宜渡的表情,心中很是不高兴,简直都快想吐了。夏家有什么能力对抗七大寇还不是借机招揽人心,要论到真正剿灭七大寇,靠这些人根本靠不住,如果没有强力的外援,恐怕没有人会是尚飞的对手。

    早上,天情依旧在之前的那个面摊吃面,听见旁边的人都在议论碧落盟和七大寇。天情听得莫名其妙,于是问老板他们都在说写什么。

    老板一脸惊讶道:“小哥,你还不知道啊,整个碧落镇的人都知道了。不知道从哪来了一群流寇,称七大寇,近日来了碧落镇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已经有三个大富之家和几个小村子遭了殃。人人恐慌,馆夏家联合了碧落镇的势力,组成了一个碧落盟,决心要剿灭七大寇,这不每天都有碧落盟的人手在碧落镇外围巡视。”

    天情哦了一声,然后没有了下文,天情现在只对莫北感兴趣,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没兴趣知道,这个什么七大寇,有碧落盟应该足够了,不关自己的事。

    紫陌阁夏家,莫言问莫凡道:“凡儿,你今天去夏家开会有没有什么结果”莫凡声音中忿忿不平道:“夏宜渡那个老狐狸,只会说好话,收买人心。尚飞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连我都没有把握能够战胜他,夏家的人连剑法都没有练成,竟然敢大言不惭地说要剿灭七大寇,就凭那一群乌合之众也想剿灭七大寇,简直痴人说梦。”

    莫言道:“凡儿,你了解七大寇”莫凡道:“我知道一点点,尚飞,少林寺弟子,后来逃出少林寺,成为七大寇寇首,人称金刚魔杵尚飞,金刚伏魔杵的功夫已经是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碧落镇能够完全有把握赢金刚伏魔杵的人恐怕没有。尚飞一向在山东多响马一带活动,最近怎么跑碧落镇来了,这很是令人费解。”

    莫言道:“可是如果几个人联手,还是可以敌得过金刚伏魔杵的。”莫凡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碧落镇中就数夏家和我们紫陌阁最有实力,其他的一些势力根本就没有任何战斗力,根本拿不出一个能够和七大寇抗衡的人物,完全是炮灰,要真的打起来,真正要出力的还是夏家和莫家。我就是担心,如果夏家借机趁此保存实力,削弱莫家的势力,利用盟主的权力,让我们打头阵,消耗我们的实力,然后他们去捡便宜。”

    莫凡的话说得在理,莫言很是担忧,自己的能力有限,现在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凡儿在心,自己只是一个辅助的作用了。看着莫凡的成长,莫言很是高兴,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儿子,真是自己的幸运,紫陌阁的幸运。

    相反,莫凡觉得很无助,奕风现在又不够成熟,完全不能为自己分担一些压力,而且奕风的功夫火候还未到。而紫陌阁多是女子,男儿少得很,真的很是缺少帮手。

    晚上,天情依旧早早地来到了树上的老地方,看着莫北。莫凡就在天情后面不久来到了青藤阁,莫凡一脸的愁容,莫北拉着莫凡坐在阳台上,关切地问道:“哥哥,怎么了还在为七大寇的事情担心”莫凡道:“嗯,碧落盟虽然建立起来了,但是还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对付七大寇。”莫北问道:“七大寇很难对付么”

    莫凡头痛道:“我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对付七大寇,我们现在连七大寇的巢穴都没有找到,而碧落盟的那群人一个个只会说大话而已,完全不能成大事。”莫北看着愁眉紧锁的莫凡,有点心疼道:“哥哥,你把七大寇的事情和我说说,也许我能够帮到你呢。”

    莫凡看着一脸真诚的莫北,觉得要是莫北要是是个男儿身,一定能够帮助自己做点事情。莫凡叹了口气,然后将所有的事情说给了莫北听,说完莫凡还是心情很沉重。莫北沉思了一会道:“哥哥,你们可以引诱七大寇出来,然后败退,将他们引入陷阱中,废掉他们的马匹,所谓擒人先擒王,射人先射马,这样不就容易对付了么”

    莫凡听着莫北的主意眼前一亮,但是转而又忧心起来道:“小北啊,你这个方法虽好,但是主要问题便在这个寇首尚飞身上,碧落盟中现在没有人完全有把握战胜他,只要有人能够战胜尚飞,那么一切都好说了,连陷阱都不用了。”

    莫北疑惑地问道:“哥哥也打不赢那个七大寇么”莫凡摇摇头道:“光凭单打独斗我打不过,我很清楚少林的武功。更何况七大寇个个身手不凡,不易对付,而碧落盟中能够和七大寇一战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实在是缺乏好手。”

    莫北很想为哥哥分担点什么,但是自己又没有什么武功,只懂得一些医术而已,莫北觉得自己真没用,有点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是学武而是学医,脸上的哀愁都凑到一起去了。

    天情在外面树干上看着满脸愁容的莫北,心疼得不得了,好想伸手替莫北抚平那些哀愁。但是相隔这么远,只能远远地看着,却无能为力,天情很是苦闷。

    莫北想了好久,突然间想到了,对莫凡道:“哥哥,外面可以重金去请一些高手来啊,这样不就好了么”莫凡摇摇头道:“没用的,夏家的人不会同意的,这么好的招揽人心的机会,他们绝不会同意引外援,那些富豪为了面子也不会同意引援的,除迫迫不得已,不然他们打死也不愿意去碧落镇以外的地方找帮手。”

    莫北道:“我们紫陌阁自己请人不就好了么”莫凡道:“这条路行不通,请一个一流的高手来,要话很多钱,而我们紫陌阁出不起。我们要请就要请那些一流的高手,普通的高手只怕不是金刚伏魔杵的对手。”莫北道:“那我们就请一流高手不就好了么”莫凡摇头道:“请一个一流高手光银子就要一万以上,而我们紫陌阁根本拿不出来,我们的钱都拿去救济穷人了,就算拿出来了也大亏血本,父亲不会同意的。”

    莫北道:“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动他们不就行了么”莫凡道:“小北,不行的,江湖你不懂,他们不会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干无本的买卖,江湖道义有时候就是狗屁,甚至连狗屁都不如,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押镖的人为了镖银连镖主都能杀,江湖中的那些人有利益他们才去干,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才不干。” :\\

    经过莫凡这么一说,莫北觉得江湖真的好黑暗,所谓的江湖道义什么的都是虚伪的。莫北安慰莫凡道:“哥哥,别想了,我们又不是盟主,这种事情让夏家的人想去。”莫凡道:“小北,我不是在想这个,我是担心碧落镇的百姓们,要是碧落盟抵挡不住七大寇,受苦的还是这些穷老百姓,前两天,来我们紫陌阁求医的人数暴增就是因为这个。当年先祖创下紫陌阁,就是为了造福一方,如今碧落镇有难,我却无能为力,真是愧为男人。”

    莫凡痛苦地抓着头发,莫北看着很是心痛,但是更加自责的是自己不能帮哥哥分担痛苦。莫凡突然想起什么来,抬头道:“小北,你知不知道刀帅天情在哪”莫北不解,为什么哥哥突然提到天情了,道:“不知道啊,应该是回家了吧,哥哥怎么突然间问起他来”

    莫凡一脸的遗憾道:“要是天情在,天情和我联手一定能够打得过尚飞,他是刀帅,功夫一定不差,要是在碧落镇,那么这次我们的胜算就会大很多。”莫北问道:“天情他有那么厉害么”莫凡肯定地点头道:“你还记得当日他和奕风的比武么他一开始一招便击败了奕风,第二次虽然用了一点时间,但还是赢了奕风,奕风的功夫在碧落镇来说,已经不算低了,那么天情的功夫我想一定很好,若是我和他联手,我的剑法和他的飞刀配合,肯定能够击败尚飞。”

    莫北听莫凡这么一说,也有点期望天情能够出现,要是天情能够帮哥哥的忙,莫北会很感谢天情的。但是天情现在恐怕在天剑山庄里,根本不可能再碧落镇,莫北幽幽地叹气道:“哥哥,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去馆讨论如何对付七大寇呢。”

    莫北不知道天情就在她阁外的树干上,而且还在看着他,心情沉重,非常的不开心。莫凡走后,莫北一个人呆在阳台上,思考如何对付七大寇,但是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出来一个好方法,想到了半夜三更都还没有去睡。这让在外面看着的天情心疼得要死,这么晚了莫北怎么还不去睡按往常莫北早已经睡了,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莫北这么不开心,满脸愁容。

    终于莫北阁楼的灯熄灭了,天情舒了一口气,莫北终于睡下了,自己便可以放心离开了。夜色中,天情几个闪烁便离开了紫陌阁。

    但是晚上天情还是没有睡着,他还是在想着莫北到底为什么事情而烦恼,天情一直想,怎样才能让莫北高兴,怎样才能让莫北不再烦恼,一直想到了天明才疲倦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