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七十三章 道不同不相与谋

第七十三章 道不同不相与谋

 热门推荐:
    馆内,夏宜渡、夏宜人、夏宇、夏天、夏语雪等人正在商议如何对付七大寇。

    夏宜渡道:“这是个趁机削弱莫家的大好时机,让莫家的人充当先锋,你们看呢”夏天道:“最好让那个莫凡死在七大寇手中,要是莫凡一死,莫家就凭莫言便不能气候了,莫家到时非要依附于什么夏家不可。”

    夏宇道:“莫凡怎么说也是紫陌公子,要杀死莫凡我们还要花点心思,莫凡可不是一般人。”夏宜人道:“到时候我们在打斗的时候动动手脚这样不就可以了么,一定不能让莫凡活着回去,只要莫凡一死,那么整个碧落镇就是我们夏家的天下。”

    夏语雪在一旁道:“这样不好吧是不是太卑鄙了”夏宜渡道:“这个你就别管了,大丈夫成事就要不择手段,不然怎么成大事,你是我们夏家的希望,到时候尚飞就交给你对付了。”

    夏语雪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其他人还是放弃了。会议结束,夏语雪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馆,他觉得他有点透不过气来,他实在不敢苟同夏家人那些龌龊的想法,虽然他自己也是夏家人。

    夏语雪在碧落镇上走走,觉得呼吸好多了,不知不觉来到了碧落湖,望着湖面的清波,心中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天情此刻正在碧落湖边,修建一座小木屋,这个小木屋他已经修建了好久了,就快完工了,很快自己便可以住进去了,天情觉得很是高兴。累了,天情就躺在碧落湖边的草地上休息,看着湖水,很是舒心。

    夏语雪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天情,很是有好地过去打招呼,天情也乐于和夏语雪打招呼。

    夏语雪一开口便道:“兄台好兴致。”

    天情眼都没抬道:“还行。”

    夏语雪道:“兄台在此做什么”

    夏语雪这句话问得很没有水平,于是天情回了一句:“关你何事”夏语雪听了,愣了一下,脸上有愠色,但还是压下来了,然后道:“不知兄台贵姓”天情很不给情面地说了句:“不想告诉你。”

    夏语雪的脸一下子黑了,本来心情就不好,在这里有吃瘪,拳头握得梆梆作响,恨不得一拳打向天情,但是看着天情那一副根本无视他的样子还是放弃了。夏语雪很是郁闷,今天是怎么了,走到哪哪都不顺,心情很是不愉快,最后夏语雪还是选择打道回府。

    天情在地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才起身,又继续搭建他的木屋去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天情根本就没有记忆,只知道自己美美地睡了一觉。天情看着未完成了房子,笑了起来,很快这座房子便建好了,就可以住在里面了。房子建在一颗榕树下,贴着山壁,阳光晒不到,树荫茂盛,待到榕树的树叶更茂盛的时候,就可以将房间给包围住,天情觉得那样的感觉很好。

    找到了七大寇的老巢在黑虎山,碧落盟马上便召开了大会。大会上夏宜渡道:“如今探子已经查明七大寇就藏在黑虎山上,我决定我们先下手为强,先发制人,这样不处于被动,疲于奔波,不知道大家怎么看”众人纷纷叫好,只有莫凡面无表情没有发表意见。

    夏宜渡示意人群安静道:“这一次,我打算兵分三路,先派一路先锋打头阵,主力随后,最后一路迂回包围,争取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行军布线已经出来了,接下来关键是谁打先锋了,先锋往往就是个炮灰的角色,谁去谁死。

    人群中一阵静默,夏宜渡开口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选一个把,让紫陌阁紫陌公子莫凡带领紫陌阁好手打头阵,不知道大家觉得怎样”众人纷纷叫好,人群中有一个人说了反对之声,此人和莫家有一定的交情。此人道:“让紫陌阁打先锋,无异于分散兵力,不如将所有兵力集中到一起。”

    夏宜渡皱了皱眉头道:“你错了,之所以让莫凡公子打头阵,首先是莫凡公子武艺超群,首战便可灭敌威风。这可会大大提高我们的士气。二来也是引蛇出洞,黑虎山易守难攻,正面强攻,对我们不利。”众人纷纷为夏宜渡考虑问题周全而叫好,叫道不愧是夏盟主等等恭维的话。

    莫凡冷笑道:“夏盟主此举,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人群中边有人问道:“莫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凡冷笑道:“这还需要说么,明显的借刀杀人。”夏宜渡笑道:“莫贤侄可是对老夫的安排有所不满”夏天在旁边附和道:“明明是紫陌阁不想为剿匪出力而已,各种借口推脱。”

    人群中听夏天这么一说,纷纷指责莫凡和紫陌阁的不是,莫凡冷笑道:“夏盟主此举无非是想借七大寇的手趁机除掉紫陌阁,让紫陌阁做炮灰,这样你们夏家就渔翁得利,成为碧落镇之主,你们打的如意算盘你以为我不知道”

    夏宜人站出来道:“莫贤侄,你这话未免太小看我夏家了,我夏家一直是和大家和平共处的,从来没有说过要独吞碧落镇的势力。况且这次剿匪是大家的事情,夏家也会派人参与剿匪,我们并不是隐藏兵力不参与。之所以让贤侄当先锋,是因为除了贤侄便没有了更合适的人选。贤侄要是贪生怕死,不愿意做先锋,那么老夫便舍了这一身老骨头,担任此次剿匪的先锋吧。”

    夏宜人这么一说,众人纷纷指责莫凡贪生怕死,指责紫陌阁徒有虚名。莫凡看着喧闹的人群,掷地有声道:“随你们怎么说,反正紫陌阁不打先锋,否则道不同不相与谋,紫陌阁退出碧落盟,独自对付七大寇。”转而冷冷地看着夏宜渡和夏宜人,夏宜人眼中无不有着笑意,莫凡只觉得有种被戏耍的感觉。

    人群中不知道谁先说了一句,滚出碧落盟,然后人群就失控了,纷纷叫嚣,贪生怕死的东西,滚出碧落盟,紫陌阁徒有虚名滚出碧落镇等等一系列难听的话,最后年轻的莫凡带着紫陌阁的几名弟子走了。剩下的人纷纷表示唯馆马首是瞻,最后决定让夏宇和夏天这一对天宇双剑打头阵,日期定在三天后。

    莫凡心情很是不悦地回到了紫陌阁,将事情和莫言说了一遍,莫言道:“夏家的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好,让我们紫陌阁去当替死鬼,然后坐收名利,想得可真是周到。”莫凡道:“孩儿我已经退出了碧落盟,对付七大寇的事情我们紫陌阁自己行动。”莫言道:“凡儿,你可有对付七大寇之方法”莫凡痛苦地摇摇头:“没有办法,莫家认识的人中,附近没有比较厉害的,请强援的话,恐怕远水救不了近火,根本没有用。”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一时间莫言莫凡两父子都陷入沉思中。过了一会,有人报陈员外来访。

    一个儒商模样的人进来,莫言拱手道:“陈兄今天怎么有空光临寒舍”陈员外道:“我是为了剿匪一事而来的,之前的会,老朽也在,公子的所做我也看到了,我只是来通知一下你们剿匪时间约定在三天后,夏宇和夏天打头阵,这次莫家虽然退出了碧落盟,但是剿匪还是要去的,不然剿匪成功后,只怕碧落镇再也没有了莫家的立足之地了。”

    陈员外这么一说,事态很是严重。莫言愁眉不展,莫凡反而笑了,道:“陈老伯放心,这次剿匪肯定不会成功的,尚飞此人,碧落镇恐怕单打独斗还没有人是其对手,夏家人的那几下子,我还是清楚的。”

    陈员外道:“我认为剿匪那天,紫陌阁还是要派人去,老朽我也知道光凭夏家的力量是不足以剿灭寇匪,但是唇亡齿寒啊,若是两家不放下私怨,恐怕此次剿匪失败后,受苦的将是全城的百姓啊,所以老夫是专程前来情莫贤侄放下私利,为了碧落镇的百姓,而参与剿匪。”

    陈员外说完便跪下了,莫凡赶紧拉起陈员外道:“陈老伯不必如此客气,剿匪是紫陌阁分内之事,紫陌阁必定不会推辞,三天后紫陌阁必定会带人前去剿匪。”陈员外千恩万谢地走了,莫凡便惆怅了起来,这一次剿匪莫家一定会元气大伤,想道这里莫凡就高兴不起来。

    莫言道:“凡儿,你打算怎么办”莫凡望着房梁无奈道:“还能怎么办,只有倾尽紫陌阁的力量,希望上天眷顾,我们能够剿匪成功,不然便是无路可走了。”莫言有点自责,本来这一切都应该是他的事情,但是自己的无能,导致所有的负担都压在儿子的肩膀上,自己却不能帮儿子分担一点压力,想到这里,莫言深深的愧疚感。

    莫凡独自走了,背影看起来很是疲惫,仿佛有点沧桑的味道,如此的年纪轻轻却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兴衰命运,他肩上的负担的确是过重了点。莫凡一个人走在路上,感觉非常的无助,双手握拳,握了好多下,仍然感觉是那么的无力,一点力气都没有,莫凡一拳打在树干上,震下几片落叶,莫凡惨笑,自己竟然已经是这么没用了,一拳只能震下几片落叶了,谁能来帮帮他,谁能来拯救这颓危的紫陌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