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七十五章 战斗局势一面倒

第七十五章 战斗局势一面倒

 热门推荐:
    天情等碧落盟安营扎寨后,趁着混乱的人群,便离开了碧落镇的营地,跟着莫家的队伍来到了绝情谷。天情跟在后面,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由于莫家子弟的服饰和天情的不一样,天情便只好躲在远处观察着莫北。

    莫凡正在左右为难中,莫北进来了,但是莫凡根本没有去看莫北,双手抓头,焦躁不已道:“不是说让你们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么”莫北轻轻唤道:“哥哥,是我。”这时天情才抬起头,惊讶地发现竟然是莫北。

    莫凡急切地问道:“小北,你怎么来了”莫北道:“我不放心哥哥,便跟在队伍后面来了。”莫凡语气坚决道:“小北,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我让人送你回去。”莫北反对道:“哥,我不回去,我这么远跟着来,我才不回去,你们要是战败了,我就算回去也逃不过,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要在这里看着哥哥胜利的样子,若是哥哥战死了,我便和哥哥一起死在这里。”

    莫北这么一说,莫凡也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了,要是自己真的败了,整个碧落镇都会跟着完蛋,小北回不回紫陌阁都是一样的下场。如果天不如人愿,那么自己便只能马革裹尸还了,而小北也逃不了。莫凡怪只怪自己的能力太低了,功夫水平有限,连自己的家人,紫陌阁,碧落镇都保护不了,莫凡浑身涌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莫凡有点失落地问着莫北:“小北,哥哥是不是很没用”莫北一脸骄傲道:“才不是呢,哥哥才有用呢。能有多少人像哥哥这样为了家园而挺身而出,明知道不敌,还是奋不顾身。哥哥对紫陌阁做的一切我们都看在心里,在我心里,哥哥无人能比。”莫凡一脸痛苦道:“小北,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的。家人和紫陌阁是我最想守护的东西,如果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守不住,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恨自己的能力太弱,无法保护你和家人,还有在这里长大的紫陌阁和碧落镇。”

    莫北看着一脸痛苦的莫凡,心也跟着痛了起来。莫北道:“哥哥,现在还没有打起来,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历史上多少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例子,数不胜数,我们莫家未必会输,你一定要振作,你要是输了,我们可就真的输了。”莫凡听莫北这么一说,顿时觉悟了,心想,我一个大男人真的是连女人都不如,这些问题,小北都能够想通,而我却想不通,真是羞愧。

    莫凡道:“小北,我想通了,我不会在这么丧气的,不管怎样也要拼一拼,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我们不可轻言失败,我要振作,我要是倒了,碧落镇可真的就完了。”莫北听了莫凡这么说,高兴道:“哥哥,我相信你,相信我们一定会赢的。”

    莫北笑道:“哥哥,那我先走了。”莫北离开后,莫凡心中还是有着淡淡的忧虑,江湖不是战场,但是却是比战场更加凶险的地方。战场是千军万马厮杀着,决策才是对战局影响最为关键的,一个决策决定一场战争的成败,一支军队的存亡,虽然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但是千军打一良将,良将再厉害恐怕也敌不过千军万马,就算赵云曾在百万军中来去自如,那也是曹下令不得放冷箭,不然赵子龙肯定死在当场。

    江湖就不一样了,江湖以武定成败,一个绝顶高手,可以打败很多个普通高手而毫发无伤。技高一筹便能压死无数人,江湖打斗更是如此,决定战局着便是功夫最为优秀者。其次才是头脑和智谋决定战局的走势。

    莫凡认真分析了局势,凭武力莫家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取胜的机会,那么只有靠头脑和智谋取胜了,但是这一切又该怎么做呢,莫凡的眉头紧锁,陷入了思考中,怎样才能用智谋击败对方。莫凡想了许久,最终发现问题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简单,智谋最多只能影响战局,并不能左右战局,战局的好与坏还是要自己用真刀真枪去拼出来,和七大寇的一战肯定是一场硬战,至于胜负则要看临场的情况。

    莫凡叫来莫奕风道:“奕风,你明天带少数人在绝情谷两侧埋伏,绝情谷,想要入谷,只有一条路可走,我在正面抗敌。我们今天去刺探了黑虎山上的情况,七大寇明天一定会进谷。如果七大寇进谷,我们三面合击他们,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告诉兄弟们,在武器上涂上强效麻药,不致命,但是能够让对方立刻失去战斗力,这样最大限度削弱对方的实力。”

    莫奕风领命走了,莫凡看着夜空,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淡淡的有说不出的情绪的表情。莫凡静静地站立着,看着满天繁星,不胜感慨。恰好此时莫北来了,看着莫凡道:“哥哥,这么晚了还不去睡么”莫凡道:“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莫北道:“哥哥,这么晚了,你一定要休息好,不然明天怎么有精力和七大寇决战呢”

    莫凡不安的感觉是对的,此时碧落盟的人数已经不够一半了,死亡惨重,碧落盟中很多人看着遍地尸体,忍不住呕吐,嚎啕大哭起来。夏宜人脸上满是不相信的表情,他不相信在他的指挥下,碧落盟竟然如此惨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大哥交代。

    原来,七大寇按照原定计划,炊烟一起,马队在七大寇的带领下立刻前往梁河坡,一路上尘土飞扬。碧落盟岗哨松懈,稀稀疏疏的,而且岗哨的位置有和无没有多大区别。当碧落盟发现七大寇的人马的时候,已经晚了,根本来不及组织人手抵抗。

    夏宜人和夏天,夏宇正在吃晚餐,突然间帐外杀声震天,夏宜人问道:“外面怎么回事”当即有人满身是血地爬了进来,语无伦次道:“七大寇打来了,杀了我们很多人。”夏宜人一听,当场呆了,饭碗直接掉地上了。夏宜人本根不相信,敌人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而且直接自己却是根本一点都没有准备好。

    碧落盟的人仓促间应战,但是由于七大寇的马队冲杀,碧落盟很快人数便锐减了一般。夏宜人,夏宇,夏天三人看见外面的帐篷一地的尸体,心中满是冷汗。碧落盟竟然在七大寇的冲击下,这么不堪一击,根本是单方面的虐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夏家三人见状,速度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损失总算不那么大了。碧落盟的人手聚拢起来,互为援手,但是这些人又怎么敌得过马队的冲击更何况这是一支算得上是乌合之众偶的队伍,更加不可能抗得过久经战场的七大寇,于是在梁河坡扎营的碧落盟被全部歼灭是迟早的事情。 :\\

    就在七大寇正准备下令发起最后一波的攻势时,黑虎山上的警钟被敲响了,所有的寇匪都停了下来。尚飞转身看着黑虎山上的方向,脑海在思索着,过了一会才催马道:“撤,回黑虎山。”尚飞第一个转身,然后拍马直向黑虎山奔去,众匪寇见状,纷纷撤退,于是眨眼间匪寇便退得一个不剩了。

    夏宜人等人,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差点自己就全军覆没了。但是经过清点人数,才发现,驻扎在梁河坡的碧落盟人数已经不超过一百人。夏宜人听了这个汇报,整个人都呆立了当场,三百人出征的队伍还没有开战就已经只剩下不足三分之一了。夏宜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向夏宜渡河碧落镇的百姓交代

    夏宜渡带着一批精干的弟子,早早便已经出发了,夏语雪跟着夏宜渡。昨天晚上动的身,白天已经到了黑虎山的背面,晚上夏宜渡决定打七大寇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和梁河坡的人马会合,但是没想到夏宜渡带人攻进黑虎山的时候,扑了个空,山上只有寥寥的几个人而已,在审问之下,才知道七大寇已经下山朝着梁河坡安营扎寨的碧落盟杀去了。

    夏宜渡吓得脸色惨白,碧落盟那一块虽然人多,但是主力高手却是很少,大部分都在自己这一队,原本自己是想突袭,然后和大部队会合,然后一举端平黑虎山,如今看来,反而被七大寇摆了一道。

    除了知道这些消息外,夏宜渡还得到一个消息,这黑虎山有个警铃,只要摇动警铃,七大寇便会回来。正是利用这一点,救下了碧落盟那残余的百余人。

    七大寇赶回黑虎山的时候,才发现地上只有几个匪徒的尸体,偷袭的人早已经走得一干二净了。这让尚飞很是不高兴,自己去战斗,结果老窝都差点让碧落盟的人拆了。尚飞决定晚上再对碧落盟进行一波攻击,蒋干阻止道:“大哥,此时不宜再出战了,此刻碧落盟两路人马会合,实力增强,加上有了之前的教训,他们的防守肯定会加强,加上我们的马队,不适合夜间作战,这样对我们很是不利。最后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莫家的人还没有动作,如果莫家的人趁我们和碧落盟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最后才出来,那样就让莫家得了渔翁之利,这样可划不来。”

    尚飞一听,蒋干分析得很是在理,于是道:“加强防守,大家好好休息一番,然后明天大干一场。”黑虎山上灯火通明,就像是白天一样,莫说是晚上来偷袭的黑衣人,就连是只蚊子都能够不能够不被发现而潜入黑虎山。同样,在梁河坡上,也是灯火通明,巡逻人员一队接一队,双方都想到一处去了。于是都是平安大吉,但是这样安静的夜晚注定有人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