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七十七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七十七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热门推荐:
    莫北看着哥哥和寇匪打斗,哥哥好像有点危险的感觉,莫北拿着天情送给她的青城刀便冲向了薛其道。莫北突然加入战局,这一下子莫凡慌了,小北的功夫根本就是些花拳绣腿,连自保都成问题,又怎么能够打赢薛其道。结果莫北好心办坏事,越帮越忙,莫凡更多的时间是在保护莫北,这让薛其道有机可趁了,经常剑招往莫北身上招呼,让莫凡疲于保护莫北,然后就有机会攻破莫凡的防线,莫凡一下子便处于下风,根本不能出手抢招。

    在树上的天情看见薛其道招招向莫北招呼,怒不可遏,从树上一跃而下,当头一脚将薛其道踢飞丈远。其实这一脚并不十分高明,因为天情从树上一跃而下,薛其道触不及防,被一脚踢个正着。薛其道躺在地上过了好久才站起来,天情这一脚着实不清,带着异常的愤怒,一脚就将薛其道直接踢得口吐鲜血。

    众匪寇看着这一场面都停下手来,莫家子弟趁机缓了口气,已经损失了十几个人。天情将薛其道踢飞,落地后便马上转身上下看着莫北,关切道:“莫北,你没事吧”莫北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很是疑惑天情是怎么出现的,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天情的问题。等莫北回过神来才道:“我没事。”莫北没事,天情便放心地笑了,那一笑非常刺眼,有着夺目的光,那一瞬间莫北觉得天情原来也有那么一点好看。

    莫凡看见天情的突然出现,一脚便直接踢飞薛其道,眼神便亮了,这下子莫家能赢了,肯定赢了。莫凡狂喜,一把上前抓住天情的肩膀道:“天情,你竟然来了,这下子我们有希望了。”天情脸上满是笑容,但是却只是对着莫北的笑,莫北正看着天情,发现天情也在看着自己,便低下了头。

    薛其道站起身来,擦着嘴角的血渍道:“你是谁”天情还未回答,莫凡已经抢答道:“他是刀帅天情,这下子你们输了。我和天情联手,你们必输无疑。”场上的情况瞬间变化,莫家子弟或多或少都看过天情和莫奕风的比试,一下子都充满了信心,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莫家必胜,天情必胜。”结果所有莫家子弟都喊了起来,声势浩大,一时间众喽啰都有了畏惧心理。

    丁伟不屑道:“不就是暗箭伤人么,算得了什么,手底下见真章。”反而是薛其道愁眉不展,天情那一脚,就算不是偷袭,自己硬接也未必接得下来,那一脚之重,平生未见。薛其道如临大敌道:“老七,刀帅是有真本事的人,别小看了他,不然你会输得很惨。”丁伟听了薛其道的话,但还是骂骂咧咧的,一脸的不服气,但是三哥的话还是有分量的,要听。

    天情看着莫北,依依不舍地转头,满脸的笑,问莫凡道:“这些人是杀还是只杀几个头头,留下些活口”莫凡道:“这群人坏事做绝,连妇孺小孩都不放过,该杀。”五寇燕南峰听天情和莫凡的对话,无比生气,这个年纪轻轻的天情也太目中无人了,燕南峰还是很客气道:“这位小哥也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天情笑道:“狂妄么我这是自信而已,你们谁能打败我”薛其道在心中估量,天姓江湖上很少见,便问道:“不知道刀帅是否是天剑山庄之人”天情笑道:“在下天剑山庄三公子。”天情这么一说,薛其道整颗心都沉下去了,天剑山庄的剑法在江湖算是顶尖的剑法,若是刀帅练成了的话,光凭他们三个根本没有什么胜算,恐怕只有大哥才能打败这个天情。

    薛其道看着场面的局势,非得有救兵过来不可,对燕南峰道:“你去请大哥过来帮忙,告诉他我们这边的情况。”说完薛其道便冲向了天情,为燕南峰的离开做掩护。天情飞起一脚便踢开了薛其道的剑锋,趁机莫凡掠进,为天情抢阵,天情顺势后退,来到莫北旁边。

    天情对莫北道:“莫北,你站在我的身后,青城刀给我。”莫北很听话地将刀交给天情,然后站在天情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天情的身后,虽然那肩膀不宽阔,但是莫北却觉得有一种安全的感觉,第二次见天情的时候,他就救了自己,这一次也是出手救自己,甚至莫家因此而获胜。

    天情拿着青城刀,扬刀出鞘,薛其道顿时感觉到莫大的压力,青城刀青碧色的光泽,一看便知道是好刀,拿好刀的人一般来说功夫都很不错。天情单手握刀,高高跃起,一刀斩向薛其道,薛其道刚一剑逼退莫凡,便看见了高高跃起的天情,本想利用天情跃起的悬空期,以长打短,但是迟疑了一瞬间,薛其道选择了后退,避开天情的锋芒。

    如果薛其道选择逆风而上,恐怕薛其道会被砍成两半,天情那一刀是势不可挡的,带着一击必杀之威,所以薛其道是被一剑穿心而死的。眼看薛其道被莫凡和天情两人夹击,丁伟也拔刀相助,为薛其道缓解压力,不过丁伟的加入并不能改变结局。

    天情一刀劈空,丁伟加入战局,天情的刀瞬间变来到丁伟的眼前。天情的刀法,刀刀要命,完全是拼命的打法,根本不在乎别人向自己身上砍的刀。天情不要命,丁伟还不想死,还有许多女人等着他去上呢,他才不想死在这里。所以丁伟收刀防守,所以丁伟死了。

    丁伟收刀及时格住了天情的刀,但是天情一刀比一刀快,让丁伟根本应接不暇,一转眼,丁伟便已经被割了两刀。薛其道见状,上前帮忙,但是却被莫凡给挡住了。丁伟大怒,一直被逼防守还中招了,这让他很是生气,于是他索性不要命了,和天情拼了,所以丁伟的命没有了。

    丁伟一刀带着虎虎生威之势砍向天情,刀才刚扬起,天情的刀便无情地划过了丁伟的喉管,带起一抹殷红。丁伟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眼神,捂着脖子倒了下去,天情最后一刀竟然如此之快,快得他连刀都没有砍下去。

    丁伟一死,便只剩下薛其道和一群小喽啰了,这群喽啰早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威风了,一个个都开始担心起来。薛其道脸色凝重,只希望燕南峰能够早点带救兵来,不然自己便只能埋骨在这里了,莫家的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薛其道开始利用灵活的轻功和莫凡、天情两人打起游击战,剑招一味地闪躲和虚招,身子闪避挪腾,一切都是为了拖延时间。但是薛其道显然低估了刀帅,刀帅并不只有一把刀,天情飞刀出手,这下子薛其道由主动变成被逼躲避。只有薛其道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不舒服,天情的飞刀是有多难躲,薛其道在心中叫苦不迭。

    天情一招比一招快,一刀比一刀狠,对于薛其道天情无端就有种恨意,也许是之前薛其道招招往莫北身上招呼,天情刀刀都要薛其道的命,不取性命决不罢休。加上旁边还有时而出手的莫凡,薛其道只想逃,但是逃却又逃不掉,有天情的飞刀盯着,明显是逃不了的。 :\\

    薛其道越是和天情纠缠,越是感受到无形的压力。天情的刀法虽然不是刀刀杀招,但是却比杀招还要让人难以承受。薛其道不知道自己会死在那一刀之下,仿佛天情的每一刀都能至自己于死地,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自己的性命被别人玩弄于股掌的感觉,让薛其道恨不得将天情碎尸万段,但是自己根本不是天情的对手。薛其道心如死灰,只希望大哥能够早点过来救援自己,他再也不想体验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薛其道脸上的表情越是难看,天情就越开心,刀锋时而掠过薛其道的脖子,但是就是差那一分而已。慢慢的莫凡看出来天情是在玩弄对手,于是索性不动手了,也观看起天情的表演来。莫北看得莫名其妙,明明天情很多次都可以杀掉薛其道,但是就是没有杀掉。她问莫凡,莫凡道:“天情这是在玩弄对手,不杀掉对方但是又随时可以至对方于死地,这样对一个人来说,是一种折磨。”

    薛其道的剑法根本无法施展,只能一味闪躲,一直被天情玩弄着,最后薛其道还是忍不住了,挥剑狂砍,剑法已经溃不成招了,整个精神都接近崩溃了。薛其道几次攻击都没有碰到天情的衣服,薛其道心如死灰,他再也忍受不了了,反手一剑直接刺向直接自己的胸膛,亲自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薛其道一脸的解脱,自己终于可以安心了,薛其道微笑地死了。

    天情撇撇嘴,这样就没有了,他还完全没有尽兴呢。莫凡看着薛其道的尸体,反而有点同情,遇上天情这样的对手,的确是生不如死。众喽啰见两个头目都死了,纷纷做鸟兽散。莫家子弟也没有继续追,先处理伤势,救助同伴,然后等待莫凡的命令。

    莫凡道:“天情,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们肯定损失惨重。”天情笑笑道:“我也没做什么,看见他对莫北出手,我就忍不住出手了。”莫凡听天情这话,心下了然,然后问道:“你一直跟着我们”天情摇头道:“没有,这一段时间,我的确是在碧落镇,但是我是昨天早上看见莫北在你们的队伍里,我才跟着的。”

    莫北动容了,自己藏身在莫家的队伍中,连哥哥都没有发现,天情竟然发现了自己,莫北的心房有着微微的触动。他竟然如此关心自己,莫北第一次感受到被其他人关心的滋味,这种滋味很美好,莫北蓦然觉得天情很亲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中充满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