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七十八章 莫名其妙的战局

第七十八章 莫名其妙的战局

 热门推荐:
    夏家的计谋被识破,寇匪的人马停在十里坳坳口,并不进入密林。这一下子,碧落盟在密林中的埋伏全部成了无用功,夏宜渡立刻召集众人商议对策。

    夏宇道:“对方头目只有四个人,我们不是没有可能战胜的,我们以多攻少,牵制住对方的主力,然后切断他们的连接,将他们的人马打乱,越乱越好,这样我们才能将他们的人马诱进十里坳,这样一来,他们前后没有连接,联系不通,我们浑水摸鱼,消灭其有生力量,然后合而围之,谅尚飞再厉害也插翅难飞。”

    夏宇此计一出,众人纷纷叫好,夏宜渡也觉得此计可行,于是便吩咐人马依计行事。夏天带第一拨人马前去打前锋,碰见匪寇的人马便佯装溃败,然后将对方引入坳口,然后夏宇带人从后面截住匪寇的后续人马,力求将其消灭,一旦尚飞察觉,语雪便找上尚飞,牵制住尚飞,你一个人恐怕打不赢他,你等我们的救援,只要拖住他就好。

    一切都如夏宇的计谋一样发展,只是出问题的是,匪寇的队伍明显比夏宇所估计的还要善战,夏宇所带的人马一时间竟然被匪寇杀得七零八落,虽然人数上是对方的三倍,但是战斗力却是远远不及对方。

    一旦让匪寇的人马前后相接,这对碧落盟来说将是功亏一篑,结果将会惨不忍睹。夏宇重新整顿人马,组成防线,宁死也不能让六寇黄鸿运带人去支援尚飞,夏宇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还是抵挡住了黄鸿运一阵。

    正面战场,夏宜渡,夏宜人和夏天三个人正和二寇蒋千,四寇屠洪站得如火如荼,虽然是以多攻少,但是碧落盟这边却还是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夏语雪和尚飞两人已经脱离了战场,夏语雪成功地将尚飞引至十里坳中。尚飞虽然知道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引开了,听蒋千说这个人是夏家最出色的年轻人,也将是唯一能够练成全部剑法的人,听说夏家已经几十年没有人练成完整的剑法了,尚飞也想会会这么一个人,也想感受一下当年剑侠夏晨风的剑法。

    尚飞一脸的不可一世道:“听说你是夏家最厉害的人,听说你已经练成二十招剑法”夏语雪一脸平静纠正道:“是二十二招。”尚飞笑了:“原来你已经练成了二十二招了,不知道能够达到怎样的水平,能不能够让我打个尽兴”夏语雪恭敬道:“希望我能够让你尽兴。”

    尚飞一声怒啸,手中的金刚杵舞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圆,霍然落地,地上的落叶纷纷被震飞,一时间气势无两。夏语雪看着比童子胳膊还粗的金刚杵,心想若是被这金刚杵碰了一下,非得伤筋动骨不可,还可能一命呜呼。夏语雪神情专注,目不转睛地盯着尚飞手中的金刚杵,仿佛盯着一头怪兽一般,脸上一脸的悚然。

    尚飞大叫一声:“我要来了。”右脚一拨,金刚杵便打起转来,尚飞一掌拍在金刚杵身上,金刚杵便旋转着飞向夏语雪,夏语雪看着金刚杵飞向自己,便急退,这么重的杵自己肯定是接不下来的,硬接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剑毁人亡。夏语雪的想法是正确的,许多人因为硬接这一招儿活活被金刚杵打中身体,吐血而死。尚飞成名以来,硬接下尚飞这一招的只有人皇李傲放一个人而已。

    尚飞还记得当年在洛阳的边郊,尚飞用这一招“轮回送终”被李傲放那惊天的一剑“龙破黄泉”给破了,那一剑,尚飞只有一个感觉,李傲放的人,李傲放自身根本是条龙。从那以后,尚飞都不敢去洛阳,他怕了,他怕洛阳的那条龙。

    夏语雪避过这一招的同时,双脚急蹬,改变身体方向,由退为攻,已然攻出了一招“雨”,千百道剑影刺向尚飞。此刻尚飞杵不在手,只见尚飞一双肉掌在空中急挥,短短眨眼间便打出了三十四掌,周身的剑影全部被打散,只剩下一柄剑当中袭来,尚飞大掌及时一合,便锁住了夏语雪的剑,夏语雪根本拔不出来,那剑仿佛就是生在尚飞的手掌中的一样。

    尚飞手回拉,然后一脚踢向夏语雪,夏语雪及时用腿一格,巨大的疼痛从夏语雪的腿上传来,仿佛被铁锤砸了一下。夏语雪痛得眯起眼睛,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动起来。尚飞哈哈笑道:“我的铁腿可不是人人都能接的,吃到苦头了吧。”话音落的时候,第二腿也攻到了,夏语雪不想再吃一记铁腿,弃剑,没有丝毫迟疑。

    夏语雪捡起地上的金刚杵,只感觉这金钢杵好重,不知道尚飞是怎样抡得虎虎生风的。夏语雪用尽全身力气,将金刚杵扔向尚飞,尚飞可是知道自己的金刚杵的分量的,他自己也不敢单手接,急忙双手接杵,双手微微被震得有点发热。夏语雪趁机及时抄起自己的剑,袭向尚飞,尚飞将金刚杵当胸一横,夏雨雪便觉得这一剑便再也攻不下去了,尚飞根本无懈可击,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破绽,强攻只会让自己处于被动。

    夏语雪攻势一停,尚飞的金刚杵便出手了,如同飞矢一样射向夏语雪,夏语雪依靠灵活的身形,堪堪避过这惊险的一杵。夏语雪发现自己根本不能让尚飞有机会出手,不然迟早自己会败在杵下,只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只有遭殃的份。

    夏语雪和尚飞缠斗许久,终于摸出了金刚杵的门道,这金刚杵,距他越远,威力越大,越近反而金刚杵更加没有威力。于是夏语雪开始逼近尚飞,两人越来越近,身形几乎都快贴到一起了,夏语雪这时才发现不仅仅是尚飞的金刚杵的威力发挥不了,自己的剑法更是发不出来,这样反而自己处于下风了。

    夏语雪一招“雪满”掩护自己,身形急退,拉开距离,这样自己的剑法才能有用武之地。夏语雪一拉开距离便又是一招“雪满”攻向尚飞,尚飞身形跃起,一个翻身落地,然后审视着夏语雪道:“你难道就这点本事么这样也未免太让我失望了,本以为夏家最厉害的人能够让我打个尽兴,没想到还是草包一个,剑法不过尔尔。”

    尚飞这一番犀利的言辞,很显然刺痛了夏语雪的自尊心,夏语雪脸上尽是愤怒的表情。一字一顿道:“你可以侮辱我,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侮辱剑法。”尚飞轻笑了,眼中满是讽刺,用一副看小孩的表情看着夏语雪道:“这是听过的最好笑的话了,什么叫我能够侮辱你就不能侮辱剑法你用的是剑法,我侮辱你不就是等于侮辱剑法么” ~:

    夏语雪被尚飞这一句话说楞了,是啊,我不就是代表着剑法么侮辱我也就是等于侮辱剑法,自己怎么那么愚蠢自己绝对不能够让人侮辱瞧不起剑法,死也不能,宁愿死,也要保住剑法的名声。

    夏语雪一脸的肃穆,他不再按计划拖住尚飞,他要为剑法找回尊严。他要击败尚飞,他要告诉天下人,剑法还是以前的那个剑法,夏家的后人没有将剑侠的名声给丢掉。夏语雪竖剑在胸,一脸的坚毅肃穆,是之前没有过的认真,尚飞一开始还被夏语雪的这副架子给吓到了,还以为夏语雪要施展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剑法,结果一出手还是剑法,这下子让尚飞笑了。

    尚飞笑道:“你已经输了,你的招式用老,已经败了,没有机会了。”夏语雪根本没有理会尚飞的话,一心一意地用着剑法,夏语雪的剑法,一招接一招,行云流水,如同泉涌一般,连绵不断,没有一丝停顿。尚飞这下子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了,这样子打起来才有意思,杀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杀多了也厌倦了,难得碰见一个可以练练手的,尚飞也要拿出真功夫了。

    反观夏宇处,本来夏宇还是能够死死地纠缠住黄鸿运的,但是突然间五寇燕南峰的到来,彻底打乱了战局,夏宇一下子便败了,仓皇而逃。一处败,处处败,碧落盟的计划彻底成空了,一下子碧落盟处于及下风,不断有碧落盟人马惨死,夏宜渡看着这局势,叹了口气,这是天要亡夏家。

    夏宇道:“如今我们已经溃不成军,我们是撤退还是什么”夏宜人也道:“大哥,我们退吧,重整旗鼓,还能够来再战一场。”夏宜渡表情无比痛苦道:“这一战已经是我们背水一战,要是输了,碧落镇恐怕便没有了夏家。”众人都沉默地低下了头,人群被悲伤的气氛笼罩着,一种死气蔓延。

    燕南峰终于来到了蒋千身边,凑到蒋千耳边说了几句话,蒋千脸色大变,急忙鸣金收兵带领人马退去。这一下子,碧落盟的人马都迷茫了,七大寇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收兵了。一些人还打算追一下,夏宜渡阻止道:“恐防有诈,我们先看看再追不迟,别中了圈套。”

    碧落盟的所有人马已经只有百来人了,这一站又损失了近半,而七大寇此次前来的人马只损失了三分之一。夏宜渡看着匪寇离去的身影,一脸的疑惑,七大寇这到底是想搞什么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