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七十九章 鹿死谁手尚未知

第七十九章 鹿死谁手尚未知

 热门推荐:
    夏语雪的剑法衔接得天衣无缝,尚飞脸上终于有了点色彩,这样才是剑法,这样的打斗才有意思,单方面的虐杀根本没有什么意思。虽然夏语雪的剑法天衣无缝,尚飞也有信心将这无缝的天衣给撕开一条缝。

    夏语雪二十一招剑法一一施展开来,尚飞脸上不可一世的表情没有了,取代的是一脸的正色,认真对待的表情。接下来尚飞要施展的可就是真正的金刚魔杵了,少林寺只有金刚杵法这一说,因尚飞的杵法太过诡异,太过于血腥,是以江湖中称尚飞的杵法为魔杵。

    只见尚飞手中的杵运用如飞,那么重的杵在尚飞手中好似一根木棒一般轻。夏语雪明明看着尚飞的杵是打向自己的左手,可是等到自己挥剑去救左手,魔杵便打向自己的右手。这一刻,夏语雪傻眼了,明明对方是攻向自己的左手,为什么魔杵会出现在右边几次堪堪躲过魔杵的攻击后,夏语雪的左手还是被魔杵击中了,击中的那一瞬间,夏语雪觉得自己的手臂要断了,有温热的液体在缓缓地流着,很快,整个左臂都被血染红了。

    夏语雪的左手已经不能动了,但是右手的剑还是坚定不移地攻击着。二十一招用完,便只剩下最后一招了,夏语雪一字一顿道“潇湘满天下”这短短的五个字,夏语雪却念了许久。尚飞一脸的动容,终于可以真正见识一下,剑法二十八招中的七式了、尚飞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夏语雪整个人冲天而起,在极高处翻身下落,然后只看见霍霍剑光,连尚飞和夏语雪自己都被淹没在剑光之中,剑光散去,夏语雪和尚飞两个人静静地站立着。尚飞的魔杵之上布满了剑痕,夏语雪的剑锋有许多卷刃,整柄剑已经不能用了,可见这一战之激烈。

    这样的打斗极耗体力和精神力,夏语雪的呼吸还未平复,尚飞已然缓过劲来,尚飞道:“剑法果然不能小看,但是你还是逃不了将死的结局。”尚飞缓缓提起金刚魔杵对准夏语雪的脑袋就砸了下去,夏语雪此刻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闭上眼睛任凭魔杵砸向自己,突然夏语雪感觉有人将自己向后拉,避过魔杵的攻击。

    尚飞一杵正要砸下,突然夏宜渡等人及时赶到,夏宜渡及时将夏语雪拉开,避开这致命的一杵。尚飞左右看了看,发现全部是碧落盟的人,心中甚是纳闷,自己的人呢夏宜渡开口道:“魔头,束手就擒吧,你的手下全部被我们打跑了,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尚飞哈哈一笑道:“我尚某人的性命就在此,有本事就来取,就凭你们这些人也能打跑我的弟兄,简直是痴人说梦。”夏宜渡一时间哑口无言,那些匪寇还真的不是自己赶跑的,是自己走的,但是夏宜渡坚持不输气势道:“现在就你一个人了,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能耐,能够逃出我们的包围圈。”

    夏天,夏宇等人宜听夏宜渡的话便心知肚明,迅速将尚飞围起来,除去还没有缓过来的夏语雪,总共有六个人包围住了尚飞。尚飞哈哈一笑,我就让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见识见识我的金刚魔杵的威力,我尚飞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尚飞这次所用的功夫却不是杵法,而是少林达摩棍,三十六式少林达摩棍,挥洒自如,尚飞此刻虽然体力有衰竭的现象,但是棍法依然势不可挡。达摩棍本来就是威力无比的棍法,加上沉重的金刚杵,可谓是擦着即伤,碰着便死。

    六打一竟然还被对方一个人压制住了,碧落盟的人都感觉到很是没光彩,于是又有四个人加入战局,局面变成了十打一。尚飞哈哈一笑,正派人士就是有这些本事而已,有种你们全部都上,大爷我不怕你们。夏语雪眼中对尚飞有着赞叹之色,扪心自问,自己是做不到尚飞这样潇洒。

    夏天听了尚飞这大言不惭的话,愤怒,于是剑身一抖,像条毒蛇一样袭向尚飞,尚飞猝不及防手臂被划了一道口子,火辣辣的,尚飞恼怒,一杵砸向夏天,夏天闪躲慢了一下,被魔杵砸中,当场倒飞了出去,口吐鲜血,当场死亡。夏天一死,阵势有点紊乱,尚飞抓住这个机会,又将三个人扫了出去,这三个人也立马死了。夏宜渡脸上尽是冷汗,尚飞越战越勇,而自己这边的士气越来越低,再这么打下去,必输无疑。

    夏语雪在一旁看得也非常着急,但是自己使用“满天下”和尚飞一拼,元气大伤,还没有缓过来,就算勉强上阵也只是拖后腿的份。尚飞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一点点流失,很快他便撑不下去了,之前如果不是因为接下夏语雪的一招“满天下”,就凭这些人怎么可能和自己打这么久。尚飞感觉手中的魔杵越来越沉重,挥舞起来已经不如之前那么灵活了。

    尚飞虚弱的状态被夏宜人发现了,夏宜人兴高采烈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我们再加把劲。”众人一听,士气大振,攻势更加逼近。尚飞冷笑一声,自己死也要带走一个,不能便宜了这些小兔崽子。尚飞奋起余勇,用尽最后的力气,夏宜人的攻势最猛,于是夏宜人便成了杵下亡魂。夏宜人那一剑刺中了尚飞,还没来得及高兴,尚飞一杵便当头砸下,夏宜人立刻拔剑,但是剑嵌在尚飞的胸骨之中,拔不出来,于是夏宜人便脑袋开花了。

    尚飞如此不要命的打法,一时间震慑住了众人,众人都畏惧不敢上前,几个人就这样对峙着。尚飞用杵支撑着身体,勉强让自己不倒下。就在这时,匪寇的马队来了,尚飞的救兵终于来了,尚飞笑了,他的兄弟总是那般可靠,死也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跑的,他们可是用生死换来的交情,这样的交情是可以来托付生命的,所以尚飞安心地倒下了,他相信他的兄弟们会救下自己。

    蒋千在五寇燕南峰的带领下来到绝情谷,发现绝情谷中只有薛其道和丁伟等人的尸体,燕南峰将刀帅天情的出现告诉蒋千。蒋千惊觉道:“不好,我们已经来迟了,对方出现了强助,我们赶紧通知大哥。”一群人马便又匆匆赶向十里坳,幸好蒋千及时赶到,不然尚飞可真的就要出事了。

    蒋千等人的出现无疑对于碧落盟来说不是个好事情,眼看尚飞就要死在乱剑之下,结果蒋千横来这一下,尚飞得救,碧落盟这一下子可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夏宜渡一肚子的火,但是眼前和蒋千他们一战明显是不智的,夏宜渡不至于蠢到将整个碧落盟全部葬送在这里。 :\\

    关键时刻,唯有忍,大丈夫忍人之不能忍,方能成大事。但是什么时候该忍,什么时候又不该忍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一个明智的人一定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忍,什么时候不该忍。该忍的时候忍,最终会忍者终昌,不该忍的时候忍反而会误了卿卿性命。

    蒋千带着人马走了,留下碧落盟的人马在十里坳中。有人问为什么不和七大寇的人马拼了夏宜渡摇头道:“拼不得,这一拼我们就全完了,我们的人数已经很少了,再也拼不得了,再拼将会全军覆没,虽然尚飞已经不能战,但是其他的四寇还是完好无损的,我们没有优势,况且语雪一时间还不能参战,我们根本没有胜算。”

    碧落盟的人马又回到了梁河坡,正好碰见了莫家的人马,看见几乎完好无损的莫家人马,夏宜渡眼睛深深地被刺痛了。夏宇粗略地扫视了一下,发现莫家的人马只少了十数人,这下子夏宇不解了,按道理匪寇兵分两路,莫家的人马应该会全军覆没,如今却是几乎完好无损的,这怎么可能夏宇又仔细地扫视了莫家的队伍,发现了一个和莫家服饰完全不一样的青衣人。夏宇走近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天情,这一下子,夏宇想明白了,肯定是天情帮助了莫家,不然凭莫凡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七大寇的人马。

    两支队伍相遇,莫凡看着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碧落盟,笑道:“夏盟主,碧落盟那么多人马怎么只剩下这百来号人”夏宜渡被莫凡这一句话给说住了,无言以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莫凡道:“换做莫家抵抗七大寇的主力人马,只怕夏家要全军覆没。”莫凡听到这句话,笑了,仿佛是在笑夏宜渡的可笑,笑碧落盟人马的悲惨,莫凡道:“那明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莫家男儿是如何击败七大寇人马的,让你们瞻仰一下紫陌阁莫家的风采。”

    碧落盟中有人立刻不屑道:“就莫家的那点人马,也敢说大话,也不怕闪了牙齿。”莫凡笑道:“今天七大寇分兵攻打碧落盟和莫家,看样子碧落盟是惨败,而我们莫家却是大获全胜,对方的两个头目都被我们杀了,你们碧落盟又做了些什么”

    莫凡这么一说,碧落盟的人纷纷表示不相信,但是夏宇相信,因为他认识天情,换做莫凡一个人是不可能,但是若是有个天情,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不仅仅是量变,完全是质变,碧落盟现在都不一定能够战胜莫家的队伍。

    莫凡笑道:“那你们明天就看好了,我们莫家是如何战胜七大寇的。”碧落盟中很多人都等着看好戏,只有夏宇才担忧,这下子紫陌阁莫家真的要在碧落镇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