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章 江湖险恶是人心

第八十章 江湖险恶是人心

 热门推荐:
    两支队伍隔河安营,莫北晚上来到莫凡的营帐,发现天情也在,莫北轻轻地对天情笑了一笑,天情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是报以微笑还是说话。莫北来到莫凡身边道:“哥哥,我很不喜欢你下午时候的样子。”莫凡楞了,问道:“下午我什么样子”莫北道:“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样子。”

    莫凡听了莫北的话,笑了起来,语重心长道:“小北,你错了,我那是做给夏家人看的,我这是先声夺人,在气势上给予夏家压力,然后我们便能占据碧落镇的话语权。”莫北反问道:“为什么我们要占据碧落镇的话语权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为什么要去争呢”

    莫凡叹了口气道:“小北,你长年不是在药房就是在青藤阁,你不知道什么叫江湖,如果莫家不争碧落镇的话语权,那么就相当于紫陌阁所有人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人在江湖必须要争,因为一山不能容二虎,这些年,夏家对我们莫家的打压是多么厉害,你是不知道,我们莫家已经不能再退后了,再退后,紫陌阁便姓夏了,这一次夏家趁机想利用七大寇的人马消灭我们莫家,要不是我退出了碧落盟,恐怕我们莫家已经姓夏了。”

    莫北不解道:“我们不退出碧落盟为什么莫家会姓夏”莫凡道:“碧落盟此次出征,夏家的人马只有百来号人,其他人全部是其他小门小派和大豪家的人马,加起来全部大概是四百来号人,而如今只剩下百来号人,其他的人全部战死了,但是夏家的主力却并没有损失多少,如果莫家没有退出碧落盟,恐怕下场和那些死去的人一样,只是炮灰而已。”

    莫北听莫凡这么一说,顿时感觉好害怕,江湖人心竟已险恶至此,莫北只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透心的凉。莫北出去了,天情也跟着出去了跟在莫北后面,莫北坐在河边,看着自己的倒影,莫名地伤感。天情也坐在莫北的旁边,莫北道:“人心真的那么险恶么”虽然莫北没有对着天情问,但是天情知道莫北是在问他。天情道:“江湖本来就是个尔虞我诈的地方,不是人心险恶,而是江湖逼着你变得险恶。”

    莫北头也没有抬,目光盯着河面道:“那你会不会变得和他们一样险恶”莫北这一问,天情一开始愣住了,反应过来笑道:“怎么会,我是谁,我是刀帅天情啊,不管江湖如何险恶,我还会是我,我绝对不会在江湖中迷失了自己的。”莫北和天情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河边说着话,天情一开始和莫北有点距离,一边说,天情一边偷偷地靠近莫北,最后天情终于坐在了莫北的旁边,天情心中像是吃了蜜一般充满了甜蜜,莫北也没怎么在意。

    最后,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地说着,最后莫北竟然睡着了,就靠在天情的身上睡着了。时正好是初秋,夜还是有点凉,天情一直在默默地用纯阳的内力给莫北驱寒,不让莫北被这凉夜的露水侵袭。莫北睡得很香,但是天情可就不那么如意,天情一夜没有睡,而且还消耗许多内力,虽然这一夜天情很累,但是天情却是很开心,很幸福的,再累他也愿意。

    天朦朦亮的时候,太阳也即将出来了,天情再也支持不住了,一头倒了下去,睡着了。莫北靠在天情的身上也倒了下去,变为躺在天情的胸口上,一时间画面变得非常温馨。若是天情知道莫北躺在自己的胸口,一定会笑醒的,可惜天情实在是醒不来,所以错过了这么难得的话面。

    莫北先醒了,莫北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天情的胸口,急忙起身,脸红透了,像红宝石一样。等激荡的心情稍稍平复后,莫北才去看躺在地上的天情,发现天情正在熟睡中,均匀的呼吸着。莫北心想,还好他没有醒,不然要是被发现那可真的就羞死人了。

    莫北就坐在天情的旁边看着熟睡的天情,发现熟睡中的天情虽然是睡着的,但是嘴角却是一直挂着笑,莫北很是好奇天情到底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睡觉的时候都能笑出来。在朝阳完全升起的时候,天情终于醒了,天情一醒便发现莫北正坐在自己的身边,看着自己,天情便笑了。天情突然地醒来,莫北的目光还来不及收回来,刚好被天情发现了自己在看他,莫北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莫北起身便向营地走去,边走边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营地了。”天情小跑跟在莫北的身后,看着莫北的身影,天情只觉得自己好幸福,心中说不出的愉悦,满满的都是幸福快乐。

    莫北和天情两人刚回营地的时候,莫凡便找到天情,拍了拍天情的肩膀道:“天情,今天一战就看你的表现了。”天情皱眉道:“我和莫北还没有吃早饭,能不能先弄点吃的来,其他的事情我们等会再谈。”

    不一会,有人端来了粥和馒头,天情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莫北端着粥慢条斯理地吃着,天情看着莫北喝粥的样子,感觉自己这样风卷残云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也放慢了速度,不知道天情是故意的还是非故意的,天情和莫北两人的动作完全一致,同时喝粥,同时吃馒头。两人都不慌不忙,倒是把莫凡给急坏了,看着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

    莫凡催促道:“你们两个吃快点,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两人才加快速度吃完,吃完后,莫凡便带领队伍和碧落盟的队伍会合。

    碧落盟的人看着莫凡带的队伍,信心满满,朝气蓬勃,而自己的队伍却是死气沉沉,一脸的沮丧,完全是天壤之别。反观五大寇的人马,一个个的像和碧落盟,莫家有着杀父夺妻之恨一般,表情恶狠狠的,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匪寇的人马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蒋千的鼓动。

    蒋千在黑虎山上纠集众匪寇做了一次洗脑,告诉这些匪寇,如果这次战败,大家都活不了,碧落盟还说了要鞭尸拆骨。这下子匪寇个个群情激愤,蒋千成功地将他们的怒火点燃了。

    三支人马交战颇有古战场两军交战的味道,各方主将都站在阵前,精神抖擞,只有天情一个人昏昏欲睡,看起来就要从马上掉下来一样,看得莫凡很是莫名其妙,天情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一副没有睡觉的样子。匪寇首先便有人出来叫阵,来的是六寇黄鸿运,黄鸿运看着昏昏欲睡的天情,便认为这会是一个软柿子,结果没想到天情却是最厉害的人物。

    面对黄鸿运的叫阵,天情根本没有听见,还是莫凡在旁边告诉天情说有人叫嚣要和你战上一场。没想到天情眼皮抬都没有抬道:“你还不配和我交手,让你们老大来。”天情此话一出,除了莫凡,尽皆哗然,此人口气不小,竟然点名让七大寇寇首尚飞来和他打。夏语雪知道自己昨天自己是输了,他倒想看看这个刀帅天情是谁,于是夏语雪侧身一看发现这个人竟然是自己那天在湖边遇见的冷漠少年。

    知道天情后,夏语雪心中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自己被比下去了,自己在整个碧落镇可以说是功夫最高的,但是自己还是输给了尚飞,而现在竟然有人指名让尚飞出来一战,这让一向自傲的夏语雪如何接受得了。

    黄鸿运还是挥舞着关刀,向天情冲来,但是看天情的样子,明显是睡着了。眼看关刀就要触及天情的时候,莫凡出手接下了这战斧式的一刀。接下来便是黄鸿运的莫凡的打斗,黄鸿运明显不是莫凡的对手,很快便死在莫凡的剑下。

    尚飞盯着睡着的天情,听蒋千的报告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叫刀帅天情,是天剑山庄三公子。尚飞很佩服天情的定力,大战在即,竟然能够睡着,莫凡竟然为他出手救援,此人必定非同寻常。尚飞一直盯着天情,但是就是看不见天情,刀帅的名声他也略有耳闻,在江湖上最新冒出来的不知名的人物。

    黄鸿运死后,燕南峰便拍马来战,但是燕南峰虽然比黄鸿运要厉害,但是却还是比不上薛其道,所以仍然不是莫凡的对手,眼看燕南峰要死在莫凡的剑下,尚飞出手救下了燕南峰,局面就变成了尚飞对战莫凡。莫凡顿时就感到压力,尚飞的魔杵莫凡接起来很是吃力,但是短时间内也不至于溃败,但是莫凡也胜不了。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夏宜渡在思量着,莫凡一个人就可以拖住尚飞,要是再加个天情,尚飞一旦死在紫陌阁手中,那么这次回去后,论功行赏,莫家是第一功,自己带领的碧落盟损失如此惨重,自己肯定会遭到众人的讨伐,一美遮百丑,只要让尚飞死在自己的手中,那么自己会碧落镇还会是大英雄,夏家的名声还是会合以前一样,没有人会计较这次死了这么多人。

    尚飞和莫凡两个人打得激烈,夏宜渡看准时机,长剑向尚飞席卷而去,但是由于夏宜渡的突然行动,莫凡并不知晓,而尚飞却是看得明白。尚飞故意诱导莫凡攻向自己,然后夏宜渡的剑便成了向莫凡刺去的,这一下莫家子弟纷纷骂出声来,以为夏宜渡怕莫凡打赢了尚飞,抢了所有的功劳,而痛下杀手。

    眼看夏宜渡的剑即将刺入莫凡体内,而莫凡却不能转身,因为尚飞在正面,一转身甚至一分心便会失败,乃至惨死。所以莫凡并不转身,也不分心,他相信天情会出手的,果然天情出手了。天情被莫北摇醒,眼疾手快,飞刀出手,飞刀以惊人的速度飞向夏宜渡,并不是飞向夏宜渡的剑。

    夏宜渡本来打算袭击尚飞,结果变成了刺向莫凡,心想杀了莫凡也不错,然后杀光莫家的人,那么功劳还是自己的。虽然听见身后的破空声,但是先刺中莫凡再反身抵挡也不迟,结果他的剑还没有刺中莫凡飞刀便已经射进了他的脖子。夏宜渡一脸不可置信地捂着脖子倒下去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飞刀夏宜渡倒下去了,碧落盟中发出一阵不耻的声音,夏家的人个个沉默。

    莫家子弟爆发出一阵阵笑声,笑夏宜渡偷鸡不成反丢了命。蒋千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脸上的皱纹就像是树皮一样,大脑在急速运转着。天情竟然一刀就结束了夏宜渡的性命,可见天情功夫之高,恐怕连大哥都未必是天情的对手,蒋千在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该趁机逃走。最后蒋千分析出来,此战七大寇必败,天情这个人太过厉害,大哥也不一定是其对手,自己还是先走的好,于是蒋千便趁众人都关注场面的局势而偷偷地退出人群走了。

    莫北看见夏宜渡死了,心中很是解气,这个人竟然要暗算哥哥,江湖果然如同天情所说人心险恶。莫北很感激天情,要不是天情,哥哥只怕已经死在了暗算之下。

    莫北转头去看天情,发现天情又睡着了,莫北很是纳闷了,天情怎么这么困难道天情昨天晚上一整晚都没有睡,那岂不是自己靠在他身上睡觉的样子全部被他看见了,想到这里莫北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