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二章 借酒浇愁愁更愁

第八十二章 借酒浇愁愁更愁

 热门推荐:
    与七大寇一战,刀帅之名响彻江湖,天情亦成为碧落镇的大英雄。天情和莫家队伍一起接受碧落镇百姓的拥戴,天情和莫凡并辔而走,莫北走在莫凡身后,这引得天情时不时向后看。

    莫言一早就在紫陌阁中准备好了盛宴为莫凡和天情等人接风洗尘,这一战的成功,将莫家的声望抬高到碧落镇之首的低位,从此莫家在碧落镇便是说一不二了,就连夏家也不敢不服从。不仅仅是因为莫家因这一战声望的提高,更是因为这一站整个碧落镇都元气大伤,夏家更是伤亡惨重,主事人只剩下夏宇和夏语雪,短时间内,夏家的元气根本无法回复过来。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天情,其实也因为莫北。在席间,莫凡疑惑道:“天情,我一直很疑惑,你为什么会跟着去黑虎山”天情有点不自然地挠挠头,脸红道:“这个,我在人群中发现莫北,然后就跟着去了。”

    莫凡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莫北则面不改色,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好似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莫言心中却有着想法,如果将天情招进紫陌阁,有着天情和莫凡两人在,那么紫陌阁的势力必定长久的稳固,其他势力无可侵犯,甚至还可以让紫陌阁的势力踏出碧落镇,这样莫家的声名必定大增。

    天情看着莫北的面无表情,心中突然间好像缺失了一块,带点苦涩的味道,夹杂着一分失落,说不出的愁苦。莫黛看着这个场面似乎看出来了些什么,用睿智的眼光观察着席中的每一个人。虽然席间出现了小插曲,使场面稍稍冷了一下,但是很快大家便又说说笑笑起来。

    莫凡又继续问道:“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少林绝技”天情道:“家师灵悟,我自然知道这些少林绝技。”天情师父竟然是少林五灵大师中的“灵悟大师”,这样的结果让莫凡和莫言都大吃了一惊,难怪天情功夫这么高,竟然是灵悟大师的徒弟。

    莫北不解地问道:“哥哥,什么叫少林五灵”莫凡道:“少林五灵是少林五位灵字被的大师,分别是灵隐、灵悟、灵性、灵非、灵凡五位,他们十八岁通过少林寺的考验,下少室山,在江湖上惩奸除恶,黑道中人闻风丧胆,少林名声为之一振,于是江湖中便有了少林五灵这一说。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灵悟大师离开了少林寺,在江湖中闯荡,改名为心怀若谷,人称晴空剑客,一把碧霄剑在江湖中行走二十余年,无人敢抑其锋芒,江湖中少有敌手,不过后来灵悟大师就在江湖上消失了。”

    天情道:“家师不是消失了,是归隐了。”莫凡接着问道:“不知道灵悟大师在何处归隐”天情迟疑一会道:“家师在风雪谷归隐,不希望有人去打扰,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天情这么一说,莫凡便懂了,归隐自然是不想别人去打扰,所以莫凡也没有问风雪谷在何处。

    席间几乎每个人都和天情喝酒,唯独两个莫黛和莫北两个女儿家没有喝,天情从来就不善饮酒,自小就在风雪谷中习武,也没有接触过酒,第一杯酒下肚,只感觉火辣辣地烧,根本没有什么好喝这一说,天情都感觉自己要吐了。因为天情心中有着莫名的失落愁苦,于是来者不拒,三杯酒下肚,天情已经不行了,但是在众人面前,天情只能强忍着,直到酒席散去,天情这才找了个地方,大吐特吐起来。胃中的东西全部吐光后,天情神志清醒,表情痛苦,谁说一醉解千愁

    如今清醒的天情,更加愁苦了,真是应验了那一句借酒浇愁愁更愁。一个人走在路上,天情就随意地倒在地上,看着星光,天情开始想,自己和莫北之间到底会怎样。他再一次怀疑自己和莫北之间的情愫,莫北不是他的谁,他更不是莫北的谁,好像没有莫北的日子自己也能够活下去,对于莫北来说,自己什么都不是。天情开始傻眼了,迷茫了,到底他该怎么办才能消除心中的这份焦虑和迷茫

    天情静静地回想着,没有遇见莫北之前,自己一直是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什么忧愁都没有,一点烦恼都没有。遇见莫北之后,一切都变了,自己开始无端端地忧愁起来,开始有了许多不知名的情绪,失落的,悲伤的,难过的,虽然天情都不知情绪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在这众多的情绪中却有着一种甜蜜的幸福,这种幸福甜在心里,甜在身上。

    有了这种幸福,整个人都有一种喜悦的光芒,发自内心最深处,不仅仅能够照亮自己,还能够照亮他人。这种幸福会让你情不自禁地笑,很幸福,很开心的笑,这种笑是最真诚的,不含欺骗的笑。这种幸福一旦拥有就再难割舍,让人舍生忘死、让人贪恋不已、让人甘愿沉沦。天情如今就是这样的情况,虽然他拥有着这样甜蜜的幸福,但是他始终觉得这样的幸福太少,他想要更多的幸福,他迷恋甚至贪恋这种幸福。

    关自己和莫北之间,天情两年后终于想明白了,想通了,彻彻底底顿悟了。只有那一句:“梦里烟华,凭谁牵挂。”

    饭后,天情离开后,莫北也离开了,便只剩下莫言、莫凡、莫黛三人,莫黛对莫言道:“父亲,你是不是想将小北许配给天情,于天剑山庄结成姻亲,借助天情和天剑山庄的力量来提升家的实力”

    莫言见自己的女儿说得这么直白了,也不再遮遮掩掩道:“你们都看得出来,天情很是喜欢小北,所以将小北许配给天情不失为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莫凡也开口道:“小黛,将小北嫁给天情,天情一定会好好待她,小北一定会很幸福的。”莫黛有点愤怒,音调提高道:“根本不是天情对小北好不好的问题,根本是小北对天情没有感觉,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么在席间小北对天情根本无动于衷,甚至看都不多看一眼,这样就算天情再好,将小北嫁过去,小北也不会幸福的。”

    莫黛的一番话将莫言和莫凡两个人说住了,莫言无奈道:“这件事我不管了,就叫给凡儿你管吧,反正很快你就会接任莫家家主了,这些事情也是你要处理的,我已经老了,想多享两年清福。”面对莫言的躲避,莫凡也只好接过紫陌阁莫家这副重担,莫凡惆怅道:“小黛,你先回去吧,小北的事情我会仔细考虑的,我也很爱小北,我不会让小北不快乐的。”听了莫凡这样的承诺,莫黛放心地走了。

    莫凡来到青藤阁找莫北,莫北正在阳台边看着月,莫凡轻轻唤道:“小北。”莫北听到有人喊她一听声音便知道是莫凡,转身笑道:“哥哥,这么晚了,什么事”莫凡欲言又止道:“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你。”莫北笑道:“我有什么好看的,哥哥不是每天都看到我了么”莫凡听这一说也笑了起来:“是啊,我每天都有见到小北。”

    莫凡说的话让莫北感觉有点奇怪,便问道:“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莫凡觉得心中有万斤大石压在胸口,想说却又说不出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道:“我很快便会接任阁主之位。”莫北双眼为之一亮,惊喜道:“是么哥哥要当阁主了我太高兴了。”莫凡看着莫北充满快乐的笑,是在不忍心这样的笑容消失,换作一副面无表情的容颜,那样的话莫凡一定不会饶过自己,一定会深深地充满了罪责。

    莫凡继而忧心忡忡道:“小北,我当了阁主后,便打算给你物色夫婿,你钟意怎样的男子”莫北面色赧然,想起了与七大寇一战的那天,自己在人群中无意间看见的白衣少年,那俊朗的容颜,神情自若的神态,那一刻莫北的心动了。莫凡看着莫北的样子,很是疑惑,以为莫北不好意思回答,便继续道:“小北,你喜欢江湖侠客还是文人墨士”莫北这时候才回过神来道:“哥哥,我才不嫁,我只想呆在紫陌阁中,和你们在一起就好。”

    莫凡盯着莫北,感觉莫北在对自己撒谎,但是心想既然小北不愿意告诉自己,那就算了,便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自己找夫婿,我也不对你的婚姻之事横加干涉,这一切就让你自己选择。”莫北没想到莫凡会这么说,多少女子能够自己把握自己的终身幸福,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好哥哥,这一刻莫北非常感谢莫凡,感谢上苍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哥哥。

    莫凡走了,莫黛却来了。一番闲聊之后,莫黛才道:“小北,你觉得那个天情怎样”莫北很疑惑姐姐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想了一会道:“天情是一个好人,武功高强,还多次帮助过紫陌阁,要不是他,这一次我们紫陌阁也不可能大出风头,我很感激他,整个紫陌阁都很感谢他。”莫黛沉默了一下,问道:“我想知道知道你个人对天情的感觉。”莫北疑惑道:“感觉”莫黛解释道:“就是女子之于男子的感觉。”

    莫北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莫黛想问什么,莫北拉着莫黛的手道:“姐姐,我知道你们都很关心我,但是这些事情我还是想自己来处理,天情在我眼中就像是临家很优秀的弟弟一样,很厉害,很英勇,但是这一切与我无关。”莫黛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像是为天情叹的。莫黛道:“既然这一切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拿主意就好。”莫北笑道:“谢谢姐,你和哥哥真好,哥哥也说了我的婚姻大事,让我自己把握,他不横加干涉。”

    听了莫北这番话,莫黛疑惑了,莫凡一向不是主张让小北嫁给天情么,怎么突然间改变了主意莫黛笑道:“既然大家都支持你,这是好事,你一定好找个你钟意的男子。”莫北脸红了,娇嗔道:“姐姐,你越说越离谱了。”两人互相戏弄着,娇笑着滚成一团,房间内充满了银铃般快乐的笑声。

    此刻,天情还是一个人躺在地上,虽然夜凉如水,但是天情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一个人静静地躺着,眼睛无神地看着星空。天情觉得这一片寂静无语的星空,好似在泪流。空气中的温柔,夜空中有着莫北的笑容,仿佛只要伸手,就能触摸,天情的心无比安详,淡淡的笑满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