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三章 觥筹间刀光剑影

第八十三章 觥筹间刀光剑影

 热门推荐:
    夏家彻彻底底沦为碧落镇唾弃的家族,众人都怪罪夏家主事人的瞎指挥,导致碧落盟人手损失惨重。早就应该让莫家带领碧落盟和七大寇一战,这样碧落盟才能大获全胜,一下子夏家成为众矢之的,夏家的人都在大街上都有人出来指指点点,指责夏家的不是。

    其实换成是莫凡领导,效果可能只会比夏家好那么一点,两者的力量悬殊,注定了碧落盟损失惨重,不管是夏家领导还是莫家领导,两者的区别不会太大。决定这场战斗走向的还是天情,天情直接摧毁了七大寇中最强的二人,七大寇的队伍遭到致命的打击,这才是这场战斗的关键所在。

    但是普通人才不会在乎这个,他们只需要一个结果就行了,结果是他们想要的,过程不管怎样肮脏都无所谓,结果要是他们不满意的,不管你过程多么努力,他们都会否定你的努力。世人的目光就是如此的短浅,狭隘,自私,当然,人群中也有那些大智若愚的智者,他们能够用那闪烁着智慧的眼睛看着世间的一切,然后寻找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法或者可以对大家最有利的方法。但是这一类人往往极少,其中也许还会有些居心不良的人,但是总体来说,充满侠义,古道热肠的人还是居多的,不然世间岂不成了地狱

    夏家主事人死亡殆尽,只剩下夏宇和夏语雪独撑大局,但是独木难支,更何况这一次碧落盟死了这么多人,夏家难辞其咎,众怒难息,碧落镇的人根本对于夏家的批判毫不留情,纷纷表示要夏家给他们一个说法。夏家大门一时间根本不敢打开,一打开便是迎面而来的臭鸡蛋和责骂之音,夏家这一次可谓是声名涂地,一时间在碧落镇抬不起头来。

    夏宜渡死后,夏宇接任夏家新家主,夏宇准备围绕夏语雪来重建馆,只要夏语雪闯出了名声,一美遮百丑,夏家还是会在碧落镇恢复往日的名声。夏语雪已经练成了七式第一式“满天下”,只要夏语雪练成了完整的剑法,成为新的剑侠,那么夏家的声名便会在一次崛起。

    紫陌阁一扫往日的冷清,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一时间紫陌阁门庭若市,好不热闹。那些大豪本来想见见天情,但是天情却不在紫陌阁中,一大早便找不到天情的人。莫言和莫凡接待着这些来访的人们,莫言问莫凡天情在哪里去了,莫凡也不知道,整个紫陌阁内都找不到天情。

    此刻,天情正在摆弄他的小木屋,将最后一块门板安上,这座小木屋算是彻底完成了。天情看着自己的小木屋,满意地笑了,然后哼着不知名的歌谣,一路上慢悠悠地回紫陌阁。天情回到紫陌阁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晚饭,天情刚好赶上吃饭。但是这一次吃饭并不是一顿容易吃的饭,因为夏宇和夏语雪两人造访紫陌阁,这二人一定必有所求。

    莫凡道:“不知道二位深夜到访,所谓何事”夏宇淡然道:“此次前来,一是为了向紫陌阁臣服,以后馆愿意在紫陌阁的带领下,共同维护碧落镇的和平。二是为了向上次剿匪一事将紫陌阁排挤出去而道歉。”莫凡不以为然道:“这个倒不必,说来还要感激你们,要不是你们将紫陌阁排挤出去,说不定紫陌阁早已经成了炮灰。”莫凡这一番话说得夏宇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是夏宇还是硬着头皮道:“上一次的确是夏家的不对,希望莫兄不要放在心上,两家和睦相处,这样才是碧落镇之福。”

    夏家主动放低姿态来求和,天情也刚好在场,莫凡也不想多作刁难,毕竟这一次自己也没有多大功劳。莫凡见夏宇放低姿态,态度诚恳,也就这样算了,也不想为难夏家,毕竟时间一过这件事迟早会平息下去的,两家在碧落镇还是会同时存在着,关系闹得太僵也并不是件好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夏家就算这一次大失人心,但是毕竟馆夏家在碧落镇有着上百年的历史,一时间要馆在碧落镇完全消失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每件事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存在即合理,莫凡也没有那个能力将夏家抹杀掉,既然不能一举抹杀,那么就好好地和平共处吧,但是至于下不下绊子暂时谁都不清楚。

    席间,夏语雪发现了天情也在席中,便主动搭讪道:“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刀帅天情了吧”天情语气中透出一股不屑,淡淡道:“不敢当。”夏语雪继续道:“在下在碧落湖曾遇见过阁下,不知道刀帅是否还记得”天情怎么看夏语雪就怎么不舒服,态度冰冷道:“不记得。”夏语雪没想到天情会这样回答他,这样也未免太不给情面了,自己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碧落湖边见过天情的,但是天情却矢口否认,夏语雪有点想不通。

    夏宇看出来气氛不对劲,出来打圆场道:“以前不认识不要紧,现在不就认识了么”莫凡也笑道:“说得对,现在就认识了。”夏语雪端起酒杯向天情敬酒道:“在下当日见刀帅风采,颇为敬仰,先干为敬。”天情淡淡应了一句:“噢”,然后便没有了下文,众人都看着天情,等天情喝下这杯酒,但是天情什么动作都没有。莫凡脸上有点不自然了,悄悄地扯了扯天情的衣袖。

    夏语雪看着天情并没有要动口的意思,还以为酒有什么问题,便道:“刀帅为何不喝,是否酒不合胃口”天情淡淡道:“酒没有问题,我不喝酒而已。”莫凡终于听出来问题了,天情是在闹情绪,天情明明是喝酒的,但是现在说不喝,明显是不给夏语雪面子。莫凡疑惑了,难道天情和夏语雪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不成

    夏语雪笑了笑道:“哪有男人不喝酒的道理三岁孩童都会喝,更何况刀帅,行走江湖的豪客怎么能两杯酒都不能喝”没想到夏语雪的这一句无心的话却引来天情激烈的回应,天情黑着脸道:“我就是不喝酒,怎么了你的意思是说我脸三岁小孩都不如么”

    夏宇感觉糟了,天情对语雪针锋相对,这下子可不妙,要是将局势闹僵,这可不好看了。夏宇忙出来打圆场道:“舍弟的意思当然不是刀帅不如小孩,只是喝酒会给男人添加一分英气和魄力。”

    没想到天情冷冷道:“狗屁。”气氛为之一冷,但是夏宇毫不介意笑道:“既然刀帅说是狗屁,那我说的便是狗屁。”接着夏宇对莫凡道:“莫兄,不知道能不能沏一壶清水来”莫凡感到莫名奇妙,饭桌上要水干嘛但是还是吩咐下人呈上一壶清水。

    夏宇接过清水,道声谢,然后站起身来,亲自为天情斟了一杯清水,才道:“那日,如果我没记错,刀帅曾在赌场内说过你喝不惯茶,而刀帅又不喝酒,恕在下大胆,为刀帅斟一杯清水,想必这杯清水刀帅一定不会推辞。”天情微微笑了笑道:“馆主说的话,果然不一样,看来你对我倒是蛮注意的,我随口说过的话都记得。”

    天情一口喝完了清水,夏宇马上又为天情斟上了一杯,边斟边道:“在下当日初见天情公子,便觉得天情公子并非一般人,如今一见,果然天情公子在江湖上乃是绝无仅有的侠少,无论是性情还是武艺,天情公子都是其他人所不能及的,让在下佩服之至,恨不能与你结交。”天情喝下清水道:“佩服已经够了,结交就算了,我也不需要那么多朋友。”

    夏语雪越想越气不过,天情很明显是不给自己面子,既然愿意理会宇哥为什么就不待见自己夏语雪的情绪被夏宇看出来了,夏宇及时暗中制止了夏语雪,这才避免夏语雪更没有面子。

    这一顿饭虽然吃得不是很好,但总算是吃完了,也算是和和气气地散场。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回馆的路上,夏语雪不明白地问夏宇:“宇哥,在席间你为什么制止我”夏宇叹了一口气道:“语雪,你还是太年轻了,人在江湖该收敛的时候要收敛,今天如果你在紫陌阁中发脾气,那么最终接受惩罚的人还是你自己。”夏语雪有点不服气道:“你可看见了,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天情竟然完全不给我面子,我实在是有点气不过。”

    夏宇停下脚步,望着星空道:“别人为什么不待见你,你可曾想过原因天情为什么愿意待见我”夏语雪哑口了,但是他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来,问夏宇道:“我还是想不明白,请宇哥明示。”

    夏宇叹了口气道:“语雪,如今馆人手不足,能够力挽狂澜的就你我二人了,你如今这般不成熟,叫我如何是好夏家再也经受不起打击了,再来一次打击,夏家便彻彻底底亡了,所以在这个关键点上绝对不能得罪天情和紫陌阁。天情不待见你必然是有理由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不待见。天情不待见你也许是因为他真的不喝酒,也许是因为他觉得你的身份还不够,没有资格,也有可能是莫凡指使的,故意为难我们。天情后面愿意待见我,可见问题是出在了你自己身上,天情曾称呼我为馆主,可见天情一切都是知道的,这样一个大智若愚的人是不可能让自己存在问题的。”

    夏语雪终于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同时也感觉到肩上的压力,夏家真的不能光靠一个夏宇。夏宇则在想,像天情这样一个出色的人,为什么会愿意待在紫陌阁

    莫凡问天情道:“天情,你明明是喝酒的,为什么席间说自己不喝酒”天情淡淡道:“夏语雪敬的酒我为什么要喝他有什么资格让我和他喝酒他敬酒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莫凡觉得天情这话说得非常在理,为什么要喝对方敬的酒莫凡看着年少的天情,只感觉天情老成得可怕。

    莫凡问道:“天情,你真的只有十五岁么”天情愣住了,怎么莫凡突然间问这样的问题天情疑惑道:“我是十五岁啊。”莫凡又点哭笑不得道:“怎么我看你倒觉得你像是二十五岁的人一样成熟”天情愕然笑道:“我有这么老么”莫凡笑道:“反正我是自愧不如,真是惭愧啊”

    两人说笑了一番便分开了,莫凡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变得更加成熟才行,不然在江湖上根本吃不开,连天情自己都比不上。同时莫凡又觉得天情来日必定不可方物,他日天情在江湖上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只教他人难望项背,要是天情能够成为自己的妹夫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