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四章 一剑笑傲任平生

第八十四章 一剑笑傲任平生

 热门推荐:
    天情一直住在紫陌阁,俨然紫陌阁成了天情的家,天情一点都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看,俨然已经将自己当成莫家的人看了。天情在紫陌阁内随意出入,但是莫凡也是默许天情这一行为,因为莫凡还是很想将天情拉入紫陌阁中,虽然天情如今一直住在紫陌阁,但是毕竟天情还不算是紫陌阁的人,天情随时都可以离开紫陌阁,进入别的家族,为其他家族效力。

    莫凡知道虽然天情不会为其他家族效力,但是既然天情愿意待在紫陌阁,那么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将天情争取过来。莫凡也知道天情为什么会留在紫陌阁,完全是因为莫北的原因,如果莫北不是莫家的人,那么天情根本不会待在紫陌阁。至于能不能将天情招揽进紫陌阁,还是要看莫北的,但是莫北对天情毫无感觉,这才是让莫凡最为头疼的事情。好像除了莫北,整个紫陌阁便没有什么人或事物能够吸引天情的,至少莫凡没有看出来。

    天情倾心于莫北,在紫陌阁中,莫凡和莫黛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其他人还是并不知晓的,下人们仅仅是以为紫陌阁将刀帅天情招揽进来了而已。因此时不时会有一些年轻莫家子弟找天情讨教武功,天情也毫不吝啬自己所学,把能够教的都教给这些好学的年轻人,虽然这些年轻人都比自己大,但是众人都唤天情为师父,这反而让天情很不自在。

    其中最好学的是莫奕风,莫奕风每天都很努力学剑,时不时找天情请教一些问题,最令莫奕风佩服的是,无论他武功上有什么问题,天情都能够一一为他解答。莫家中,莫奕风最服膺天情,在许多年后,莫奕风对天情还是念念不忘的,一直对天情都很敬佩和恭敬。如果没有天情在紫陌阁对莫奕风的指导,莫奕风后来在江湖中不可能名声超过莫凡,成为让人闻名竖指的“佛说剑莫奕风”。

    黑虎山一战后一个月,莫言就宣布将阁主之位传于莫凡。整个紫陌阁都是喜气洋洋的,只有莫凡一个人并没有多大的喜悦,反而有点不开心的样子。莫凡走在紫陌阁内,碰见了刚好躺在湖心亭内的天情。天情看出来莫凡的烦恼,直白道:“阁主之位不好当吧”莫凡像是找到知音一样,对着天情便诉起苦道:“天情,你可知道我最向往的是你这样无拘无束的游侠生活,一剑笑傲任平生,江湖四海便为家。没有家族的担子,没有什么牵绊,无拘无束地过自己想过的日子,那样的生活是多么令人向往,可惜我注定要背负起紫陌阁这个担子。”

    天情似有感触道:“一剑笑傲任平生,江湖四海便为家。鲜衣怒马仗剑游,风雨江湖载酒行。辜负红颜不知惜,碧海青天夜夜心。玉人踪迹不知处,白首方悔枉断肠。”两人沉默了许久,天情才缓缓道:“有牵绊还算是好的吧,毕竟心中有所想、有所忧、有所念、有所虑。”莫凡沉默,如果自己离开莫家,在江湖上闯荡,过着游侠那样一剑笑傲任平生的生活,究竟真的会不会如同天情所说“白首方悔枉断肠”

    莫凡在心中思虑着,自己若是去过游侠那样一剑笑傲任平生的生活,离开紫陌阁,从此不管紫陌阁,自己真的放得下紫陌阁,放得下这些自己深爱的家人么一边是自己的梦想,一边是自己深爱的家人,两者皆不可抛,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莫凡陷入两难的抉择,莫凡求助于天情,问道:“我该如何取舍”

    天情道:“随心而走,心之所向,便是你的归处。”莫凡对天情这句话想了很久,自己的却很向往游侠的生活,但是自己肩上的担子却又是放不下的。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不能够任意而为,时间自然有着规矩和道义束缚着人的行为,不然人和动物岂不无所差异莫凡想通后,做了决定,自己还是不能去过那种游侠的生活。那样一剑笑傲任平生的潇洒生活想想便好,紫陌阁还这一大子家族还要靠自己带领他们,这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责任和义务,自己除非是死,否则不能弃整个紫陌阁于不顾。

    莫凡走了,去紫陌阁正阁接受阁主授冠仪式,接过阁主之冠,莫凡便正式成为了紫陌阁新一任阁主。从此莫凡便要肩负起整个紫陌阁的兴衰荣辱,紫陌阁的存亡便和莫凡息息相关,从此莫凡便是紫陌阁,紫陌阁便是莫凡。莫凡再也不能过那种游侠的生活了,只能在心中舍弃那充满向往的江湖了,就算是将来紫陌阁后继有人,莫凡也错过了一剑笑傲任平生的年纪,那时莫凡已是白首方悔枉断肠的老人。

    仪式结束,整个紫陌阁都是喜气洋洋,热热闹闹的,男女老少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希望的光,仿佛莫凡能够带领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莫凡就像是他们希望的光一样。莫凡却不如表面那样开心,避过喧嚣的人群,莫凡脸上并没有一丝快乐。莫凡又鬼使神差地来到湖心亭,天情依然还躺在湖心亭的栏杆上。

    莫凡惨笑道:“我还是接过了阁主之位。”

    天情道:“但是你并不快乐。”

    莫凡长叹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大家好,那边好,那些充满希冀的眼神,怎么忍心就这样让他们熄灭”

    天情冷然道:“你眼里的光呢”

    莫凡道:“我眼里的光不重要,紫陌阁的人们才是我的全部,这也是我的责任,我必须肩负起这个重任。”

    天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有点深沉地望着湖面。

    莫凡觉得天情根本不像是十五岁的少年,莫凡看得出来天情的老成,同时也看得出来天情的心机与城府,完全不是同龄人应该有的。莫凡很是好奇,是什么让天情拥有如此老成的心态,毕竟天情只有十五岁而已,这一切都让莫凡好奇不已。 ~:

    莫凡问道:“天情,为什么你会如此老成你和同龄人比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天情笑了笑道:“我十三岁便进入江湖了,在江湖上已经摸爬滚打有了两年有余,比同龄人知道的东西多一些也是应该的。”莫凡心中震惊了,天情十三岁便进入江湖了,自己虽然算是比较懂事的,也才十六岁进入江湖,天情十三岁岂不是和唐门一绝唐宋绝是同样的年龄进入江湖

    莫凡只感到骇然,照这样推理,天情岂不和唐宋绝一样厉害而且天情也用飞刀,唐宋绝用暗器,两人的武器都是差不多的,同样的年少英雄。唐宋绝十五岁时在江湖上已经是声名绝绝,而天情十五岁在江湖上也是名声大振,有消息唐宋绝肯定是下一任唐门老大的不二人选,那么天情以后的成就必定和唐宋绝一样,天剑山庄庄主非天情莫属。

    一番推理过后,莫凡惊出了一身冷汗,他都不相信自己的推算了,天情会有那样的成就么但是看天情的样子什么追求都没有,完全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同样,莫凡觉得天情的功夫虽然好,但是还是局限在碧落镇内,整个江湖尚高手众多,天情不见得就无敌于江湖。莫凡虽然认为天情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但是还是不认为天情会有唐宋绝那样厉害,毕竟唐宋绝代表了年轻一辈的巅峰水平,莫凡想天情和唐宋绝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莫凡嘴角扯动了一下,人和人之间果然是不能比的,根本没办法比,同样是人,天情明显比自己要高出很多。莫凡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也差不多快要到尽头了,再也没有多大的进步空间了。而天情却还有着很大的进步空间,毕竟天情还年少,还会慢慢成长,而自己已经成长完成了,该具备的能力差不多都已具备,各方面的综合能力也差不多都到了一个停滞期,无法增长,毕竟成长的最好时机自己即将用尽。

    天情起身道:“你的路还长,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你没有时间在这里想太多,其他人都在等着你这个新阁主。”这一句话恍若当头棒喝,莫凡呆立当场,自己已经不是昨天的莫凡了,自己从今天开始便是紫陌阁阁主了,自己代表着整个紫陌阁,以前从来不知道阁主有这么难当,一直以为父亲是懦弱,如今自己亲自坐上这个位子才知道父亲的艰辛。

    莫凡蓦然间百感交集,像是老了十岁,双肩沉垫垫的,自己肩负起整个紫陌阁的命运。从此自己不再是自己,自己也不可能再随意而为,自己从此说话都要把握好分寸,事事都要首先考虑到紫陌阁。

    以前的紫陌公子莫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紫陌阁主莫凡,虽然只是换了两个字,但是对莫凡来说却是整个人生的改变。由不得莫凡自己选择,莫凡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个阁主的名称给他带来的一切,他别无选择。虽然身不由己,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要坚强地走下去,这条路容不得莫凡放弃,除非莫凡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