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五章 一生谨记心中藏

第八十五章 一生谨记心中藏

 热门推荐:
    自从莫凡当上了阁主,每天应对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忙得焦头烂额。紫陌阁以前名声不行的时候,真的很闲,每天也就处理一下阁中的事情,采办药材,制药等一些问题。如今紫陌阁名声响亮后,有许多人来紫陌阁学武,也有人来闹事的,找天情比武,各种各样的麻烦。几天下来,莫凡是身心疲惫,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虚脱的状态。

    莫凡终于理解为什么父亲那么碌碌无为了,原来都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拖累的。莫凡将问题和天情说了,希望天情能够帮自己的忙,一起治理莫家,天情道:“这样的事情我可做不来,不过你可以借鉴一下老字号温家和蜀中唐门的管理方法,他们都是大家族,但是他们都管理得井井有条,这其中必定有你可取之处。”

    莫凡听从天情的话,学习唐门和温家的管理方法,将紫陌阁分为四个分阁,分别负责采药、炼药、藏药、用药。分别派人掌管四个分阁,自己主掌大权,这样一来莫凡肩上的压力顿时一轻,也有了闲暇的时间。整个紫陌阁正在朝着欣欣向荣的局面发展着,这一切莫凡都要感谢天情,要不是天情一语点醒梦中人,只怕莫凡还在忙于琐事中。

    莫凡有了闲暇也会找天情讨教一二,让天情指点一下自己的剑法,莫家子弟学习的都是开阁祖师莫翎玉传下来的莫家剑法,虽算不上十分高明的剑法,但是也算得上是中上等的剑法。不过紫陌阁还是以行医救世为主,若以医术论,恐怕紫陌阁中无人能够超过莫北。

    莫北从小便在医书里面待着,加上世家浸,莫北对医术的领悟比其他人都高。加之莫北十分好学,对医术十分感兴趣,莫言,莫凡等人也乐于将自己知道的都教给莫北,这样一来,紫陌阁中医术最高的反而不是阁主,而是莫北,对于这个发现天情还是挺高兴的。

    自从发现了紫陌阁中医术最高的是莫北,天情没事三天两头就要生病,一生病就点名要莫北给自己医治。莫北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时间一长,莫北便觉得不对劲了,莫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这一次天情又病了,莫北诊断出的结果是发烧,莫凡给天情把脉,还真的是发烧了。

    莫北对天情道:“天情公子,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五次发烧了,你有没有按我说的吃药”天情一口答道:“我当然有按你的吩咐准时吃药,一天三次从不间断。”莫北纳闷了,天情如果真的按自己的吩咐准时吃药不应该这么容易生病才对。莫北有点不相信道:“你真的有按时吃药”天情一脸真诚地答道:“莫北的话,我怎么敢不听,我肯定都准时吃药了。”

    莫凡很是奇怪,像天情这样一个习武之人,体格应该很强健,这种发烧感冒之类的病应该不会轻易得。于是莫凡问莫北:“小北,天情这是什么情况”莫北答道:“哥,天情公子他这个月发烧了五次。”莫凡皱眉道:“会不会是季节变化,天气太冷了如今已经过了小雪。”莫北道:“就算是天气冷,天情公子也不应该感冒十次。”莫凡震惊了,这也太容易生病了吧。

    莫凡问道:“小北,你有没有用错药”莫北道:“我每次都用不同的药,他吃完后马上便好了,但是好了第二天又犯了。”这下子莫凡弄不懂了,以小北的医术不可能用错药,令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天情病如此反反复复发作莫凡觉得其中必定有猫腻,天情的病都不是什么大病,莫凡道:“既然天情的病反复发作,小北你就用同一种药给他吃便好了,换多种药反而不好,药物之间都是有抗性和毒性的,两种不同的药甚至会引起别的问题。”

    莫凡决定对天情的病反复发作进行一番调查,莫凡先是找到照顾天情饮食起居的丫鬟,得知天情每天都会洗澡,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送去的药天情都会准时喝完。洗澡算不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如今已经是小雪,天情就算再爱干净也不至于天天洗澡,莫凡决定晚上去天情房间看看。

    当莫凡敲开天情的房门时,天情正准备洗澡。莫凡问道:“天情公子怎么还没有休息”天情道:“我正准备洗澡。”莫凡一看,房间内果然有个大木桶,但是莫凡却没有看见一丝热气,莫凡很是狐疑地走了过去,手伸进去,但是立刻抽了出来,这水怎么如此冰凉,这怎么能够洗澡莫凡问道:“怎么下人没有给准备热水么”天情表情有点不自然了,像是做错事被人发现一般。

    莫凡叫来丫鬟问这是怎么回事,丫鬟道:“天情公子的水半个时辰前已经送过来了。”这一下子莫凡算是知道了天情为什么这么容易生病了。等到下人都下去后,天情也明白莫凡知道了自己用冷水洗澡一事。

    莫凡奇怪地问道:“这么冷的天,你用这么冷的水洗澡是故意让自己生病的吧,不过我想不通的是别人都不想生病,为什么你却故意把自己弄成一个病人,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天情不好意思地笑道:“我生病了就可以让莫北为我看病了啊。”莫凡一脸不信道:“就为了这个”天情点头道:“就为了这个。”莫凡有点无语,自己认识的天情应该是挺老成的一个人,怎么会去做这样愚蠢的事情莫凡百思不得其解,就为了让莫北给他看病,而在这大冬天洗冷水澡,将自己弄病,这样的一个人一定是个疯子。

    天情本以为莫凡会说什么话指责他,结果莫凡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问了这样一句:“只是为了让小北给你看病,你就这样将自己弄病,值得么”天情笑呵呵道:“只要能够让莫北为我看病便都是值得的。”这倒是让莫凡不理解了,问道:“你为什么要让小北给你看病”

    天情也楞住了,是啊,为什么要让莫北给自己看病天情想了许久才道:“我想时时刻刻看见莫北,但是又没有什么机会,莫北又整天呆在药房里,我生病了便能够看见莫北了。”莫凡像是懂了,摇头笑了,这样的天情才是十五岁的天情,充满了孩子气。 :\\

    莫凡知道了原因便打算离开,天情又点不放心道:“你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莫北吧”莫凡有点好笑地问道:“为什么不告诉小北呢”天情扭捏道:“我不想让她知道我这样做,这些事情你知道了就行了,没必要让她知道。”莫凡笑了笑道:“如果我非要告诉小北呢”天情有点无奈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嘴长在你的身上。”

    莫凡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给小北知道,如果真的将天情难堪,那么天情便会离开紫陌阁,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天情的行为对小北来说并没有什么,小北给别人看病也是看,给天情看病也是看,没有什么关系,既然天情喜欢就由着他去好了。不过出乎莫凡意料,天情自那以后便没有病了,当莫北和莫凡说起天情的病好了的时候,莫凡感觉不对劲,看来自己那天撞破天情病情并不是一件好事。

    自那以后,莫凡再看见天情,便觉得在天情身上看不见那股孩子气了,取而代之的还是那股老成。唯独偶尔在莫北面前才能看出天情还是个小孩子,在其他场合天情完全是一个老练的人。对于这样一个老练的天情,莫凡直感觉到害怕,如果将天情惹怒了,会是怎样的下场莫凡不敢想,薛其道活生生被逼自杀便是最好的例子。

    自从天情不生病后,天情还是天天跑到青藤阁去找莫北,和莫北讨教一些医术的问题。这倒是引起了莫北的兴趣,她没想到天情也会医术。她问天情:“天情公子,你怎么会医术”天情笑道:“当年在风雪谷也看过一些医术方面的书,所以知道一点点。”幸好莫北没有问天情既然他自己懂医术,为什么还要自己给他治病。

    天情问莫北的都是一些浅显的药理问题,很少有人来问莫北这些问题,莫北也乐于和天情讲解。莫北不仅仅是将天情问的问题告诉天情,还说了许多别的事情给天情听,听清也非常有耐心地听,莫北的每一句天情都很用心地听。莫北带着天情辨别每一道药材,时间一长,天情也知道了不少药材,也会给别人看一些比较粗浅的病。

    其实风雪老人曾经在风雪谷中和天情讲过这些药理,而且还是很高深的,专门用来医毒的,但是天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莫北和天情说的,天情反倒记得一清二楚,很多年后都还记得。也许是天情醉翁之意不在酒,天情所想的不过是和莫北待在一起而已,所以天情才会那么用心记下莫北说得每一句话。

    记得别人说的话不难,记几句话记很久也不难,记一个人说过的每一句话,这才是真的难,更何况记上许多年,这才是真正的不容易。任谁都没有这个记忆力,一个人会说许多话,有用的,没用的。一般来说记住有用的话便可以了,没有用的话记着便是浪费精力。但是在后来的回想中,天情却记得莫北说过的每一句话,唯一的解释是天情将莫北放在心中,所以天情才能记住莫北说过的每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