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六章 江湖岁月不想家

第八十六章 江湖岁月不想家

 热门推荐:
    过了小雪,很快便是大雪,大雪过后很快便是小年了。天情还是依依不舍地待在紫陌阁,莫北很是好奇问道:“天情公子,你紫陌阁待了也有三个月了吧怎么你都不想家么”天情道:“我从小便不在家了,所以不恋家。”莫北疑惑道:“很小便不在家了”

    天情解释道:“我八岁的时候就离开家,和师父一起去风雪谷学武,在风雪谷待了五年,然后才出谷。”莫北道:“你都不会想家人么”天情想了想道:“不想,我在谷中的时候也不想,男子汉有什么好想家的”莫北耐心道:“不管怎样,过年你也应该回去看看吧”天情看着莫北,莫北脸上一脸的希冀,天情觉得莫北会喜欢自己回家看看,于是便答道:“我过两天便回家看看。”果然,莫北脸上露出了笑容,好似对天情这个决定很满意。

    天情很早的时候便开始去了解莫北,了解莫北的生活习惯,了解莫北的喜好,了解莫北的一切,甚至于莫北小时候的事情,天情都很感兴趣,天情想了解莫北的一生。用天情的话来说,便是我没有参与你的成长,但是我想知道你的成长,参与你以后的生活,直到终老。显然这还是天情心中一个未知的梦而已,天情自己都没有把握莫北会喜欢上自己,不过天情能感觉到莫北对自己的好感日与俱增,这让天情高兴不已,这意味着有可能他能够牵起莫北的手,与莫北偕老,天情感到不可思议,幸福极了,人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幸福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天情的幻梦而已,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但是每个人年少的时候都有着一些美好的一厢情愿,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不切实际的梦想逐一变为现实,让人跌一个大跟头,然后才体会到现实的残酷,开始变得成熟。

    有的人年少的时候梦想着称王称霸,到头来什么都不是,自己只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只小虾米而已。有的人则梦想天下无敌,结果被别人三招两式打败。天情只不过是想牵着莫北的手终老而已,和其他人的梦想比起来,天情的梦算不上什么,根本在男人眼中就是个不成器的家伙,整天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算不上好汉。但是如若不做好汉,丢弃所有的英雄气,能够换得莫北在身旁,天情一定毫不犹豫选择莫北。

    年底将至,各地都洋溢着喜气,唯独天情闷闷不乐的,因为今天天情要离开紫陌阁,回天剑山庄。一想到很长一段时间看不见莫北,天情的心就开心不起来,甚至有点忧郁。天情一步三回头,望着紫陌阁,恨不得走回去,但是毕竟不能那样做,天情还是有理智的。

    天情离开了紫陌阁,走出了碧落镇,心中失落落的,心中有那么一块地方是缺失的。最终天情还是踏上了回家之路,站在船头,天情一直望着紫陌阁的方向,心中对莫北念念不忘。任凭长江惊险的浪头都对天情没有丝毫的影响,天情的心神都在紫陌阁中没有带出来。

    船最终还是靠岸了,靠岸后天情问船老大天剑山庄怎么走,才知道这是天剑山庄的最后一批货船。天情说自己是天剑山庄三公子,这让船老大很是奇怪,天情既然是天剑山庄三公子,竟然不认识回家的路,真是有点匪夷所思。当时天剑山庄也没有一个负责人在场,船老大只好将信将疑地带着天情去天剑山庄,一靠近天剑山庄附近,天情便知道了该怎么走,谢过船老大便向天剑山庄走去。这一处是天情小时候长大的地方,所以天情只认得这一处的路,之前虽然曾回来过,但是天情都不是自己一个人回的。

    天情看着鎏金大字的天剑山庄,有一种怯生生的感觉,许久没有回来了,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是自己。天情第一次认真地看着天剑山庄,有点陌生的感觉,自己八岁离开的时候,天剑山庄四个大字还没有如此显眼,整个天剑山庄金碧辉煌,显示着天剑山庄富有的财力。

    天情抬步就准备进入天剑山庄,却遭到了下人的阻拦,天情道:“我是三少爷天情。”没想到下人却趾高气扬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三少爷天情,万一是冒充的呢,怎么能够让你随便进入堂堂天剑山庄更何况你穿得破破烂烂的,说不定是乞讨的呢”天情本来心情就低落,看着这两个下人轻蔑的嘴脸就觉得心烦,心情很差,于是天情转身便走,连天剑山庄都不进了。

    两个下人看着离去的天情,笑了起来,对着天情的背影指指点点,很是得意。天剑山庄内,两个看门的下人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的求饶。原来船老大去天剑山庄的货仓交完货便回天剑山庄交帐,然后领这一年的红筹。船老大在领红筹的时候笑着对管家道:“碌管家,看见三少爷了吧。”天碌莫名其妙道:“你说三少爷天情没有啊,老爷夫人都在念叨着眼看都小年了,三少爷还没有回。”

    船老大扯大嗓子道:“不可能啊,三少爷是搭我的船回来的,三少爷说不认识路,还是我带着三少爷回来呢,不过快到山庄的时候,三少爷说他识得路了,我便去交货了。”天碌一把抓着船老大的肩膀道:“你确定那就是三少爷天情”船老大支支吾吾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他自己说他是天剑山庄三少爷的。”天碌忙道:“你看见的三少爷长什么样子”

    船老大开始细细描述起来:“眉清目秀,穿着一身青衣,大概十五六岁模样,我所记得的就这些了。”天碌道:“你和我一起去见老爷夫人,如果真的是天情少爷,你一定重重有赏。”船老大将事情又描述了一边,天碌随即喊来看门的下人,一问之下,果然有一个穿着青衣,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来过门口,说自己是三少爷天情,不过看门下人嫌天情衣衫破烂,认为这是个来天剑山庄蹭吃喝的,所以便没有放他进山庄。  .{.

    天林问道:“那那个少年有没有说些什么”下人答道:“奴才说看你穿得破破烂烂的,说不定是来乞讨的,然后那个公子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走了。”这下子倒是难办了,这个人是不是天情还不好确定,有可能是天情,也有可能不是天情。天武问天林道:“你怎么看这个人是不是天情”天林忧心道:“天情这孩子从小就性格倔,从来不肯低头认错,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有一次和就因为我打了他,三个月没有和我说话,还有一次也是和我赌气,我说他有本事别吃饭,他倒真的三天没有吃饭。天情这孩子从小便很骄傲,受不得气。”

    天武道:“这件事倒还是真的不好办,天情自从和灵悟大师一起在风雪谷习武回来后,性格便了许多,为人和善。从他们口中说来,今天来山庄的少年为人冷漠,脸上也没有什么喜悦之色。如果是天情回家的话,理应是高高兴兴的,所以来的人也很可能不是天情。”

    这番一合计下来,来的人到底是不是天情还真的不好确定了。天爱在一旁道:“父亲,二叔,天情前一段时间在黑虎山上消灭了七大寇,在江湖上名声大噪,按船老大的说法,这个青衣少年是打南边来的,虽然也有可能不是天情,但是如果要是天情呢我们还是派人去各个客栈找找吧。”

    天爱、天恨、天碌分别带人去凤凰城中的每一个客栈寻找。最后还是第二天天碌带人在长江边的一个码头找到了天情,当时天情正准备上船渡江,幸好天碌发现的赶到,不然天情可就回紫陌阁了。

    天碌等人找便了凤凰城所有的山庄,终于在昨天天情留宿的客栈打听到天情今天打算乘船渡江,天碌便急急忙忙带人来到了江边码头,果然发现了正上船的天情。天碌对着天情道:“三少爷这是准备去哪”天情道:“过江。”天碌道:“这马上就过年了,少爷过江干什么,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

    天情望着茫茫江面道:“为什么要回家”天碌道:“游子归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何况,如今马上就是除夕了,回家合家团圆是大家都想的事情。”天情淡淡道:“我不想。”天碌心中被天情这句话激出了一股冷汗,天情竟然说他不想家,一时间天碌完全不能反应过来。但是看着天情根本没有要和自己一起回天剑山庄的样子,天碌急道:“三少爷,不管怎样,你就看在老夫的面上,回天剑山庄吧,算老夫求你了。”眼看天碌就要跪下去了,天情淡淡道:“好吧,我就跟你回天剑山庄。”

    天碌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天情还是跟着自己回天剑山庄了,但是一路上天情却是一丝喜悦都没有,这才是让人担心害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