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十七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

第八十七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

 热门推荐:
    天情一回到天剑山庄,所有人都出来迎接天情,天情并没有众人想象中那么热情,相反天情的回应倒是有点显得冷淡。但是众人都没有关注到这一点,只知道,天情回来对天剑山庄来说是一大喜讯。因为天情在江湖上取得刀帅之名,天剑山庄因此而名声再次响起。

    两个看门的下人一看三少爷果然就是昨天被自己两人拦着不让进的青衣少年,当场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跑到天情旁边跪着请罪。两下人本以为天情会责备处罚他们的,没想到天情连理都懒得理他们,看都没有看一眼,便向内府走去,这样反而让他们心中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情一到内府,天林便急切地问起天情这一年来天情在外的情况,天情的回应淡淡的,淡得近乎有点冷漠。天林还待想问些别的,天情却道他很累了,想休息一下,天林一时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便让人带天情去休息。

    天情休息去了,天林的眉头就深深地皱起来了,这个儿子,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天武道:“情儿这次回家很不对劲,和上次回来完全是两个人。”天林忧心忡忡道:“谁说不是呢,上次情儿回家整个人都是充满兴奋的,而如今却是这样一幅冷冰冰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

    天武若有所思道:“也许是天情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呢”天林疑惑道:“天情在外面能够经历什么呢他打败了七大寇,在江湖上刚得刀帅之名,年少得志,有什么能够让他变得如此冷冰冰的就算是经历了什么也不应该对我们冷冰冰的。”在一旁的天碌道:“会不会是因为天情少爷离家太久了原因”天武天林想了想,也有理,天情八岁就离开家,去年过年才回来一趟,年初又走了,这一年,从来没有回过,对家里一时间有点不适应也很正常。

    但是天林还是有点放不下,希望天情只是刚刚回来有点不适应而已。天夫人跑了出来问道:“我要见情儿,我的情儿呢”天林拉着夫人的手道:“情儿去休息去了,我们先就不要打扰他了,等到用餐的时候再看吧。”

    晚饭时分,天碌去喊在休息的天情用餐。天夫人一看见天情,便过去准备抱住天情,但是被天情巧妙地躲开了,天夫人抱了个空。为了掩饰尴尬,天林在一旁道:“天情已经是个大人了,不再是八岁的小孩了,如今天情可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刀帅了。”天夫人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笑道:“也对,我的情儿如今是男子汉了,是个大人了,在江湖上可是有名声的人了,不适合搂搂抱抱了。”

    这一顿晚饭的气氛很是沉闷,天情自顾自地吃着,一言不发。天武等人看着天**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天情很快便吃完了,看得出来天情并没有什么胃口,天情吃完便起身想走,天林还是开口道:“情儿,你等等,陪我们坐坐。”天情站起来的身子又坐了下去,然后像尊菩萨一样在那一动不动地坐着。

    整个饭桌的气氛都开始变得很压抑,天林在想着,自己该如何和这个从小便离家的儿子交谈。天夫人拉着天情的手,亲切道:“情儿,快和我说说今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天情想了想,想到了莫北,脸色有所缓和,但是还是淡淡地道:“就这样过来的。”天夫人愣在当场,想起天情小时候的事情,天情小时候和其他小孩子很不一样。

    天情从小便不娇生惯养,天情自己摔倒了也从来不哭,也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对父母撒娇,天情做错事被天林责罚从来都不哭。整个天剑山庄就数天情性子最倔,也是最执拗的,没有人能够劝服得了小天情。天夫人开始忧虑,天情的性子会不会还和小时候一样

    天情还是忍不住问道:“还有事没有没有的话我先去休息了。”天武道:“没有什么事了,情儿你先去休息吧。”天情退身便走了,天情离开后,天武开口道:“关于天情,你们是怎么看的”天林道:“我是弄不懂我这个儿子,当年他被灵悟大师带走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子的,虽然那时候的天情性子倔,不依赖他人,但是不会像这样冷漠。”

    天爱探问道:“会不会是天情在外面经历发生了些什么,才变得这般冷漠”众人议论纷纷,都没有说出一个结果,在一旁的天碌插道:“老爷夫人,我有一句话想说,我觉得天情少爷对这个家没有感情。”天碌的话像是巨石一样惊起一阵波澜,众人都沉默半响,天武挥手示意天碌继续说下去。

    天碌开始慢慢道来:“天情少爷被下人阻拦,不让进山庄,少爷二话不说转身便走,可见少爷对自己是天剑山庄三少爷的身份并不是十分看重在意的,他离开天剑山庄说明他不在乎这个身份。第二天我在码头看见少爷上船准备南渡,这即将过年了,而天情少爷都不愿意回家,准备去南方,说明有地方是天情更愿意去的,比天剑山庄对天情还有吸引力。”

    天碌这么一说,众人都觉得有理,天武示意天碌继续说下去。天碌继续道:“本来少爷是不想回来的,还是我百般劝说才愿意回来的,这说明少爷对天剑山庄还是有感情的,毕竟这是他的家。少爷八岁的时候就离开天剑山庄,十四岁才回家,上次回家在家中待的时间不过半个月便又走了,我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天情对天剑山庄的感情淡薄,天剑山庄这个家对少爷来说可有可无,而老爷夫人们,少爷接触的也不多,加上少爷也不是像天仇少爷一样讨人喜欢的,所以天情少爷这个样子完全不奇怪。”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天碌这么一说,天武和天林开始沉默,当年是自己两个人决定让天情跟着灵悟大师学武,如今天情这个样子可以说是两人一手造成的。天情如今对天剑山庄毫不留恋,天情在外从来也不托人捎个书信什么的回来,年初就出去了,到年底才回来,这个家对于天情来说好像只是个停留的地方,并不像家。天情对于家的感情淡薄,对于亲人的冷漠,这是天武和天林始料未及的,也是两人不愿意看见的。

    其实也并不是天情对家的感情淡薄,而是天情心中有了莫北之后,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刚下山回家的时候天情还是很兴奋的,像久离未归的游子一样的激动。但是如今天情心中再也没有什么激动了,根本是波澜不惊,有家无家对天情来说没有多少的区别,因为这些年在风雪谷的生活,天情毫不恋家,对家人也没有多深的想念。在风雪谷的时光,天情一颗心都扑在武功上面,专心致志得令人害怕,好似天情的生命除了练武便只有练武,天情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练武,然后还是练武,整天都在练武。

    灵悟大师是少林寺长大的,也是没有家的人,因此对于天情的教导也没有谈及家这个问题,因此天情对于家没有概念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对于父母,灵悟大师更像是天情的父母,从一个垂髫稚童到更衣少年,一直都是灵悟大师陪在天情身边,天林夫妇一直都不在天情身边。

    天情十四岁回家的时候,整个天剑山庄都没有一个人认识他,大家都看着年幼的天情,笑问天情来干什么天情毕竟还是认得自己父母,记得天剑山庄的,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但是毕竟还是记得的。还记得年幼的天情用着稚嫩的嗓音道:“我是天情,我回天剑山庄了。”天林震惊而又愧疚的表情,自己的亲生儿子,几年之后,自己却相见不相识,当时天林无比惭愧,为了此事,天林和妻子都自责了很久,但是当时的天情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深夜,天武和天林在书房内,天武道:“如今我们天剑山庄重商轻武,但是我们还是要以武图强,如今天爱、天恨、天情三人在江湖上都小有名气,以天情名声最为响亮,明天让天情和天爱,天恨两人比试一番,武功最高的将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我们要将天击剑法传给他,让他担起以武图强的重任,天剑山庄不能再这样中庸下去了,否则在江湖上岌岌可危,更何况父亲当年卜卦,卦象显示我们天剑山庄将有大难。”天林点头道:“也是时候让他们接触天击剑法了,楚家的担子也该他们来挑起来了,我们的能力我们也清楚了,只有他们的能力才是能够提高的。”

    天情晚上并没有睡,一个人坐在屋顶上,望着南方,静静地想着莫北此刻睡没有会不会在看药书莫北会不会偶尔想起自己寒夜凝霜,晓露湿衣,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打扰到天情的思绪,天情的思绪慢慢地飘回了紫陌阁,仿佛紫陌阁才是天情的家,仿佛莫北才是天情的亲人。

    天情此刻好想见莫北一面,看看莫北的样子也好,天情的眼神充满了希冀,但是寒夜凝霜还是让天情眼中的光冷了下来,看见莫北是不可能的事情,莫北远在遥远的碧落镇紫陌阁,而自己却在凤凰城天剑山庄内,又怎么可能看得见莫北,天情最后还是拖着疲惫的身子默默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