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章 一片孤城刃飞雪

第九十章 一片孤城刃飞雪

 热门推荐:
    天武站在精武堂的正中,手握着剑,天林一旁观看,天情缓缓走近,看着天武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天情这话未免太狂妄,天武和天林在江湖上被称为天剑双雄,两人的功夫可以算上是一流的,虽然天击剑法两人还没有完全练成功,但是天情竟然让他们两个同时上场。天武道:“我一个人足以,不需要两个人,年轻人还是不要太狂的好。”

    其实天情只想快速打完,两个人和一个人对天情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天情并不在乎,除此之外,以天情的武功也不见得会输,所以天情才说让天武,天林两人都上。但是在天武和天林两人听来,天情这是有多么的狂妄自大,一副自负的模样,以为打赢天爱和天恨就天下无敌了的样子。

    天武决定让天情吃一点苦头,压一压天情的气焰,这样对天情的成长有好处。于是天武决定不手下留情,要让天情见识一下天击剑法的厉害,让天情遭受一下打击,有所收敛。

    天情这一次不再是用飞刀了,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把一尺多长的朴刀,神情冷峻,不带感情,没有笑容。天武看着天情这么认真,也觉得自己要小心,不然真的有可能被天情击败。天武先发制人,首先便用普通的剑法,刚出招,天情便冷然道:“你还是用天击剑法吧,我要打败的是天击剑法,不是这种普通的剑法。”

    天情这一下子纯粹将天武激怒了,这个侄儿天情真的是太狂妄了,他已经看不下去了,之前一直忍耐着,天情竟然连自己一声伯父都没有叫,态度竟然这样冷淡,天武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他已经忍耐不住了。

    天武还是先发制人,一出手便是天羽中的玄羽,漫天的剑影想羽毛一样飘飘扬扬着,但是这些羽毛却飘得不够玄,也不够自然,根本就是人为地控制着飘动,没有真正达到玄羽的境界。这样的玄羽显然是不成功的,自然无法伤及天情。眼见玄羽无效,天武又使出惊风,一剑惊风,只见风声大作,剑招也是虎虎生风,看起来也是非常厉害,但是一剑惊风根本不是这样的,显然这个惊风天武又没有真正练成,根本只是学会了其中的皮毛。

    所谓一剑惊风是指这一剑之威,一剑之势连风都害怕起来,而不是让风声大作,天武那样根本是一剑生风,而不是一剑惊风。一剑生风虽然声势大,但是根本对天情造不成实质性的威胁,天情身形灵活跳动着,天武的剑风根本触及不到天情。天武额头微微有汗,天羽三式自己用了两式,但是对天情一点压力都没有造成,心中很是焦急。

    天武继而使出天羽三式中最后一式刃飞雪,这是天羽三式中最难的一式,天武还不怎么会,这一招天武自己也明白,自己做不到“万刃飞雪”的境界,所以根本没有指靠这一招能够对天情有什么压力。但是天武使出刃飞雪后,天情的脸色变了,变得凝重,变得如临大敌,这倒是让天武很是奇怪和欣喜,认为天情是被这一式“刃飞雪”所制,所以才脸色变了。

    事实并不是如天武所想的那样,天情根本不是被天武的“刃飞雪”所制什么的,天情是为这一招的高明所震撼住了,这是多么厉害的招式啊,创造这一招的人,该是怎样的一个天才“万刃飞雪”一片孤城,万刃飞雪,天情静静地感受着这“万刃飞雪”的意境,仿佛自己处身在一片孤寂的城,城中一片茫茫飞雪,城外是暖和的阳光,天情只感到满身的孤寂,心中怅然。天情的目光清明,恍若隔世,眼中的忧郁又深沉了一分,那一刻,天情眼中仿佛在下雪,万刃飞雪。

    天武的剑到了天情的眼前,天情却毫无反应,根本神不在身上,天林眼看儿子分心出神而进入危险的时刻,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下,及时将天情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天林这一声喊,天武也发现自己下手未免有点过恨,于是连忙止住攻势,但是攻势已然停不下来,天武尽力也只能让剑的速度缓上一缓,但是这一缓便已经足够了。只见天情及时回过神来,发现眼前离自己只有三分的剑锋,身体后仰,和剑锋的距离拉开至一尺,但是剑锋还是速度不减地向天情袭来。天情整个人斜着向后倒退,剑锋一直追着天情,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在慢慢拉大。

    天情身体和剑锋相隔拉大到二尺的时候,本来天武将速度缓了下来,眼看天情已经回过神来了,便又将速度加快了,剑锋逼近天情。天情此刻已经无路可退了,再退便是墙壁了。只见天情身体用力一扭,整个人便旋转起来,但是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有一点却是令人惊奇的,天情的双腿在旋转着,但是双腿旋转的幅度越来越大,成为一个一尺见方的圆,但是这个圆还在慢慢变大。

    天武的剑锋正在快速攻向天情,突然眼前就多了一个圆,天武攻势为之一缓,但是却不能阻止天武的剑锋刺向天情。天武一剑刺过了圆,但是却没有刺中在旋转中天情的双腿,反而自己的剑被天情的双腿带动着旋转起来,整个手臂也不由自主地划起圆来。天武心中大惊,这样下去自己的剑迟早会脱手而飞,那时天情的刀自己根本不能用一双肉掌去抵抗。天武急抽,想将配剑从天情旋转的双腿中抽出来,但是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将剑抽出来。

    天武此刻的感觉就像是在瓮中一样,进退不得,天武怒喝一声,用上全部的力气终于将剑抽了出来。这一抽之力,让天武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同样也让天情的双脚感到如同火灼一样,天情的靴子上面明晃晃的两道焦黑的印记,天武这一抽,天情的靴子竟然差点燃烧起来,可想而知天情双脚夹击之力有多大。

    天情整个人并没有因为天武的剑抽出去了而停下来,还在旋转着,但是不同的是,天情双手猛击墙壁,连拍四掌,墙壁被天情这四掌之力,竟然出现了四个凹槽,天情借助这双击之力,双脚旋转着向天武攻去。天武身体因为抽剑而倒退,还未站稳,天情的双脚便一击到了天武的眼前,急忙中,天武双臂横剑护住面门。天情双脚便踢中了天武双臂,天武整个人便直接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然后才倒地。

    天武倒地后,双臂撑地勉强起身,吐了一大口血。看着地上的血渍,天武心中凛然一惊,自己竟然这样被天情这小子给打伤了,天武很是不服,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剑势缓上一缓,天情早为自己所伤。天武起身,看着傲然站立的天情道:“很不错,竟然能够踢伤我,我已经很久没有受过伤了,被这样年轻的人踢伤还是头一次,接下来就让我称一称你到底有几分斤两。”

    天情双唇紧抿,并不答话,拾起之前因为疾退而丢弃的朴刀,站在场中等着天武的攻势。天武此刻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愤怒的状态,对自己很是不满,对天情很愤怒,天武决定直接用天怒来对付天情。“一怒震天”,乃雷霆天怒震寰宇的精髓所在,但是天武所领悟的却是天怒杀人。天武此刻只想给天情一点颜色瞧瞧,不然他这个庄主的面子何在

    显然天情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天武一剑带着无于匹敌之势劈向天情,这样的一招无从闪躲,人闪到哪里,剑便劈至何处,茫茫时间莫不是天空之下,天的领域,雷霆便能够击中无处可逃。但是天武发现天情竟然不见了,自己不知道该劈向何处,天情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呢,这一点天武怎么也想不通。

    茫茫天下都是“天”的天下,天情又怎么会在这个天的世界中消失突然间天武感到一股寒意侵蚀全身,从上方袭来,天武猛然抬头,只见天情手握朴刀在楼顶出挥舞着,刀法凄艳,凌厉而又快速。但是天武却能够辨认出来,天情所用的刀法正是“刃飞雪”。天情用的竟然是刃飞雪,这让天武大吃了一惊,天情竟然会用刃飞雪,就因为自己用了一次便能够用刀使出“刃飞雪”。天武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很快天武便发现,天情所用的“刃飞雪”竟然比自己用得还好,自己和天情的“刃飞雪”比起来,根本是不堪一提。

    天武一时间根本不能接受,这怎么可能,天情竟然就这样练成了“刃飞雪”,更重要的是比自己还要厉害许多,自己练“刃飞雪”连了十年有余,却不如天情这一刻之间所领悟。天武这一刻只感到悲哀,自己十余年辛苦却比不上别人一刻所学,老天是何等的不公平。

    天情所施展的“刃飞雪”仿佛空气中都有了雪粒,让人感到阵阵寒意,这样的境界才真正是“万刃飞雪”。天武站在原地,注视着在空中施展着“刃飞雪”的天情,那一瞬间天武有一种错觉,天情就是天,不然自己的天怒肯定能够劈中天情,而不是找不到目标。既然是天又怎么会被天怒击中如果不是天,又怎么能够施展“万刃飞雪”这样的境界

    寒意越来越冷,天武被这寒意冻醒,自己还在和天情比武中,天情的刀锋眼看就要砍中自己,天武本想急退,但是天怒剑法却容不得他退,天怒剑法剑剑击人,从来不退缩。如今天情重新出现,又有了攻击目标,天怒剑法再次出剑,一剑向刀锋劈去,这一剑带着九天之怒。

    天羽剑法中的“刃飞雪”和天怒尽兴碰撞会发生怎样的结果同样是天,天与天的碰撞会是怎样的激烈是有一天胜出还是两个天一同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