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一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九十一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热门推荐:
    天情这一刀万刃飞雪,空气都为之冷凝,带着凛冽的寒意向天武袭来。天武逆势而上,一剑天怒,带着九天之怒,仿佛要将天情撕碎一般。天武一声怒吼,一剑劈向天情,这时候两人之间已经不是简单的比试了,连生死都赌上了。

    一旁的天林看得心惊肉跳,担心不已,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是自己的哥哥,两个人随便一个受伤自己都不能接受,更何况看这个情形根本是一个不慎便会有人伤亡。

    天情带着凛冽寒意的刀和天武带着无尽怒意的剑,就这样在半空中相遇,刀光如雪,剑光如电,这样激烈的碰击,朴刀寸寸断碎,反观天武,则被这一刀之势反震倒在地,天情气血翻腾地站立着,手握着光秃秃的刀柄,看来这一场是两败俱伤。

    天林急忙走近扶起天武,还好朴刀的碎片没有打在天武的身上,天武被天林扶起来,勉强起身,吐了一大口血。天武摇头道:“我败了,差一点就被震断了经脉,人老了。”天情呼吸急促,站立着什么表情都没有,什么话都没有说。天林看着天情,心中有一丝喜悦,天情武功这么厉害,一定能够继承天剑山庄,一定能够以武图强,但是这个儿子却和自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这才是天林担忧的地方。

    天情走了,离开了精武堂,天武坐在椅子上休息着,天林倒了杯参茶给天武,让天武缓一缓。天林问道:“哥,你觉得天情这孩子怎样”天武沉思了一会道:“武如其人,从一个人的武功里面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天情还算是对我手下留情了,不然他这一刀下来,可以要我的命,而不仅仅是震伤我而已。天情这孩子保护自己的心太强了,容不得别人接近他,他的武功很高,你我就算是联手可能就和他打个平手而已,他心高气傲却又为人冷漠,这才是他将来会吃亏的地方。”

    天林看着天武目光复杂,疑惑道:“哥,天情震伤你,你不生他气么”天武哈哈一笑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天情是我侄儿,和我的亲儿子没有什么区别,换做是你,你也不会生气的。天情能够打败我,这很好,这是我天剑山庄之福,天情必定能够让我们天剑山庄再次崛起,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天情现在虽然不愿意做少庄主,也许是因为他还年少,等他年纪大了,他自然就会懂事了。更何况天情还对我手下留情了,我又有什么理由责怪他不信你把断刀的碎片捡起来看看”

    天林将断刀的碎片捡起来仔细看了下,刀片端口平齐,像是刀削的一样,和霜雪一样的冰冷。天武道:“这刀是因为承受不住刃飞雪的寒冷,加上我一剑,于是刀便崩碎了,可见天情实在是强过你我,不然我不止是简单的吐血而已。”

    天林没想到天武竟然会这么想,心中很是触动不已,自己都没有这么想过。天武顿了一会道:“也怪我们当年将情儿让灵悟大师带去学武,那么小的年纪,我们没有做到长辈和父母应尽的责任,没能让他感受到亲情,这是我们的过失,这样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我们应该想办法对情进行弥补,不然以他的性格,不认我们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天林默然,自己对天情这个儿子真的不了解,天情小的时候,自己一直忙于江湖上的事物,当自己不忙的时候,天情又被灵悟大师带走了,自己对情儿了解甚少,妻子又因为接连怀着天雪和天仇,也没有多少时间照顾天情。天情小时候一直是管家和奶娘在帮忙照看着,自己一点父亲的责任都没有尽到。特别是天情十四岁回家的时候,自己和妻子都不认识年少的天情,看着那稚嫩的面容,不知道是谁家儿郎,还是管家依稀有点记忆才和天情相认的,每当想起这件事天林都自责羞愧不已。

    天林对天武道:“哥,我知道了,我会去和天情交流,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让我能够弥补这些年来我没有尽到的责任,让天情感受我们对他的关心。两人都很是欣慰地笑了,想当年兄弟二人在江湖上刚创出名声的时候,天情才刚出身,天爱和天恨才三四岁。到”天武道:“这样就好,只要天情和我们的感情好了,那么让他当少庄主,他也不会再推辞了,这样我们天剑少庄的复兴便指日可待了。”

    如今两人都已经是已过中年了,天武甚至还有了白发,但是两兄弟的感情一直没有变,一直都是那么好,放眼天下这样的例子也不多见,天林从来没有想过要夺天武的庄主之位,天武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天林,两人一直同进同出,这才是兄弟,这才是亲情。

    此后便是小年,再过两天便是大年除夕夜,整个天剑山庄都在筹备着过年,下人们要回去的都回去了,今年发的红包特别足,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笑,这样一幅和谐的场面中却有一个人脸上全是冰冷。天情坐在石阶上,眉宇间化不开的忧愁,瞳孔没有聚焦,失神地望着远方。

    天雪穿着华丽的衣裳,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拉着天情道:“天情哥哥陪我玩,他们都不陪我玩,也不肯带我上街。”天情道:“你去找天仇玩吧,哥哥没空。”天雪道:“哥哥,你骗人,明明你闲得发慌,一个人坐在这里,还说没空,哼,明明是和他们一样嫌我烦,”说完便嚎啕大哭起来。

    天情蓦然惊醒,看不见莫北,自己竟然如此心慌了么,天情蓦然间就有点难过起来,心微微痛着。天雪的哭声让天情有点头疼,天情在想如果是莫北对着自己哭,自己一定慌乱得手足无措吧,想着想着天情就开始笑了,一个人偷偷地笑,带着欣喜和满足,像是小孩子穿上了梦寐已久的新衣。

    天情这一笑,便温暖开来,整个院落都洋溢着暖和,冷峻的脸庞因为这一笑而变得明朗。天情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变得明朗,和煦,让人忍不住想接近,看着那样的笑,心中的烦恼一瞬间会销声匿迹一般。天雪看着天情的笑惊呆了,原来哥哥笑起来是如此好看,这么英俊,忍不住便伸手触摸那张微笑的脸。

    天情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突然有柔软覆在脸上,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天雪笑道:“好,我带你去。”天雪没想到天情竟然这么快就答应了,天仇那小子还和自己打赌,天情哥哥是不会带她上街的,哼,这小子天仇输了。天情道:“我去换一身衣服,然后陪你上街。”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过了一小会,天情出来了,这一次天情不再是一身青衣,天情换了一袭白衣,雪一样的白。天雪看着一袭白衣的天情,惊呆了,没想到天情穿白衣这么好看,天雪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词,对天情道:“哥哥,你真是风华绝代。”瞬间天情哭笑不得,他竟然成了风华绝代的美人了么

    天情拍着天雪的头,道:“风华绝代是用来形容女子的,才不是用来形容男子的。”天雪傻眼了,但是却执拗地说:“我觉得天情哥哥就是风华绝代。”天情有点无奈,不自然地道:“好吧。”

    天雪拉着天情的手,天情本来想抽出来,但是天雪却拉得紧紧的,天情也不好抽出来,就这样随天雪拉着。大年将至,凤凰城内好不热闹,行人熙熙攘攘,采集的人和出来游玩的人络绎不绝。天雪对天情道:“哥哥,你对凤凰城不熟吧,我待你逛逛。”天情道:“你对凤凰城这么熟,你还要我带你出来玩干嘛”天雪歪着头道:“我一个人出来玩和我带着你出来玩很不一样,一个人多么孤单寂寞,有人陪着才好。”

    天雪无意间的一句话说到天情心里去了,一个人是因为孤单寂寞才想找个人陪么天情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想清楚,最后天情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没有遇见莫北之前,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孤单,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的日子过得很愉快,但是遇见了莫北之后,自己便开始觉得孤单起来,心中多了一份忧愁。

    所有一切的变化都是从遇见你开始的,遇见你之前我只是个懵懂的少年,遇见你后,我仿佛一夜长大。从此心间多了忧愁,多了份想念,孤单和寂寞为伴,多少个无眠的夜晚,在黑夜中默默地凝视着你的容颜,心中止不住的想念。

    天情开始想念莫北,想念青藤阁前的那个他晚上在上面待过的那颗树,想念紫陌阁,他好像见莫北一面,看看莫北的笑脸。天情想起莫北的笑,不知不觉脸上便充满了笑意,淡淡的笑却充满了温暖。莫北的笑,轻风细雪,如同黑夜的星空中明朗的月,是天情生命中最美的点缀。

    这一刻,天情开始肯定,自己深爱莫北,自己离不开莫北,什么都挡不住他对莫北的想念,他想见他,想念莫北那轻风细雪的笑。莫北是天情生命中的一切,整个天下都比不上莫北,而莫北就是天情的天下。天情非常想回紫陌阁去,去看看莫北,他日夜思念的莫北。天情决定一过完除夕就回紫陌阁,他已经迫不及待,他已经忍受不住对莫北的思念了,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念莫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