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二章 无法抛弃的地方

第九十二章 无法抛弃的地方

 热门推荐:
    天情和天雪两人走在街上,引来了许多少女的目光,天情给人一种冰雪般清冷的感觉。路上天雪突然看见了人群中的一个女子,欢快地喊着:“灵姐姐。”然后便拉着天情跑了过去,正在一摊位前看字画的少女回过头来,发现了天雪,便笑道:“天雪妹妹也来逛街么”天雪重重的点头,然后对着天情道:“这位是陈月灵姐姐,可是我们凤凰城三大美女之一。”

    陈小姐也发现站在天雪身后的天情,那一瞬间觉得眼睛挪不开,天情如同冬日的雪,耀眼的白,刺得自己眼睛有点睁不开。天情冰雪般的气质,站在人群中,静静地站立着,不言不语,不威不笑。一瞬间陈月灵觉得自己的心动了,平静的心湖突然间就起来波澜,她对天情行了一礼,天情微微颔首,这让陈月灵十分满足。

    天雪才想起来,自己没有介绍天情,拍着脑袋瓜道:“姐姐,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哥哥,天情,他可厉害了,在江湖上人称刀帅天情。”陈月灵这才知道原来他叫天情,天若有情。陈月灵内心的悸动在挣扎着,有着小女儿般的羞态,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一般。

    陈月灵是凤凰城三大美女之末,其他两大美女分别是城北严家的严雨娇、城西袁家的袁蝶衣。所谓的三大美女比的不仅仅是容貌,还与家世有关,陈家在凤凰城有着不小的势力,整个城东都是陈家的地盘。

    凤凰城内对陈月灵心怡的男子不少,不乏富家公子,追求陈月灵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但是陈月灵都看不上眼。陈月灵心想,天剑山庄在凤凰城是城南的大豪,和陈家也算是门当户对,而且更重要的是天情给她其他人都给不了的感觉,这才是让她心动的地方。

    陈月灵问道:“为什么之前在凤凰城内都没有看见过天情公子”天雪答道:“我哥一直不在家,过年才回来,我一年都难得见他一次,姐姐自然没见过。”但是天情人虽然站在那里,但是心不在身上根本没有注意两人交谈的内容。

    陈月灵提议道:“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站着挺累的。”天雪赞成,于是便拉着天情就走,一行四人来到春江茶楼,点了一些茶和糕点,然后陈月灵便将丫鬟支呼走了。

    陈月灵莞尔笑道:“天情公子很少待在凤凰城么”天情生硬地答道:“我基本上不在凤凰城。”陈月灵道:“那公子一定要尝尝这春江楼的梅花酥了,香甜可口,一点都不油腻,我每次来都必点的点心。”说完便递了一块给天情,天情接过梅花酥,吃得并不快,不像其他男子一样一口吃完。

    天情吃完梅花酥后,陈月灵问道:“公子觉得味道怎样”天情回应淡淡的:“还行。”天雪也尝了一块,天雪喊了起来:“真好吃,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梅花酥,香甜可口,甜而不腻,做得真好。平时我都在家里吃着我妈做的点心,可好吃了。”陈月灵感觉有点失落,天情的反应竟然是如此的冷淡,对于天雪的话,陈月灵根本就不理会,只是笑道:“要是天雪妹妹喜欢吃,以后我常带你来这便好。”

    天雪嘴里塞着一块梅花酥道:“好,只要姐姐喊我,我便出来。”但是这个并不是陈月灵想要的,她所想的不过是看看天情的反应而已,结果天情根本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像块木头一样。陈月灵笑道:“天情公子要不要再来一块”天情道:“不用了,我不是很喜欢吃糕点。”

    对于天情的冷漠,陈月灵心中很是气愤,平常那些富家公子都巴结他,一个个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这个天情竟然连正眼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这才让她心中很不平衡。她堂堂城东陈家小姐,天情竟然看都不看一眼,陈月灵对天情越来越感兴趣了。

    陈月灵问道:“天情公子平时都喜欢干什么”天情想了想答道:“看风景”陈月灵笑了笑:“天情公子和其他富家公子比起来好多了,那些富家公子一个个不是舞刀弄枪,就是玩物丧志,一点情趣都没有。”天情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要是每个人喜好都相同,那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陈月灵看见天情竟然对她笑了笑,心中充满了欣喜,附和道:“公子说的话,果然不一样。不仅仅是话不一样,连爱好都不一样。”天情摇头道:“我的喜好也不见得好,我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并没有什么很高尚的喜好,我也舞刀弄枪。”陈月灵听出来天情话中的意思,有点不开心,但是显然不能在天情面前将自己不满的情绪表露出来。

    两人坐着交谈了一会,天情对天雪道:“小雪,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天雪也吃饱了,便笑着对陈月灵道:“姐姐,我吃饱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和哥哥先回家了。”天情点头对陈月灵微微示意便带着陈月灵离开了春江茶楼,陈月灵看着天情雪白的背影,伸手对着虚空狠狠抓了一把,狠狠道:“天情,迟早我要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做我的裙下之臣。”

    显然这个陈月灵是自作多情了,竟然想让天情做她的裙下之臣,这想法是在是自信过了头。陈月灵虽美,但是红尘滚滚,美女多不胜数,更何况陈月灵只是凤凰城三大美女之末,放眼天下都不知道会排到何处。更何况已经有了莫北提前进入天情的生命,陈月灵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天情带着天雪回到天剑山庄,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众人都在等着他们两人进晚餐。天林问道:“天雪,你跑哪去疯了,怎么这么晚回来”天雪扬着小脸笑道:“今天天情哥哥带我上街玩去了,让你们不带我出去玩,自然有人带我去玩。”说完狠狠地盯了天恨和天仇一眼。

    天情竟然带着天雪出去上街游玩,这个消息倒是挺让天武和天林吃惊的,天情终于慢慢地接受这些家人了么。天武和天林对视一眼,彼此都明了,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始,慢慢的天情就会融入这个大家庭里。于是一顿晚餐众人都吃得高高兴兴的,天情也有着淡淡的笑意,席间天雪和天仇的打闹为晚餐增加了不少欢笑。 嫂索十三少剑

    吃完饭,天雪便被天武和天林唤至书房,详细问天雪今天和天情都玩了些什么,天雪便如实地将天情带她上街,然后遇见了陈家小姐,三人一起在春江茶楼吃糕点的事情说给二人听。二人听完便对天雪道:“小雪,这样很好,你多找你天情哥哥,让他带你出去玩。”天雪快快乐乐答道:“好,我会经常让天情哥哥带我出去玩的。”

    从那以后,天剑山庄每个人都对天情很和善,天林和天武也经常找天情聊聊天,但是天情的反应都不是很大,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至少天情的脸色不再像之前那样冰冷了,众人的努力总算是有成效的。

    天爱偶尔也找天情谈论江湖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天爱一个人在说,天情听着,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回应。天恨则喜欢找天情请教剑法,天情的回应也比教冷淡,这让天恨很是不爽,于是索性便不取找天情了。

    二夫人反倒是经常去看她这个儿子,但是很明显两人之间有代沟,天情对于这个母亲也是很冷淡,但是还不算是理都不理。只是两人之间实在是没有共同语言,一个问一个答,话也不多,说完后便无话可说。二夫人很是心痛,自己的儿子都不主动和自己说话,这是作为母亲的悲哀。都说儿子恋母,但是她的儿子一点都不恋母,甚至没有这个母亲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一样。这一切二夫人归结为都是因为自已给予天情的关爱太少,没能让天情在小时候体味好母爱的温暖,如今才会对她如此冷淡。

    天情之所以变得这样不完全是没有家的感觉,虽然天情在心中对家没有什么概念和感情,但是至少天情还是知道家的,还是会回家的。去年天情回家的时候是一脸的期盼和欣喜,但是今年天情的脸上不再是充满期盼和欣喜,反而是充满了忧愁,对天剑山庄的人都不是应有的态度。

    天情如今这样子,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天情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天情只是个小孩子,但是现在的天情却不再是个小孩子,是一个一切都洞悉的少年,对于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家虽然没有错,但是却给不了他想要的幸福,更何况,这个所谓的家给不了天情归属感。

    天情也在试着慢慢接受这个家,虽然他想待在紫陌阁,但是这个家却是他所无法摆脱的,因为这个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天情终究还是要接受这个家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天情也不是小孩子,也懂得不管自己怎样终究都还是要回家的,家是天情与生俱来的东西,是天情无法抛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