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三章 漫天雪舞雪落泪

第九十三章 漫天雪舞雪落泪

 热门推荐:
    今天是除夕夜,所有人都沉浸在过年的喜悦里,四周充满了年味,大红灯笼高高挂,四处都可以听见炮仗的声音。天剑山庄也不例外,天雪,天仇两人拉着几个下人陪着点炮仗。

    天雪点燃一个炮仗,然后便跑得老远,谁都没有预料到天情会从那个门进来,眼看炮仗就要炸开了,天情肯定会被炸到。天雪急忙指着炮仗喊了一声:“哥,”天雪这一指,天情顺势看去,看见了正燃到尽头的炮仗,天情及时用“大步神行”身法,一瞬间便离开了炮仗爆炸的范围。天情这一“大步神行”看得众人都呆了,好快的速度,天情少爷轻功竟然如此厉害。

    天雪拍着手叫道:“天情哥哥好厉害,好厉害。”天仇撅着小嘴,一脸的不服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长大了也做得到。”天雪对着天仇道:“吹牛皮,不怕羞。”天仇气极道:“不信,我就做给你看。”天雪笑道:“好啊,那你就做给我们看。”

    天仇黑着一张脸,然后跑去点炮仗,心想着站着不动,等着炮仗烧完的时候跑,这样肯定炸不到自己。天仇也是这么做的,但是他炮仗燃尽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双脚发软,根本走不动。天情似乎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看着天仇哭丧的脸和在打颤的腿,天情便知道不好,于是一个急忙飞掠道天仇身旁,抓起天仇的手臂便跑,幸好天情速度快,不然天仇肯定会被炸伤。

    天情救下了天仇,对旁边的下人道:“你们看着他们两个,别让他们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不然你们负不了责。”众下人都诚惶诚恐地答应了,保证不让少爷小姐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

    天情没多说什么便向祠堂走去,天武、天林、天爱和天恨已经到齐了,就等天情一个人了。天武道:“既然人到齐了,那就开始祭祖。”五人跪在灵位前,五人行完跪拜之礼,天武开始念悼词。

    念完悼词天武对着祖宗牌位道:“不孝子孙天武,天林,未能令天剑山庄振兴,如今有四子,天爱、天恨、天情、天仇、天仇尚是幼儿,其余三人在江湖上皆有所成,唯天情成就最高,年纪轻轻便已夺得刀帅之名,天情天资聪颖,将是我天剑山庄振兴之人,望祖宗庇佑,让天剑山庄能够再次振兴,响亮我天剑山庄之名。”

    天武念完便带着众人再次行跪拜之礼,天情虽然不信这些东西,但是为了避免麻烦,还是跟着一起行跪拜之礼。行完跪拜之礼,天武对着三人道“你们三个身上寄托着天剑山庄的希望,你们也知道我们天剑山庄虽然在江湖上还有名声,但是实际上我们天剑山庄正在慢慢衰落,在凤凰城内都被其他家族赶超了。你们要努力振兴我们天剑山庄,天剑山庄就靠你们支撑起来了,我们慢慢的已经不行了。”

    灵悟大师曾经和天情说过世间是不存在鬼神的,佛教这个东西只是一种思想而已,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思想,主要是看你的思想是怎样的。如果你受佛教的思想而认同佛教的思想,那么你就是佛教徒,被他们的思想控制了。当初灵悟大师灵悟到这一点后便离开了少林寺,过上了逍遥快活的江湖生活。

    人世间的思想很多,光诸子百家就有许多,至于你认同那种思想都是你的事情,每种思想没有所谓的对与错,站在看问题的角度不同,问题的对错就会发生变化。每种思想都是对的,同样每种思想都是错的,两者只是相对的而已。时间并不存在界限明确的对错,杀人是错的,但是杀敌呢报仇呢一样是杀人,后两者就是错的么按理来说,后者是对的,可是时间又拿来那么明确的对与错,这一切又是谁规定的呢

    无非是人而已,人制定了这一系列的对错,来约束人的行为和思想,不过是为了便于控制和管理。当然愚昧的世人也需要这些东西来对他们进行控制,不然无法不立,无法不行,天下之间没有什么来约束人的行为,那么天下必将大乱。

    天下还是掌控在少数人手中的,大多数的人还是被掌控的对象,如果为师还在少林,那么为师就还是受着佛教的思想掌控,不杀生,不吃荤。但是却又有多少少林高僧打着扬善除恶的名义进行杀生呢不杀动物却杀人,这些高僧的思想倒是真的很高,当初为师参与剿灭黑道八鬼后,觉得佛教这个东西根本就是狗屁,于是为师便离开了少林。

    天情还记得灵悟大师对他说的这些话,所以天情只相信自己和自己所信的东西。鬼神道义这一些东西,天情是从来都不信的。只有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人才能活得如意,如果你的命都握在别人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亡,你又何谈什么活得好

    天情认定莫北是他的幸福,他这一辈子只要有莫北便足够了,其他的他都不在乎了。倘若没有莫北,拥有天下又何用天情正想着这些出神,突然被天爱推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不明就里地看着一脸怒容的天武。

    天武问道:“天情,我刚才说的,你都听见没有”天情答道:“没有。”天武声音提高道:“祭祖这样的大事,你竟然走神,真是大逆不道。”天情张口本来想说什么,但是又停下来没有说了。天武看着沉默不语的天情,也不想再继续说下去,毕竟天情的性格他也知道,天武想想还是算了,天剑山庄还是要靠天情的,让天情下不来台也不好,于是便算了,没有再多说什么。

    但是显然天武心中是有着怒气的,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天武还是将怒气放在心中化了。毕竟他的话天情没有听进去,天情又是天剑山庄的希望,打自己又打不过天情,也教训不了天情,于是便这样就算了。

    这次祭祖就这样不欢而散,天情一点自责都没有,事后,根本想都没有想之前的事。全家人吃年夜饭的时候,天武已经将自己的情绪收拾好了,一家人和和气气,团团圆圆地吃年夜饭,这才是最重要的,在喜庆的节日里面,就要开心。 ~ .. 更新快

    席间天情总算是没有再出什么差错了,也没有分心了,专心致志地吃晚饭,然后等大伙一起离开饭桌。吃完年饭出去玩的出去玩,休息的休息,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只有天情一个人无所事事。天情一个人离开了天剑山庄,来到了凤凰山,站在山顶上,俗话说站得高,忘得远,也许站在最高处便可以望见紫陌阁。

    寒夜,万家灯火,天情一个人站在凤凰山顶,寒风吹得天情衣摆猎猎作响,这一切天情都毫不在意。天空暮色沉沉,天情放眼望去,看见长江水带波光粼粼,看见远方的重山,天情仔细看了许久,望断天涯路,还是看不见黄泉岭,更看不见紫陌阁。

    天情一个人在山顶待了许久,除夕夜,许多人守岁通宵不眠,天情就这样站在山顶,望着紫陌阁的方向出神。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竟然开始飘起细细的雪花,这一刻,天情是多么想能够和莫北一起并肩看天地浩大,天情眼中竟然不知不觉湿润起来。

    遥远的紫陌阁内,此刻莫北正披着衣服在阳台看雪,本来早早便睡了的莫北,因为半夜炮仗的声响而吵醒了,便起来看书,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点不一样,然后走到阳台才发现竟然下雪了,今年的雪下得好晚,除夕夜过了才下。莫北伸出手,接住那些飘落的雪花,雪花落在手心里,冰冰凉凉的,马上便成了水,莫北一脸的可惜,美好的事物像这雪花一样都是不长久的。莫北想让洁白的雪花多在时间停留一刻,便收回了手掌,披着衣服静静地看着这扬扬洒洒的雪花。

    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夜,天情站在凤凰山上看了一夜,全身早已经被冻得麻木,但是却浑然不觉冷。莫北则在窗边看了一夜的雪,凌晨雪停的时候才上床休息了一会。两人都是一夜没有睡,都是看了一夜的雪,不过两人看雪的心情却是不一样的,天情是带着落寞的心情,有点忧郁的心情去看雪的,莫北是带着惊奇和欣喜看雪的。

    天情一直到雪停的时候才下山,拖着早已僵硬麻木的双脚,冰冷的身躯在雪地上一步一步地行走着,目光沉寂,脸上看不穿欢乐悲喜。但是却能从天情身上感受到一种悲伤,那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情绪,淡淡的哀伤,寂静而不悬。静静地藏在天情心里的某个角落,只有在这满天冰雪中才不会掩藏起来。

    在冰雪中行走的天情,看起来像是一个没有归宿的人,那雪白的背影,僵硬的脚步仿佛找不到该去的方向,迷茫地走着,不知道何处是尽头,也不知道该在何处停下来。天情全身透露出一种深到心底的悲伤,不明不白的悲伤,不知道天情为何悲,为何伤,只是看着在雪地中慢慢行走的身影,便有着一种蓦然掉泪的感觉,漫天的雪看起来更像是为天情而落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