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四章 最初的心悸最美

第九十四章 最初的心悸最美

 热门推荐:
    大年初一,天情在房间中睡了一天。

    大年初二,天武和天林便带着天爱,天恨,天情三人去拜会凤凰城其他三大家族,分别是城西袁家、城北严家、城东陈家。

    首先便来到实力最大的袁家,袁家家主袁崇文很高兴天武的到来,两人一直是好朋友,而且两家都是世交,彼此间关系友好。但是这一次大年初二天武就来拜访道是让他挺吃惊的,以往都是年初四才来拜访的。

    天武恭贺袁崇文道:“袁兄,给您拜年了。”袁崇文也给天武回礼,一番寒暄之后,天武便让天爱、天恨、天情、三人给袁崇文行礼。三人站出来行礼道:“侄儿,给袁伯伯拜年。”但是天情虽然做了姿势,但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这一幕被袁崇文看得一清二楚。

    天林道:“让我来为袁兄介绍,白衣的是天情,是我的长子,从小不在家,因此袁兄没有见过,江湖人称刀帅。”袁崇文有点不高兴道:“小小年纪虽有薄名,装腔作势可不好。”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站立着。

    众人不解,天武问道:“袁兄何处此言”袁崇文笑了笑道:“你问你们引以为豪的天情吧”说完轻轻抿了一口茶。众人看向天情,天林问道:“情儿,这是怎么回事”

    天情并不正面回答天林,一脸的冷然对着袁崇文道:“寒暄也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天情这一番挑战性的话语一出,天武和天林都吃了一惊,生怕袁崇文会勃然大怒,袁崇文大怒,整个凤凰城都要抖一抖。谁知袁崇文并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笑道:“这性格我喜欢,果然英雄出少年,不错,不错。”

    袁崇文不仅对于天情的无礼没有生气,反而很喜欢天情的性格,这倒是让天武和天林两人又吃了一惊,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袁崇文道:“既然天情是刀帅,小儿剑风在江湖上也小有薄名,不如让两人比试一番”天武和天林都没有意见,于是一行人便向练武场走去。

    练武场上,袁剑风眉宇轩昂,英气不凡,一身紫衣透露出华贵。反观天情,一副风淡云轻的表情,甚至还有一点忧郁,一袭白衣洁白如雪,纤尘不染。一个是一剑乘风,一个是刀帅,两人之间的打斗会是怎样哪一方会胜出众人都很期待这样的场面。

    袁剑风也听过刀帅的名声,不过是杀了金刚魔杵尚飞而已,尚飞在江湖上虽有名,但是却排不上号,他还是不屑一顾的。袁剑风从小就被袁崇文大力培养,前前后后重金请了十个师父教袁剑风剑法,直到袁剑风十八岁在江湖上获得一剑乘风的名声。

    袁崇文在场外和天武两人闲聊着,袁崇文道:“天剑山庄用剑,天情用刀,不知道天情师承何处”天武道:“天情从小便跟着灵悟大师一起,这两年才回来。”袁崇文吃了一惊,问道:“天兄所说的,莫非是当年少林五灵,后是离开少林,江湖人称晴空剑客的灵悟大师”天武点头道:“正是晴空剑客。”

    袁崇文震惊当场,没想到天情竟然师承晴空剑客。袁崇文笑道:“天情好福气,竟然能够师承鼎鼎大名的晴空剑客。”袁剑风自然听见了场外的谈话,知道天情师承晴空剑客,便更加谨慎,小心翼翼的。

    袁剑风摆了个剑礼道:“天情小兄弟,请指教。”说完便开始游走于场内,一刻都不停歇,行动如风,天情一时间还真的不好把握袁剑风的位置,既然找不到就索性不找了,让袁剑风来找自己便好。天情以不变应万变,让袁剑风一番功夫全部白费,本想利用自己在场内游移不定,让天情不知道自己的方位,趁天情方寸大乱的时候,自己趁势攻之,没想到,天情竟然如此高明,看出来了自己的用意。

    其实天情并没有想那么多,天情只是懒得动而已,他根本无心去猜想袁剑风的心理。袁剑风审视着天情,天情一脸的风淡云轻,毫不在意的表情让袁剑风感觉自己被轻视了。于是一抖剑身,一剑刺出,这一件如同乱水中斜飞而出,赫然是一剑乘风。这突然间刺出来的一剑,诡异的一剑,只见天情一个燕子穿云纵便跃上了上空,袁剑风的一剑乘风便刺空了,反而将整个身子都卖给了天情。

    袁剑风一剑刺空,立马转身却发现天情停在了半空中,袁剑风瞳孔急剧收缩着,完全不相信眼前所见。场外,袁崇文不可置信地看着天情,喃喃道:“不可能,天情竟然学会了御风形影如此高明的轻功身法。”天武和天林都不解地问道:“什么是御风形影”

    袁崇文道:“御风形影乃是苏家的轻功身法,来源于“凭虚御风”一词,这种身法以前在江湖上鲜有人会,只有苏家嫡传弟子才能学这种身法。但是随着苏家的没落,江湖上已经没有人会这种身法了,这也是家父告诉我的,众多轻功中令他佩服不已的首先是凌波微步,其次便是御风形影。御风形影,乃是利用轻功巧劲凭借风的力量使自己停留在空中的身法,这种身法一旦练成,在对敌中便有着无比巨大的优势,没想到天情竟然会这种高明的轻功身法。”

    袁剑风虽然听见父亲所说,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袁剑风一个旱地拔葱,身子旋转飞起,一剑刺向在半空中的天情。剑来得很快,但是天情在空中停顿已久,已久开始慢慢下落,正好迎上袁剑风。但是这一切对袁剑风来说不是件好事,他感受到无比巨大的压力,一种强过他的气势从天情身上散发出来,令他几乎想弃剑而逃,但是袁剑风还是握紧了手中的剑。

    袁崇文看着天情问道:“这是什么招式”天武道:“这是天羽剑法中的第三式刃飞雪,天情用这一招打败了我。”袁崇文、天爱和天情都吃了一惊,天情竟然击败过天武这倒是让人不相信,袁崇文问道:“天兄,你说天情用这一招击败过你”天武点头道:“说来惭愧,我习练天击剑法已经有三十余年了,结果却被天情用天羽中的一式给打败了,真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袁崇文彻彻底底被震撼到了,天击剑法,他也领略过,虽然天击剑法不如从前了,但是至少还算是很厉害的,天武自己也是只能激战一番才能获胜,而年纪轻轻的天情竟然能够战胜了天武,而且还是用天击剑法中的一式,如果天情练成了全部的天击剑法,那么天情将来在江湖上的名声会扶摇直上,天剑山庄的名声也会再次响动江湖。

    袁剑风的剑和天情的刀相遇的时候,袁剑风只觉得全身入坠冰窖一般,寒冷无比,附近的空气都是带着寒气的。袁剑风想抽身而出,但是发现已经为时已晚,自己已经没有时间退后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希望自己这乘风一剑能够冲出这险境。但是天意往往不遂人愿,袁剑风的“一剑乘风”遇上了天情的“刃飞雪”,连风都没有了,只剩下雪,雪势比风大,风只能烟消云散。

    一剑乘风失去了风,那么便不成剑了,剑都不成了,袁剑风自然就败了。败得彻彻底底,败得无话可说。袁崇文拍手笑道:“很精彩的比试,天击剑法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让在下打开眼界,他日天剑山庄必定大放异彩。”天武呵呵笑道:“承老哥吉言,天武先行谢过。”

    袁剑风心中很是懊恼不已,自己练剑十二年,十个师父,如今却败在天情手中,心中虽是不高兴,但是不得不承认天情实在是胜过自己一筹,就凭天情的轻功“御风形影”自己就比不上,更何况天击剑法,所以自己败得不冤,自己还要找更厉害的师父教自己武功,自己还要更上一层楼才行,只有奋斗不息,练武不辍才能够比别人强,超越别人。

    袁崇文留天武一行人吃午饭,席间袁崇文将女儿袁蝶衣唤了出来。袁蝶衣一身鹅黄色的彩裙,白玉般无瑕的脸蛋,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含笑芙蓉面,无愧为凤凰城第一美女。天武道:“贤侄女越来越美丽了,花容月貌将整个凤凰城的女子都比下去了。”袁蝶衣款款施了一礼道:“多谢天叔叔夸奖。” :\\

    天爱和天恨都为袁蝶衣的美貌所吸引,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反倒是天情从头到尾之看了袁蝶衣一眼,就再也没有看袁蝶衣了,自顾自地出神。

    袁崇文为袁蝶衣介绍道:“这三位分别是天爱、天恨、天情。”袁蝶衣施礼道:“蝶衣见过三位公子。”天爱和天恨都道:“袁姑娘不必如次客气,两家世代交好,这般客气便见外了。”袁蝶衣笑道:“天爱公子说得对,我这般客气是见外了。”

    袁蝶衣这一笑,如同春风拂面,让人感到很舒服,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教人忍不住动心。但是天情却毫不为所动,根本看都没有看袁蝶衣,只有天爱和天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袁崇文发现这一点很是奇怪,他对自己女儿的美貌是充满了自信,无数少年公子,英雄侠客,无不为蝶衣所倾倒。但是天情从头到尾只看了蝶衣一眼,而且什么表情都没有,这倒是令人匪夷所思了。袁崇文心中想,不好女色的人有,但是如果像天情这般从小便不近女诗人,那么天情武功大成的那一天,天情该将有多可怕

    袁蝶衣也发现了,席中的三位年轻的公子,就天情没有看自己,看天情的目光,好似神不在心,这倒是让袁蝶衣十分好奇了,是什么能够让天情想得如此入神,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袁蝶衣便道:“天情公子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如此入神”天情回过神来道:“没想什么,在想几招武学招式而已。”

    天情这个回答几乎让袁蝶衣有种吐血的冲动,自己的花容月貌竟然比不上那些乏味的武学招式么这些男人都是怎么了,袁蝶衣开始有点小郁闷。袁剑风听后感受便又是别的,他竟然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武学,难怪我比不上他。袁崇文一双眼睛盯着天情,虽然不相信天情所说,但是要是天情所说要是真的,那么一个人心中如果只有武,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有着非凡的成就。

    其实天情心中在想的是,将袁蝶衣和莫北两人比起来,谁会更好看,天情仔细比了下,认为袁蝶衣不管怎么比都比不上莫北,莫北在自己的心中是最美的,任何人都比不上。这一切都是天情自己的想法而已,但是这个想法却没有错。

    不管世间其他的女子有多么的美丽,在每一个懵懂的少年心中,只有自己挚爱的人才是最美的,最初的心悸最美,不管是谁都是这般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