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五章 纵情遗恨生死绝

第九十五章 纵情遗恨生死绝

 热门推荐:
    天武一行人离开袁家便接连去了严家和陈家。在严陈两家,分别将天情介绍出去,让两家人知道天剑山庄有刀帅天情这么一个杰出的新人,天武等人此行的目的便达到了。

    在严家没有什么特别的,一番寒暄,然后互相介绍,然后便走了。倒是在城东陈家因为听说天情来了,陈月灵便跑了出来,天情脸上的反应淡淡的,陈月灵很是失望。但是还是忍住没有发脾气,她并不希望当众出丑,让众人看见他脾气不好的一面。

    天武一行人回到天剑山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下车的时候,天情问道:“接下来的日子还有没有什么事情”天武疑惑道:“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事,你想要做什么”天情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走了。”

    天林不解问道:“这里是你的家,你打算去哪”天情道:“去江湖。”天林道:“你想去江湖也不必急于这一会,如今才年初二,你过一两个月再去也不迟。”天情道:“我不打算在家待很久,我要去江湖。”天林有点恼怒道:“你长年在江湖闯荡,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在家里多待几天就不行么我们父子谈谈心。”

    天情本来想回答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天林见天情并没有抵抗的情绪,以为儿子终于肯定自己的话了。但是他错了,天情所想的根本和他相反,天情觉得自己要走,不需要任何人同意,无需征询任何人的意见。

    年初三,天林找天情谈心,但是天林发现自己和儿子根本没有什么话可说,而且自己又不是一个善于和孩子交谈的人,没说什么便结束了谈话。天林便叫妻子和天情谈话,但是这也没有用,夫妻两人和天情都没有共同的语言,对天情的了解仅限于小时候那一丁点小事情。经常是天夫人在说,而天情好似不在听,也好像在听,但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天夫人忍不住就留起泪来,但是天情还是无动于衷。

    天林觉得天情和这个家都有着一种隔阂,父子之间有着一条他无法跨越的沟痕,除非天情主动,不然这条沟痕不会消失,不过看天晴的样子,要天情主动和父母交谈只怕是难于登天。几番交谈无果,天林也失去了耐心,知道自己无法说动天情,索性便由着天情。

    天情在天剑山庄多待了两天,这两天,天情长时间陷入一种发呆的状态,一呆就是发呆半天,整个人都是魂不守心,像是丢了魂一般,坐在台阶上,眼神空洞,魂不守心,你要喊他半天才能将他的魂喊回来。

    天情最终还是走了,大年初五天情一个人趁着月色偷偷地离开了天剑山庄,在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样什么麻烦都没有,不需要和任何人交待什么。天情本来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没有人能够约束他,就算是他师父晴空剑客的话他也不一定会听。

    但是有一个人的话他肯定会听,那个人便是莫北。莫北有一种别人都没有的力量,只要是莫北说的,天情鬼使神差般就会听从。

    星夜,天情来到河边,看着茫茫长江,叫醒船家,船家纷纷表示不愿意这大半夜载他过江,天黑过江根本看不见,更何况有暗礁,哪怕天情给再多的钱也不愿意载他过河,只能等天明载他过河。天情无奈,在江边徘徊了许久,这离天明至少还有三个时辰。天情一刻都等不了,他迫不及待要过江。

    天情望着茫茫江面,心想自己用轻功能不能飞渡道对面,天情心里没底。天情四处望了望,脑袋一个激灵,放下二钱银子,拿过船夫的船篙。天情将船篙平放在地上,右脚用力一踢,船篙便激射向水中飞去。天情迅速跟上,双手平展,一个飞跃便跃上了江面。

    船篙向对岸射去,天情在后面追着船篙,只见天情几个“蜻蜓点水”便踩上了船篙。天情平稳地站在船篙上,随着船篙向前疾飞,船篙的速度越来越慢,在江心的时候便停止不前了。天情用力一蹬,船篙浸入水中天情借助这一蹬之力,身子向前平飞而起,飞跃了三四丈远才重新落回水面,不过天情并没有掉入水中。

    天情双臂平展,双脚快速交替地点着江面,身体向对岸疾飞而去,不消片刻天情已然成功到达对岸。如果有江湖人物看见天情渡江这一幕,一定会叫出来,一定会对天情佩服不已。天情在整个渡江的过程中至少用了三种以上的轻功,天情首先便是用“蜻蜓三点水”踩上船篙,而借助船篙飞到江心这根本是一苇渡江,只不过天情用船篙代替了芦苇。天情离开船篙所用的轻功赫然是“上天梯”,最后天情所用的轻功算是最高明的了,乃是江湖失传已久的“登萍渡水”。

    天情竟然会“登萍渡水”这种绝顶轻功,直让人怀疑天情到底会多少种轻功其实天情会多少种轻功天情自己也不清楚,玄微洞中藏有十九中轻功身法,天情一一都学过,但是记得多少天情并不知道。只记得当年天情告诉风雪老人他将玄微洞中的轻功全部学完了的时候,风雪老人看着天情的目光像是在看怪物一般。当时风雪老人真的想将天情拆开看看,天情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武学天份如此之高。

    当后来天情自己糅合了这些轻功传出了一种全新的轻功时,风雪老人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因为天情给他的惊讶已经够多了,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待天情。

    天情让风雪老人给天情的轻功取名,风雪老人想了几个月才想出来,根据天情轻功的飘逸轻快,用尽全身力量奔跑的特点叫“纵情江湖逍遥游”。风雪老人认为能够和“纵情江湖逍遥游”相比的轻功便只有前大理段氏还有的“凌波微步”。

    风雪老人自持轻功还算可以,于是便和天情比试了一番,结果惨不忍睹,根本连天情的背影都看不见。从那时起,风雪老人觉得天情开始在超越自己,从各个方面一点一点地超越自己,风雪老人很欣慰。看着天情的成长,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一样,充满了喜悦。

    天情的成就和风雪老人息息相关,如果没有风雪老人的悉心教导,天情不会这么快便学会那么多轻功,也不会那么快便学完了自己毕生所学。

    但是风雪老人给天情所起的轻功名字,天情并不是很满意,于是天情自己改为“纵情遗恨生死绝。”至于为什么叫“纵情遗恨生死绝”,天情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天情就是喜欢这个名字,觉得这个要比风雪老人所起的好。

    天情渡江后,一刻都没有停,直奔紫陌阁而去,一路上施展“大步神行”,中午时分便已经到了碧落镇,到达碧落镇的时候,天情已经是饥肠辘辘,但是天情并没有找个饭馆或者客栈吃饭。天情一到碧落镇,脸上便有了一种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笑,那时分别许久的恋人才有的笑,那是一种自内心深处发出来的笑意,充满了阳光,天情笑得是那样的幸福,真是让人羡慕。

    天情一进碧落镇便直奔紫陌阁而去,由于天情抄近路,很快便来到了紫陌阁后门。天情一个飞跃,越过围墙,便进了紫陌阁,完全当紫陌阁是自己的家一样随便。天情对紫陌阁内的一草一木都已经非常熟悉了,很快便来到了莫北所住的青藤阁。天情停在青藤阁前,看着那颗自己在上面待了很多歌夜晚的古木,感触良多。

    此时莫北正好要去吃饭,刚出青藤阁,像是心有灵犀一般。莫北看见天情的时候,天情正好转身,两人四目相对,天情眼中充满了温柔,充满了笑意,盯着莫北傻傻地笑着。反倒是莫北傻了眼,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今天才年初六,天情怎么会出现在紫陌阁按道理天情此刻应该在天剑山庄才对,怎么会跑到碧落镇来

    莫北根本不相信自己眼前所见,掐了自己一把发现这竟然是真实的但是莫北还是不相信,她不能想象天情怎么会年初六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天情充满柔情地喊了一声:“莫北,”这下子容不得莫北不相信这不是梦了。

    莫北迟疑道:“天情公子,你怎么会出现在紫陌阁,你不是在家么”

    天情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很想来看看你,于是便来了。”天情本来不想这么说,但是他记得莫北说过她不喜欢被人骗。

    莫北听到天情这句话,愕然当场,然后瞬间脸上有了不自然的表情。

    在天情眼里,却是另一种惊艳,说不出的娇羞。莫北没想到天情竟然会这么说,一时间哑口无言,然后憋了很久才说了一句:“天情公子,这样不好吧”

    一开始天情没有听懂,傻乎乎地问:“什么不好”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莫北也不说明,低声道:“就是那个。”

    天情想了半天才想到,然后道:“我懂了,但是我不想骗你说我是想来看紫陌阁了,下次我注意就好,保证不让你尴尬。”

    莫北很感谢天情能够这么快理解她的意思,也很感动天情知道自己不喜欢被骗,对自己真诚不撒谎骗自己。

    莫北道:“天情公子,我要去吃午饭了,你呢”

    天情嬉皮笑脸道:“你也没吃午饭么刚好我也没有吃,带我一个吧。”

    莫北一时间还真的找不出什么话来推辞,于是便道:“好吧。”

    两人结伴而行,一路上天情兴高采烈地说个不听,看见莫北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很想和莫北说说这些天他对莫北的思念。他想让莫北一起分享他的点滴,他想让莫北知道他的一切,天情兴奋地说着,莫北静静地听着,偶尔回应,一时间画面异常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