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六章 比翼双飞下黄泉

第九十六章 比翼双飞下黄泉

 热门推荐:
    莫黛正好也去大厅吃饭,刚好看见天情和莫北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的画面,莫黛停了下来,看着两人,天情兴高采烈地说着,小北静静地听着。

    一瞬间莫黛有一种感觉,其实天情和小北走在一起还真的挺般配的,像一对情侣一般。两人个头差距不大,小北刚好可以靠在天情的肩膀上,突然莫黛浑身一个激灵,怎么自己有这种奇怪的想法,莫黛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莫黛仔细想了想,觉得虽然自己看起来觉得很般配,但是小北就不一定会喜欢。这些事情还是让小北自己做主更好,毕竟只有自己的感受才是最确切的,其他人毕竟只是旁观者。

    莫北带着天情突然出现在大厅里让众人吃了一惊,天情怎么会出现在紫陌阁中,年初六天情不是应该在天剑山庄么竟然还是莫北带着天情来的。特别是莫凡来大厅的时候看见天情那惊讶的目光,嘴张得大大的,都可以装下一个鸡蛋了。

    莫凡有点语无伦次道:“天...天情,你不是在天剑山庄么,怎么你会出现在我家不对,是出现在紫陌阁”

    天情伸了伸舌头俏皮道:“这个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吧,先吃饭吧,大家都饿了,不要耽搁大家吃饭的时间了。”

    于是天情就这样蒙混过关了,莫凡本来想问天情原因的,但是由于事物繁忙,根本没空,于是天情为什么这么早来了紫陌阁便不了了之,莫北也不想其他人知道原因。

    天情来了紫陌阁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无所事事的,但是天情却是经常以各种理由去找莫北,只要能和莫北见上面便是幸福的。要是能说上话便更幸福了,每次天情都是说到没有什么话说才走。有时候什么话都没有,天情也会去找莫北,只为了看上一眼,天情便心满意足了。

    每当莫北需要去采草药的时候,天情都会自告奋勇地陪着莫北一起去采草药。有一个人陪着保护自己,莫北也没有介意那么多,便任由天情跟着,这倒是乐坏了天情,什么东西都准备得好好的。

    天情跟着莫北一起去采药,莫北提前将要采的药草告诉天情,但是天情显然不是采药的人,一连挖断了好几株药草,莫北看着被挖断的药草一脸的可惜。

    莫北道:“天情公子,你还是别挖了,药草都被你挖断了,药效流失便没有多大的用处了。”

    天情有点尴尬道:“我眼尖,那我就帮你找药草吧,我找药草,你来挖。”

    两人分工,果然很快,不一会便挖了满满两药篓。

    莫北擦了擦汗道:“天情公子,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天情仿佛还没有尽兴,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他还想和莫北多待一会呢。

    天情看着微微出汗的莫北,主动拿过莫北的药篓提在手上,莫北本来说我自己来被便好,但是天情一句:“这种粗活还是让我这个大男人来干吧,你拿着药锄便好,这下山的路不好走,要是摔一跤,这些药草便全飞了。”

    不知道为什么,莫北听天情这么一说,也没有再执意要自己背药篓了。天情在前面走着,莫北在后面跟着,天情身子灵活地闪动着,像只猴子一样,莫北看着天情的身影便觉得不可思议,天情怎么那么灵活,一点都不害怕。莫北有点羡慕天情,要是自有天情那样灵活就好了,这样子采药就方便多了。

    莫北在后面问道:“天情公子,你怎么那么灵活,蹦蹦跳跳的都不怕摔倒么”

    天情一脸阳光笑道:“我会轻功啊,我轻功很高的,这些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莫北一想也对,武林的人基本上都会轻功,但是自己的哥哥每次都是一步步走上走下的,从来也没有见过哥哥像天情这样蹦上蹦下的。

    莫北将自己的疑惑说给天情听了,天情解释道:“这个主要还是看个人学得是什么轻功,像燕子三抄水是在水面上用的,梯云纵是专门用来攀岩什么的,各种不同的轻功有不同的用处,并不能一概而论。”

    莫北这下子知道了轻功的区别,便好奇地问道:“你用的轻功是什么”

    天情道:“我主要是用柳絮身法,还有一部分的梯云纵。”

    天情看着莫北,心想要是自己教莫北轻功的话,自己和莫北待在一起的理由不就是又多了一条么于是天情道:“我教你轻功吧,这样子你上山下山也会方便很多。”莫北本来是想回答不用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口便成了好。

    天情见莫北答应了,心花怒放,高兴得不得了,这一高兴便没有看路,于是便下错了路。

    走着走着莫北感觉不对劲,问天情道:“天情公子,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我怎么感觉不对劲,上山的时候没有走过这条路啊。”

    天情一脸自信道:“不会的,我的记性很好的,怎么会走错路。”看着一脸自信的天情,莫北也没有多说什么,也许自己记错了也不一定,毕竟自己也很久没有来了。

    但是,走着天情也发现了不对劲,这条路根本没有什么足迹,天情心里开始发毛,好像自己真的走错了路。天情停下来,挠着头,很不好意思地对着莫北道:“我们真的好像走错了路。”莫北当场有点无语,也不好说天情什么,自己也没有发现走错了路,自己也有责任。

    天情道:“莫北,我四处看看,看看哪里有路下山,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莫北想也只有这样了,不然便只能原路返回了。天情放下药篓,找到一处比较高的地方,站在上面看了看,便下来了。对莫北道:“我看见了紫陌阁,但是没有发现路。”

    莫北道:“那我们原路返回吧.”

    天情道:“原路返回,但是我们不知道在哪里走错了,这样返回也是走不出去的。”

    莫北有点着急道:“那可怎么办”

    天情想了想道:“我到是有个方法下山,就是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莫北问道:“什么方法,你先说来听听。”

    天情道:“我可以用轻功飞下去,这个对我来说不难,我背着你飞下去便好。”

    莫北一听脸便红了,当场拒绝道:“不行,绝对不行。”

    天情有点郁闷道:“那我们原路返回吧。”

    于是两人便开始原路返回,冬季茅草很长,许多路都被遮住了,两人走着走着又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了,莫北可不想在山上过夜,天情看着莫北一脸的愁苦的表情,心中像是刀割一样,都是因为自己带的路,不然怎么会迷路。

    天情道:“莫北,还是我背你飞下山吧,我们这样也下不了山,反正这么晚了也不会有别人,只要我们之间是清白的就行了。”

    莫北还是不同意,天情苦头婆心地说了半个时辰,最后天情道:“我们要是还不下山,天黑了山上会有豪猪什么的,我们就只能陪着他们过夜了。”

    莫北疑惑地抬起头来问道:“黄泉岭有豪猪么”

    天情乍呼呼道:“有啊,有很多,成群结队的,说不定还有狼呢。”

    莫北听天情这么一说,终于有点害怕了,松口道:“好吧,你背我飞下山,但是一到山脚便要把我放下来。”

    天情一听莫北答应了,心里乐开了花,连忙道:“只要你答应让我背你下山,一切都听你的。”

    莫北趴在天情的背上,一开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没有人看见,只有自己和天情两个人,更何况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做,于是便大起胆来,不再那么束手束脚。天情背着莫北只觉得莫北好轻,根本没有什么重量。

    天情本来打算背着莫北便下山,但是莫北却道:这么多药材怎么办”

    天情皱眉道:“药草以后再采便好,不要了。”

    莫北执意道:“不行,这些药草只有冬季才有,一过冬季便要再等一年。”

    这下子倒是难住了天情,两个药篓,莫北能背也只能背一个,另一个如果放在自己的胸前,这样下山太危险,很是不方便。

    天情想了想,脱下外衣,平铺在地上,将药草倒在衣服上,然后包好,对莫北道:“这下子便好了,我们将两个药篓都不要了,用我的衣服包着,你背着衣服便好,这样更加方便。”

    莫北虽然感觉很别扭,但是还是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于是便勉强同意了。

    就这样,天情背着莫北,莫北背着药篓。天情选了一处凸出的巨石,准备飞下山,天情感觉莫北抓得不够紧,便笑道:“你把我抓紧了,不然我们要是一不小心便会摔死的,这样别人看见了还会以为我们殉情呢。”

    莫北听了后狠狠滴地瞪了天情一眼,但是还是将天情的肩膀抓紧了些。

    天情喊了一声:“莫北,抓紧了,我要下山了。”说完天情便直接从巨石上一跃而下,莫北吓得赶紧搂紧了天情的脖子,一开始连眼睛都闭上了,直到天情说没事的时候才敢睁开眼。

    莫北发现原来这样子真的很舒服,风吹着好舒服,躺在天情的背上有着一种安全感,不管怎样都不必害怕。

    天情双手平展,衣袖内被风鼓得涨涨的,俨然就是一个气囊。天情施展的是“燕子穿云纵”,不过天情是反着来用的,这样可谓是非常大胆,一个不小心便会分身碎骨,那样天情和莫北就真的算是殉情了。单单一个燕子穿云纵自然不能让两人平安落地,除此之外,天情还用了梯云纵、御风形影、少林大袖神功这些功夫。

    眼看天情即将落地,天情用上了御风形影,使自己的速度变慢,然后双掌向空中猛击,终于使下降的速度慢了下来,但是下降的速度还是很快。突然天情用力一扭,整个人旋转起来,连同身后的莫北也跟着旋转起来,莫北只感觉天旋地转,将天情搂得更紧了,这一刻莫北相信天情能够让她毫发无伤地回到地面,因为每次天情都没有让他受伤,一次都没有。

    天情旋转几圈之后,一个倒挂金钩,双脚勾住了一根树枝,于是两人便停顿了一下,显然这根树枝是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的,但是只要缓上一缓,让天情换上一口气便足够了。天情趁树枝将断未断的时候,用力使身体与地面平行,于是松开了双脚,人便开始向下坠。

    天情两人离地面已经只有一点距离了,但是这点距离却是最危险的,一个不慎便会发生人亡的悲剧。天情一想到身后有莫北,自己死也不能让莫北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只见天情怒喝一声,一股磅礴的内力自天情的掌心发出,击向地面,地面为之凹陷。

    天情开始收腹,将所有的气储存于胸膛中,在落地的那一刻将所有的气均匀地散布在整个上身,天情这样做其实很危险,但是这样做却能够最大幅度地减少落地带给莫北的反震力,因此落地的时候莫北只感觉微微一震,但是天情就不同了,天情只感觉整个身体都快要散掉,像是被人用力击了一掌。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眼看就要落地了,天情双掌击出,两掌拍在地面上,整个手掌都深埋进了土里。在双掌击地的同时天情双脚迅速撑地,使莫北能够平稳地落地。虽然莫北平稳地落地,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是显然天情没有这么轻松了,天情胸膛内气血翻腾,差点都站立不稳。天情赶紧用残余的内力压住要这一股血气,才勉强忍住没有吐出来。

    天情全身都处于一种虚脱的状态,恍若大病一场一般,如果是天情一个人飞下山,对天情来说,这根本轻而易举,但是背上多了一个人,无疑给天情加大了难度,而且天情处处还要保护好莫北,不让莫北受到一丝伤害。无疑天情将所有的伤害都承受了,落地的那一刻,天情如同被人用锤子锤了一锤一样,差点就直接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过了许久,莫北才回过神来,从天情背上平安地下来,发现自己一点事情都没有,然后扶起在地上的天情,幸好莫北扶起天情,不然天情一时半会还真的起不来。莫北抬头望了望黄泉岭,再看看地面,觉得好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从那么高的地方平安无恙地飞了下来,眼中充满了惊喜的色彩。

    莫北看着脸色潮红的天情,知道天情一定费了很大的功夫,心中感动极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想了许久才问道:“你没事吧”

    天情笑着答道:“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莫北重重地点头道:“好。”

    夕阳下,两人并肩的背影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只不过天情的脚步略有轻缓慢,看来天情并不是没有事,而是不想让莫北担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