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七章 洗手为君做面汤

第九十七章 洗手为君做面汤

 热门推荐:
    天情将莫北送到了青藤阁,便打算走,因为天情是在是有点支撑不住了。

    临走莫北喊住了天情道:“今天的事情,你别告诉别人。”

    天情笑了笑道:“不会的,我怎么会告诉其他人。”

    天情刚要转身,莫北又喊道:“你的衣服我会给你洗好,然后送给你。”

    天情对莫北笑了笑便转身了,若是换做平时天情早就跳了起来,但是这一次,天情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他只想找张床,好好地休息一下,恢复一下精力,这一天他是在是太累了,也很伤。

    莫北将药草放下后,便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去吃晚饭。吃晚饭的时候发现天情不在,莫北便问了起来,才知道天情说他在休息,晚饭便不吃了。

    莫北在心中想肯定是背着自己飞下山太累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早休息,连晚饭都不吃了。莫北想着,等会自己吃完饭给天情端点吃的去。

    莫北特意避过所有人,单独去了厨房,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莫北到了厨房以为会有什么饭菜什么的,结果什么都没有。莫北对着厨房的菜看了半天发现自己一个都不会,有点苦恼了,打开橱柜看见有面,想起曾看过母亲给她下面,于是照葫芦画瓢地做了起来。

    弄了半天,莫北终于将面给煮好了,鸡蛋面还漂着两片青菜,莫北觉得很满意。于是便将面端给天情,莫北站在天情的房间外面,左右看了看没有人,于是便轻声喊天情,但是天情正在熟睡中,根本听不见,莫北推了推房门,发现根本没有关,于是便推门而进。

    莫北将面条放在桌面上,看着连鞋都没脱的天情,觉得天情一定是累坏了,其实天情并不是累坏了,根本是元气大伤。

    莫北喊了几声,天情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莫北轻轻摇醒了天情。天情睁开铅块一样沉重的眼皮,开了又合,但是当天情看清楚莫北的时候,马上睡意全无,瞬间就坐了起来。

    天情惊讶道:“莫北,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莫北有点不自然,支支吾吾道:“我见你没有去吃晚饭,于是便给你端了碗面来。”

    天情看着桌上的面条,问道:“这面条是你亲手做的吧”

    莫北没想到天情一下子就发现了,啊了一声道:“是,不..不是..是我让厨子做的。”

    不管是谁做的,只要是莫北端来的,天情便很开心,莫北竟然如此关心他,怎能教他不开心。天情坐在桌边,拿起筷子便狼吞虎咽起来,但是马上便停下来了。因为他发现这面很咸,这肯定是莫北亲手做的无疑。

    莫北见天情突然停了下来,便问道:“怎么了,面不好吃么”

    天情笑道:“面好吃,非常好吃,好吃得不得了,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说完便狼吞虎咽起来,眨眼之间,天情将面吃得一干二净,连汤都喝得一滴不剩。

    莫北都没有想到自己做的面原来如此好吃,看着天情吃面的样子,莫北觉得很开心,总算是为天情做了些什么。

    天情这一次并没有骗莫北,因为天情是真的觉得好吃,因为这是莫北亲手做给他吃的啊。天情一吃便知道,这肯定是莫北亲手做的,而且还能肯定莫北是第一次下厨,不然怎么会放这么多盐。虽然莫北放多了盐,但是天情还是吃的一干二净,因为能够吃到莫北亲手做的面是多么的幸福啊,这面在天情看来就是人间最美的美味,又怎么舍得浪费

    天情吃完面后,莫北心满意足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天情微笑着送莫北离开,然后抓起茶壶,喝了一大口茶,面实在是有点咸了。喝完茶后,天情在怀念着面的味道,这面实在是好吃,真想一辈子都吃到这样的面,那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天情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才起来,吃过莫北煮过的面,天情仿佛精神特别好,整个人都精神奕奕的,一点事都没有了,完全恢复过来了。饭桌上,莫北看着精神奕奕的天情,一颗心便放下了。

    吃完饭后,莫北趁机对天情道:“你的衣服,我给你洗好了,晚上你来青藤阁拿吧。”天情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外衣昨天用来装药了,很高兴道:“好,我晚上去取。”

    天情一路心情好得不得了,高高兴兴地回房了,连鸟儿都为天情的好心情而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天情一路上想着,以后要是能够多一些这样的机会,莫北对自己的印象一定会非常好,那么自己总有一天会得到莫北的青睐,想到这一点,天情像个害羞的孩子一样,傻傻地笑了,但是谁都能看出来,天情眼里洋溢的幸福。

    晚上,天情来到青藤阁,敲了敲门,道:“莫北,我是天情。”

    马上门便开了,莫北道:“你先坐一下,喝口茶,我去把衣服给你拿过来。”

    天情坐下来,细细地观察起来,这还是天情第一次进入莫北的闺房,除了莫言和莫凡,天情是第一个进入莫北闺房的男子。

    房间内布置的古色古香,东西并不多,但是却不显得空洞,靠北边的是莫北的闺阁,有着帘幕隔着,天情能够闻得出来,整个房间内充满一种药草的香味,同时这香味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想必是莫北身上的味道,和昨天自己背着莫北的时候闻到的一模一样。阳台外面便是古木,但是阳台里面靠门那里有着两个大书架,天情起身去翻了翻,发现都是些医术。

    莫北将天情的衣服拿出来的时候,天情正站在书架旁边翻着书。

    莫北道:“天情公子,你的衣服我拿出了了。”

    天情接过衣服,道声谢谢。看着书边微微翻起的菱角问道:“你平时看的都是这些书么”

    莫北点头道:“我没事就会翻翻,瞎翻而已。”

    天情道:“我能够借两本去看看么”

    莫北没想到天情还喜欢看医书,于是便道:“好啊,难得会有人找我要医书看呢。”

    天情随手便拿了好几本,然后便离开了莫北的房间,毕竟是晚上,待太久了被人发现了可不好,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莫北就不一样了。

    其实天情并不是想看医书,醉翁之意不在酒,天情只不过想,自己要是在莫北那借医书,自己便要去还,这样一来自己便有理由经常去借书了,也经常能够去莫北的房间了,天情完全没有发觉这有什么不妥,只觉得这个想法好极了。

    接下来的日子,天情每天没事就仔细地看医书,因为他本来不想看的,但是为了能喝莫北说话的时候又更多共同的话题,说起医理药材什么的,自己不会一问三不知,天情便认真地看起医书来。

    当天情发现医书上有莫北的注释后,天情便又来了兴趣,将书本翻遍,看有没有莫北写的字,如果有便仔细地临摹,时间一久,竟然写得和莫北的字只差分毫,有时候甚至是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细心辨认还真的发现不了。 :\\

    天情将借来的医书看完后,便又去向莫北借,如此反复,天情便能够多次进入莫北的闺房,莫北也没有察觉天情的用心,还以为天情是好学而已。久而久之,天情便对莫北闺房内的每一事物的摆设都了如指掌,比了解自己房间内的摆设还要熟悉。

    天情不仅仅只是为了进莫北的房间看而已,天情更想自己和莫北能够很多地方心灵相通。天情记得这样一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不知道在哪看见这样的一句,天情便喜欢上了这句子,他想如果自己和莫北心有灵犀那该多好。于是天情努力,让两人之间的共同点变得多起来。

    天情会为了莫北而认认真真地看医书,学习医术,会认真临摹莫北的字,只是为了写得和莫北一样而已。天情做着这一切看起来很无聊的事情,只是为了莫北而已,如果没有莫北,天情才不去干这些事情。这些事情虽然枯燥乏味,但是天情却做得津津有味,甚至还乐在其中,最快乐的便属临摹莫北的字了。

    天情每次临摹莫北的字眼神都是不一样的,那眼神仿佛是看着情人一般,而天情便好似看见了莫北一般,每当天情成功临摹出一个字时,天情便会非常高兴,从内心深处都会开出喜悦的花来。

    在众多临摹的字中,天情临摹得最传神,最像的便属莫北的名字了,如果不是天情,恐怕谁都认不出来,就算是莫北也不一定能够准确地认出来哪个是自己写的。

    有人说,写字如同用情,写字有多用心,用情便有多深,天情临摹莫北的字,专心程度,可谓是全神贯注,一丝不苟。特别是当天情在些莫北二字的时候,那专注的神情,仿佛倾注了心血一般,完全是用心在写字,就算是有人用剑对着天情,恐怕天情也毫不为所动,在天情临摹“莫北”二字时,一切都是不重要的,除了莫北。

    天情的字,几可与莫北的原迹相媲美,由此可见天情对莫北用情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