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八章 夜赵李华四凶徒

第九十八章 夜赵李华四凶徒

 热门推荐:
    天情在紫陌阁的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三个月便过去了。

    春天正是踏青的好时节,莫黛邀莫北去踏青,两个人并没有带丫鬟,刚好碰见了在园中练武的天情。

    天情问道:“两位去这是打算去哪”

    莫北答道:“我准备和二姐一起去踏青,我们和大姐约好了。”

    天情涎着脸皮道:“带我一个好不好”

    莫北脸上有不自然的神色道:“这个不是很方便,我们三姐妹踏青,天情公子你又是个男子,这样不好。”

    天情有点失望道:“那好吧,那你们玩得愉快。”

    莫北和莫黛两人走了,天情一个人突然就不高兴起来,闷闷不乐地,对着花花草草生闷气,拿着剑乱劈一起,花草都被砍死不少。天情蓦然惊醒,这弄死了这么多花草,这下子可不好办,趁着没人还是先溜吧。四下瞧了瞧,果然没人呢,先走为上,便溜之大吉。

    天情一个人走到了湖心亭,还在生这闷气,胡乱地踢着柱子发泄着,一不小心踢歪了,反倒将自己的脚给踢受伤了,天情抱着脚痛呼起来。天情本想脱下鞋袜看看伤势,但是刚好莫凡喊了他,于是天情便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莫凡喊道:“天情,找你半天原来你在这,我有事情找你。”

    天情一脸疑惑道:“找我什么事啊”

    莫凡道:“你还记得七大寇么二寇首蒋千上次逃掉了,这次他带着四凶徒卷土重来了。”

    天情皱眉道:“什么是四凶徒”

    四凶徒本来一直活动在闽南一带,因为行事凶狠,手段毒辣,武功高强,所以被江湖人士称为四凶徒。四凶徒本来势力并不强,但是岭南温家和武夷山南宫世家都坐视不理,所以四凶徒才坐大了。但是四凶徒并没有到危害武林的地步,所以江湖上对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今这四凶徒却受到了蒋千的挑唆来到了碧落镇,碧落镇又将不得安生了。

    四凶徒分别是大凶徒何首乌,此人江湖上没有具体信息,只知道在他手中的人都没有一个是活着的,至少目前没有。二凶徒白眉老祖,原名已经不可考,他喜欢虐杀,一旦落入他的手中,生不如死。三凶徒东方雄,此人孔武有力,喜好杀人,一言不满就出手,年少时因为不满父母的呵斥而动手杀了双亲,后进入江湖。四凶徒刘三斤,此人以前是个屠夫,因为刀法奇准,一刀切下肯定是三斤,不多不少,因为杀人而逃亡,后来四个人便聚在一起成为了四凶徒。

    天情有点纳闷道:“凭这几个三脚猫货色也能叫四凶徒”

    莫凡郑重其事道:“你可别小看他们,他们曾经一夜之间灭了九个村庄。虽然他们只是四小凶徒,但是对于碧落镇来说,这仍然是不小的压力。”

    天情笑了笑道:“其实,你们只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四大凶徒就行了,四大凶徒只要其中一个人听见了,什么狗屁四小凶徒都得死光。”

    莫凡脸色为之一变道:“你说的四大凶徒莫非是夜赵李华”

    天情点头,莫凡倒吸了一口冷气,比起四大凶徒,四凶徒连屁都不算,说四小凶徒是个屁都是抬举了他们。四大凶徒夜赵李华分别是夜神月、赵游侠、李傲鹤、华司徒。

    这四大凶徒在黑道上,乃至在整个江湖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夜神月乃四大凶徒之首,夜神月为人一脸正派,长得俊逸不凡,但是却坏事做绝,被整个江湖通缉。

    江湖上纠结了八大门派的人手围剿夜神月,这一战八大门派掌门人进尽皆出动,分别是武当、丐帮、华山、峨眉、点苍、崆峒、少华、青城等八派。八大派出兵围剿夜神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终于将夜神月逼上了巫山绝壁,但是却被夜神月垂死挣扎,趁着黑夜一连杀了八大门派掌门人,然后一个人安然无恙地下了巫山。

    这一战之后八大门派从此衰微,人才凋零,就算有的门派还有杰出的人物,但是为了掌门之位厮杀不已,八大门派就此没落,夜神月声名大噪,一时间黑道上无人能及。

    赵游侠乃是山东富家子弟,学得一身好武功,特别是一双骷髅灭魂手无人能及,在年轻一辈中算是出类拔萃的高手。少林乃武林的泰山北斗,于是赵游侠便去少林挑战十八罗汉阵,赵游侠不仅仅将十八罗汉阵打败了,更重要的是他将少林十八罗汉全杀了,一个不留。于是赵游侠便成了少林通缉之人,纷纷有人自告奋勇去捉拿赵游侠,无一例外都被杀了,于是赵游侠在黑道上便成了声名赫赫的人物。

    李傲放在江湖上成名甚早。十年前便已经成名,凭借一手皇天剑法在江湖上披靡所向,后被人称为人皇,李傲鹤则是李傲放的弟弟,一正一邪,李傲鹤一手松鹤剑法比起李傲放也不遑多让。但是成名较晚,五年前才成名,但是却是黑道上的名声。原因无他,只因为李傲鹤单剑匹马就劫了龙门镖局的十万两黄金,押镖镖师一个不剩,全部杀光了。不仅如此,龙门镖局总镖头老龙王龙飞虎亲自找李傲鹤要镖,结果被砍断一只手,成为了独臂龙王,从此没有人轻易敢惹李傲鹤。

    华司徒此人是个女子,本名叫华小菁,乃华山派弟子,人称华山女侠,和当时的风流剑客司徒剑南是一对爱侣,婚后司徒剑南本性不改,于是华小菁大怒之下,将司徒剑南杀了,然后将司徒剑南炖了,请人一起分享,众人只觉味道鲜美,问其是何肉,华小菁面不改色道是司徒剑南的肉,众人当场呕吐不止。华小菁后改名为华司徒,用此名来纪念司徒剑南,江湖上的采花盗为之一少,因此华司徒便成了四大凶徒之末。

    莫凡摇了摇头道:“就算四大凶徒听见了会出来灭掉四小凶徒,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四大凶徒在哪里,要让四大凶徒得知这个消息很不容易,我们还是去大厅参加会议吧,和众人商议一下如何具体对付四小凶徒。”

    天情道:“我们可广布谣言,说夜赵李华是狗,何白东刘四凶徒才是真正的四大凶徒,夜赵李华只配给他们提鞋,这样子说不定就传到四大凶徒的耳里,然后就省去我们不少麻烦了。”

    莫凡想了想,觉得这个有理,于是便道:“我们还是要做两手准备,一边派人散布谣言,一边准备应对四凶徒,不然要是四大凶徒没有及时赶来,我们也能有备无患。”

    天道:“这个随你吧,商议我就不去了,你将商议结果告诉我就行了。”莫凡见天情不愿去商议也不多做勉强,便由着天情去了。

    天情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湖心亭中,想着莫北今天会去哪里踏青呢天情一个人默默地想着出神,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然后天情做了个梦,美梦,梦中自己和莫北两个人在碧落湖踏青,一开始天情拉着莫北的手,两人在碧落湖边的草地上欢快地奔跑着,这是多么美好的场面啊,能够和莫北手拉手奔跑,这大概只有梦中才能出现这样的场景。

    两人跑累了,就随意地倒在草地上休息着,然后相视而笑,天情伸手将莫北揽入怀中,莫北也没有拒绝,一脸温顺地躺在天情的怀里,天情觉得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两人一直在草地上拥抱着,直到黄昏的时候,两人才起身,天情背着莫北一路上,有说有笑地回紫陌阁。

    湖心亭中,天情还在睡着,但是却发出了笑声,那是窃笑不已,一个人偷偷的笑,怕被人发现一般。莫奕风站在湖心亭中,看着睡着的天情犹豫不已,他本来是莫凡叫他来将商议结果告诉天情的,结果天情正在睡觉,莫奕风便等天情睡醒,但是突然间睡着的天情发出了笑声,而且笑声听起来,莫奕风感觉毛骨悚然。

    莫奕风迟疑了一会,还是决定将天情喊醒,但是根本喊不醒,莫奕风无奈,只好推了推天情,这一推之下,便出事了。

    天情本来在做着美梦,发出笑声,身体因为笑而晃动不已,加上莫奕风的轻轻一推,天情便掉入了湖中。美梦就这样打扰了,天情郁闷不已,简直是要抓狂了,要知道他梦见莫北一次有多难,更何况是这样的美梦就更难了。天情黑着脸从湖中站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湖中,然后才看见一脸愧疚的莫奕风站在亭中。

    天情那一刻杀了莫奕风的心都有了,天情懊恼不已地拍打着水面,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看天情的愤怒,简直是要杀人。莫奕风站在亭中,心中拔凉拔凉的,担心天情要冲上来将自己掐死。过了许久,天情终于停下了,爬上了湖心亭,天情黑着脸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莫奕风看着天情,觉得天情是不生气了,才道:“凡哥让我来告诉你商议结果,商议决定让夏家打先锋,此次打算挑选一百个人手,挑一些武功不错的子弟去,走精英路线。” :\\

    天情一脸的不愉快地看着莫奕风道:“就这个”

    莫奕风点头道:“就是这个。”

    天情一脸的恨意道:“就因为这个你把我给吵醒了”

    莫奕风赶紧道歉道:“天情公子,实在是很抱歉,不小心将你推进了湖里,要打要罚随便你。”

    天情看着一脸大义凛然的莫奕风,把他活活掐死都不能消心头之恨。

    天情心情烦躁地摆手道:“你走吧,别让我看见你”,莫奕风很听话地走了。

    天情继续躺在亭中的栏杆上,继续睡觉,不过这一次天情不管怎样都睡不着了,变换了无数的姿势,就是睡不着,天情发狂地抓着头发,愤恨不已,都是莫奕风的错,这样一个绝世好梦就被他给搅了,天情心中的怨念简直比孟姜女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