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九十九章 空山灵雨夏语雪

第九十九章 空山灵雨夏语雪

 热门推荐:
    莫北和莫黛两人在红尘路上等到了大姐莫紫,三人结伴一路上在碧落城内闲逛着,说着家常,莫紫提议道:“我们去碧落湖看看吧,我很久没有回来了,想去碧落湖看看。”

    莫黛笑道:“大姐,你是想去看看你和姐夫定情的地方吧,当年你和姐夫就是在碧落湖边相遇的,然后一见钟情,之后姐夫便来提亲了。”

    莫北问道:“这次姐夫怎么没有一起来”

    莫紫道:“玉箫他有事,要过几天才能过来,我先行一步。”谈笑间三人来到了碧落湖,莫紫道:“碧落湖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美。”

    莫黛笑道:“可是我们大姐已经变了啊。”

    莫紫笑道:“哪有,我还是你们大姐。”

    莫黛道:“不一样,现在姐夫才是你的重心,你出嫁的时候,小北还是个小女孩,如今小北都是个大姑娘了,也快要出嫁了。”

    莫北在一旁羞道:“二姐,你都没有嫁,还来说我。”

    莫黛笑道:“我今年就要出阁了,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今年也出阁”

    莫北脸色为之一红道:“二姐又来捉弄我,我不和你说了。”

    莫紫圆场道:“小黛,你就别捉弄小北了,小北的性格你也知道,内敛含蓄,不像你能说会道的。”

    莫黛道:“好啦,我不取笑小北便是。”

    三人一时间又拉起了家常,谈笑声将正在湖边练剑的夏语雪给吸引了。夏语雪已经练成了七式中的第二式,如今第三式已经练了两个月有余,却迟迟不见突破,心烦意乱,于是便来碧落湖散散心,希望能够找找灵感。在碧落湖便走着走着,心情舒缓了不少,于是便又练起剑来,心神空明,剑法也顺畅不少,隐隐约约有练成的迹象。

    正在专心致志练剑的夏语雪突然被莫家三姐妹的笑声吸引,突然间灵光一闪,提剑便挥舞起来,剑法飘逸,仿佛是活的一般,充满了灵性。夏语雪的剑法飘逸如同九天之云彩,而这飘逸中又有着变幻,隐隐约约间有一股磅礴之气在蛰伏,一旦爆发将势不可挡。夏语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仿佛自己就是剑,仿佛自己就是空山灵雨。

    但是却还是差了最后一点点东西,夏语雪冥思不解,这一招“空山灵雨”只差一点点就大功告成了,到底差了些什么呢夏语雪看着自己的剑,再看看碧落湖,突然间就想明白了,空山灵雨,自己是山,剑是雨,只有这样才叫空山灵雨。夏语雪欣喜异常,再一次施展“空山灵雨”,心念空明,剑招飘逸,收招,湖边惊起巨滔。

    “空山灵雨”一剑之威竟然使平静的湖面惊起巨滔,夏语雪伸手去接那些被惊起的水花,脸上充满了无限的欣喜,他苦心孤诣终于将第三式空山灵雨学会了。本来在谈笑的莫家三姐妹被巨大的声响给惊动了,发现了站在湖边的夏语雪。

    莫北看着站在湖边接受湖水洗礼的夏语雪,白皙俊朗的脸庞洋溢着满足的笑,一身白衣将夏语雪更加衬托得更加出凡不已。莫北望着夏语雪,由于距离原因,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觉得这样一个人必定是个佳公子。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身白衣,莫北突然就想起了天情,天情也是一身白衣,白衣的天情笑起来也是非常好看,像一块白玉一般通透,纤尘不染,教人忍不住便动心。

    夏语雪接受完湖水的洗礼后,便来到莫家三姐妹所在的地方,夏语雪先是行了一礼,然后道:“在下夏语雪,本来在下在湖边练剑,久久不能突破,多谢三位姑娘的笑声,让在下学成了剑法,在下感激不尽。”

    莫紫和莫黛都被夏语雪的话给说楞了,自己姐妹之间说说笑笑也能让练武之人突破么,这未免也太搞笑了。

    莫北根本没有听见夏语雪说的什么,莫北发现夏语雪就是上次自己跟着哥哥剿灭七大寇时看见的心仪的男子,蓦然间莫北的心跳个不停,心头的小鹿乱撞不已,这一刻莫北的心彻彻底底动了。原来是他,竟然是他,我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这一切是天意么,莫北一个人静静地想着出神。

    夏语雪道:“不知道三位姑娘姓什么”

    莫黛道:“我们是紫陌阁的人。”

    夏语雪脸色为之一变道:“原来是紫陌阁三位小姐,在下有眼不识泰山。”

    莫黛淡淡笑道:“馆的人何时变得这般客套起来”

    夏语雪心中大惊,自己没有说自己是馆的人,对方已经知道了,于是坦然道:“在下馆夏语雪,阁下想必是莫家二小姐莫黛小姐,在下一向耳闻莫黛小姐聪明绝顶,仅凭一个名字便判断出来在下是馆的人,令在下佩服不已。”

    莫黛挥手道:“你也不用拍马屁,这种三岁小孩都能够判断出来的问题算什么聪明。”

    夏语雪转而看着莫紫和莫北,因为年龄问题一看便知道谁是大的,谁是小的。夏语雪看着出神的莫北,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娇羞,双眼停在莫北身上,挪不开。温柔阳光下的莫北有着一种淡淡的光,纯真的气质,像含苞欲放的花朵,让人爱不释手,令人目不移视。

    夏语雪正看得出神,莫黛的话音将夏语雪拉回了现实,莫黛道:“夏公子这般盯着我家三妹,不知道这可是大家公子应有的教养”

    夏语雪脸红道:“是在下失礼,在下向三位赔个不是,改天一定登门道歉。”

    莫北还是一个人静静地想着,原来他叫夏语雪,莫北想起了诗经里面的:“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

    夏语雪向三人行了一礼,便走了。

    莫紫才道:“小黛,看你的样子好像很讨厌这位夏公子”

    莫黛没好气道:“姐,你是不知道,上次剿灭七大寇,夏家的人想让我们莫家去充当炮灰,于是哥愤而退出碧落盟,因此而在剿寇行动中大败七大寇,夏家人的计谋没有得逞,反而因此损失惨重,于是我们紫陌阁便夺取了碧落镇的领导权,夏家的人每一个是好的。”

    莫紫摇摇头道:“小黛,你这一竿子打死一群人的性格要改改,虽然夏家中有不好的人,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坏的。”

    莫北也道:“二姐,你这是对夏家的人有偏见,我觉得夏语雪夏公子就是个好人。”

    莫北的话引来了莫黛的激烈反应。

    莫黛一脸不服道:“别和我提什么夏家有好人,上一次如果不是天情,我们莫家出去剿匪的人早死光了,哥哥曾说过要不是天情关键时刻相助,光凭紫陌阁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七大寇,本来哥哥和我们莫家子弟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就是因为天情,他们才幸免于难,不像碧落盟那样死得只剩百来人。不然你们以为为什么天情可以在我们紫陌阁住那么久为什么我们紫陌阁每个人都对天情客客气气的一切都是因为天情是我们紫陌阁的恩人,要不是天情,紫陌阁莫家早就不存在了。”

    莫紫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个缘由,便问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还想见这个天情了,他还住在我们家么”

    莫黛道:“天情他年初六就来我们家了。”莫紫疑惑道:“年初六就来了” :\\

    莫黛道:“这个你问小北好了,她最清楚了。”

    莫北这时才抬起头道:“为什么问我啊这又关我什么事”

    莫紫看着莫黛和莫北的神情,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一时间对这个天情充满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够拯救整个紫陌阁,让自己两个妹妹有如此截然不同的反应。

    三人因为夏语雪这一搅合,也无心继续踏青,于是便收拾东西回紫陌阁。一路上莫北才发现自己差点因为夏语雪和二姐吵了起来,莫北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而和亲姐姐吵起来。莫北又想起了天情,说实话,莫北挺感激天情的,天情三番四次救了自己,而且还帮助整个紫陌阁,要不是天情,自己恐怕早就死了,莫北想起天情那张无邪的脸,笑容温暖的脸,只觉得心中充满了感动。转而莫北想起夏语雪那俊朗的脸,觉得整颗心都动了,情不自禁的就心动起来。

    三人回到紫陌阁,莫紫见到了传说中的天情,天情给莫紫的第一眼感觉便是看不透,她看不透天情这个人。天情给她的第一眼感觉是阳光,然后便是老成,最后是不成熟。很是矛盾的感觉,这样莫紫疑惑了,一个人怎么能够同时给她这么多感觉

    天情就像个迷一样,让人充满了好奇,捉摸不透,无论你怎么探究,你始终不能够真正了解天情。

    年少的天情别人尚不能了解,更别谈在雪峰山上练剑三年,剑成出谷的天情能够让世人窥探他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