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一章 侏儒凶徒何首乌

第一百零一章 侏儒凶徒何首乌

 热门推荐:
    天情看见剔骨尖刀,心中大喜不已,他等这一刀已经等了好久。

    刘三斤一刀向天情的心脏搠去,天情虽然被绳索绑住了,但是身形还是能够扭动,天情看准了尖刀,身形扭动,然后一刀便刺在绳索上,绳索应声而断,天情运功,脱身而出。刘三斤傻眼了,自己明明是刺向天情的心脏,怎么会刺断了绳索,这下子可闯了大祸,汗流不已。

    蒋千本以为让刘三斤这个屠夫动手,应该没有事,结果却成了这样子,蒋千心里直骂道一群废物。四人围住天情,但是没有束缚的天情岂是这四人能够围住的

    天情看着四人的包围,舒了舒手脚,然后道:“小爷我今天没空和你们玩,后会有期。”

    众人看着天情舒了舒手脚,是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天情说完,一个纵越,越过众人头得有理,因为我就是夜神月。”

    夜神月还待要说什么,天情已然抢先一步道:“兄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后会有期。”说完并不等夜神月答话,便已经出了山林。

    夜神月看着天情的背影,感慨道:“好轻功,此人也必定大有来头。”天情一出山林便向小梁河疾奔而去,心中时分担心莫北的安危,只有亲眼见到莫北平安他才会放心。

    天情一到碧落盟的营寨,便有人认出来了,于是天情顺利地进入了营寨,同时莫凡也知道天情来了。

    莫凡亲自来见天情问道:“天情,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这一次你不来了么”

    天情并没有回答莫凡的问题,而是问道:“莫北呢,他在哪里”天情这么一问,莫凡便知道这一次天情又是为了莫北而来的。

    莫凡道:“小北她应该还在营帐内吧。”

    天情道:“她的营帐在哪”

    莫凡指了指门口插着花的营帐道:“那个就是小北的营帐。”

    天情道:“我先去看看莫北,等会来和你说事情。”

    天情心想时间还早,莫北应该还在睡觉中,便没有喊,直接进去了,果然莫北还在熟睡中,天情看着熟睡的莫北,心中感到特别的温馨。看着那熟悉的脸庞,魂牵梦萦的可人儿,忍不住伸手抚摸莫北的脸庞,但是就在手快要触及莫北的时候,天情的手又缩回来了。

    天情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些什么,心中很想摸一摸莫北的脸庞,但是却又怕惊醒了莫北,天情再一次伸手,这次天情的手却没有触及莫北,只是离着莫北脸庞一定的距离,来回抚摸着,虽然没有触及莫北,但是天情却感觉到实实在在地抚摸到了,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满足。

    天情在莫北的营帐内待了一会便出来了,临走的时候,天情还回头深情地望了望在熟睡中的莫北,看着熟睡的莫北,天情微笑地离开营帐。天情直奔莫凡的中帐,莫凡见天情来了便问道:“天情,你之前说要和我说事情,是什么事情”

    天情坐下道:“夜神月来了。”

    莫凡吃了一惊道:“你说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来了”

    天情点头道:“我早上在那片树林里发现的他。”

    莫凡表情激动道:“你快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天情道:“也没什么,就是我昨晚在那片树林里面看见了他,今天早上我才发现他是夜神月。”

    莫凡道:“就这些”

    天情疑惑道:“你还想知道哪些”

    莫凡想了想,自己好像要知道的也就这些。这一次既然夜神月来了,那么自己完全就不用出力了,夜神月一个人便能够将四大寇彻底解决。莫凡担心夜神月并不会一来就找上四大寇,这样自己就不利了,如果夜神月能够一来就找到四大寇,这样就完全不用自己出力了。

    谈话间一个小孩模样的人送来早餐,莫凡邀天情一起吃。

    天情反倒奇怪起来问道:“怎么队伍里会有个小孩子”

    莫凡解释道:“这个小孩是昨天从四大寇手中救下来的,他全家都被四大寇杀了,在小北的请求下,我就把他留下了。”

    但是,显然天情一脸狐疑地看着这个小孩,其实这个小孩就是何首乌,何首乌天生就是个侏儒,模样一直是个小孩,许多人因为没有防备而被何首乌杀了。但是天情就不一样了,天情不喜欢小孩子,所以对何首乌有防备之心,他问道:“你怎么会被四大寇抓住的”

    小孩开始道:“四大寇抢劫我们村子,杀光了我们全村的人,他们也要杀我,但是还好莫公子救下了我,不然我也死了。”

    这个小孩还没有讲话说完,天情已然打断道:“你倒是说说看他们为什么留下你一个人不杀”

    小孩辩道:“他们是先杀了我的家人,然后准备杀我,但是我刚好陪莫公子救下了。要不是莫公子,我早死了,为了感谢莫公子的救命之恩,我要一辈子侍奉莫公子。”

    天情笑了,在嘲笑这个小孩,天情道:“你继续编,我倒是想看看你能编出什么来”

    小孩道:“我不理解天情公子你再说些什么”

    莫凡也感到莫名奇怪道:“天情,他只是个小孩子而已,你这样为难他干嘛。”

    天情笑了笑,指着何首乌道:“你认为他就是个小孩子”

    莫凡有点不解,天情这是怎么了,这个小孩明明就是个孩子。这时莫北也醒了,刚好进账,一眼便看见了天情,莫北一进来,天情脸色名马上变了,天情瞬间便转移到了莫北的身边,看得莫北莫名奇妙的。

    莫北问:“天情,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情道:“还不是因为你来了,我不放心,所以我跟来了。”

    莫北听着天情的回答,有点无语,心中有股暖流在流淌着,但是还是有点说不出的失落。

    莫北问道:“你们在干嘛呢”

    何首乌仿佛看到了救星,向莫北诉苦道:“莫姐姐,我给莫公子送来早点,这个人一来就怀疑我是坏人。”

    说完便想寻求莫北的保护,但是天情却挡住了他的去路。天情冷冷道:“何首乌,你别装了。” ~:

    天情此话一出莫凡和莫北都吃了一惊,莫北道:“天情,他明明是个小孩子,怎么会是何首乌”

    天情道:“如果他真的是个小孩子,那么他早就被心狠手辣的四凶徒杀了,四凶徒从来不留俘虏,怎么会留下他等你们来救更何况他根本是会武功的,他步伐轻盈,端粥的时候,粥面一丝波动都没有,能够将粥端得这么稳,一个小孩子是做不出来的。还有他全家被杀了,他却一点都不伤心,这点很是令人匪夷所思。”

    何首乌立刻哭泣道:“你凭什么说我不伤心我眼泪都快流干了。”

    天情笑道:“你骗得了别人,你可骗不了我,你眼里闪烁的精光,逃不过我的双眼。还有我昨晚去过四凶徒的营寨,何首乌并不在营寨内。”

    众人没想到天情竟然去了四大凶徒营寨,天情这么一说何首乌知道再也伪装不下去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被一个天情揭穿了他的全部计谋。

    何首乌哈哈一笑,孩童模样完全便了,换成了一副老成的脸,但是还是小孩一样的身高,原来何首乌是个侏儒。

    莫凡傻眼了,自己竟然和四凶徒的老大何首乌一起待了一天,想想就后怕,幸好天情发现得及时,不然这一次后果不能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