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二章 江湖影灭夜神月

第一百零二章 江湖影灭夜神月

 热门推荐:
    何首乌笑道:“没想到我竟然会被发现,果然是个人才。”

    天情嗤之以鼻道:“就你那蹩脚的演技,能骗得了谁”

    何首乌哼哼唧唧还是没说出话来,天情已然将莫北保护得无人能犯,想抓个人质回去看来是不行了,只好自己先回去再说了。

    何首乌准备逃走,天情一眼便看出来了,问道:“你是不是想走”何首乌趾高气扬道:“凭我要走,就凭你们两个能留得住我么”天情笑了笑,并不答话。如果天情真的想留一个人,恐怕这世间只有少数的人他留不下来。

    何首乌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划开营帐便逃了出去。

    莫凡问道:“为什么不将他留下来”

    天情道:“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自然会有人代替我们留下他的人头。”

    莫凡问道:“你是说夜神月”

    天情点头道:“这一次完全不用我们出手,四凶徒就会土崩瓦解。”

    何首乌的事情告一段落,莫北道:“你们两个别说了,先吃早餐吧,我都快饿死了。”于是三人开始坐下来准备吃早餐,莫北端起粥,正准备吃却被天情拦住了。

    天情道:“这是何首乌端来的东西,你不看看有没有毒么”

    莫北听从天情的话,闻了闻,脸色大变道:“这粥有毒。”

    莫凡也闻了闻,虽然气味很淡,但是他身为紫陌阁阁主还是闻出来了。

    莫凡道:“这毒是软骨散,中毒后一旦运功便会全身无力,即刻失去战斗力,一旦两军交战便只能任人宰割,这何首乌好狠毒的计谋。”

    天情道:“想必他不可能只在一碗粥里面下毒,你还是先去看看其他人有没有事吧。”

    莫凡急急忙忙便去查看其他人的情况了,剩下莫北和天情两个人在营帐内。

    天情问道,粥有毒,馒头有没有毒莫北从怀中拿出一枚银针探了探,银针没有变色。天情道:“那我们就将就着啃一下馒头吧。”

    于是两人慢慢地啃起馒头,但是天情显然有点吃不惯,吃得无比艰难,眼看就咽不下去了。

    莫北发现了天情的情况,试探性问道:“要不要喝口水”说完便给天情倒了杯水,天情赶忙接过,一口喝光了。

    天情舒畅地吐了一口气道:“差点噎死我了。”

    莫北轻轻地笑了起来,天情不明白莫北笑什么,便问,莫北道:“吃个馒头而已,至于噎死人么”

    天情道:“当然会啊,这馒头硬邦邦的,难吃死了。”

    莫北道:“你娇生惯养的,当然会觉得难吃。”

    天情生怕莫北误认为他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赶忙解释道:“才不是,我自小便跟着师父在风雪谷中修行,吃得东西都是我师父一手弄的,才不会像这么难吃。”

    莫北听天情这么一说,反倒是来了兴趣,问道:“你自小便在那个什么风雪谷长大的么”

    天情道:“对啊,我八岁的时候就跟着师父去学武了,十三岁才出谷。”

    此时,莫凡刚好进来,恰好听见了天情这一番话,这句话虽然没什么,但是在莫凡心中却是有触动的。一个人八岁练武,五年有成,自己呢如果给自己五年时间,自己能不能学成

    莫北还待问些什么,看见莫凡进来便没有继续问,转而问莫凡道:“哥,其他人怎么样”莫凡忧心忡忡道:“其他人大部分都喝了粥,中了毒,只有少部分的人才没事。”

    天情突然插进来问一句道:“能出战的人有多少”

    莫凡楞了楞道:“大概二十人左右。”

    莫北问道:“那夏语雪夏公子有没有中毒”

    莫凡道:“夏语雪和夏宇早上出去了一趟,因此并没有中毒。”

    听得夏语雪没有中毒,莫北一颗心便放下了。

    莫凡道:“如今能够出战的人只有二十之数,一时间解药也只能回紫陌阁拿,一来一回最快也得一天时间,今天四凶徒必定来犯,我们势必抵挡不住。”

    天情反而笑道:“不一定,只要夏语雪没事就行了,凭他一人之力便能够战胜四凶徒。”

    莫北有点气愤,怎么能够让夏语雪一个人去抵抗那么多人,正待要替夏语雪反驳,但是转而又想到,夏语雪和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自己这样替他反驳,合适么

    莫凡恍然大悟道:“我懂了,擒贼先擒王,让夏语雪和四凶徒打,只要夏语雪击溃了四凶徒,那么这一战我们便胜了。”

    天情接着道:“其实不尽然,夜神月已经来了,如果夜神月要是出手,那么便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莫凡道:“但是夜神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手。”

    天情淡然道:“我们慢慢等便好,夜神月迟早会动手的,不然他此行岂不是泡汤了。”

    莫凡笑道:“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果不其然,何首乌一回到落马坡的营寨,便下令攻打碧落盟。百余人马浩浩荡荡向小梁河奔来,碧落盟只派出了二十号人,如此悬殊的人数对比,让四凶徒忍不住得意不已,这一战看来己方必胜无疑。

    莫凡按照和天情商量的计策,让莫奕风出来喊话道:“你们四大凶徒,可有人敢出来和我们一对一单打独斗”莫奕风此话喊得中气十足,蓄满了内力,一声喊出,简直是震耳欲聋,声音传至数里开外,回声经久不息。

    莫凡让莫奕风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将夜神月给引来而已,只要夜神月来了,一切便好再好说不过。果不其然,原本躺在树干上休息的夜神月听得这一声长啸,嘴边有着笑意,从树上一跃而下,便向着发出长啸的小梁河走来。

    莫奕风的叫阵第一个便引来刘三斤的不满,第一个便冲了出来。但是碧落盟派出的人却不是莫奕风,夏语雪一身白衣,手执长剑,驱马走出,眉头笼罩着淡淡的忧郁。

    刘三斤一看夏语雪这番模样,便恼怒不已,明明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怒喝一声,手执大斧便砍向夏语雪,刘三斤将大斧抡得飞起,气势十足。一斧向夏语雪迎面砍来,夏语雪后仰,后背贴着马背,避过这一斧,但是手中长剑同时攻向刘三斤,刘三斤一斧抡过,旧力用尽,新力未生,后背空门大开。

    夏语雪人还是后仰之势,双脚一蹬马背,整个人便向刘三斤飞去,刘三斤刚好转身,却迎上了夏语雪的长剑,一剑刺中了心窝,当场从马背上掉下来。碧落盟士气为之一振,四凶徒的士气为之低迷,四当家的一出场便被人一剑刺死了,让这些小喽啰人心惶惶。

    这一幕看得蒋千脸上直抽搐,他果然是找错了人,真的不该来这一趟的。

    此刻,夜神月已经赶到了小梁河,就混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看着两方人马的交战,不过更多的时候夜神月都是在看着天情,天情才是让他感兴趣的对象。

    天情在马上,但是却是丝毫不关心战局,时不时找莫北说说话,仿佛战局的胜败和他丝毫关系都没有。

    刘三斤首战便败了,四凶徒的人马有些骚动,白眉老祖驱马走了出来,看着夏语雪便是一脸的笑。白眉老祖手拿拂尘,脸上的笑虽然看起来是慈祥,但是却是明显的奸笑,看着便让夏语雪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白眉老祖拂尘一样,便向夏语雪扫去,但是扫到半路却一下子狠狠地扫中了马头,马匹吃痛,四处乱跑起来。白眉老祖哈哈一笑,甚是得意,反观夏语雪在马上被颠得七荤八素,最后还被甩下马来。

    这一幕看得夏宇甚是郁闷,语雪的江湖经验还是不够,不能够及时应变。

    夏语雪灰头土脸地站起来,脸上一脸的怒气,怒骂道:“卑鄙。”

    白眉老祖毫不在意地笑道:“我就是卑鄙,你能耐我何”

    夏语雪毕竟还是年轻,经不住白眉老祖的激将,于是提剑挺身而上,但是白眉老祖的拂尘显然是夏语雪的克星,死死地缠住夏语雪的长剑,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战斗便成了持久战,互相僵持不下。由于两人的打斗十分乏味,一个攻,一个缠,看得众人都昏昏欲睡。一时间有人叫嚣起来:“打不赢就回去吃奶,别跑来丢人现眼”。

    这句话显然激怒了夏语雪,夏语雪怒喝一声,整个人旋转起来,缠在长剑上的拂尘越缠越紧。白眉老祖惊觉,不好,要是让着小子继续旋转下去,自己的拂尘迟早会被拉脱手,于是白眉老祖主动送开了手。拂尘便天旋地转地飞起来,白眉老祖一跃身,拂尘便重新回到了白眉老祖手里,局势瞬间有是持平的状态。

    莫凡和夏宇两人都是一脸的平和地看着战局,反倒是天情有点不耐烦了,因为他发现莫北看着夏语雪打斗甚是关心,也许是嫉妒心在作祟,天情不想夏语雪继续打下去。

    天情对着人群喊了一声道:“夜神月夜大侠,你还想在那看多久”

    天情此话一出,众人皆惊,怎么夜神月来了么

    四凶徒心中顿时凉了,透凉的,冰凉的。最为吃惊的是夜神月,明明自己隐藏得这么好,不动声色,怎么就被发现了呢,夜神月有点想不通。但是既然被发现了,那么索性出去吧。

    夜神月一身紫衣,从四凶徒的人群中走出,站在两支人马的中央,白眉老祖和夏语雪也停了下来。夜神月对着天情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天情反倒是没那么客气道:“你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交情之类的等会再说吧。”

    夜神月笑得很是温润,对着天情笑道:“好,让我先解决他们再谈其他的。”

    夜神月转身对着四凶徒中的何首乌道:“我是夜神月,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动手”

    何首乌一听见来人是夜神月,便心如死灰,仿佛有一千把刀架在他脖子一般。其他人不害怕是因为不知道夜神月的厉害,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他心如死灰。

    关于夜神月曾有这样一句话:“一遇夜神月,江湖人影灭”。

    比起其他三大寇,夜神月最为可怕的地方便是穷追不舍,不死不休。

    夜神月此话一出,四大凶徒的人群骚动不已,这个夜神月是什么人,竟敢口出狂言,还让我们自行了断。

    东方雄首先便站出来怒喝道:“哪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看爷爷一刀劈了你。”

    听得东方雄这不知死活的言论,夜神月轻轻地笑了笑,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似刀非刀的东西,像折扇一般慢慢打开,便是一个圆轮。

    天情看见这一幕,便拉起莫北的马匹,转身想营地走去。

    莫北不解问道:“我们为什么要走”

    天情淡淡道:“接下来的事情,不适合你看,我们还是回营帐,等消息便好。”

    莫比还是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适合我看”

    天情道:“等会你就知道了,我们先回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