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三章 悲天悯人菩萨心

第一百零三章 悲天悯人菩萨心

 热门推荐:
    天情带着莫北离开了。

    夜神月手中的圆轮出手,东方雄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一命呜呼了,鲜血从东方雄的喉咙喷涌而出,东方雄捂着脖子不可置信地倒在地上。

    夜神月这一出手便杀了东方雄,众人皆惊,好快的速度。一般人连看都看不见,像莫凡和夏宇这样的高手都只能看见一个淡淡的影子。

    蒋千已经麻木了,碰见了夜神月,他连逃都不想逃了。江湖那么小,能够逃到哪里去呢

    一遇夜神月,江湖人影灭。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曾有一飞贼仗着轻功高,挑衅夜神月,结果被夜神月追了三天三夜,飞贼逃了三天三夜,活活累死了。

    四大凶徒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随便来一个都能够将四凶徒杀个一干二净,如今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来了,那连跑都不用跑了,等死就行了。

    众喽啰还想反抗,但是夜神月如入无人之境,杀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容易,上百来号人眨眼之间倒下一片。何首乌错愕不已,夜神月的心狠手辣他听闻过,但是没有想过竟然是这般快速而没有人性。

    剩下的喽啰只想逃,于是做鸟兽散,四处乱窜,但是有夜神月在,又岂容他们逃掉他们跑得再快,又怎么能快得过夜神月的飞轮飞轮回旋着收割着这些喽啰的性命,纵然只是些小喽啰,夜神月也不放过一个,如同当年八大门派对他的围剿一样,被他杀得一个不剩。

    逃跑的人一个不剩地被夜神月杀了,剩下的人想跑但是却又不敢,双脚发软,根本就走不动。白眉老祖本来也想跑的,但是看着手下人被夜神月砍瓜切菜般杀了后,根本动都不敢动。但是夜神月根本不会放过他,于是白眉老祖大吼一声道:“老夫和你...”一个拼字在喉咙中还没有喊出来,便已经被夜神月结束了生命。

    莫凡看着这血腥的场面,也觉得夜神月过于残忍了,虽然四凶徒作恶多端,但是那些小喽啰毕竟只是跟随者,罪不至死,但是夜神月却一个也没有放过。本来莫凡还打算为这些喽啰求求情,但是想到自己是紫陌阁阁主,于是便忍住了,这话不能说,万一将夜神月激怒了,整个紫陌阁说不定就毁了。

    夏语雪的心中尽是震撼,夜神月的功夫竟然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四凶徒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人宰割。夏语雪越看心越凉,自己被白眉老祖缠住不能取胜,而白眉老祖在夜神月手上,连一句话都说不完。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让心高气傲的夏语雪彻底被打击了,自己还要努力多久才能练成七式本以为这一次可以让夏家的名声恢复,莫凡也给了自己出战的机会,但是自己却没能把握住,夏家何时才能够恢复往日的名声

    不一会,场中四凶徒的人马竟然只剩下蒋千和何首乌两个人了,蒋千看着地上的一片尸体,惨笑道:“报仇不成反被杀,有何面目见兄长不劳夜老大动手,在下自行了断。”说完便自尽而亡。

    何首乌早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碰上了夜神月这个煞星,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何首乌只叹自己运气不佳,竟然遇上了四大凶徒之首。虽然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但是何首乌还是想挑战一下夜神月的,至少不是自尽那般窝囊。

    何首乌扬手一对分水峨眉刺向夜神月刺来,何首乌虽然身形矮小,但是速度却不慢。何首乌快,夜神月更快,何首乌的峨眉刺还没有到夜神月眼前,夜神月的月轮已经到了何首乌的眼前。何首乌及时偏头,脸庞赫然被划了一道口子,幸好避得及时,不然便不是一道口子那么简单了。

    一交手便已经败了,何首乌已经没有信心再打下去了,望着这片湛蓝的天空长叹,真的是生不逢时啊。之前碰见一个天情,揭穿了他的计谋,如今又来了一个夜神月,一交手便让自己挂了彩,江湖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

    看何首乌的样子,显然是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就算再继续打,也是个输,打与不打都是一样的。

    何首乌想起了自己的师父,是个和蔼的老人,人称三千上人。师父将自己捡了回来,将自己抚养大,但是自己因为天生的原因长不大,这是师父老人家一生的痛,师父一生都致力于研究如何让自己长大。

    在师父多次对自己用药失败后,自己便开始自暴自弃起来,开始怨天尤人,于是离开了师父,进入了江湖。

    如今回想起师父,何首乌还记得师父长说的那句话:“江湖不是人待的地方。”

    何首乌想起师父三千上人那张和蔼的,微胖的脸,心中甚是平和,嘴角竟然挂着淡淡的笑,对着夜神月道:“你杀了我把。”

    虽然夜神月感到莫名奇妙,但是夜神月并没有因此而停手,月轮脱手,然后何首乌的脖子便开出了很鲜艳的花。

    何首乌死了,一脸的安详,没有怨恨,仿佛是得到解脱一般。

    四凶徒百来号人马就这样被夜神月狂风扫落叶般一扫而光,碧落盟的人马只看得心惊肉跳,幸好自己要对付的不是四大凶徒,不然下场不会好到那里去。

    夜神月问道:“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人呢”

    莫凡道:“你是说天情”

    夜神月若有所思道:“原来他叫天情,原来他就是那个刀帅。”

    众人汗颜,原来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竟然不知道天情的名字。

    夜神月道:“带我去见他。”

    夜神月此话根本没有请求的意思,根本就是要求,甚至是命令的语气。但是莫凡还是不敢不带他去见天情,因为夜神月之前眨眼之间便将四凶徒的人马杀得一干二净,想来碧落盟中也没有人能够挡得住夜神月。

    夜神月在莫凡的带领下来到中帐,天情正好和莫北在聊着天。

    一见莫凡进来,莫北便急切地问打斗结果。

    莫凡道:“四凶徒的人马全部被他一个人解决了。”

    莫北问道:“哥,你说四凶徒百来号人马全死了”

    莫凡点头,莫北感到一股寒意,打了个哆嗦,终于理解天情为什么带他离开了。

    莫北指责夜神月道:“那么多人,你一下子就全杀了,你也太狠心了,虽然他们有过错,但是并不是全部的人都要死。”

    莫北竟敢指责夜神月的不是

    莫凡没想到莫北竟然指责夜神月,天情更没想到,不知道莫北哪来的勇气。

    夜神月甚是吃惊,竟然有人敢指责自己,而且还是个女人。夜神月想了想,这辈子唯一指责过自己的女人而没有死的便是自己的母亲了,其他指责过他的人都毫无例外都死了。

    夜神月有点想笑道:“你可知道,在我成了四大凶徒之后,从来没有人敢指责我的不是。”

    莫北昂着头道:“那又怎样你杀了那么多的人就是你的不对,更何况很多人都罪不至死,都被你这个杀人魔部分青红皂白全杀了。”

    夜神月有着调笑的笑意道:“敢指责我的人都被我杀了,你...”

    夜神月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下去,眼里的笑意也没有了,因为他察觉到了一股威胁的杀气,很明显的杀气。这股杀气围绕着莫北的全身,如果有人想要对莫北出手,那么便会首先遭到这股杀气的攻击。

    夜神月很快便发现这道杀气来自于天情身上,天情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很明显是在提醒自己,眼前这个女子他动不得,否则天情便会先杀了自己。

    莫北还在说着:“指责你的人都被你杀了,这说明你心虚,不敢正视你的缺点,所以你要杀了那些人来掩饰自己的缺点。”

    夜神月哈哈一笑,对着天情道:“刀帅天情,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在下刮目相看。”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天情淡淡笑道:“一遇夜神月,江湖人影灭。夜老大的名声,在下早已如雷灌耳。”

    莫北见夜神月根本不理会自己,反而和天情寒暄起来,有点郁闷,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觉得这个夜神月根本就是个魔头,待在帐中心中很是沉闷不已,胸中有一股怒气得不到发泄。

    莫北一个人走出去了,莫凡没有阻止,莫北出去也是件好事,起码不会和夜神月起正面冲突,刚才莫北指责夜神月,让莫凡吓死了。天情目送莫北出去,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关心之情却丝毫不减。

    夜神月道:“我想见识一下江湖上名声如火如荼的刀帅,也想看看怎样的刀才是刀中之帅,不知道天情公子能否赏脸”

    天情眉头紧锁道:“等队伍回碧落镇吧,你再找我,那时我陪你比试一番。”

    夜神月道:“好,那我就在碧落镇内等你。”

    夜神月说完便走了,天情才开始出去找莫北,一刻不知道莫北的踪影,天情都很担心,虽然四凶徒已经灭了,但是天情就是放不下心,天情也说不出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