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四章 天下第一的轻功

第一百零四章 天下第一的轻功

 热门推荐:
    莫北一个人出了中帐,便向河边走去,众人都在收拾行李,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莫北出了营地。

    等到天情出来问人的时候,众人纷纷表示没有人看见莫北小姐。这下子可让天情着急不已,天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夜神月这个人性格无常,莫北刚刚又得罪了他,如果他将莫北劫了去,后果不堪设想。

    天情想到这里,不敢再想下去,于是便问有没有人看见夜神月,得知夜神月向碧落镇方向去了。天情便急忙向夜神月追去,心中在祈祷着莫北千万不要被夜神月这个疯子给劫去了。

    莫北闷闷不乐地来到小梁河河边,发现夏语雪竟然也在河边,莫北发现夏语雪竟然也不开心,眉头紧锁着。

    莫北喊道:“夏公子,闷闷不乐,不知所谓何事”

    夏语雪才反应过来,发现是莫北,道:“原来是莫小姐,在下因为武功低微而闷闷不乐。”

    莫北问道:“能和我说说么”

    夏语雪淡淡笑道:“莫小姐既然感兴趣,在下当然愿意说。”

    夏语雪开始慢慢说了起来:“我是馆夏家的人,馆因为剑法而立家,但是近几十年,馆都没有人连成剑法,馆已经大不如前,加上与七大寇一战,夏家的人伤亡殆尽,夏家的名声也一落千丈。因为我是夏家中天赋最高的人,而宇哥是新家主,于是夏家复兴的大任便落在我和宇哥的身上。”

    莫北在一旁鼓励道:“你是夏家天赋最高的人,那馆重振之日便指日可待。”

    夏语雪痛苦地摇头道:“你错了,我虽然是馆天赋最高之人,虽然我练成了七式中的三式,但是我却还是不行,根本不能够肩负起夏家复兴的大任。今天和白眉老祖的一战与你也看见了,我连一个白眉老祖都打不赢,甚至差点败在白眉老祖的手上,更别谈什么复兴夏家了。想想夜神月,只用了一招便杀了白眉老祖,我只能是给夏家丢脸而已。”

    莫北在一旁着急道:“夏公子,你别这么说,你是夏家的骄傲,你以现在的年龄已经学会了那么多招剑法已经很不错了,你学会整套剑法指日可待。人比人气死人,何必要和其他人比呢,做自己不就好了么和别人比只会成为别人的影子,更何况一山还有一山高,比夜神月更厉害的人江湖上肯定还有,你比得过来么与其将时间浪费在比较上,还不如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莫北的一番话让夏语雪振聋发聩,夏语雪惭愧道:“莫小姐的一番话,惊醒梦中人,在下确实是目光短浅了,多谢莫小姐及时点醒在下。”

    莫北笑道:“哪是我点醒你,根本是你自己当局者迷而已。”

    夏语雪反问道:“不知道莫小姐因为什么事情而不开心,来到河边散心”

    莫北道:“那个叫夜神月的,将四凶徒的百来号人全部杀了,我有点气不过,虽然那些人坏事做绝,但是那也是少部分人而已,还是有人罪不至死的,但是那个夜神月却将他们全部杀了,于是我便指责了他一番。”

    莫北竟然指责了夜神月,这倒是让夏语雪刮目相看。换做是自己,自己绝对不敢指责夜神月。

    夏语雪道:“没想到莫小姐虽是女儿身,但是却有着一副菩萨心肠,让在下敬佩不已。”

    莫北笑道:“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成了菩萨,我只是看不过而已,那个夜神月下手太过狠毒了而已。我们紫陌阁世代行医,自然是不希望人死的,人为什么要打打杀杀的呢,好好地和平相处,不就好了么。”

    夏语雪道:“莫小姐的胸怀,实在是让在下佩服,如果世人都能够像莫小姐这样想,那么世间肯定不会有那么多无缘无故的杀戮了。其实我也想过着那种平静的生活,没有家族的负担,没有练武的烦恼,和心爱的人一起过着田园般的生活,我耕她织,这样我便满足了。”

    夏语雪的话让莫北眼前一亮,莫北心想,原来他也是和我想的一样,过那种男耕女织的生活。莫北在心中窃喜不已,以至于夏语雪喊了莫北两声后,莫北才回过神来。

    夏语雪好奇地问道:“莫小姐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莫北急中生智道:“我在想,如果江湖上的人都像夏公子那样想的话,那么便没有打打杀杀的事情了,也不会死那么多的人,更不会有那么多孤儿寡母的家庭。”

    夏语雪感慨道:“莫小姐心地如此善良,实在是让我望尘莫及,钦佩不已。”

    莫北笑道:“哪有。”

    夏语雪一脸认真道:“真的,莫小姐是我见过的心地最善良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心底善良的人。”

    莫北有点不好意思道:“你还是别叫我莫小姐了,我不习惯别人这样叫我,你叫我莫北便好。”

    夏语雪笑道:“好,那我便叫你莫北,你叫我夏语雪便好。”

    莫北脸上绽放着笑颜道:“好,我就叫你夏语雪。”

    夏语雪道:“莫北,谢谢你解开我的心结,让我开心起来。”

    莫北道:“也谢谢你让我开心起来,让我的不愉快消失了。”

    两人相视一笑,但是却刺痛了远处天情的眼睛。

    原来天情用最快的速度,不一会便追上了夜神月,但是夜神月根本是一个人,一路天情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按时间夜神月根本没有时间对莫北下杀手,并且将痕迹给抹掉。于是便原路返回,问了人,还是说没有看见莫北小姐,于是天情便在营地附近寻找。

    找了一会,终于让天情在小梁河河边发现了莫北,但是看着莫北和夏语雪交谈甚欢,天情便没有打扰,远远地看着。看见两人那样欢笑的场面,天情的眼睛被刺痛了,心也被刺痛了。

    天情实在是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于是一个人带着失落离开了小梁河。

    天情找到莫凡,对莫凡道:“我先去找夜神月比试,你们不用等我。”

    莫凡感到莫名奇妙,问道:“不是说好了等到了碧落镇再比试的么”

    天情道:“我想了想,还是在这里比试得了,不在碧落镇比试了,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莫凡想想觉得有理,这样的事情越少的人知道,麻烦越少,也没多想什么,便道:“那我们就不等你了,你自己跟上。”

    天情道:“我会的,你们先走。”

    天情一个人离开了,莫凡的队伍也要启程了。

    莫北和夏语雪回来的时候,队伍刚好要启程,碧落镇的人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小梁河,莫北并没有发现人群中少了天情。

    夜神月本来一个人在路上慢悠悠地走着,天情的突然出现将他吓了一跳。

    夜神月问道:“天情公子怎么没有跟着队伍一起走”

    天情脸色并不好,冷冷道:“我是来找你比试的。”

    夜神月感到奇怪,问道:“不是说好了等到了碧落镇再比么”

    天情语气冷然道:“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就比,比不比”

    夜神月当然乐意,当场道:“好,我巴不得呢和你较量一番。”

    天情道:“我们换个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比。”

    夜神月道:“好,正合我意。”

    于是两人找了一处鲜有人迹的密林。

    夜神月手执月轮,天情手上什么都没有拿。

    夜神月眼神凝重地看着天情道:“天情,你的刀呢”

    天情眉头微不可察地敛了一下道:“刀送人了。”

    夜神月有点愤怒道:“你刀都送人了,还和我比什么,我就是为了看看怎样的刀法可称为刀帅。”

    天情淡淡道:“并不是非要用刀才能施展刀法的,手刀也可,心中有刀,万物皆为刀。”

    夜神月脸色变了,变得凝重,心想看起来这个天情果然不是一般之辈,他已经到了无刀胜有刀的境界了么

    夜神月月轮脱手而出,速度极快,比之前对付四凶徒的时候还要快,根本看不清。月轮出手之后,夜神月从身上取出一对双钩。

    月轮速度很快,但是天情的速度更快,天情的轻功快到夜神月只看见许多淡淡的影子。夜神月心中掩饰不了的震撼,原本以为天情的轻功很好,但是如今看来,天情的轻功并不是很好那么简单。夜神月见过的人中没有一个人的轻功能和天情比的,就算是自己的月轮也没有天情的轻功快。

    天情的轻功速度已经达到了极致,似乎要用尽全身力气,仿佛是要让自己精疲力尽,仿佛是在发泄一般。但是这轻功的速度称之为天下第一也不为过,没有人能够比这样的轻功还快。

    夜神月觉得已经没必要比试下去了,因为就凭天情的轻功而言,自己取胜的机会已经很渺茫。如果天情一直用轻功,那么自己根本碰不到天情,虽然轻功厉害不代表武功一定厉害。但是天情轻功如此之好,却不是以轻功出名,反而是以刀法出名,想必刀法肯定不弱。

    这下子夜神月越来越想见识一下天情的刀法了,不知道怎样的刀法才能够称之为刀帅。

    但是正在夜神月走神的一瞬间,一把明晃晃的飞刀贴在夜神月的脖子上,夜神月眼睛瞪得大大的,天情的刀竟然是飞刀么 :\\

    天情冷冷道:“你败了。”

    夜神月本来想争辩什么,但是高手之间的比试,本来就是瞬间的事情,自己分心走神那也是咎由自取。

    夜神月问道:“刀帅的刀想必不是飞刀吧”

    天情冷冷道:“不是,我的刀已经送人。”

    夜神月接着道:“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刀帅的刀,这一战我虽然输了,但是我很甘心,输得心服口服。”

    天情并没有理会夜神月的话,收刀入怀,一个人独自走了,夕阳将天情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

    夜神月看着天情的背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现在的天情和他之前遇见的天情完全是判若两人,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天情的性情不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