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五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第一百零五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热门推荐:
    莫凡等人回到紫陌阁的时候,天情已经回了,莫凡没想到天情竟然比自己还要早回。

    一路上天情像发泄心中的闷气一般,一路上狂奔不已,一般人只看得见一阵风而已,所以天情早早地便回了紫陌阁,当天晚上便回了。反倒是莫凡的队伍,因为人数众多的问题,走得慢,第二天上午才回到碧落镇。

    但是第二天天情就收拾好了心情,重新以笑颜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莫凡单独找天情询问和夜神月比试的结果,天情淡淡道:“我胜了,他没败。”

    莫凡皱眉,这是什么比试结果,胜了便是胜了,败了便是败了。怎么会“天情胜了,夜神月没败”

    有时候,有些比试是没有胜负可言的,我没赢,他没输,这样的情况对于一流高手来说很正常。有时候一场比试并不能看出来谁真的要技高一筹,在各方面情况不对等的情况下言谁更高明显然是不明智的。正如当年唐宋绝和天情一战,唐宋绝也没有把握说他完全能够胜过天情,虽然他当年并没有尽全力,天情也未必就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当年天情不过十五岁之龄,再过几年,说不定唐宋绝就该说他已经不是天情的对手了。

    世人只争朝夕,江湖人嫌朝夕太长,只争瞬间。高手之间只争一招,一招便足以,足以定胜负,足以论生死。

    虽然夜神月只发了一招,第二招蓄势未发,但是他确实是败了,一招没有争赢,天情已经第二招出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夜神月输得心服口服,见识过了那样的轻功,败了也没什么。

    夜神月正坐在碧落镇的酒楼上回想着他和天情的一战,然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好似一条狐狸一样。

    夜神月领教过了天情的轻功,但是他还没有领教天情的刀法,所以夜神月并没有走,他还是要找机会领教一下天情的刀法才肯走。

    夜神月首先来到了馆,夜神月静静地站在那里,谁也不能轻视,也不敢轻视。夏宇一听说夜神月来了,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来了,便急忙赶了出来。

    夜神月漫不经心地对着夏宇道:“听说馆的剑法很不错”

    夏宇一脸奉承的表情道:“在夜老大面前,剑法不值一提。”

    夜神月语气不容反对道:“剑侠夏晨风毕竟当年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剑法怎么会不值一提,让你们剑法最高的人出来和我比试一场,让我领教一下剑法。”

    夏宇见状,也知道不比上一场,夜神月是不会走的,便对身边的人道:“去将语雪叫来。”

    不一会,夏语雪便出来了。

    夜神月凝视着夏语雪道:“你就是馆中剑法最强之人”

    夏语雪道:“正是在下”

    夜神月道:“听说你叫夏语雪”

    夏语雪点头道:“在下正是夏语雪。”

    夜神月若有所思道:“那你有没有练成剑法最后一式夏雨雪”

    夏宇和夏语雪尽皆愕然,剑法最后一式“夏雨雪”夜神月怎么会知道这个

    夏语雪羞愧道:“在下无能,家父给在下取名夏语雪,就是希望在下能够练成剑法,但是如今在下尚未练成这一式。”

    夜神月带着无尽的遗憾道:“听说夏雨雪这一式,练成,风云为之色变,不知道是真是假。既然你未练成,那么也没什么好比的了。”

    说完夜神月便走了,留下夏宇和夏语雪两人在原地,错愕不已,面面相觑。

    这个夜神月来馆不是找人比试武功的么,结果只是问了问情况便走了,这难道是过来打探情报的但是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根本没有必要来打探剑法的情报啊。

    其实夜神月只是待在碧落镇有点闲得无聊,闲得发慌。待在碧落镇什么事都没有,却又不能走,偏偏他对逛窑子,赌博什么的都没有兴趣,一时间待在碧落镇简直要闷出鸟来。

    天情自从和夜神月比试之后,一个晚上,天情想了很多,人也慢慢地变化了。天情的脸上一直是挂着笑,笑眯眯的、笑嘻嘻的、明朗的笑、忧郁的笑、各种各样的笑。你看见天情的时候,他一直是在笑着的,很开心的样子。

    天情的确很开心,他也没理由不开心。离莫北这么近,想见的时候便能够见到,天情也没什么可以让他烦恼的。更何况莫北对天情的态度也还不错,虽然谈不上很喜欢,但是至少不讨厌天情,只要是不讨厌,那么就是好的。

    如果一个男子遭到心爱的女子讨厌的话,那基本上玩完了。但是天情的情况显然非常乐观,用天情的话说就是他出现了情敌,以前只有自己一个人围着莫北转。但是现在多出来一个夏语雪,天情感到了一种危机感,于是天情要抓紧时间,充分利用天时地利人和,获得莫北的芳心。

    相比之下,天情还是占据着非常有利的优势的。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天情就住在紫陌阁内,离莫北不远,而夏语雪却是在馆,因为家族关系的原因,来紫陌阁也不是很方便。紫陌阁的人对天情印象都很不错,特别是莫凡希望天情能够成为自己的妹夫,这样便能够给自己很大的一个帮助,紫陌阁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地位都能够得到提升。

    天情一开始便遇见了莫北,无疑占据了天时。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天情这边,无疑天情是最有希望和莫北结成连理的。但是这一切的关键之关键还是在于莫北,如果天情不能够得到莫北的欢心,那么这一切都是白搭。仅仅靠襄王有梦,是不够的,要神女有心才能够让天情如愿以偿。

    天情每天陪着莫北一起探讨医药和疾病,甚至为了尝试药效,天情以身试毒,然后让莫北给他解毒。

    莫北责备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以身犯险”

    天情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嘻嘻道:“我知道你一定能够为我解毒的,所以我一定都不担心。”

    莫北愣了一愣道:“要是有一天你中的毒我解不了怎么办”

    天情笑道:“不会的,天下间怎么会有莫北解不了的毒,莫北的医术可是天下第一的。”

    莫北笑骂道:“胡说,天下间医术高明的人比比皆是,我怎么会是天下第一,那样我不就成了神仙。”

    天情含情脉脉地看着莫北道:“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在我眼里,你的医术就是天下第一的。”

    莫北觉得天情有时候就是一无赖,和天情争辩只会没玩没了,于是索性不和天情争辩了。反倒是天情有点失落,如果能够和莫北一辈子就这样争辩下去那多好。

    天情开始教莫北轻功,首先天情教了莫北一些基础的东西,莫北悟性很高,学起来也非常快。然后天情开始真正地教莫北轻功,首先天情便将身形巧妙,灵活多变的柳絮身法教给了莫北。这柳絮身法莫北用起来可真是好看,天情都看呆了,莫北用柳絮身法,说不出的美,像九天下凡的仙女一样,美得不可方物,美得让天情神魂颠倒。

    天情直感慨,这柳絮身法完全像是为莫北量身而定的一般,那么适合,莫北用起来一般人根本抓不到她。甚至于天情的柳絮身法都不如莫北用得好,简直是令人羡慕不已,但是天情却好不羡慕,眼里只有那种幸福的喜悦,发自内心的开心,比自己练成了还要开心。

    柳絮身法莫北学会后,天情开始教莫北燕子三叠。燕子三叠分别是燕子三抄水、燕子穿云纵,飞燕还巢。燕子三抄水是在水面上用的轻功,燕子穿云纵是陆地上用的轻功,而飞燕还巢却是集逃命和救人于一身的轻功。

    飞燕还巢是根据燕子的习性而创出来的,不仅仅可以随意地改变方向,更加可以飞到一个地点,然后再飞回来。这样的轻功用来救人再好不过了,莫北对燕子三叠很感兴趣,也学得很快,除了飞燕还巢没有学会之外,其余的两样都是三天内就学会了。

    天情给莫北做了个示范,让莫北站在原地,假装被困的样子,而天情施展飞燕还巢去救莫北。只见天情一开始并不直接想莫北奔去,而是拐了一个小完,弯曲地向莫北飞去,一把揽过莫北的腰,然后顺势飞回了原地。途中天情的身子根本没有任何停顿和借力,仅仅是在揽住莫北的时候和地面有过接触而已。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如此巧妙的轻功,让莫北惊叹不已。天情使用飞燕还巢的时候,莫北看得一清二楚。天情在整个飞行的过程中,就像一只燕子一样,那样的灵活,那样的舒适,仿佛那就是一只燕子。

    莫北迫不及待地想学,但是却听到天情说:“飞燕还巢,用来自保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要用来救人,对内力和轻功的要求都很高,你是学不会的。”莫北的热情瞬间被浇灭,这样优美的轻功,她竟然不能学。

    天情仿佛看穿了莫北的心思,笑道:“你别不开心了,虽然不能救人,但是还是可以学着自保。”说完,天情便给莫北演示了一遍,只见天情身形在半空中,一连换了三次方向,看得莫北惊呆了。竟然能够在半空中一连换三次方向,不单单是莫北,就算轻功好手看见了,也会惊叹不已。

    世间竟然有这么巧妙的轻功,果然不愧是燕子三叠。

    这下子,莫北有点好奇了,天情竟然会这么多轻功,那天情的轻功到底有多高

    莫北一本正经地问天情道:“你的轻功到底有多高。”

    天情被莫北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问住了,然后挠着头笑着道:“这个怎么说呢,我的轻功大概是天下第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