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六章 热血江湖平凡人

第一百零六章 热血江湖平凡人

 热门推荐:
    莫北吃吃地笑了起来。

    天情看着莫北笑,自己也笑了起来。

    莫北道:“你傻笑什么”

    天情接道:“我不傻笑,难道傻哭么。”

    莫北有点狡黠笑道:“你还真的是脸皮厚,自己说自己轻功天下第一,也不脸红。”

    看着莫北狡黠的笑,那一瞬间,天情有点失神,又有点失魂。天情独自笑了起来,那样的笑是充满幸福和甜蜜的,那样的笑仿佛是被少女轻轻地亲了一下那般甜蜜。

    莫北看着天情傻傻的,痴痴的样子,于是伸手探了探天情的额头,看天情是不是发烧了。天情正在窃喜中,突然一只像玉一样温凉,像最好的绸缎一样柔软的手覆上了额头。那一瞬间,天情的魂都丢了,莫北竟然摸了他莫北竟然主动伸手摸了他的额头

    天情只感到天旋地转,他幸福得快晕过去了,天情的脸上有着两朵红云。莫北看得莫名其妙,天情的额头也不发烫,怎么越看越感觉不对劲,于是问道:“天情,你怎么了”

    天情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急忙手忙脚乱道:“没,没什么,我很好。”

    莫北有点奇怪道:“那你刚才”

    天情反而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刚才高兴得有点过了头。”那样温凉的感觉,天情多么想能够一直被这样的一双手给摸着,拉着,牵着,那样的感觉是多么的幸福。

    莫北更奇怪了,问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有什么可高兴的”

    天情反而问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么”

    这下子莫北彻底无语了,有点气恼,这个天情今天是怎么了,像傻掉了一般。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站着,气氛有点古怪。天情决定打破这个局面,于是接着之前的话道:“我的轻功确实是天下第一的,。”

    莫北一口接道:“我不信。”

    天情笑道:“那我演示给你看看。”

    天情四处看了看,看到远处东北角院子外面有株桃树,只剩下两三朵桃花还未谢,便道:“我将那朵花摘给你。”

    莫北还没来得及回答,天情已经将花摘回来了。

    莫北一脸惊呆了的表情,天情将桃花放在莫北的手心,笑问:“没看清楚”

    莫北点点头,天情笑道:“那我再摘一朵花给你,这次我慢一点,你好好看。”

    莫北眼睛盯着天情一动不动,只见眼前出现了无数的残影,这一次莫北倒是看清了天情如何摘下花的,速度太快了,莫北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这速度了。虽然桃树离天情只有两丈之遥,但是之间需要折返,但是天情依旧如此之快,简直令人不能置信。

    莫北开始怀疑,天情还是不是个人,怎么能够这么快

    莫北问道:“你用的轻功是什么”

    天情一字一顿道:“纵情遗恨生死绝。”

    莫北念了一遍:“纵情遗恨生死绝”然后问道:“这轻功为什么叫纵情遗恨生死绝呢”

    天情挠挠头道:“本来是我师父取名为纵情江湖逍遥游的,但是我给改为纵情遗恨生死绝,至于为什么这么叫,我一时也想不出来了,可能是因为这个轻功要用尽全身的力量吧,要非常纵情才能施展吧,也可能是因为好听。”

    莫北疑惑了,问道:“因为好听”

    天情点点头道:“当时可能就觉得纵情遗恨生死绝要好听才选了这个做名字。”

    莫北觉得天情真是个奇怪的人,真有点纯纯的,有点傻傻的。

    莫北想了想道:“纵情遗恨生死绝这个名字起得还真的蛮好的。”

    一得到莫北的夸奖,天情便笑了,笑嘻嘻道:“我取的名,怎么可能会差。”说完一脸的满足,这一刻,莫北觉得天情又有点像个小孩子。

    天情兴致很高道:“我教你纵情遗恨生死绝吧”

    莫北看了看天道:“不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改天吧,我燕子三叠都没有学,等我学会了燕子三叠再说。”

    天情看了看天,发现也的确很晚了,自己才刚刚教了莫北“燕子三叠”,如今又想教莫北“纵情遗恨生死绝”,却没有考虑莫北一时间能不能学得过来。天情笑道:“也对,看我光顾着想教你东西去了,忘了你还没有学燕子三叠,这样就等你学完了燕子三叠再学这个。”

    天情不得不赞叹莫北在学轻功方面特有天赋,其速度之快让许多人望尘莫及,虽然比起天情还是有差距,但是莫北的天赋却是让许多人羡慕不已的。莫凡就很羡慕莫北,又一次莫凡无意见经过,竟然发现莫北在练轻功,莫凡记得莫北是什么武功都不会的,连莫家剑法都没有学,竟然会轻功。

    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天情教她轻功,莫凡随口问道:“小北,天情都教了你什么轻功”

    莫北答道:“柳絮身法和燕子三叠。”

    莫凡吃了一惊问道:“他教了你飞燕还巢”

    莫北疑惑地点点头道:“对啊,哥哥为什么这么吃惊”

    莫凡道:“他教你柳絮身法并没有什么,这本来就是一个女侠创的身法,但是燕子三叠中的“飞燕还巢”江湖人大多只是耳闻,很少有人亲眼见过,人人都道飞燕还巢是燕子三叠中最为高明的,也是最难学的一叠。”

    莫北道:“我现在只学会了燕子三抄水和燕子穿云纵。”

    莫凡问道:“你学了多久了”

    莫北道:“四天。”

    莫凡张大了嘴巴,吃了一大惊,有点口齿不清道:“小北,你刚说什么你说你只用了四天就学会了燕子三抄水和燕子穿云纵”

    莫北点头疑惑道:“对啊,有什么不正常的么”

    莫凡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北,你知不知道我学会这两个用了多久”

    莫北摇头,莫凡道:“我当初学会这两种轻功的时候用了十天。”

    莫北吃了道:“哥哥学这两种轻功用了十天”

    莫凡点头苦笑道:“人和人果然是不能比的。”

    就在这时,天情走了过来,接道:“人和人当然是不能比的,莫北是女儿身,身子轻盈,学起轻功来比你要容易多,加上我的指导,比你快是理所当然的。”

    谈情一番话说得莫凡哑口无言,莫北的确是身子非常轻盈,学任何轻功都是男子要容易得多,轻功本来就讲究一个轻字。

    莫北插问道:“天情,你学会这两种用了多久”

    天情道:“半天,虽然我只用了半天,但是我所付出的努力绝对不会比你们少,我当初学燕子三叠的时候,不吃不睡,规定了自己要在一天之内学完,不过我也是练习了成千上万遍才学会。”

    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没有付出怎么会有收获,世间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天情会的东西多,不仅仅是因为天赋的问题,更因为天情付出的努力比任何人都多。西门吹雪七岁练剑,七年有成,无敌于天下,必定是因为西门吹雪比别人努力,对剑道比别人执着。

    风雪老人曾有这么一句话:“世间再也没有一个人对练武比天情还痴迷了。”

    天情练武不是因为抱负,不是因为仇恨,仅仅是因为他喜欢练武,天情练武的兴趣比其他人都要浓厚。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天情有着最好的老师加上风雪老人的指导,练武自然快,更何况在风雪谷的时候天情睁开眼就开始练武,有时候半夜三更还是在练武,那时天情还没有遇见莫北,天情生命中唯一的一件事便是练武,除了练武还是练武。

    一个人如果专心致志去做一件事,一定会做好。天情在风雪谷的五年里,也只做了一件事,练武。当然天情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天情的努力,还有许多的客观因素,天情有风雪老人这样一个人人都羡慕的老师,还有玄微洞中那个武学宝库的资源,加上天情心无杂念,自然能够在武学上取得巨大的成就。 本书醉快更新##

    莫凡已经很淡然了,他知道有些事是注定了,天情能够有这么高的武功,那是天情的运气。一个人的运气好坏对一个人有着巨大的影响,交一个好的朋友,能够在你危难的时候雪中送炭,帮你渡过难关。但是交友不慎很有可能会误了卿卿性命,戚少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九现神龙戚少商,遇上了顾惜朝,相见恨晚,然后连云寨毁了,兄弟死伤无数,连自己也断了一臂,可谓是穷途末路。但是他交了铁手这个朋友,于是九现神龙又活了过来,没有成为一条死龙。

    所以不能小看运气,运气好的人你怎么杀都杀不死,总会有人帮助他,救他。一个人运气不好,你连杀都不比杀,走路都会跌死,喝水都会呛死,吃饭都会噎死,就是这样的。

    天情运气好,那是天情的运气,自己运气不好,这就是自己的命。莫凡也不想太多,只要好好地做自己的阁主就行了,也不寄望太多,也没想过要称霸江湖,扬名立万。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只要紫陌阁不毁在自己手上,便足够了。

    要说莫凡的愿望的话,一剑笑傲任平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莫凡只希望天情能够成为自己的妹夫,这样莫凡便无所求了。

    对莫凡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还需要追求什么莫凡虽然人称紫陌公子,但是被称为公子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陈公子,李公子,孙公子...。莫凡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是张翊君那样有着雄心大志。莫凡被莫言取名为凡就是希望莫凡能够做个平凡的人,不然何不叫莫不凡、莫非凡

    在这样一个世代,能够安安心心做个平凡的人已经是很不错了,莫凡也不多想什么,能够平凡地生活着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