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八章 倾尽一生听呢喃

第一百零八章 倾尽一生听呢喃

 热门推荐:
    莫北还在继续说着,很少有人会像天情这样耐心地听,也很少有机会说这么多话。

    莫北道:“两个人在一起最终要的是在乎知心,一个眼神便能够知道对方想什么,然后便能作出最贴心的回应。两个人就好像是一个人一般,你好像就是我,我好像就是你,你我就是一体的,你是我最贴心的人。我所有的情绪你都了解,你的心思我也全部洞悉,你我之间不存在秘密。我最将最真诚的自己展示在他的面前,他最将最真实的他让我看见,世间他就是我最亲密的人,无论生死,贫穷,都不离不弃,荣辱与共。”

    莫北说完道:“我这个你并不是说你,那那么高兴干嘛”

    天情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高兴得有点过头了,连忙笑道:“因为你说得很对啊,所以我很高兴啊,听了这么多,懂了许多事情,也学到了很多。”

    莫北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和天情说了这么多心里话,于是问道:“你不会将这些话说给别人听吧”

    天情当即摇头道:“不会,肯定不会,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其实天情心里还想说:“我怎么会把你告诉我的秘密说给除你之外的第二个人听”

    莫北重重地点头道:“对,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天情看着莫北心想,如果能够倾尽一生听莫北细语呢喃,那该多好,只可惜时光太匆匆。

    月下两人看起来不知多么般配,简直就是一对璧人,白衣的天情和红衫莫北两人完全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只有其他的人才能看得出来。

    天情依依不舍地和莫北道别,莫北微笑着和天情说晚安。

    六月六,天晴,宜嫁娶,乃黄道吉日。

    莫黛的婚礼就是定在这一天。今天莫北特别的兴奋,因为她的二姐终于要嫁人了,她为她二姐高兴。天情虽然和莫黛接触不多,记忆里莫黛是个温婉的女子,但是再温婉的女子都是不如莫北的,和莫北是完全不能比的。

    快正午的时候,新郎骑着白马来了,莫北看见新郎很高兴,为莫黛高兴,新郎一表人才,姐姐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天情并没有看新郎,天情站在莫北一直盯着莫北看,仿佛一生一世都看不够一般。莫北像是发现有人在看她一般,感觉有点异样,于是偏头,天情立刻抬起眼睛看新郎。

    虽然莫凡和天情说过新郎,但是天情根本就不记得,天情问莫北:“新郎叫什么”

    莫北道:“姐夫叫方庭石,外号叫仗剑江湖,受了伤来紫陌阁求医,我姐姐替他治的伤,慢慢的,两人便互相爱恋上了,然后便私定终身了。”

    莫北道:“我们看到了新郎,我们去看我姐姐打扮好没有。”说完便拉着天情的手向莫黛的闺阁走去。也许是莫北太兴奋了,根本没有注意他拉的是天情,一时间也没有去注意男女有别。反而天情像是受宠若惊一般,惊呆了,莫北竟然拉着他的手,这不是梦吧

    天情暗中捏了自己一把,这不是梦,这竟然是真实的。他不是在做梦吧,就算是在做梦,天情也不愿意醒来了。

    天情赶紧跟上莫北,在莫北身后亦步亦趋,怕走快了,又怕走慢了。天情只感觉莫北的手好柔软,好想一辈子就这样被莫北拉着。天情想,莫北一定是太过兴奋了,加上两人经常在一起,所以没有注意才拉着自己的手的,以自己对莫北的了解,等到莫北发觉的时候,肯定会立刻松开手,所以天情非常珍惜这一段时光,恨不得时间走得慢一点,好让他能够被莫北多牵一会。

    一路上,天情如同在漫步云端一般,全身都是轻飘飘的,好似要飞起来,幸福得要飞起来。莫北一路拉着天情来到莫黛的闺房,莫北笑道:“姐,新郎倌来了。”

    但是莫北突然就不笑了,她发现所有人都吃惊地盯着她看,看得莫北莫名其妙的。一时间房间内静极了,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出来。还是莫紫打破了这个寂静的局面,莫紫指着莫北的手道:“小北,你这是”

    莫北顺手看去,发现她拉着一个人的手,那个人竟然是天情,她竟然拉着天情的手难怪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是异样的,莫北立刻就将手缩回来了,脸上红霞一片,脸上烫烫的。果然不出天情所料,一旦被莫北发现就会立刻马上缩回手,天情看着满脸红霞的莫北,只觉得美极,比新娘还要美。

    莫北急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不小心拉错人了。”说完便对天情道:“这是我二姐的闺房,你赶紧出去。”天情很听话,莫北一说,他便马上出去了。

    莫紫笑道:“看来我们家的小北也要找到婆家了。”

    莫北急得脖子都红了,拉着莫紫的衣服道:“大姐,事情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天情真的什么都没有,二姐出嫁,我只是一时间太兴奋了所以就拉错人了。”

    莫紫笑道:“噢,我们让你去门口看看新郎来没有,结果你一路上拉着天情公子过来了,就是没有发现拉错了人。”

    莫北急道:“我就是没有发现嘛。”

    眼看莫北记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莫紫笑道:“好啦,好啦,我不取笑你了,幸好没让天情看见你二姐的样子,不然他便成了第一个看见新娘的男人了。”

    莫北道:“下次我会小心的,不会再拉错人了。”

    莫紫笑道:“下次就是你出嫁了,你还拉错人,那还得了。”

    莫北跺脚道:“大姐,你又取笑我,不理你了。”

    莫紫道:“好好好,不取笑你了,快来看看你二姐。”

    莫北走过去,惊叹道:“二姐好美,真让我羡慕。”

    莫黛笑道:“有什么好羡慕的,我们家的小北也会有出嫁的那一天,小北会比我更美。”

    莫北羞红了脸道:“我才不嫁,我要留在紫陌阁一直陪着爸妈和哥哥。”

    莫黛笑道:“那你的天情怎么办我刚才可是在镜子上面看见你们两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

    莫北急道:“二姐,你又来取笑我,什么叫我的天情,天情是他自己的,才不是我的。”

    莫黛笑道:“可是你之前确实是拉着他的手,我们这边可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一个女子如果拉了一个男子的手,就说明这个男人是她认定了的男子,非他不嫁。”

    莫北吃了一惊道:“有这个说法么,我怎么不知道”

    莫紫道:“我们这边好像有这个说法。”

    莫北脸红道:“我不知道,这个不算。”

    莫紫和莫黛都笑了,莫北跺脚哭笑不得道:“你们两个竟然联手欺负我。”

    莫紫拉过莫北,笑道:“小北,说实话,我也觉得天情蛮不错的,家世也挺好,一表人才,武功卓绝。”

    莫北疑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莫黛道:“天情对你的心思,我们都看得出来,况且你今天还拉着他的手,说明你心中是有他的,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莫北静静道:“他虽然很好,可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他没有让我心动的感觉。”

    一瞬间,房间内气氛为之一冷,莫北这一句话让莫紫和莫黛都哑口无言。莫黛叹了口气道:“这些事还是让你自己做主吧,毕竟这是你的终身大事,我们也不多插手了,我们做姐姐的当然希望小北你嫁个你心爱的男人,幸福一生。”

    莫北道:“姐姐的好意,小北在这里先谢过了。我一定会好好地寻找我生命中的那个人的。”

    莫紫道:“好啦,这些事以后再说也不急,新郎已经来了,快把盖头盖上,马上便要拜堂了。”

    于是一群人兴高采烈地将新娘接了出去。 ~ .. 更新快

    莫北一个人走在队伍后面,静静地想着,想莫黛的话,想得心烦意乱。脸上甚是烦躁,天情远远地看见了,便心疼起来。

    莫北经过的时候,也刚好看见了天情,天情正望着莫北。莫北低下了头,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天情看着莫北的反应,眼睛一阵刺痛,天情也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就是有刺痛的感觉。

    两个人走过后,莫北终于消失在了天情的视线里,莫北在心中想,天情确实是喜欢着自己,但是自己呢,自己喜不喜欢他莫北想着想着便开始烦躁起来,她想得头都痛了,她不愿意想了,这些事情真的好难想。

    天情回想起莫北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淡淡的失落,是因为莫北说的那番话么其实之前莫北让天情出去后,天情就只是站在门外而已,并没有走远,所以莫北说的话,天情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他没有让我心动的感觉。”这句话对天情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直接宣告着天情在莫北心中的位置,注定不能在天情最想待的地方,但是天情却依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只要莫北心中最深处的位置没有人,那么自己便还是有机会的。

    天情深吸了一口气,换上笑颜,然后向婚礼大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