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零九章 上天不眷有情人

第一百零九章 上天不眷有情人

 热门推荐:
    莫黛出阁,因为紫陌阁如今贵为碧落盟的盟主,来贺喜的宾客自然很多,大多数是碧落镇的大户之家。

    新郎是仗剑江湖方庭石,席间向新郎敬酒的人络绎不绝,仿佛是要将新郎灌醉在紫陌阁一样。

    莫北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天情马上就跟上了,一把就坐在莫北的身边,仿佛莫北的守护神一般。莫北坐下后才发现原来夏语雪和夏宇也在这个桌子,莫北对夏语雪和夏宇微微欠了一礼,轻笑表现出大家闺秀的涵养。

    夏宇也予以回礼。倒是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动作都没有,眼中仿佛看不见夏语雪和夏宇两个人。夏宇倒是对天情十分感兴趣,一直注意着天情,主动和天情打招呼。

    夏宇道:“这么巧刀帅也坐在这里。”

    天情淡淡道:“没什么巧的,今天莫家喜事,我当然在。”

    夏宇道:“席间这么多桌,刀帅恰好和我们坐在一起,也算是缘分。”

    天情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然后没有答话。

    反倒是让夏宇越发感到天情的深不可测,夏宇在纷乱的喧嚣中,静静地观察着天情。天情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被夏宇看在眼里,天情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也没有多少动作。但是夏宇却感觉到天情心里的波澜,同时夏宇觉得天情这个人心机和城府很令人感到害怕。

    天情就坐在那里,不欢不笑,不悲不喜,同样也不引人注目,但是夏宇就是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夏宇向天情敬酒,出乎夏宇的意料,这一次天情竟然没有推辞,端起酒杯就喝了。夏语雪看得眼睛一阵刺痛,在心里想,天情这个人真是虚伪,上次还说自己不喝酒,夏宇很是讨厌天情,甚至觉得多看一眼天情都觉得污了自己的眼。

    莫北静静地坐在席间,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一直在看着新郎,看着她的姐夫。常人说一个人的酒品代表了他的人品,从一个人喝酒可以看出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无疑方庭石有很好的酒品,来者不拒,也不做作,当然紫陌阁处于保护新郎的做法,自然会有人来挡酒,肯定不能让新郎喝趴了,不然如何将新娘接回去。

    新娘正式出阁,莫北并没有去扶轿,有大姐莫紫在,自己只要静静地看着二姐幸福便好。莫北想,如果过几年自己出嫁,想必也是二姐来为自己扶轿吧,那时候自己的新郎会是怎样一个人莫北静静地想着,想着想着脸就红了起来。

    莫北的脸红,不仅仅是天情注意到了,夏语雪也注意到了。席间夏语雪自从讨厌天情后,便只看莫北了,于是莫北的一些小动作都被夏语雪看在眼里。

    天情看着莫北,觉得莫北虽然近在咫尺,却感觉远在天涯,天情就这样忧郁了起来,眼神悲悯。天情那淡若秋水的眼神仿佛看得见自己的未来,看得穿自己的命运。一个人孤寂地走在飞雪漫天的路上,踽踽独行,背影看起来是那样的凄凉。

    越是这样的未来,天情越是想改变,他不愿意茫茫人海一个人,莫北是他的天下,他不愿体味那种山河永寂的滋味。他就越要抓紧莫北,要将莫北紧紧地拥在怀中,不让任何人抢走,可是,致命的是莫北并不属于他,他只能祈求上天能够眷顾,让他如愿以偿,但是上天会不会眷顾有情人谁也不知道,因为谁都不是天。

    夏语雪看着莫北的目光尽是欣赏,尽是柔情,贪婪的目光。难得看见一次莫北,夏语雪多想时间能够走得慢一些,让他能够看得久一些。

    莫北好似发现有人在看她一般,回头刚好和夏语雪四目相对,莫北就低下了头。看着莫北的人不只有夏语雪一个人,比夏语雪还深情的目光便是天情,但是莫北却没有发现天情,同样也看不见天情脸上的失落和难过。

    莫北在心中想着,他竟然在看我,一直在看我,莫北的心跳如同小鹿般乱撞。莫北是喜欢夏语雪的,从黑虎山七大寇一战的时候,从人群中无意间看见了白衣似雪的夏语雪,内心的那根心弦好似被拨动一般。少女的春心在那一刻开始动了,心中开始有了夏语雪模糊的身影,淡淡的,就像雪一样。

    出于女儿家的矜持和娇羞,莫北并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这份心事,即使是这一段时日和自己交谈最多的天情,莫北也没有提起过这个心事。这是莫北心底小小的秘密,谁也不知晓的秘密,就像是刚开出的花骨朵一样,莫北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秘密。

    虽然莫北见不到夏语雪,但是每个睡不着的夜晚,莫北都会想起那一袭白衣似雪,静静地想着,并不需要见面。这样便好,对两个人都好,也不会让自己觉得难为情,难堪。

    天情以前一直是一身青衣,但是今年却是一袭白衣,青衣的天情和白衣的天情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青衣的天情看起来就是个充满夏日阳光的少年,给人很温暖的感觉,会发光。在青衣的天情身上,你会看见一种生命的活力,你会有一种血液在燃烧的感觉。但是白衣的天情像是冬日的阳光,温度刚刚好,不热不冷,有着一种清冷的气质,像上等好玉一样温凉。正如天雪所说,穿着白衣的天情,不威不笑,不悲不喜地站在那里,给人一种风华绝代的感觉。

    天情的变化,莫凡和莫黛都能够感觉得出来,给人明显不一样的感觉。但是莫北却没有发觉出天情和以前的变化,也许是因为莫北长时间和天情待在一起,身在局中不知迷,也许是因为天情在莫北面前不能表现得那般自然。莫北只是觉得天情穿白衣要好看一点,看起来比较舒服,除此之外便是长大了一点,不再那么像一个小孩,但是偶尔还是充满了孩子气。

    白衣似雪的夏语雪是绝对比不上白衣的天情的,虽然都是一袭白衣,夏语雪仿佛是一块经过精心雕琢的玉一般,而天情就完完全全是一块璞玉,没有经过任何雕琢和粉饰。

    莫黛的花轿已经走远,宾客开始慢慢散去,夏宇也向莫凡告辞。夏语雪只好跟着一起离开,但是莫北看得出来夏语雪眼中尽是依依不舍之情,心中了然。

    夏宇一直在关注着天情,如果不是天情,碧落镇还是夏家的天下,天情可谓是一手改变了碧落镇格局。夏宇在想如果能够将天情招揽进馆,那么夏家立刻能够摇身一变,将紫陌阁给挤下去。就算无法将天情招揽进夏家,只要让天情离开紫陌阁,那么紫陌阁光靠莫凡一个人是不能够和馆抗衡的,碧落镇的势力迟早还是会回到夏家的手中,但是关键是天情俨然把紫陌阁当成自己的家了,年初六竟然就来了紫陌阁,一住就是半年。

    天情的一举一动夏宇都在关注着,天情似乎钟情于莫北,但是两人之间仿佛若即若离一般,教人琢磨不透。同时夏宇也注意到了夏语雪喜欢莫北,而莫北看夏语雪的眼光有点不一样。一路上夏宇想着想着便笑了,心中便已经有了计谋,如果能够将天情这样的人才招揽进馆,自然是好事,不能的话,那就让紫陌阁也不能拥有天情这样的人才,只要紫陌阁没有天情这样的人才在,夏家夺回碧落镇的掌管大权是迟早的事情,想到这里夏宇便人忍不住开心起来,这样的好事怎能不开心

    夏宇回了馆后便开始实施他的计谋,首先便叫来夏语雪问道:“语雪,你是不是喜欢莫三小姐”

    心中的秘密被人揭穿,夏语雪一脸的不自然,有点支支吾吾。

    夏宇道:“你别支支吾吾的,男子汉大丈夫,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夏语雪道:“我确是喜欢莫北小姐,但是我不知道莫北小姐是怎么看我的。”  . 首发

    夏宇道:“只要你喜欢莫三小姐便行了,我看得出来她看你的眼神不一样,只要你加把劲,便能够夺得美人芳心。”

    夏语雪一脸惊喜问道:“宇哥,你说莫北她看我的时候不一样”

    夏宇点头道:“对,她看你的眼神明显不一样,所以你机会很大,我会大力支持你的,这段时间我会安排你和莫三小姐多见面,然后你要加把劲,让莫三小姐倾心于你,只要知道了莫三小姐倾心于你,我便向紫陌阁提亲。”

    夏语雪一脸惊喜道:“宇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夏宇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们夏家的振兴还要靠你呢”

    夏语雪一脸的激动,想到自己能够和莫北多接触便高兴不已。

    夏宇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只要让语雪将莫三小姐追到手,自己便去紫陌阁提亲,只要亲事一成,那么碧落镇的领导权唾手可得,夏家便会恢复往日的盛况,想想都觉得开心。